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世姻緣傳/02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醒世姻緣傳
◀上一回 第二十回 晁大舍回家托夢 徐大尹過路除凶 下一回▶


    輕生犯難,忘卻是母鰥身獨。將彝常五件,條條顛覆。

    結髮長門拋棄了,冶容娼女居金屋。奈楊花浪性又隨風,宣淫黷。

    歡未滿,悲生速。陰受譴,橫遭戮。致伶仃老母,受欺強族。

    不是宰官能拔薤,後來又生得遺腹,險些使命婦不終身,遭驅逐。

                    --右調《滿江紅》

  小鴉兒將晁源與唐氏的兩顆首級,將發來結成一處,背在肩上;綽了短棍,依舊不開他的門戶,還從牆上騰身出去,往城行走不提。

  卻說晁住媳婦一覺睡到黎明時候方才醒轉,想到正房的當面有他昨晚狼藉在地下的月信,天明瞭不好看相,一骨碌起來穿了褲子,赤了上身,拿簸箕掏了些灰,走到上房去垫那地上的血;一腳跨進門去,還說道:「兩個睡得好自在!醒了不曾?」又仔細看了一看,把個晁住娘子三魂去了九魄,披了一領布衫,撒著褲腳,往外一蹌一跌的跑著,去叫季春江,說道:「不好了!大官人合小鴉兒媳婦都被人殺了!」秀春江慌做一堆,進來看見兩個男女的死屍,赤條條的還一頭躺在牀上;兩個人頭,尋不著放在何處;牀頭上流了一大堆血。季春江慌忙的去叫了鄉約保正、地方總甲,一齊來到,看得晁源與小鴉兒的媳婦屍首光光的死在一處,這是為姦情,不必疑了。但小鴉兒這日與他姐姐去做生日,晚上不曾回來,外面大門,裡面的宅門,俱照舊緊緊關閉,不曾開動,卻是誰來殺了?大家面面相覷,只看那晁住娘子,說道:「李管家娘子又關在外邊睡覺,裡邊只你一個,殺了人去,豈不知情?且又前後的門戶俱不曾開,只怕是你爭鋒幹出來的。」晁住娘子道:「我老早就進東屋裡關門睡了,他上房裡幹的事,我那裡曉得?」季春江道:「那女人的屍首已是沒了頭,你怎麼便曉得是小鴉兒媳婦?」晁住娘子道:「那頭雖是沒了,難道就認不出腳來麼?這莊子上,誰還有這雙小腳來!」眾人道:「閒話閣起,快著人往城裡報去,再著一個迎小鴉兒叫他快來。」鄉約寫呈子申縣,將晁住娘子交付季春江看守,拾起地下一牀單被把兩個屍首蓋了。眾人且都散去。

  卻說晁源披了頭髮,赤了身子,一隻手掩了下面的所在,渾身是血,從外面嚎啕大哭的跑將進來,扯住晁夫人,道:「狐精領了小鴉兒殺得我好苦!」晁夫人一聲大哭,旁邊睡的丫頭連忙叫醒轉來,卻是一夢。晁夫人唬得通身冷汗,心跳得不住,渾身的肉顫得葉葉動不止。看那天氣將次黎明,叫人點了燈來,晁夫人也就梳洗,叫起晁鳳來,叫他即忙備上騾子,快往莊上去看晁源,說:「奶奶夜夢甚凶,叫大官人快快收拾進城。」那些養娘丫頭都還說道:「有甚狐精報仇!每日講說,這是奶奶心裡丟不下這事,不由的做這惡夢。怕他怎的!夢凶是吉,莫要理他!」

  須臾,晁鳳備完了騾子,來到窗下,說道:「小人往城門下去等罷,一開城門就好出去。」晁鳳到了城門,等了一會,天色已大亮了。開了城門,正往外走,只見一個漢子背了兩個人頭往城內走。管門夫攔住詰問,說是從雍山莊割的姦夫淫婦的首級。門夫問說:「姦夫是誰?」小鴉兒道:「是晁源。」

