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世姻緣傳/02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醒世姻緣傳
◀上一回 第二十三回 繡江縣無儇薄俗 明水鎮有古淳風 下一回▶


    去國初淳龐未遠,沐先皇陶淑綦深。人以孝弟忠信是敦,家惟禮義廉恥為尚。貴而不驕,入里門必式;富而好禮,以法度是遵。食非先薦而不嘗,財未輸公而不用。婦女惕三從之制,丈夫操百行之源。家有三世不分之產,交多一心相照之朋。情洽而成婚姻,道遵而為師弟。黨庠家塾,書韻作於朝昏;火耨水耕,農力徹於寒燠。民懷常業,士守恒心。賓朋過從而飲食不流,鬼神禱祀而牲必潔。不御鮮華之服,疏布為裳;不入僭制之居,剪茅為屋。大有不止於小康,雍變幾臻於至道。

  晁源這伙人物都是武城縣的故事,如何又說到繡江縣去?原來這伙死去的人又都轉世,聚集在繡江縣裡結成冤家;後邊遇著一個有道的禪僧一一的點化出來,所以又要說繡江縣的這些事故。

  這繡江縣是濟南府的外縣,離府城一百一十里路,是山東有數的大地方,四境多有名山勝水。那最有名的,第一是那會仙山,原是古時節第九處洞天福地。

  唐德宗貞元二十一年,太子順宗即位,夜間夢見一個奇形怪像的人,說是東海的龍君,拿了一丸藥與唐順宗吞了下去,夢中覺得喉嚨中甚是苦楚,醒轉來叫那直宿的宮女,要他茶吃,便一字也說不出來,從此就成了一個啞子,便不能坐朝,有甚麼章奏都在宮中批答出來。

  皇后想道:「東海龍神既來夢中下藥,啞了皇帝的喉嚨,若不是宿冤,必定因有甚麼得罪,這都可以懺悔得的。」差了近侍太監李言忠齎了敕書,帶了御府的名香寶燭,蘇杭織就的龍袍,欽差前往山東登萊兩府海神廟祈禱。凡經過的名山大川俱即祈禱,務求聖音照常。

  李言忠領了敕旨,馳驛進發,經過繡江地方,訪知這會仙山是天下的名勝,遵旨置辦了牲,先一日上山齋宿,次早五更致祭。這時恰值九月重陽,李言忠四更起來梳洗畢了,交了五更一點,正待行禮,只聽見山上一派樂聲嘹亮,舉目一看,燈火明如白日,見有無數的羽衣道流在上面周旋;待了許久,方見有騎虎騎鹿與騎鸞鶴的望空而起。李言忠復命時節奏知其事,所以改為會仙山。

