醒世姻緣傳/01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醒世姻緣傳
◀上一回 第十七回 病瘧漢心虛見鬼 黷貨吏褫職還鄉 下一回▶


    竊盜偷人沒飯吃,截路強徒因著極。

    若教肚飽有衣穿,何事相驅還做賊?

    鬼神最忌忘人德,負恩不報猶相逼。

    病魔侵子父休官,想是良心傷得忒。

                  --右調《木蘭花》

  卻說晁源從那晌午身上不快,不曾吃午飯就睡了,覺身上就如臥冰的一般冷了一陣,冷過又發起熱來,原來變成了瘧疾。此後便一日一次,每到日落的時節,便發作起來,直等次日早飯以後,出一身大汗,漸漸醒得轉來,漸漸覺得見神見鬼。整夜叫人廝守。熬得那母親兩眼一似膠鍋兒,累得兩鬢一似絲窩兒,好生著忙害怕。後來晁大舍又看見前年被他射死的狐精仍變了一個穿白的妖嬈美婦,與計氏把了手,不時到他跟前,或是使扇子扇他,或是使火烘他,或又使滾水潑他;又連那些被他傷害的獐狍雉兔都來咬的咬,啄的啄,這都從他自己的口裡通說出來。胡說了一兩日,又看見梁生、胡旦都帶了枷鎖,領了許多穿青的差人,手執了廠衛的牌票,來他房裡起他的銀子行李,還要拿他同到廠衛裡對證。赤了身子鑽在牀下面,自己扭將蓆子來遮蓋,整夜的亂哄。急得晁夫人告天拜鬥,許豬羊,許願心,無所不至。請了一個醫學掌印的鄭醫官與他救治。

  頭一日,那個醫官也在家裡發瘧疾,走不起來。一個門子薦了城隍廟的郎道官,有極好截瘧的符水,真是萬試萬應的。次早請了來到,適值那鄭醫官卻也自己進到衙來,一同請到晁大舍臥房裡面,不曾坐定,只見鄭醫官打得牙把骨一片聲響,身上戰做一團,人都也曉得他是瘧疾舉發,倒都無甚詫異。只是那個郎道官可怪得緊,剛剛書完了符,穿了法衣,左手捻了雷訣,右手持了劍,正在那裡步罡踏鬥,口中唸唸有詞,不知怎的,將那把劍丟在地上,斜了眼,顫做一塊。連那鄭醫官都攙扶到一所空書房牀上睡了,只等得傍晚略略轉頭,叫人送得家去。

  又有一個和尚教道:「房內收拾乾淨,供一部《金剛經》在內,自然安靜。」回他說道:「有一部硃砂印的梵字《金剛經》,一向是他身上佩的,久在房中。」和尚又道:「你再請一部《蓮經》供在上面,一定就無事了。」果然叫人到彌陀寺裡請了一部《蓮經》,房裡揩拭淨桌,將《蓮經》同原先的《金剛經》都齊供養了。

  晁源依舊見神見鬼,一些沒有效驗。你道卻是為何?若是果真有甚閒神野鬼,他見了真經,自然是退避的,那護法的諸神自然是不放他進去。晁源見的這許多鬼怪,這是他自己虧心生出來的,原不是當真的甚麼鬼去打他。即如那梁生、胡旦好好的活在那裡做和尚,況且晁夫人又替他還了銀子,又有甚麼梁生、胡旦戴了枷鎖來問他討行李銀子?這還是他自己的心神不安,乘著虛火作祟,所以那真經當得甚事!