  晁鳳認了一認,說聲「罷了!俺大官人在何處奸你老婆,被你捉得,雙雙的殺了?」小鴉兒道:「在你自己的正房當面,如今兩個還精赤了睡哩。」晁鳳也不消再往鄉去,飛也似跑回來,道:「大官人被人殺了!」晁夫人道:「你……你……你……聽誰說?」晁鳳道:「那人自己挑了兩個頭往縣裡出首去了。」晁夫人道:「怎麼兩個頭?」晁鳳道:「一個是他老婆的。」

  晁夫人一聲哭不轉來,幾乎死去,虧人扶了,半日方才醒轉,哭道:「兒啊!你一些好事不做,專一干那促狹短命的營生,我久知你不得好死!我還承望你死在我後頭,仗賴你發送我,誰知你白當的死在我頭裡去了!早知如此,那在通州的時節憑我一繩子吊死,閉了眼,那樣自在!沒要緊解下我來,叫我柔腸寸斷,閃的我臨老沒了結果!我的狠心的兒啊!」真是哭的石人墮淚,鐵漢點頭。正哭著,莊上的人也報得來了。來報的人都還猜是晁住媳婦子爭鋒殺的,還不知是小鴉兒把來殺了,拿了頭見在縣前伺候縣官升堂。

  晁夫人連忙使人請了閨女尹三嫂來看家,晁夫人自己收拾了,出鄉殯殮,帶了晁書一干人眾出去。留下晁鳳在縣領頭,叫他領了飛風出去,好入殮。喜莊上離馬頭不遠,正是頓放沙板的所在。及至晁夫人出到莊上,已是辰牌時分,脫不了還是痛哭了一場,叫人即時尋板買布,忙忙的收拾。季春江道:「這老婆的屍首沒的咱也管他?叫他自己的漢子收拾罷了!」晁夫人道:「他已把他殺了,還是他甚麼漢子哩?你要靠他收拾,他就拉到坡裡餵了狗,不當家的。脫不了俺兒也吃了他的虧,他也吃了俺兒的虧,買一樣的兩副板,一樣的妝裹。既是俺兒為他死了,就教兩個並了骨一同發送。」果然慌忙不迭的收拾。那六月半頭正是下火的天氣,兩個屍首漸漸的發腫起來。及到做完了衣服,胖得穿著甚是煩難,雖勉強穿了衣服,兩個沒頭的孤樁停在一處。單等晁鳳領了頭來,竟不見到,晁夫人好不心焦。

  小鴉兒把兩個人頭放在縣前地上,等候大尹升堂。圍住了人山人海的擠不透縫。知是晁大舍的首級,千人萬人,再沒有一個人說聲可惜可憐,不該把他殺了。說起來的,不是說他刻薄,就是說他歪憊,你指一件事,我指一件事,須臾可成三寸厚的一本行狀。都說:「小鴉兒是個英雄豪傑!若換了第二個人,拿著這們個財主,怕詐不出幾千兩銀子來!」小鴉兒道:「他倒也曾許我一萬,我只不要他的!」