  這會仙山上有無數的流泉,或匯為瀑布,或匯為水簾,灌瀉成一片白雲湖。遇著天旱的時節,這湖裡的水不見有甚消涸;遇著天潦的時節,這湖裡的水不見有甚麼泛溢。

  離這繡江縣四十里一個明水鎮,有座龍王廟。這廟基底下發源出來滔滔滾滾極清極美的甘泉,也灌在白雲湖內。有了如此的靈地,怎得不生杰人?況且去太祖高皇帝的時節剛剛六七十年,正是那淳龐朝氣的時候,生出來的都是好人,夭折去的都是些醜驢歪貨。大家小戶都不曉得甚麼是念佛吃素,叫佛燒香;四時八節止知道祭了祖宗便是孝順父母,雖也沒有象大舜、曾閔的這樣奇行,若說那「忤逆」二字,這耳內是絕不聞見的。自己的伯叔兄長,這是不必說的。即便是父輩的朋友,鄉黨中有那不認得的高年老者,那少年們遇著的,大有遜讓,不敢輕薄侮慢。人家有一碗飯吃的,必定騰那出半碗來供給先生。差不多的人家,三四個五六個合了伙,就便延一個師長;至不濟的,才送到鄉學社裡去讀幾年。摸量著讀得書的,便教他習舉業;讀不得的,或是務農,或是習甚麼手藝,再沒有一個游手好閒的人,也再沒有人是一字不識的。就是挑蔥賣菜的,他也會演個之乎者也。從來要個偷雞弔狗的,也是沒有。監裡從來沒有死罪犯人,憑你甚麼小人家的婦女,從不曾有出頭露面遊街串市的。懼內怕老婆,這倒是古今來的常事,惟獨這繡江,夫是夫,婦是婦,那樣陰陽倒置,剛柔失宜,雌雞報曉的事絕少。百姓們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完畢,必定先納了糧,剩下的方才食用。里長只是分散由帖的時節到到人家門上,其外並不曉得甚麼叫是「追呼」,甚麼叫是「比較」。這里長只是送這由帖到人家,殺雞做飯,可也吃個不了。秀才們抱了幾本書,就如繡女一般,除了學裡見見縣官,多有整世不進縣門去的。這個明水離了縣裡四十里路,越發成了個避世的桃源一般。這一村的人更是質樸,個個通是前代的古人。只略舉他一兩件事,真是這晚近的人眼也不敢睜的。

  一位楊鄉宦官到了宮保尚書,賜了全俸,告老在家。他卻不進城裡去住,依舊還在明水莊上,略略的將祖居修蓋了修蓋,規模通不似個宮保尚書的府第,他卻住在裡邊。把縣裡送來的青夫門皂,盡數都辭了不用。或到那裡遊玩,或到田間去,路遠的所在,坐了個兩個的肩輿,叫莊客抬了;近的所在,自己拖了根竹杖,跟了個奚童,慢慢踏了前去。遇著古老街坊,社中田叟,或在廟前樹下,或就門口石上,坐住了,成半日的白話。若拿出甚麼村酒家常飯來,便放在石上,大家就吃,那裡有一點鄉宦的氣兒。那些莊上的鄉親也不把他當個尚書相待,仍是伯叔兄弟的稱呼。人家有甚喜慶喪亡的事兒,他沒有自己不到的。冬裡一領粗褐子道袍,夏裡一領粗葛布道袍,春秋一領漿洗過的白布道袍,這是他三件華服了。村中有甚麼社會,他比別人定是先到,定是臨後才回。

  有一個鄰縣的劉方伯特來望他,他留那方伯住了幾日,遍看了繡江景致。一日,正陪劉方伯早飯,有一個老頭子,猱了頭,穿了一件破布夾襖,一雙破鞋,手裡提了一根布袋,走到廳前。楊尚書見了,連忙放下了箸,自己出去,迎到階前,手扯了那個人,狠命讓他到廳。那人見有客在上面,決意不肯進去,只說要換幾斗穀種,要乘雨後耕地。楊尚書連忙叫人量了與他,臨去,必定自己送他到門外,叫人與他馱了穀,送到家中。那劉方伯問道:「適才卻是何人?怎麼老年翁如此敬重?」尚書道:「是族中一位家兄,來換幾斗穀種。」方伯道:「不過農夫而已,何煩如此?」尚書道:「小弟若不遭逢聖主,也就如家兄一般了。小弟的官雖比家兄大,家兄的地卻比小弟的還多好幾十畝哩。」說得劉方伯甚覺失言。

  再說他那村外邊就是他的一個小莊,莊前一道古堤,堤下一溪活水。他把那邊又幫闊了丈許,上面蓋了五間茅屋,沿堤都種桃柳,不上二十年,那桃柳都合抱了。暮春桃花開得燦爛如錦,溪上一座平闊的板橋,渡到堤上,從樹裡挑出一個藍布酒帘,屋內安下桌凳,置了酒爐,叫了一個家人在那裡賣酒,兩三個錢一大壺,分外還有菜碟。雖是太平豐盛年成,凡百米麵都賤,他這賣酒原是恐怕有來遊玩的人沒鐘酒吃,便殺了風景。若但凡來的都要管待,一來也不勝其煩,二來人便不好常來取擾;所以將賣酒為名,其實酒價還不夠一半的本錢。但只有一件不好:只許在鋪中任憑多少只管吃去,也不計帳,也不去討。人也從沒有不還的。尚書自己時常走到鋪中作樂。