  一時,又在那邊叫喚,說梁生、胡旦叫那些差人要拿了鐵索套了他去。晁夫人問他:「你果然欠他的銀子行李不曾?」晁源從頭至尾告訴的詳詳細細,與晁書學得梁生、胡旦的話,一些不差。晁夫人道:「原來如此,怪道他只來纏你!你快把他的原物取出來,我叫人送還與他,你情管就好了。」晁源一骨碌跳將下來,自己把那一包銀子,用力強提到晁夫人面前,把那四隻皮箱也都抬成一處。晁夫人都著人拿到自己房內。晁源又說他兩個合許多差人都跟出去了,從此後那梁胡二人的影也不見了,只剩了狐精合計氏照舊的打攪。晁夫人又許了與他建醮超度,後來也漸漸的不見。

  晁源雖是一日一場發瘧不止,只沒有鬼來打攪,便就算是好了。晁夫人要與計氏合那狐仙建醮,怎好與外人說得,只說仍要念一千卷《觀音解難經》。又叫晁書袖了十兩銀子去尋香岩寺的長老,叫他仍請前日唸經的那幾位師傅,一則保護見在的人口平安,二則超度那死亡的托化;又要把梁生、胡旦的鑰匙寄出還他,說他的皮箱已自奶奶取得出來,遇便捎出與你,叫他不要心焦。「恐怕箱裡邊有不該奶奶看的東西在內,所以奶奶也不曾開驗,只替你用封條封住了。」晁書領了夫人的命,收拾出去。

  卻說那片雲、無翳,這夜半的時節,見一個金盔金甲的神將,手提了一根鐵杵,到他兩個面前,說道:「你的行李,我已與你取得出來交與女善人收住。早間就有人來報你知道,你可預備管待他的齋飯。」二人醒來,卻是一夢。二人各說夢中所見,一些不差,知是寺中韋陀顯聖,清早起來,就與長老說了。長老道:「既是韋陀老爺顯應,我們備下齋飯,且看有甚人來。」待不多一會,只見晁書走到方丈,師徒三個,彼此看了,又驚又喜。晁書說了唸經的來意,又到片雲的禪房與他兩個說了行李的緣故,二人也把夢裡的事情告訴了一遍。

  晁書出來告辭要行,說:「大官人身上不快,衙中有事。」長老道:「這是韋陀老爺叫備齋等候,不是小僧相留。」片雲、無翳又將晁夫人要出行李的始末,當了晁書告訴長老知道。大家甚是詫異,俱到韋陀殿前叩頭祝謝。晁書吃完了齋家去,回了夫人的話。夫人甚是歡喜,倒也把梁生兩個的這件事放下了去。只是晁大舍病了一個多月,只不見好,瘦的就似個鬼一般的,晁夫人也便累得不似人了。

  再說晁老兒自從邢臯門去了,倚了晁源,就是個明杖一般,如今連這明杖又都沒了,憑那些六房書辦胡亂主文,文書十件上去,倒有九件駁將下來。那一件雖不曾明明的批駁,也並不曾爽爽利利的批准。惹得一干上司憎惡得象臭屎一般。

  也先又擁了上皇犯邊挾賞。發了一百萬內帑,散在北直隸一帶州縣,儲積草豆,以備征剿,不許科擾百姓,這是朝廷的浩蕩之恩。奉了嚴旨,通州也派了一萬多的銀子。晁老兒卻聽了戶房書辦的奉承,將那朝廷的內帑一萬餘金運的運,搬的搬,都抬進衙裡邊,把些草豆加倍的俱派在四鄉各裡,三日一小比,五日一大比。那時年成又好,百姓又不象如今這般窮困,一莖一粒也沒有拖欠,除了正數,還有三四千金的剩餘。把那內帑入了私囊,把這羨餘變了價,將一千銀子分賞了合衙門的人役,又分送了佐領每人一百兩,別的又報了捐助,又在那庫吏手裡成十成百取用,紅票俱要與銀子一齊同繳,弄得庫吏手裡沒了憑據,遇著查盤官到,叫那庫吏典田賣捨的賠償,傾家不止一個。那時節的百姓真是淳良,受他恁般的荼毒,扁擔也壓不出個屁來!若換了如今的百姓,白日沒工夫告狀,半夜裡一定也要告了!就是官手裡不告,閻王跟前,必定也遞上兩張狀子。他卻這般歪做,直等到一個辛閣下來到。