  不一時,縣官升了堂,小鴉兒挑了人頭,隨了投文牌進去。那鄉約地方起初的原呈一口咬定了是晁住媳婦爭鋒謀害,進了城,方知是小鴉兒自己殺的,從頭又改了呈子,也隨投文遞了。小鴉兒合鄉約都稟了前後的話。縣官問道:「他是幾時通姦起的?」回說:「不知從幾時奸起,只是形跡久已可疑。小人久留意撞了幾遭,不曾撞著,昨夜方得眼見是真。」又問那鄉約:「那兩個的屍首都在那裡?」鄉約說:「一座大北房,當中是一張涼牀,牀上鋪著一牀紅氈,氈上鋪一牀天青花緞褥子,褥上一領藤席,一牀月白胡羅單被合一個藤枕都掉在地下。女人屍首還好好的睡在牀上,男人的屍首上半截在牀上,下半截在牀下;都是回頭朝北。牀頭許多血,牀前面又有一堆血,不甚多。」問小鴉兒道:「你卻是怎樣殺的?」回說:「小人進去,兩個睡得正熟,月下看了一看,已認得是他兩個。惟恐錯殺了人,在門旁火爐內點起燈來,照看得分明,只見唐氏手裡還替他把了陽物。小人從唐氏夢中切下頭來,晁源依舊不醒。小人說:叫他不知不覺的死了,卻便宜了他。所以把他的頭髮解開,挽在手內,把他的頭往上提了兩提,他方才醒轉。小人說道:『快將狗頭來與我!』他燈下認得小人,說道:『只是饒命!銀子要一萬兩也有!』小人即時割下頭來。」問說:「你是怎樣進到他裡頭去?」回說:「越牆過去的。」問說:「他裡面還有誰?」說:「有一個家人媳婦在東屋裡睡。」問說:「你怎的曉得?」回說:「小人起初先到了東房,看得不是,所以方才又往北屋裡去。」又問:「下面跪的那一個是甚麼人?」晁鳳跪上稟道:「小人是被殺的晁源屍親,伺候領頭。」

  縣尹道:「把兩個頭都交付與他,買棺葬埋。斷十兩銀子與這小鴉兒為娶妻之用。押出去!即刻交完回話,快遞領狀來。」小鴉兒道:「小人不希罕這銀子。沒有名色,小人不要。」大尹道:「十兩銀子哩,可以做生意的本錢,如何不要?快遞領狀。」小鴉兒道:「這銀子就逼小人受了,小人也只撩弔了。要這樣贓錢那裡去使!」縣官道:「那個當真與你錢,我是試你。你且到監裡略坐一坐。」問鄉約道:「那在他裡邊睡的媳婦子是甚麼氏?」鄉約說:「是趙氏。」縣尹拔了一枝簽,差了一個馬快:「速拘趙氏,晚堂聽審。」差人拿了簽,晁鳳使包袱裹了兩個頭,都騎了騾馬,飛似走回莊上。差人同了晁住媳婦也騎了一個騾子,一個覓漢跟了,往城中進發。

  晁夫人見了頭,又哭了不歇。都用針錢縫在頸上,兩口棺材都合完了,入了殮,釘了材蓋,將唐氏的抬出外邊廟裡寄放,也日日與他去燒紙,也同了晁源建醮追薦他。晁源的棺木就停放在他那被害的房內掛孝受弔,不題。

  差人拿了晁住的媳婦在縣前伺候,晁住就在那邊照管。縣官坐堂,帶到堂上見了。縣官說:「你將前後始末的事從頭說得詳細,只教我心裡明白了這件事,我也不深究了。你若不實說,我夾打了,也還要你招。」叫拿夾棍上來伺候。趙氏當初合計家問官司時見過刑廳夾那伍聖道、邵強仁的利害,恐怕當真夾起來,就便一則一,二則二,說得真真切切的,所以第十九回上敘的那些情節都從趙氏口中說出來的,不然,人卻如何曉得?

  縣尹把趙氏拶了一拶,說:「這樣無恥,還該去衣打三十板才是!為你自己說了實話,姑免打。」問:「有甚麼人領他?」回說:「他漢子晁住見在。」縣尹說:叫上他來!」說道:「沒廉恥的奴才!你管教的好妻子!」拔了四枝簽,打了二十板,將趙氏領了下去。監中提出小鴉兒來,也拔了四枝簽,打了二十板,與他披出紅去。小鴉兒仍到莊上,挑上皮擔,也不管唐氏的身屍,佯長離了這莊。後來有人見他在泰安州做生意。