  一日,鋪中沒有過酒的菜蔬,叫家人去取來。有兩個過路的客人過了橋走上堤來,進到鋪中坐下,叫說:「暖兩壺酒來我們吃。」尚書道:「酒倒盡有,只是沒有過酒的菜,所以掌櫃的往家裡取去了,央我在這裡替他暫時照管。你二位略等一等。」那二人道:「我們醬鬥內自己有菜,央你與我暖暖酒罷。」楊尚書果然自己裝了兩大壺酒在爐上湯內暖熱了,自己提了送到兩個的桌上,又將來兩付鐘箸送去。二人從醬鬥內取出的豆豉醃雞,盛了兩碟,斟上酒,看著尚書道:「請這邊同吃一鐘如何?」尚書說:「請自方便,我從不用酒的。」

  那兩個問說:「如今這楊老爺有多少年紀了?也還壯實麼?」尚書道:「約摸有八十多了,還壯實著哩。」兩人道:「阿彌陀佛!得他老人家活二百歲才好。」尚書道:「你二位願他活這們些年紀做甚麼?」二人道:「我們好常來吃酒。我們是鄒平縣的公差,一年從這裡經過,至少也有十數遭,那一次不擾他老人家幾壺。」尚書道:「你二位吃了他的酒,難道是不與他錢的?這等的感激。」二人說:「若說起錢來,也甚惶恐;十壺的酒錢還不夠別鋪的五壺價錢哩。他老人家只不好說是舍酒,故意要幾文錢耍子罷了。」又問尚書,說:「你這位老者今年有五十歲了?在那裡住?」尚書道:「我也在這村裡住,今年五十歲略多些了。」二人又問:「你這老者也常見楊老爺麼?」尚書道:「我是他的緊鄰,他是我的房主,俺兩個甚是相厚,行動就合影不離身一般。」一個道:「你兩個怎麼今日就離開了?」尚書道:「只這會就來了。」二人問:「往那裡來?」尚書說:「就往這邊來。」二人道:「若是就來,我們在此攪亂不便,該預先迴避去罷。」

  尚書道:「適才感激他,也是你二位;如今要預先躲了去的,也是你二位;脫不了那楊尚書也是一個鼻子,兩個眼睛,你怕他做甚麼?」二人道:「雖然是一個鼻子兩個眼,天子大臣回家還吃著全俸,地方大小官員都還該朔望參見哩,好小小的人,你看輕了他!」尚書道:「我合他常在一處,並沒有見個公祖父母來這裡參見的。」二人道:「起初也來了幾遭,楊老爺著實的辭不脫。後來凡有官員來參見的,擺下大酒席相待,人才不好來了。常時我們吃了這兩壺沒事的,今日的酒利害,這兩壺有些吃他不了。」尚書道:「天已正午,日色正熱著哩,你們慢慢的吃,等掌櫃的取了新菜來,再吃一壺去。若是肚餓了,也就有見成的飯,隨便吃些。」二人道:「酒便罷了,飯怎麼好取擾?」尚書道:「你不好擾,也留下飯錢就是了。」

