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世姻緣傳/03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醒世姻緣傳
◀上一回 第三十一回 縣大夫沿門持缽 守錢虜閉戶封財 下一回▶


    眾生叢業,天心仁愛無窮;諸理乖和,帝德戒懲有警。惕以眚災而不悟,示之變異以非常。奈黔黎必怙冥頑,致碧落頓垂降鑒。收回五穀善神,敕玄夷而滋水溢;愆薄三辰景曜,遣赤魃以逞旱乾。本以水鄉,致為火國。白雲湖汪洋萬頃,底坼龜紋;會仙山停住千流,溪無蝸角。螟蝗蔽日遮天,蝥賊乘風撲地;平野根株盡淨,山原枝莖咸空。鐘鳴鼎食者,已嗟庾釜之藏;數米計薪者,何有斗升之望?恩愛夫妻拋棄,孝慈父子分離;漸至生人交食,後來骨肉相殘。顧大嫂擦背挨肩要吃武都頭的,人人如是;牛魔王成群作隊謀蒸豬元帥的,處處皆然。空有造命之君師,乾瞪著一雙極眼;豈無素封之鄉宦?緊關著兩扇牢門。這也是老天收捕奸頑,不教那大家拯援餓殍。

  卻說繡江縣明水一帶地方,那辛亥七月初十日的時候,正是滿坡穀黍,到處秋田,忽然被那一場雨水淹沒得寸草不遺。若是尋常的旱澇,那大家巨姓平日豈無積下的餘糧?這驟然滾進水來,連屋也衝得去了,還有甚麼剩下的糧食?人且淹得死了,還講甚麼房屋?水消了下去,地裡上了淤泥,耩得麥子,這年成卻不還是好的?誰知從這一場水後,一點雨也不下,直旱到壬子,整整一年。癸丑、甲寅、丙辰、丁巳,連年荒去。小米先賣一兩二錢一石,極得那窮百姓叫苦連天;後來長到二兩不已,到了三兩一石;三兩不已,到了四兩;不多幾日,就長五兩;後更長至六兩七兩。黃黑豆,蜀秫,都在六兩之上。麥子,綠豆,都在七八兩之間。起先還有處去買,漸至有了銀沒有賣的。糠都賣到二錢一斗。樹皮草根都刮掘得一些不剩。

  偏偏得這年冬裡冷得異樣泛常。不要數那鄉村野處,止說那城裡邊,每清早四城門出去的死人,每門上極少也不下七八十個,真是死得十室九空!存剩的幾個孑遺,身上又沒衣裳,肚裡又沒飯吃,通象那一副水陸畫的餓鬼饑魂。莫說那老媼病媼,那丈夫棄了就跑;就是少婦嬌娃,丈夫也只得顧他不著。小男碎女,丟棄了的滿路都是。起初不過把那死的屍骸割了去吃,後來以強凌弱,以眾暴寡,明目張膽的把那活人殺吃。起初也只互相吃那異姓,後來骨肉天親,即父子兄弟,夫婦親戚,得空殺了就吃。他說:「與其被外人吃了,不如濟救了自己親人。」那該吃的人也就情願許殺吃,說:「總然不殺,脫不過也要餓死;不如早死了,免得活受,又搭救了人。」相習成風,你那官法也行不將去。

  一個都御史出巡,住在察院。那察院後邊就把兩個人殺了,剮得身上精光。

  一個張秀才單單止得一個兒子,有十七八歲的年紀,拿了兩數銀子,趕了一個驢兒,一隻布袋,合了幾家鄰舍往三十里外糴米。趕了集回家,離家還有十里多路,驢子乏了,臥在地上,任你怎樣也打他不起。只得尋了一個熟識人家歇了,煩那同來的鄰舍捎信與他爹娘,說是驢子乏了,只得在某人家宿下,明日清早等他到家。只見到了明日,等到清早,將及晌午,那裡有些影響?爹娘料得不好,糾合昨日同去的那些人,又叫了地方鄉約一同趕到那家。剛剛的一張驢皮還在那裡,兒子與驢肉煮成一鍋,抬出去賣了一半,還有一半熱騰騰的熟在鍋裡。雖然拿到縣前,綁到十字街心,同他下手的兒子都一頓板子打死,卻也救不轉那張秀才的兒子回來。更有奇處:打到十來板上,無數饑民齊來遮住了,叫不要打壞了他的兩根腿肉,好叫饑民割吃。