  再說晁家沒有甚麼近族,不多幾個遠房的人,因都平日上不得蘆葦,所以不大上門。內中有兩個潑皮無賴的惡人:一個是晁老的族弟,一個晁老的族孫,這是兩個出頭的光棍;其外也還有幾個膿包,倚負這兩個兇人。看得晁源死了,不知晁老新收的那個春鶯有了五個月遺腹,雖不知是男是女,卻也還有指望。以為晁夫人便成了絕戶,把這數萬家財,看起與晁夫人是絕不相干的,倒都看成他們的囊中之物了。每人出了分,把銀子買了一個豬頭、一個雞、一個爛魚、一陌紙,使兩個人抬了。

  那個族弟叫做晁思才,那個族孫叫做晁無晏,領了那些膿包都同到莊上,假來弔孝為名,見了晁夫人,都直了喉嚨,乾叫喚了幾聲,責備晁夫人道:「有夫從夫,無夫從子。如今子又沒了,便是我們族中人了。如何知也不教我們知道?難道如今還有鄉宦,還有監生,把我們還放不到眼裡不成!」晁夫人道:「自我到晁家門上,如今四十四五年了,我並不曾見有個甚麼族人來探探頭!冬至年下來祖宗跟前拜個節!怎麼如今就有了族人,說這些閒話?我也不認得那個是上輩下輩,論起往鄉里來弔孝,該管待才是。既是不為弔孝,是為責備來的,我鄉里也沒預備下管責備人的飯食,這厚禮我也不敢當!」

  那晁無晏改口說道:「我還該趕著叫『奶奶』哩。剛才這說話的還是我的一位爺爺,趕著奶奶該叫『嫂子』哩。他老人家從來說話不犯尋思,來替大叔弔孝原是取好,不管不顧說這們幾句叫奶奶心裡不自在。剛才不是怪奶奶不說,只是說當家子就知不道有這事,叫人笑話。」晁夫人道:「昨日做官的沒了,前年大官兒娘子歿了,及至昨日出殯,您都不怕人笑話,鬼也沒個探頭的,怎麼如今可怕人笑話?」晁思才說:「這可說甚麼來!兩三次通瞞著俺,不叫俺知道,被外頭人笑話的當不起,說:『好一家子,別人倒還送個孝兒,一家子連半尺的孝布也沒見一點子!』俺氣不過這話,俺才自己來了!」晁夫人道:「既說是來弔孝就是好,請外邊坐,收拾吃了飯去。」

  各人都到客位坐了,又叫進人來說道:「要孝衣合白布道袍。」晁夫人道:「前日爺出殯時既然沒來穿孝,這小口越發不敢勞動。」眾人道:「一定不曉得我們今日來,沒曾預備,俺們到打醮的那日再來。你合奶奶說知,可與我們做下,穿著出去行香也大家好看。我們家裡的也都要來弔孝哩。合奶奶說,該預備的也都替預備下,省得急忙急促的。」晁夫人道:「這幾件衣服能使了幾個錢,只這些人引開了頭兒就收救不住,脫不了這個老婆子叫他們就把我拆吃了打哩!天爺可憐見,那肚子裡的是個小廝,也不可知,怎麼料得我就是絕戶!我就做了絕戶,我也只喂狼不喂狗!」叫人定十二眾和尚,十五日唸經,此外少了些,太速了。

  到那日,晁夫人拚著與他們招架。可可的和尚方才坐定,才敲動鼓鈸,一陣黑雲,傾盆大雨下得個不住,路上都是山水,那些人一個也沒有來的。十九日是晁源的「一七」,那些人算計恐怕那日又下了雨,要先一日就要出到莊上,可可的晁思才家老婆害急心疼的要死不活。卻說蛇無頭而不行,雖然還有晁無晏這個歪貨,畢竟那狼合狽拆開了兩處,便就動不得了。這十九日又不曾來得。