  正說中間,只見掌櫃的提了一大籃菜,後邊兩個小童一個掇了兩個盆子,一個提了個錫罐走近前來。掌櫃的道:「有客吃酒哩!這是誰暖的?」尚書道:「是我暖的。」掌櫃的道:「你二位甚麼福分?敢勞動老爺與你們暖酒哩!」二人道:「這莫非就是楊老爺麼?」掌櫃的道:「你們卻原來不認得麼?」二人連忙跪下,磕不迭的頭。尚書一手扯著一個,笑道:「適間多承你二位獎許我這們一頓,多謝!多謝!我說等新菜來再吃一壺,如今卻有新菜到了,家常飯也來了。」叫人掀開,「我看看是甚麼。」原來一大碗豆豉肉醬爛的小豆腐、一碗臘肉、一碗粉皮合菜、一碟甜醬瓜、一碟蒜苔、一大箸薄餅、一大碟生菜、一碟甜醬、一大罐綠豆小米水飯,尚書合掌櫃的說道:「把咱兩個的讓給這二位客吃罷,我往家裡吃去。你的飯,我叫人另送來你吃。」一邊拖著竹杖,一個小廝打了一柄小布傘,起身家去,對二人道:「這荒村野坡的,可是沒有甚麼您吃,胡亂點點心罷了。」二人道:「冒犯了老爺,無故又敢討擾。」尚書道:「頭一次是生人,再來就相識了。」

  兩個還送尚書下了堤,從新又到鋪內。掌櫃的擺上飯,讓他兩個吃。二人道:「這飯多著哩,只怕咱三人還不能吃得了。」讓掌櫃的也一同吃飯。你說我道的議論楊尚書的盛德。兩個道:「做到這樣大官,還不似個有錢的百姓哩!真是從古來罕有的事!這要在俺們縣裡,有這們一位大鄉宦,把天也脹開了,還夠不那些管家的們作惡哩!」掌櫃的道:「俺這宅裡大大小小也有一二十個管家,連領長布衫也不敢穿,敢作惡哩!」二人道:「卻是怎的?難道是做不起麼?」掌櫃的道:「倒不因窮做不起,就是做十領綢道袍也做起了。一則老爺自己穿的是一件舊白布道袍,我們還敢穿甚麼?二則老爺也不許我們穿道袍,恐怕我們管家穿了道袍,不論好歹就要與人作揖,所以禁止的。」二人說:「我適才見老爺善模善樣,不是個利害的人。」掌櫃的道:「若是利害,禁了人的身子,禁不住人的心,人倒還有展脫;他全是拿德來感人。人做些欺心的事,他老人家倒也妝聾作啞的罷了。倒是各人自己的心神下老實不依起來,更覺得難為人子。」一邊說,一邊要打發酒錢。掌櫃的說:「大凡吃酒,遇著老爺在這裡看見的,舊規不留酒錢。」二人道:「飯是老爺當面賞的罷了,怎好又白吃了酒去?留下與掌櫃的自己用了,不開帳與老爺看就罷了。」掌櫃的道:「剛才說過,凡事不敢欺心的,你們不曾聽見麼?」二人道:「正是,正是;我們只朝上謝了老爺罷。」又與掌櫃的作了十來個「重皮惹」,方才下堤過橋去了。

  這是明水的頭一位鄉宦如此。再說一個教書先生的行止,也是世間絕沒有的事。

  這本村裡有一個大財主人家,姓李,從祖上傳流來,只是極有銀錢,要個秀才種子看看也是沒有的。到這一輩子,叫做李大郎,小時候也請了先生教書,說到種地做莊家,那心裡便玲瓏剔透的;一說到書上邊去,就如使二十斤牛皮膠把那心竅都膠住了的一般。讀到十七八歲,一些也讀不進去。即如一塊頑石丟在水裡,浸一二千年也是浸不透的!