  一個四十多歲的婦人進縣裡告狀,方遞上狀走出去,到縣前牌坊底下,被人擠了一擠,跌倒了爬不起來,即時圍了許多人,割腿的割腿,砍胳膊的砍胳膊。倒也有地方總甲拿了棍子亂打,也有巡視的拿了麻繩來弔。你那打不盡許多,弔不了這大眾,揀那跑不動的,拿進一個去,即時發出來打死了號令,左右又只飽了饑民。

  一個先生叫是吳學周,教了十來個學生,都只有十一二歲,半月裡邊不見了三個,家中也都道是被人哄去吃了。後來一個開麵店的兒子,年紀才得十歲,白白胖胖的個小廝,吃了清早飯,他的父親恐怕路上被人哄去,每次都是送他到了學堂門口,方得自己轉去。放學的時節,有同路的學生,便也不來接他。

  那一日,明白把兒子送進學堂門去,撞見了一個相知,還在那學堂門口站住,說了許久的一會話,方才回去。只見晌午不見了兒子回去吃飯,走到學裡尋他,先生說:「他從早飯後沒見他來。」問別的學生,也都說:「與他同回家去,不見他回到書房。」他那父親說道:「這許多時回去吃飯,叫他合了別的學生同走。吃了飯,我每次都是自己送他來到,看他進了學門,我方才回去。今日他進去了,我因撞見一個相知在書房門口,還站住說了許久的一會話,我方才回去。怎麼說沒來?」極得那老子在書房裡嚷跳。

  吳學周說:「你的兒子又不是個不會說話的小物件兒,我藏他過了!你可問別的學生,自從吃了早飯曾來學裡不曾?不作急的外邊去尋,沒要緊且在這裡胡嚷!」那人說:「我自己送他進了書房,何消又往外邊去尋?」

  正在嚷鬧,只見那個學生在他先生家裡探出頭來一張,往裡流水的縮了進去。那人說:「何如?我說送進來的,你卻藏住了,唬我這一個臭死!」吳學周道:「你是那裡的鬼話!甚麼是我藏過了唬你?」那人說:「我已看見他張一張縮進去了。」吳學周還抵死的相賴。那人說:「脫不了你也只有一個老婆子,又沒有甚麼的姣妻嫩妾,說我強姦不成!」一邊說,一邊竟自闖將進去。

  吳學周慌了手腳,狠命拉他不住。那人走進家去叫了兩聲,那有兒子答應,說道:「這也古怪!我明明白白看見他張了一張,縮進來了,怎又沒了蹤影?」東看西看。吳學周說:「人家也有裡外,我看你尋不出兒子來怎樣結局!」只見吳學周的老婆撓了個頭,亂砍了個■髻,叉了一條褲子,侶在門後邊篩糠抖戰,灶前鍋裡煮的熱氣騰騰,撲鼻腥氣。那人掀開鍋蓋,滿滿的一鍋人肉。吳學周強說:「我適間打了一隻狗煮在鍋內,怎麼是人?」那人撩起來說:「誰家的狗也是人手人腳?」又撩了一撩,說道:「連人頭也有了!」嚷得那別的學生都趕了進去。那人搜了一搜,他的兒子的衣裳鞋襪,並前向不見的那三四個的衣裳,都盡數搜出。叫了地方拴了這兩個雌雄妖怪,拿了那顆煮熱的人頭,同到縣裡審問。

  原來他不曾久於教學,自從荒了年,他說:「這樣凶年,人家都沒有力量讀書,可惜誤了人家子弟。我不論束脩有無,但肯來讀書的,只管來從。成就了英才,又好自己溫習書旨。」有這等愛便宜的人家,把兒子都送到他的虎口。但是學生有那先一個到書房的,只除非是疥頭瘡肚羸瘦伶仃的,這倒是個長命的物件;若是肥澤有肉的孩子,頭一個到的,哄他進去,兩口子用一條繩套在那學生項上,一邊一個緊拽,登時勒死,卸剝衣裳煮吃。吃完了,又是一個。帶這一個孩子,接連就是四人。

  縣官取了口詞明白,拿到市口,兩口子每人打了四十板,吩咐叫不要打死,拖到城外壕邊丟棄。這饑民跟了無數的出去,趁活時節霎時割得罄淨。如此等事,難道也還不算古來的奇聞?