  晁夫人過了「首七」閉了喪,收拾封鎖了門,別的事情盡托付了季春江,晁夫人進城去了。晁思才這兩個歪人再不料晁夫人只在莊上住了「一七」便進城來,老婆心疼住了,邀了那一班蝦兵蟹將,帶了各人的婆娘,瘸的瘸、瞎的瞎,尋了幾個頭口,豺狗陣一般趕將出去。曉得晁夫人已進城去了,起先也己了一個嘴谷都,老婆們也都還到了靈前號叫了幾聲。

  季春江連忙收拾飯管待了裡外的眾人,又都替他們飼飽了頭口。眾人還千不是萬不是責備季春江不週全的去處。吃了飯,問季春江要打下的麥子。季春江道:「麥子是有,只不奉了奶奶吩咐,我顆粒也不敢擅動。」晁思才還倒不曾開口,那晁無晏罵道:「放你的狗屁!如今你奶奶還是有兒有女,要守得家事?這產業脫不過是我們的。我們若有仁義,己他座房子住,每年己他幾石糧食吃用;若我們沒有仁義時節,一條棍攆得他離門離戶的!」季春江回說:「你這話倒不相武城縣裡人家說的話,通似口外人說的番語。別說他有閨女,也別說他房裡還有人懷著肚子,他就是單單的一個老婆子,他丈夫掙下的潑天家業,倒不得享用!你倒把他一條棍攆了出去!好似你不敢攆的一般!氣殺我那心裡!不是看著宅裡分上,我就沒那好來!」

  晁思才走向前把季春江照臉一巴掌,罵說:「賊扯淡的奴才!你生氣,待敢怎樣的!」季春江出其不意,望著晁思才心坎上一頭拾將去,把個晁思才拾了個仰百叉,地下蹬歪。晁無晏上前就合季春江扭結成一塊,晁思才和他的老婆並晁無晏的老婆,男婦一齊上前。眾人妝著來勸,其實是來封住季春江的手。那季春江雖平日也有些本事,怎敵的過七手八腳的一群男女。季春江的婆子見丈夫吃了虧,跑到街上大叫:「鄉約地方救人!強盜白日進院!」拿了面銅鑼著實的亂敲。那些鄰捨家合本莊的約保都集了許多人進去,只見眾人還圍住了季春江在那裡彩打的鼻子口裡流血,那些老婆們,拿了褥套的、脫下布牽來的、扎住了袖口當袋的,開了路團在那裡搶麥;又有將晁源供養的香爐燭台踹扁了,填在褲襠裡的,也有將孝帳扯下幾幅,藏在身邊的。

  鄉約地方親見了這個光景,喊說:「清平世界,白晝劫財傷人!」要圍了莊擒捉。那晁無晏合晁思才兩個頭目方才放了季春江,說道:「俺們本家為分家財,與你眾人何干!」鄉約道:「他家晁奶奶見在,你們分罷了,如何來打搶?如今大爺這等嚴明,還要比那嘗時的混帳,任你們胡行亂做哩!」要寫申文報縣。又做剛做柔的說著,叫他替季春江立了一張保辜的文約,攆得一班男婦馱了麥子等物回城去了。

  季春江要次日用板門抬了赴縣告狀,眾人勸說:「你主人既已不在,你又是個單身,照他這眾人不過,便是我們證他的罪名,除不得根,把仇越發深了。你依我們勸說,忍了他的,我想這些人還不肯干休,畢竟還要城裡去打搶,守著大爺近近的,犯到手裡,叫他自去送死,沒得怨悵。」慰安了一頓,各人散了回家。季春江果也打得狼狽,臥牀不起,差人報入城來。晁夫人乍聞了,也不免生氣,無可奈何。