  但這個李大郎有一件人不及他的好處:聽見說這個肯讀書,或是見了那讀書的人,他便異常的相敬。誰想天也就不肯負他的美意,二十歲上,便就生了一個兒子;二十二歲,又生了次子。長子八歲,名希白;次子六歲,名希裕。便請了一個先生,姓舒,名字叫做舒忠,這是明水村有名的好人,卻是繡江縣一個半瓶醋的廩膳。這李大郎請到家教這兩個孩子,恐怕先生不肯用心教得,要把修儀十分加厚,好買轉先生盡心教道,每年除了四十兩束脩,那四季節禮,冬夏的衣裳,真是致敬盡禮的相待。

  那個舒秀才感李大郎的相待,恨不得把那吃奶的氣力都使將出來。這兩個孩子又煞作怪,誰想把他父親的料氣盡數都得來與了這兩個兒子:真是過目成誦,講與他的書,印板般刻在心裡;讀過的書,牢牢的,挖也挖不掉的。教了三年,那舒秀才的伎倆盡了。

  這樣的館,若換了個沒品行的秀才,那管甚麼耽誤不耽誤?就拿條蠻棒,你待趕得出他去哩?這舒秀才說道:「這兩個學生將來是兩個大器,正該請一個極好的明師剔撥他方好。我如今教他不過了,決要辭去,免得耽閣人家子弟。」李大郎道:「好好的正在相處,怎便辭去?大的才得十二歲,小的新年才交得十歲,難道就教他不過?這一定是管待的不週,先生推故要去。」舒秀才道:「你若是管待得不週備,我倒是不去的;因你管待得忒周備了,所以我不忍負了你的美意,誤了你的兒子。你的這兩個兒子是兩塊美玉在那頑石裡邊,用尋一個絕會琢玉的好匠人方琢成得美器。若只顧叫那混帳匠人擺弄,可惜傷壞了這等美才。你道是十來歲的孩子,這正是做酒的一般:好酒酵方才做得出好酒來;那樣酸臭的酒酵做出來的酒自然也是酸臭的。若是讀在肚裡的聽在耳朵裡的會得忘記倒也還好,大的時節撩弔了這陳腐再受新奇的未為不可;他這兩個,凡是到了他的心裡,牢牢的記住了,所以更要防他。我如今另薦一個先生與他。」李大郎只得依他辭了,舒秀才果然另薦了一個名士楊先生,教了兩年,那大學生剛得十四歲就進了學;又隔得兩年,大的考了一等第十,挨補了廩;第二的也是十四歲進了學。那些富貴人家都要與他結親。

  李大郎因服舒秀才的為人,知他有兩個女兒,一個十五歲,一個十三歲。舒秀才雖是寒素之家,卻是世代儒門,妻家也是名族。央了人再三求他兩個女兒與兩個兒子為婦。舒忠道:「我這樣的寒士,怎與他富家結得親?論這兩個學生倒是我極敬愛的。」舒秀才再三推辭,李大郎再三求懇,後來只得許了親。這兩親家後來相處,說甚麼同胞兄弟,好不一心相契得緊。李大官後來官到了布政。李二官官到戶部郎中。舒秀才貢了出學,選了訓導,升了通判。楊先生官到工部尚書。李大郎受了二品的封誥。

  這兩件還說是鄉紳士林中的人物。再說那村裡還有一個小戶農夫,也煞實可敬。這人姓祝,名字叫做其嵩,家中止得十來畝田,門前開了住客的店兒,一個妻,一個兒子,約有三十歲年紀;白白胖的人物,只弄成了個半身不遂的痹症,倒有一妻一妾。雖沒有甚麼多餘,卻也沒有不足。

  這祝其嵩一日進城去納錢糧,只見一家酒鋪門口一個糧道的書辦,長山縣人,往道里去上班,歇在繡江縣城內,天氣尚早,走到這酒鋪來吃酒,臨行,袖裡不見了銀包,說是外面一條白羅汗巾裹住,內裡係一個油綠包兒,牙籤內中是七兩六錢銀子,說是掉落酒鋪裡面,看見是那掌櫃的拾了不還,把那掌櫃的一頂細纓子帽扯得粉碎,一部極長的鬍鬚大綹採將下來,大巴掌?到臉上。那掌櫃的因他是道里書辦,教他似鐘馗降小鬼的一般,那裡敢動彈一動。圍住了許多人看,見他說得真真切切的,都還道是那掌櫃的欺心。