  那辛閣下做翰林的時節欽差到江西封王,從他華亭經過,把他的勘合高閣了兩日,不應付他的夫馬,連下程也不曾送他一個。他把兵房鎖了一鎖,這個兵房倒糾合了許多河岸上的光棍,撒起潑來,把他的符節都丟在河內。那辛翰林復命的時節,要具本參他,幸而機事不密,傳聞於外,虧有一個親戚鄭伯龍聞得,隨即與他垫發了八百兩銀子,央了那個翰林的座師,把事彌縫住了。如今辛翰林由南京禮部尚書欽取入閣,到了通州。正是仇人相見,分外眼憎。這一番晁老倒也萬分承敬,怎禁得一個閣下有了成心,一毫禮也不收,也不曾相見,也不用通州一夫一馬,自己僱了腳力人夫,起早進京,隨即吩咐了一個同鄉的御史,將他的事款打聽得真真確確,一本論將上去,奉了旨意叫法司提問。抄報的飛蜂也似捎上信來,叫快快打點,說:「揭帖還不曾發抄,人尚不曉得本上說是甚的。」唬得那晁老不住的只是溺那扭黑衝鼻子釅氣的尿,叫人聞了聞,卻原來溺的不是尿,卻是臘腳陳醋。

  晁夫人一個兒子絲絲兩氣的病在牀上,一個丈夫不日又要去坐天牢,只指望這一會子怎麼得一陣大風,象括那梁灝夫人的一般,把那邢臯門從淅川縣括將來才好。如今舉眼無親,要與個商議的人也沒有,又思量道:「若不把梁生、胡旦擠發出去,若得他兩個在這裡,也好商議,也是個幫手。如今他又剃了個光頭,又行動不得了,真是束手無策!」差了晁鳳到城上報房打聽那全本的說話。

  不知因甚緣故,科裡的揭帖偏生不貼出來,只得尋了門路,使了五百銀子,仍到那上本的御史宅內,把那本稿抄得出來。看了那稿上的說話,卻不知從那裡打聽去的,就是眼見也沒有看得這等真。晁鳳持了本稿星飛跑了回來,遞與晁老看。道:

    湖廣道監察御史歐陽鳴鳳,為擊钅且污鄙州官、以清畿甸事:《書》云:『民為邦本,本固邦寧。』矧邦畿千里之內,擁黃圖而供玉食,惟民是藉。所以長民之吏必得循良愷悌之人,方不愧於父母之任。且今醜寇跳樑,不時內犯,閭閻供億煩難,物力堵御不易。百計噢咻,尚恐溝瘠不起,再加貪墨之夫,吸民之髓,括地之皮,在皇上輦彀之下,敢於恣贓以逞。如通州知州晁思孝其人者,空負昂藏之殼,殊無廉恥之心。初叨巖邑,政大愧於烹鮮;再典方州,人則嫌其銅臭。猶曰暖昧之行,無煩吹洗相求,惟將昭彰於耳目,怨毒於人心者,縷析為皇上陳之:

    結交近侍者有禁,思孝認閹宦王振為之父,大州大邑,不難取與以如攜;比交匪婁者可羞,思孝與優人梁壽結為親,阿叔阿咸,彼此稱呼而若契。倚快手曹銘為線索,百方提掇,大通暮夜之金,平其衡之贓八百,吳兆聖之賄三千,羅經洪之金珠,納於酒罈,而過送者屈指不能悉數。

    聽蠢子晁源為明杖,凡事指陳,盡快是非之案。封祝齡之責四十,熊起渭之徒五年,桓子維之土田,誣為官物,而自潤者更僕難以縷指。告狀訴狀,手本呈詞,無一不為刮金之具;原告被告,干證牽連,有則盡為納贖之人。牙行鬥秤,集租三倍於常時;布帛絲麻,市價再虧於往日。

    至於軍前草豆,皇上恐其擾累民間,以滋重困,特發帑銀,頒散畿內,令其平價蓄儲。嚴旨再申,莫不祗懼。思孝敢將原頒公帑盡入私囊,料草盡派裡下,原額之外,仍多派三千有奇,將一千俵賞衙官衙役以稱其口,以一千報為節省轉博其名。皇上之金錢攫搏無忌,尚何有於四境之民也!