  誰想晁思才這兩個凶徒算道:「事不宜遲。莫叫他把家事都抵盜與女兒去了,我們才『屁出了掩臀』。我們合族的人都搬到他家住,前後管住了老婆子,莫教透露一些東西出去,再逼他拿出銀子來均分,然後再把房產東西任我們兩個為頭的凡百揀剩了,方搭配開來許你們分去。」眾人俱一一應允,即刻俱各領了老婆孩子,各人亂紛紛的占了房子,搶桌椅、搶箱廚、搶糧食,趕打得那些丫頭養娘、家人小廝哭聲震地;又兼他窩裡廝咬,喊成一塊。晁夫人恐怕春鶯遭一毒手,損了胎氣,急急攛掇上在看家樓上,鎖了樓門,去掉了胡梯。那大門前圍住了幾萬人看晁家打搶。

  這伙凶棍,若天爺放過了,叫他們得了意去,這世間還有甚麼報應?不想那日一個欽差官過,徐大尹送到城外回來,恰好在門前經過,聽得裡面如千軍萬馬的喧嚷,外面又擁集了幾萬的人,把轎都行動不得。徐大尹倒也吃了一驚。左右稟說:「是晁鄉宦的族人,因晁源被人殺了,打搶家財的。」徐大尹問:「他家還有甚麼人見在?」左右說:「還有鄉宦的夫人。」

  徐大尹叫趕開眾人,將轎抬到晁家門首,下了轎,進到廳上。那些人打搶得高興,夢也不曉得縣官進到廳前。縣官叫把大門關上,又問:「有後門沒有?」回說:「有後門。」叫人把後門把住,放出一個人去重責五十板。

  從裡面跑出兩個人來,披了頭,打得滿面是血,身上都打得青紅紫皂,開染坊的一般,一條褲都扯得粉碎,跪下,叫喚著磕頭。徐大尹看著晁鳳道:「這一個人是前日去領頭的,你如何也在這裡打搶?」晁鳳道:「小的是晁鄉宦的家人,被人打的傷了。」徐大尹道:「你原來是家人!你主母見在何處?」晁鳳道:「奶奶被眾人凌逼的將死!」大尹問說:「受過封不曾?」晁鳳回說:「都兩次封過了。」大尹道:「請宜人相見。」晁鳳道:「被一群婦人攔住,不放出來。」

  徐大尹叫一個快手同管家進去請,果然許多潑婦圍得個晁夫人封皮一般,那裡肯放。快手問道:「那一位是晁奶奶?」晁夫人哭著應了,快手將別的婆娘一陣趕開。晁夫人叫取過孝衫來穿上,係了麻繩,兩個打傷的丫頭攙扶了,哭將出來,倒身下拜。

  徐大尹在門內也跪下回禮,起說:「宜人請把氣來平一平,告訴這些始末。」晁夫人道:「近支絕沒有人,這是幾個遠族,從我進門,如今四十餘年,從不曾見他們一面。先年公姑的喪,昨日丈夫的喪,就是一張紙也是不來燒的。昨日不才兒子死了,便都跑得來,要盡得了家事,要趕我出去。昨日出到鄉里,搶了個精光,連兒子靈前的香案合孝帳都搶得去了,還把看莊的人打得將死。如今又領了老婆孩子各人占了屋,要罄身趕我出去,還恐怕我身上帶著東西,一伙老婆們把我渾身翻過。老父母在這裡,他還不肯饒我。差人進去是親見的。」大尹道:「共有多少人?」夫人道:「八個男人,十四五個婆娘。」大尹道:「這伙人一定有為首的,甚麼名字?」夫人道:「一個叫是晁思才,一個是晁無晏。」大尹道:「如今在那裡?」夫人道:「如今一伙人全全的都在裡面。」大尹道:「且把這八個男子鎖出來!」

  一群快手,趕到裡面,鎖了六個,少了兩人。大尹道:「那兩個卻從何處逃走?」晁夫人道:「牆高跳不出,一定還在裡面藏著哩。」大尹道:「仔細再搜!」快手回道:「再搜尋不出,只有一座看家樓上面鎖著門,下邊沒有胡梯,只怕是躲在那樓上。」夫人道:「那樓上沒有人,是一個懷孕的妾在上面。我恐怕這伙強人害了胎氣,是我鎖了門,掇了梯子,藏他在上面的。」大尹問:「這懷孕的是那個的妾?」夫人道:「就是丈夫的妾。」大尹道:「懷孕幾月了?」夫人道:「如今五個月了。」大尹道:「既有懷孕的妾,焉知不生兒子!」又叫:「快去鎖出那兩個來!」