  這祝其嵩說道:「事也要仔細再想,不要十分冒失了,只怕掉在別處。」那個書辦放了賣酒的,照著那祝其嵩的臉漿稠的一口唾沫噦將過去,說道:「呸!村扶養的!那裡這山根子底下的杭杭子也來到這城裡幫幫,狠殺我了!」就劈臉一巴掌。看的眾人說道:「你這個人可也扯淡!他不見了銀子發極,你管他做甚麼?」祝其嵩道:「『道路不平旁人躧打哩』!不是他拾得,可為甚麼就扯破人家的帽子,彩人家的鬍子?我剛才倒在四牌坊底下拾了一個白羅汗巾,顛著重重的,不知裡面是些甚麼?同了眾人取開來看看,若是合得著你剛才說的,便就是你的了。」那書辦說道:「我是劉和齋;銀包的襯布上面還有『和齋』二字。」眾人道:「這越發有憑據了。」

  祝其嵩從袖中取出汗巾解開來,果然是個油綠潞綢銀包,一個牙籤銷住。解開,那襯布上果有「和齋」二字。稱那銀子,果是七兩六錢高高的。眾人道:「虧了這個好人拾了,要不是,那廟裡沒有屈死的鬼?這賣酒的賠銀子罷了,難為這們長鬍子都彩淨了!」那書辦的道:「這銀子少得一大些哩!我是十七兩六錢,還有五兩重的兩個錁子哩!」扭住了祝其嵩不放。祝其嵩道:「我好意拾了銀子,封也不解的還了你,你倒撒起賴來!你把我當那賣酒的不成?那賣酒的怕你,我這『山扶養的』不怕你!這守著縣口門近近的,我合你去見見大爺!你倚了道里的書辦來我繡江縣打詐不成?」

  那書辦兇神一般,豈是受人說這話的?扭了祝其嵩,喊將進去。縣官正坐晚堂,兩個各自一條舌頭說了,又叫進賣酒的與旁邊看的人問了端的。縣官道:「你把那銀子拿來,我親自稱一稱,只怕你稱錯了。」那書辦遞出銀子。縣官叫庫吏稱了數目,報說:「是七兩六錢。」縣官將銀包合汗巾俱仔細看驗了一會,說道:「你的銀子是十七兩六錢,這是七兩六錢,這銀子不是你的,你另去找尋。這銀子還叫那拾銀子的拿了去。」書辦道:「這銀子並汗巾銀包俱是小人的原物,只是少了兩錠的十兩。」縣官道:「你那十兩放在那裡?」書辦道:「都在銀包裡面。」縣官叫庫吏取五兩的兩錠銀子來遞與那書辦,說:「你把這兩錠銀子包在裡面我看一看。」原來銀包不大,止那七兩多銀子已是包得滿滿噹噹的了,那裡又包得這十兩銀子去?書辦隨又改口道:「我這十兩銀子是另包在汗巾上的。」縣官道:「你汗巾上包這十兩銀子的縐痕在那裡?」叫:「趕出去!」祝其嵩道:「此等不義的東西,小人不要他,老爺做別用罷了。」縣官道:「你拾得銀子,你自拿去。你如不用,你自去舍與了貧人。」祝其嵩只得拿了這銀子出來。恰好遇著養濟院的孤貧來縣中領糧,祝其嵩連汗巾包都遞與了眾貧人分去。那書辦只乾瞪了瞪眼。

  那個賣酒的哭訴一部長鬚都被他彩淨了。縣官道:「我自教道里爺賠你的須便自罷了。」縣官密密的寫了一個始末的稟帖稟知了糧道。那道尊把這個書辦打了三十板子,革了役。後來這書辦選了四川彰明縣典史,正在那裡作惡害民,可可的繡江縣官行取了御史,點了四川巡按,考察的時節,二十個大板,即時驅逐了離任。可見:萬事到頭終有報,善人自有鬼神知。

◀上一回 下一回▶
醒世姻緣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