    此一官者,鼯技本自不長,靈竅又為利塞;狼性生來欠靜,鼻孔又被人牽。仗乞皇上大奮宸嚴,敕下法司審究。若果臣言不謬,如律重處,以雪萬家之怨,以明三尺之靈,地方與官箴,兩為幸甚!

  晁老兒看本稿,把個舌頭伸將出來,半日縮不進去。晁夫人問道:「本內卻是怎麼說話?」晁老兒只是搖頭。尋思了半夜,要把這草豆銀子散與那些百姓,要他不認科斂;把這一件的大事弭縫得過,別事俱可支吾。連夜將快手曹銘叫進衙內,與他商量。曹銘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百姓們把銀子收得去了,依舊又不替我們弭縫,不過說『起初原是私派,見後來事犯,才把銀子散與我們。』這不成了『糟鼻子不吃酒』,何濟於事?可惜瞎了許多銀子!」晁老道:「依你卻如何主意?」曹銘道:「依了小的,使他的拳頭,搗他的眼兒!拿出這銀子來,上下打點。一定也還使不盡,還好剩下許些,又把別項的事情都洗刷得乾淨。若把銀子拿出來與了他,這事又依舊掩不住,別的事還要打點,仍要拿出自己的銀子來用。小的愚見如此,不知以為何如?」晁老道:「你見得甚是有理。就是你大叔好時,也還不如你這主意。」就依計而行。

  到了次日,法司的差人同了道里的差官到州拘拿一干官犯,兩三個把晁老兒牢牢守定,不許他片刻相離,別的多去叫那些本內有名人犯,又定要晁源出官。差人開口成千成百的詐銀子,送到五百兩還不肯留與體面,仍要上繩上鎖。

  卻又遇著一個救星,卻是司禮監金公,名英,是我朝第一個賢宦,下到通州查驗城池草豆。晁老被差人扭別住了,出去迎接不得。他那門下的長隨聞知差人詐到五百兩,還要凌辱,金公叫人吩咐:「晁知州雖然被論,不曾奉旨革職,又非廠衛拿人,何得擅加杻鎖?如差人再敢凌辱,定行參拿。」只因金公吩咐了這一聲,比那霹靂更自不同。差人不說金公是■那不平的路,只說金公與晁老相知,從此在晁老身上一些也不敢難為。留差人在衙內住歇,收拾了一二日,同差人投見了法司,收入刑部監內,先委了山東道御史、山東司主事,大理寺寺副會問。

  卻說那快手曹銘雖是個衙役,原來是一個大通家,綽號叫做「曹鑽天」,京中這些勢要的權門多與他往來相識。又虧不盡晁源害病,出不來胡亂管事,沒人掣得他肘,憑他尋了個妥當的門路,他自己認了指官誆騙的五六百兩贓,問了個充軍。晁老兒止坐了個不謹、冠帶閒住。

  那些派他草豆的百姓,內中有幾個老成的,主持說道:「他雖然侵欺了萬把銀子,我們大家已是攤認了,你便證出他來,這銀子也不過入官,斷沒有再還我們的理。我們且要跟了隨衙聽審,不知幾時清結,倒誤了作莊家的工夫,後來州官又說我們不是淳良百姓。我們大家齊往道里遞一張連名公狀,說當初草豆是發官銀買的,並未私派民間;如今農忙耕麥之際,乞免解京對審。」道里准了狀子,與他轉了詳,晁老兒遂得了大濟,這又虧了曹銘。問官呈了堂,又駁問了一番,依舊擬了上去,法司也就允詳覆本。那歐陽御史不過是聽那辛閣下的指使,原與晁老無仇,參過他一本,就算完他的事了,所以也不來定要深入他罪。奉旨發落下來,俱依了法司的原擬,曹銘問了遵化衛軍。這一場事,晁老也通常費過五千餘金,那草豆官銀仍落得有大半,回到衙內,晁夫人相見了,也還是喜歡。