  這些孽種,那未荒以前,作得那惡無所不至,遭了這樣奇荒,不惟不悔罪思過,更要與天作起對來。其實這樣魔頭,一發把天混沌混沌叫他盡數遭了灰劫,更待十二萬年,從新天開地辟,另生出些好人來,也未為不可。誰知那天地的心腸就如人家的父母一樣,有那樣歪憋兒子,分明是一世不成人的,他那指望他做好人改過的心腸,到底不死,還要指望有甚麼好名師將他教誨轉來,所以又差了兩尊慈悲菩薩變生了凡人,又來救度這些凶星惡曜:一位是守道副使李粹然,是河南懷慶府河內縣人,丙辰進士;一個是巡按御史,那個巡按叫楊無山,湖廣常德府武陵縣人,辛未進士。這兩位菩薩,且不必說他那潔己愛民忘家為國的好處,單只說他那救荒的善政。

  那李粹然先在地方把他的贖銀搜括了個罄淨,把衙內的幾副酒器杯盤,多的兩條銀帶,都拿來煎化了賑濟貧民。但貧民就是大海一般,一把消撒在裡面,那裡去顯?四關廂立了四個保嬰局,每局裡養了十數個婦人,凡是道路上有棄撩的孩子,都拾了送與那局內的婦人收養。每月與他糧食二斗,按月支給;從八月裡起,直到次年五月麥熟的時候才止。不止一處,他道屬十三州縣,處處皆是,只是多少不等。這也實實的救活了千數孩提。

  那按院從八月初一到了地方,見了這個景象,說:「這秋成的時候尚且如此,若到了冬春,這些饑民若不設法救濟,必定半個不存。」也是把那紙贖搜括得罄盡,將自己的公費都捐出來放在裡邊,前院裁汰了許多承差,他開了一個恩,叫他每名納銀五十兩,准他復役。共是二十名,捐了一千兩。共湊了三千五百兩銀子,差了中軍承差分頭往那收熟的地方糴了五百石米來。

  這楊代巡從九月二十四日起,預先叫鄉約地方報了貧民的姓名,登了冊籍,方才把四城四廂分為八日,逐日自己親到那裡,逐名覆審,給了吃粥的信票,以十月初一日為始,到次年二月終為止。又有那二百多名貧生,也要入在饑民隊裡吃粥。按院說:「士民豈可沒有分別?」將四門貧士另在儒學設立粥廠,專待那些貧生。四門的粥廠又分男女兩處,收拾得甚有條理。

  可恨有一個為富不仁的光棍,叫是薛崇禮,家中開了一個雜糧鋪,又販官鹽,不止中人之產,叫他老婆同他兩個都出來冒領粥票,被鄉約舉首出來,發縣審究,擬了有力杖罪,呈說解院。楊按院免了他罪,責罰了他三石小米,添了賑饑。

  這一日一頓稀粥,若說要飽,怎得能夠?但一日有這一頓稀粥吃在肚裡,便可以不死。又在那各寺廟裡收拾了暖房,夜晚安頓那沒有家室的窮人。得他這樣搭救,方才存剩了十分中兩分的孑遺。

  那按院他原籍湖廣的地方,天氣和暖,交了正月,過了二月以後,麥子也將熟了,滿地都有野菜,盡就可以度日。他把這北邊山東的地方也只當是他那湖廣,所以要從三月初一停了煮粥,自己也便於二月初六出巡去了。

  那繡江縣官想道:「這北邊的三月正是那青黃不接的時候。正吃了這五個月粥,忽然止住,野外又無青草,樹頭尚無新葉,可惜把按院這一段功德泯沒了!但庫中久不征了,錢糧分文也不能設處,尚有守道存養棄孩剩的十四兩銀,鹽院賑濟貧生剩的十三兩銀,刑廳捐助的二十兩銀,自己設處了二十兩銀,共有六十七兩。」想道:「這煮了五個月的粥都是按院自己設處,並不靠他鄉紳大姓的一料一柴。如今再得一百石米,便可以度這三月。把這個三月過了,坡中也就有了野菜苜蓿,樹上有了楊葉榆錢,方可過得。沒奈何把這一個月的功課央那鄉紳大姓完成了罷。況城中的鄉宦富家雖是連年不曾收成,卻不曾被水沖去,甚有那大富財主的人家。」砌了一本緣簿,裡邊使了連四白紙,上面都排列了紅簽,外邊用藍絹做了殼葉,簽上標了「萬民飽德」四個楷字。自己做了一篇疏引,說道:

    造塔者猶貴於合尖,救溺者務期於登岸。嗟下民造孽■深,惕上天降割已甚。溯惟繡江之版籍,薦當饑歲之殍亡。按台老大人謂天災固已流行,或人力可圖挽救,於是百方濟度,萬苦挪移。不動公帑分文,未斂私家顆粒。先則計口授糈,後則按人給粥。原定冬三月為始,擬滿春正月為終。復念青黃不接之際,未及新陳交禪之期,殫精竭慮,細括空搜,拮據又延一月。轉計春令雖深,相去麥秋尚遠。木葉為羹,未有垂青之葉;草莖作食,尚無拖綠之莖。使非度此荒春,胡以望臻長夏?第按台之力,已罄竭而無餘;問縣帑之存,又釜懸而莫濟。於是與按台相向躊躇,互為輾轉,不得不告助於鄉先生、各孝廉、諸秀孝、素封大賈、義士善人者:米豆秫粟之類,取其有者是捐;斗升庾釜之區,量其力而相濟。多則固為大德,少亦借為細流。時止三十日為期,數得一百石為率。庶前養不止於後棄,救死終得以全生。伏望鄉先生、各孝廉、諸秀孝、素封大賈、義士善人者,念夭喬纖悉之眾,仁者且欲其生;矧井閭桑梓之民,寧忍坐視其死?誠知地方薦饑有日,諸人儲蓄無幾。捐盆頭之米,亦是推恩;分盂內之疒,寧非續命?則累仁積德,福祥自高施主之門;而持缽乞哀,功德何有腳夫之力?斯言不爽,請觀范丞相之孫謀;此理非誣,幸質宋尚書之子姓。

  縣官委了典史持著緣簿,又夾了一個官銜名帖,凡是鄉宦舉人,叫典史親自到門;學裡富生,煩教官募化;百姓富民,就教典史勸輸。

  那時城內的鄉宦大小有十八位,春元有十一人。典史持了這本緣簿,順了路,先到那鄉宦的門前,一連走了幾家,有竟回說不在,關了門不容典史進去的;有回話出,說曉得了;有與典史相見,說合大家商議的。

  走了半日,到了數家,那有一個肯拿起筆來登上一兩、五錢?又到了一位姚鄉宦家,名萬涵,己未科進士,原任湖廣按察使。請進典史待茶,他說:「賑荒恤患,雖是地方公祖父母的德政,也全要鄉宦大家贊成。不動民間顆粒,施了一個月米,煮了五個月粥;如今這一個月的美政,要地方人完成,再有甚麼推得?但這一個起頭開簿的也難,如今就是治生寫起,自己量力,多亦不能。」寫了二十兩數,說把緣簿留下與他,他轉與眾位鄉宦好說,要完這一件美事。

  典史辭了回來,姚鄉紳沿門代化。一個潑天大富,兩代方面的人家,人人都知他蓄有十萬餘糧,起先一粒不肯,當不過姚鄉紳再三開說,寫了輸穀二石。那時的穀原不賤,兩石穀就也值銀十兩。又有一位曹鄉宦,原任戶部郎中,一位張太守,一位劉主事,一位萬主事,各也出了多少不等。其餘那十來多位,莫說姚鄉宦勸他不肯,就是個「姚神仙」也休想拔他一毛!

  姚鄉宦的伎倆窮了,把緣簿仍舊交還了典史。典史又持了緣簿,到各舉人家去。鄉宦如此,那舉人還有甚麼指望?內中還有幾位說出不中聽的話來,說道:「這凶年饑歲,是上天墮罰那頑民,那個強你賑濟?你力量來得,多賑幾時;自己力量若來不得了,止住就罷,何必勉強要別人的東西,慨自己的恩惠?我們做舉人在家,做公祖父母的不作興我們罷了,反倒要我們的賑濟,這也可發一大笑!」說得那典史滿面羞慚。臨了到一位呂春元家,名字叫呂崇烈,因二六日每與那楊按台在洪善書院裡講學,看了大大的體面,寫上了二兩,這就是十一位舉人中的空谷足音。