  快手又進去翻,從佛閣內搜出了一個,只不見了晁無晏一個。小丫頭說:「我見一個人跑進奶奶房裡去了。」差人叫那丫頭領著走進房內,絕無蹤跡。差人把牀上的被合那些衣裳底下掀了一掀,恰好躲在裡面。差人就往脖項上套鎖。晁無晏跪在地下,從腰間掏出一大包東西,遞與差人,只說:「可憐見!饒命!」他的老婆孫氏也來跪著討饒,說:「你肯饒放了他,我憑你要甚,我都依你。」差人說:「我饒了你的命去,大爺卻不肯饒我的命了,我還要甚麼東西!」竟鎖了出去。

  大尹道:「躲在那裡,許久的方才尋見?」差人說:「各處尋遍沒有,一個小丫頭說他跑進晁奶奶臥房去了,小人進去又尋不著,只見他躲在晁奶奶的牀上被子底下。他腰裡還有一大包東西掏出來,要買告小人放他。」大尹道:「這可惡更甚了!那一包東西那裡去了?」差人道:「遞與他的老婆了。」又叫:「把那些婦人都鎖了出來!」差人提了鎖,趕到後面。那些婆娘曉得要去拿他,扯著家人媳婦叫嫂子的,拉著丫頭叫好姐姐的,鑽灶突的,躲在桌子底下的,妝做僕婦做飯的,端著個馬桶往茅廝裡跑的,躲在炕上吊了11髻蓋了被妝害病的,再也不自己想道那些丫頭養娘被他打的打了,彩的彩了,那一個是喜歡你的,肯與你遮蓋?指與那些差人,說一個拿一個,比那些漢子們甚覺省事。十四個團臍一個也不少。看官!你道這伙婆娘都是怎生模樣?

    有的似東瓜白醭臉,有的似南棗紫綃唇。有的把皮袋掛在胸前,有的將綿花綁在腳上。有的高高下下的面孔,辨不出甚麼鳩荼;有的猙猙獰獰的身材,逼真的就如羅剎。有的似狐狸般嫋娜嬌嬈,有的似猢猻般踢天弄井。分明被孫行者從翠微宮趕出一群妖怪,又恰象傅羅卜在餓鬼獄走脫滿陣冤魂。

  大尹問夫人道:「這些婦人全了不曾?」夫人道:「就是這十四個人。」大尹叫本宅的家人媳婦盡都出來,一個家歪歪拉拉來到。大尹叫把這些婦人身上仔細搜簡。也還有搜出環子的,丁香的,手鐲釵子的,珠箍的,也還不少。大尹見了數,俱教交付夫人,又叫人快去左近邊叫一個收生婦人來。把些眾人心裡胡亂疑猜,不曉得是為甚的。那些婦人心裡忖道:「這一定疑我們產門裡邊還有藏得甚麼物件,好叫老娘婆伸進手去掏取。」面面相覷,慌做一塊。

  不多時,叫到了一個收生的婦人,大尹問道:「你是個蓐婦麼?」那婦人不懂得甚麼叫是蓐婦,左右說:「老爺問你是收生婆不是?」那婦人說:「是。」大尹向著晁夫人說:「將那個懷孕的女人叫出來,待我一看。」晁夫人袖裡取出鑰匙,遞與晁書媳婦,叫人布上胡梯,喚他出來見大爺。晁書媳婦去不多時,同了春鶯從裡面走將出來。但見:

    雖少妖嬈國色,殊多羞澀家風。孝裙掩映金蓮,白袖籠藏玉筍。年紀在十六七歲之內,分娩約十一二月之間。

  晁夫人道:「就在階下拜謝大爺。」大尹立受了四拜,叫:「老娘婆,你同那合族的婦人到個僻靜所在驗看果有胎氣不曾。」晁夫人道:「這廳上西邊裡間內就好。」春鶯跟了老娘婆進去,憑他揣摩了一頓,又替他診了兩手的脈出來,大尹叫春鶯回到後面去。老娘婆道:「極旺的胎氣,這差不多是半裝的肚子了。替他診了脈,是個男胎。」大尹說:「他那合族的婦人都見不曾?」老娘婆回說:「他都見來。」

  大尹對晁夫人道:「宜人恭喜!我說善人斷沒有無後之理!約在幾時分娩?」晁夫人道:「算該十一月,或是臘月初邊。」大尹道:「晁老先生是幾時不在的?」夫人道:「這妾是二月初二日收,丈夫是三月二十一不在的。」大尹肚內算了一算,正合著了日子。大尹說:「這伙奴才可惡!本縣不與你驗一個明白,做個明府,他們後日就要起弄風波,布散蜚語。到分娩了,報本縣知道,就用這個老娘收生。」說完,請宜人回宅。晁夫人仍又叩謝。大尹也仍回了禮。

  大尹出到大門口,叫拿過一把椅來坐下,叫把晁思才、晁無晏帶到縣裡發落;其餘六個人,就在大門外每人三十大板,開了鎖,趕得去了。叫把這些婦人,五個一排,拿下去每人三十。晁夫人叫晁鳳稟說:「主母稟上:若非男子們領著,這女人們能敢如此?既蒙老爺打過了他的男人,望老爺饒恕了這起婦女。主母又不好出到外面來面稟。」大尹道:「全是這伙婦人領了漢子穿房入戶的搜簡,宜人怎麼倒與他說分上?若是小罪過,每人拶他一拶就罷了;這等平空抄搶人家,我拿出街上來打人,所以儆眾。多拜上奶奶,別要管他。拿下去打!」晁夫人又使了晁書出來再三懇稟。卻也是大尹故意要做個開手,叫晁夫人做個情在眾人身上,若是當真要打,從人揪打得稀爛,可不還閣了板子合人商議哩。回說:「只是便宜了這些潑婦!再要上門抄搶,我還到這街上來打這些潑婦!」又問:「鄉約地方怎都不見伺候?」鄉約正副,地方總甲,都一齊跪將過去,回說:「在此伺候久了。」大尹道:「你們就是管這街上的麼?」回說:「正是本管。」大尹說:「做得好約正副!好地方!城裡邊容這樣惡人橫行,自己不能箝束,又不報縣!拿下去,每人二十板!」坐了轎,止帶了兩個首惡到了縣堂,每人四十大板,一夾槓,晁思才一百槓子,晁無晏因躲在夫人牀上,加了一百槓,共二百槓子;叫禁子領到監裡,限一月全好,不許叫他死。

  這分明是天理不容,神差鬼使,叫大尹打他門口經過;又神差鬼使,叫他裡面嚷打做鬼哭狼號,外面擁集萬把人洶洶的大勢。事事都是大尹自己目見耳聞,何須又問證見?替他處治得又周密,又暢快。若不是神差鬼使,就是一百個晁夫人也到不得大尹的跟前,就到了大尹的跟前,這伙狼蟲脫不了還使晁夫人的拳頭搗晁夫人的眼彈,也定沒有叫晁夫人贏了官司的理。

  如今那一條街上的居民,擁著的人眾,萬口一詞,那一個不說徐大尹真是個神明,真正是民的父母!替那子孫幹事一般,除了日前的禍患,又防那後日的風波。又都說:「真正萬事勸人休碌碌,舉頭三尺有神明。」但願得春鶯生出一個兒子,不負了大尹的一片苦心才好。不知何如,只得再看後說。

◀上一回 下一回▶
醒世姻緣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