  卻又晁源漸覺減了病症,也省得人事了,查問那梁生、胡旦的銀子皮箱,晁夫人禱告許願心的事,大家都眾口一詞,學與知道。他說:「那有鬼神!是我病得昏了。如何卻把銀子行李要去還他?這是我費了許多心留下的東西,卻如何要輕易還他?難道他還有甚麼錦衣都督不成!我怕他則甚!若我把他首將出去,他卻不人財兩空麼?這點東西是他留下買命的錢,那怕使他一萬兩何妨!」每日與晁夫人相鬧。晁夫人道:「咱家中東西也自不少,你又沒有三兄六弟分你的去。縱然有個妹子,他已嫁夫著主去了,我就與他些東西,這是看得見的。你若能安分,守住自己的用,只怕你兩三輩子還用不盡哩!希罕他這點子贓東西做甚!你若再還不肯,寧可我照數賠你罷了。你不記得你前日那個凶勢,幾乎唬死我哩!」他又說道:「娘有東西是我應得的,怎麼算是賠我?我只要他兩個的東西!」晁夫人道:「他的東西,我已叫人還與他了。」晁源那裡肯聽?在那枕頭上滾跌叫喚,晁夫人只是點頭。

  夫人還坐在房內,只見晁源的瘧疾又大發將來,比向日更是利害,依舊見神見鬼。梁生、胡旦又仍舊戴著枷鎖,說他皮箱裡面不見了一根紫金簪,一副映紅寶石網圈。梁生皮箱內不見二丸緬鈴、四大顆胡珠,說都是御府的東西,押來起取。晁源自問自答的向頭上拔下那支簪來,又掇過一個拜匣開將來,遞出那網圈、緬鈴、胡珠,送在晁夫人手內。晁夫人接過來看,說道:「別的罷了,這兩個金疙搭能值甚麼,也還來要?」正看著,那緬鈴在晁夫人手內旋旋轉將起來,唬得晁夫人往地下一撩,面都變了顏色。晁老叫人拾得起來,包來放在袖內。可煞作怪,這幾件物事沒有一個人曉得的。就是梁生、胡旦也並無在晁書面前提起半個字腳,這不又是韋陀顯聖麼?那日自己掇皮箱、搬銀子,連晁老也都不信。這一番卻是晁老親眼見的。晁夫人又與他再三祝贊,直到次日五更方才出了一身冷汗,漸漸醒轉,直到晁老學與他這些光景,他方略略有些轉頭,一連又重發了五六場,漸漸減退。

  晁老專等兒子好起,方定起身。晁源又將息省得人事,犯命攛掇叫晁老尋分上,自己上本,要辯復原官。晁源要了紙筆,放在枕頭旁邊,要與他父親做本稿,窩別了一日,不曾寫出一個字來,極得那臉一造紅,一造白的;恰好一個丫頭進房來問他吃飯,他卻暴躁起來,說:「文機方才至了,又被這丫頭攪得回了!」打那丫頭不著,極得只是自己打臉。晁老被兒子這胡說,算計便要當真上起本來要復官職。

  曹快手那時保出在外,變產完贓。晁老叫他進衙,商量上本的事。曹銘聽說,驚道:「好老爺!胡做甚的?昨日天大的一件事,虧了福神相救,也不枉了小人這苦肉計,保全老爺回家夠了,還要起這等念頭!若當真上了辯復的本,這遭惹得兩衙門亂參起來,便是漢鐘離的仙丹救不活了!如今趁著小人在家,或是旱路,或是水路,快快收拾起身;只怕小人去後,生出事來,便再沒有人調停了。」一篇話說得那晁老兒削骨淡去,將曹銘的話說與晁源。晁源那裡肯伏?只是說道該做,惟恨他不曾好起,沒人會做本稿,又沒有得力的人京中幹事。若帶了晁住來,也還幹得來,恰好又都不在,悔說:「這是定數了!」這晁夫人道:「若你爺兒兩個肯回去,我們同回更好;若你爺兒兩個還要上本復官,且不回去,我自己先回家去住年把再來。」

  晁老只得算計起身。行李重大,又兼晁源尚未起來,要由河路回去。叫人僱了兩隻座船,收拾行李,擇了十一月二十八日起身。那日,曹快手還邀了許些他的狐群狗黨的朋友,紮縛了個彩樓,安了個果盒,拿了雙皂靴,要與晁老脫靴遺愛。那晁老也就腆著臉把兩隻腳伸將出來,憑他們脫將下來,換了新靴,方才縮進腳去。卻被人編了四句口號:

    世情真好笑呵呵!三載贓私十萬多。喜得西台參劾去,臨行也脫一雙靴!