  典史又把緣簿送與教官,煩他化那富家士子。過了幾日,教官叫道郭如磐,山西霍州人,自己出了五兩。兩個生員,一個是尚義,一個是施大才,都是富宦公子,每人出了三錢,那又完帳了學裡的指望。

  那些百姓富豪,你除非錐子剜他的脊筋,他才肯把些與你;但你曾見化人的佈施,有使錐子剜人肉筋的沒有?所以百姓們又是成空。

  及至到了三月,如何煮得粥成?只得把那按院守道那幾宗銀子俱並將上來,湊了一百五十兩,封了三千封,給散了貧人。前邊五個月靠了楊按台的養活,幸而存濟;如今驟然止了,難道別處又有飯吃不成?那些苟延在這裡的,可憐又死了許多!

  幸得楊按台出巡了四十日,到了三月十四日回來,只得又問撫院借了二百石穀子,於三月十七日從新煮粥,再賑一月。

  那時節又當春旱,楊按台惟恐麥再不收成,越發不能搭救,行文到縣裡祈禱。縣官果然齋戒竭誠,於二月初七日赴城隍廟裡焚了牒。初十日下了一場大硝,顏色就是霜雪一般白的,滋味苦咸螫口,有半寸多厚。十一日下了一場小雨,幸得把那硝來洗得乾淨。等到十三日又投了一牒,十六日下了一場小雪。等到二十二日又復投了一牒文,竭誠祈懇;到了二月二十七日清明,從黎明下起大雨,下了一晝夜,二十八日,縣官備了豬羊,又叫了台戲,謝那城隍與龍王的雨澤。每日跟了祈雨的禮生,分了胙肉,縣官又每名送了四錢書資。

  到了三月初九,又下了一場大雨。楊按台出巡迴來,又備牲牢自己專謝。那些禮生扯住了楊按台說:「那次謝雨,曾每人有四錢的舊例。」按了規矩定要,惹得楊按台甚不喜歡。縣官又把那神胙都分散與那鄉紳人等,寫了六幅的全帖送去。內中有幾個鄉宦,還嫌送得胙肉不多,心裡不自在,就把那送胙的禮帖裁下兩幅,潦潦草草寫了個古折回帖。到了三月二十三日,又是一場透地的大雨,把那年成變得轉頭。

  楊按台感那神功保佑,要蓋一座龍王廟侍奉香火。原有個舊基,只還要擴充開去幾步,鄰著一個鄉宦的土地,畢竟多多的問楊按台勒了一大塊銀子,方才回了一畝多地,創造了個大大的規模,分了表忠祠的兩個僧人看守,撥了二十畝官地贍廟。

  縣官恐怕那饑民餓得久了,乍有了新麥,那飯食若不漸漸加增,驟然吃飽,壅塞住了胃口,這是十個定死九個的,預先刊了條示,各處曉諭。但這些貧胎餓鬼,那好年成的時候,人家覓做短工,恨不得吃那主人家一個盡飽,吃得那飯從口裡滿出才住。如今餓了六七個月,見了那大大的饃饃,厚厚的單餅,誰肯束住了嘴,只吃了半飽哩?肯信那條示的說話?恨不得再生一個口來連吃才好。多有吃得太飽,把那胃氣填塞住了轉不過來,張了張口,瞪幾瞪眼,登時「則天畢命之」!

  誰知好了年成,把人又死了一半,以致做短工的人都沒有。更兼這些貧人,年成不好的時節,賴在人家,與人家做活情願不要工錢,情願只吃兩頓稀粥。如今年成略好得一好,就千方百計勒摹起來,一日八九十文要錢,先與你講論飯食,晌午要吃饃饃蒜面,清早後晌俱要吃綠豆水飯。略略的飯不象意,打一聲號,哄的散去。不曾日頭下山,大家歇手住工。你依了他還好,若說是日色見在,如何便要歇手,他把生活故意不替你做完,或把田禾散在坡上,或捆了挑在半路,游游衍衍,等那日色一落,都說:「日色落了,你難道還好叫做不成?」大家哄得一齊走散,極得那主人只是叫苦。正是:

    才好瘡口就忘疼,豬咬狗拖無足惜。任憑以後遇荒年,切莫憐他沒得吃。

◀上一回 下一回▶
醒世姻緣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