  晁夫人先兩日叫晁書拿了十兩銀子,兩匹改機醬色闊綢,二匹白京絹,送與梁生、胡旦做冬衣,叫他等我們起身之日,送到十來里外,還他的皮箱等物。那片雲、無翳感謝不盡,又到晁夫人生位跟前叩頭作謝。那日晁夫人的船到了張家灣,只見岸上擺了許多盒子,兩個精緻小和尚立在跟前,看見座船到了,叫道:「住了船。」晁夫人看見,心裡明白。晁書也曉得這是梁生胡旦。只是晁老晁源影也不曉得他在香岩寺做了和尚。若早知道,也不知從幾時趕得去了。叫人傳到船上,說是梁生、胡旦二人來送。晁老、晁源吃了一驚。既已來到面前,只得叫他上到船來。晁老父子若有個縫,也羞得鑽進去了。幸得那梁生、胡旦只是叩頭稱謝,「一向取擾,多蒙覆庇」,再不提些別的事情。也請晁夫人相見,也不過是尋常稱謝。

  晁源爺子雖是指東話西,蓋抹得甚是可笑,先是一雙眸子眊焉,便令人看不上了。叫人把那些盒子端到船上,兩盒果餡餅,兩盒蒸酥,兩盒薄脆,兩盒骨牌糕,一盒薰豆腐,一盒甜醬瓜茄,一盒五香豆鼓,一盒福建梨乾,兩個金華醃腿,四包天津海味。晁老父子也帶著慚愧收了他些。因說投了司禮監金公,受了禮部的度牒,在香岩寺出家。晁老驚道:「香岩寺在通州城外,怎麼通沒個信息,也絕不出來走走?就忘了昔日的情義?」梁胡二人道:「怎敢相忘!時常要進來望望老爺奶奶,只是那地方攔住了不叫進見。」說得那晁源的臉就如猴屁股一般。

  留他吃了齋,他也並不說起行李,竟要起身。晁老說道:「前日寄下的行李正苦沒處相尋,如今順帶了回去罷。」叫人將那四隻皮箱,一包裹銀子,依舊還是藍袱裹緊,藍帶井字捆得堅固,又將金簪、網圈、緬鈴、四粒胡珠,用紙包了,俱送將出來。晁夫人也走到面前。梁胡二人見晁老爺子俱在面前,這包銀子好生難處,又不好說夫人已經賠過,又不好收了回來,只得說道:「我們只把皮箱收去;這銀子原是我們留下孝敬老爺與大官人的,我們斷然不肯都將了去。」彼此推讓了許久,晁夫人道:「你既不肯收得,只當是我們的銀子,你拿去,遇有甚麼做好事的所在,或是修橋,或是蓋廟,你替我們用了,就如送了我們的一般。」那梁胡二人方才都收了回去。晁夫人又叫他把皮箱開鎖查驗,他苦說鑰匙不曾帶來,未曾開得看來。也不曾留他甚麼東西,若是留了他的,還不夠叫韋馱來要的哩!

  後來那六百三十兩銀子,他兩個也不曾入己,都糴了穀,囤在空房裡,春夏遇有那沒穀吃的窮人,俱借與他去,到秋收時節,加三利錢,還到倉來。那借去的人都道是和尚的東西,不肯逋欠。他後來積至十數萬不止,遇旱遇災,通州的百姓全靠了這個過活,並無一個流離失所的人。胡梁二人後日有許多的顯應,成了正果,且放在後邊再說。這是:

    屠人才放刀,立便成菩薩。居士變初心,滿身披鐵甲。請看猢猻王,不出觀音法。

◀上一回 下一回▶
醒世姻緣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