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世姻緣傳/05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醒世姻緣傳
◀上一回 第五十五回 狄員外饔飧食店 童奶奶慫慂疱人 下一回▶


    凡事非容易,尤稱行路難:嚴霜凋客鬢,苦雨濕征鞍;野飯如冰冷,村醪若醋酸;店婆凶萬狀,過賣惡千端;泥燈渾是垢,漆箸盡成瘢;臭蟲沿榻走,毒蠍繞牆盤。若逢佳館主,逆旅作家看。

  尤廚子作惡欺人,暴殄天物,被那天雷殛死。狄周瞞了主人,反與歹人合成一股,灑潑主人的東西,也被天雷震的七死八活,雖然救得回頭,還是發昏致命。

  這狄員外父子一連五、六日都是童奶奶那邊請過去吃飯。狄員外甚是不安,每日晌午同狄希陳多往食店舖裡吃飯。童奶奶道:「狄爺這們多計較。能費甚麼大事哩,只不肯來家吃飯?這食店裡的東西豈是乾淨的?離家在外的人,萬一屈持在心,這當頑的哩!況又待不的一個月就好滿了監起身哩。」

  狄員外道:「時來暫去的就罷了,怎好扯長的擾起來?況且童奶奶你家裡也沒有人,凡事也都是童奶奶你自己下手,叫我心裡何安?算著也還得一個多月的住,不然,還仗賴童爺替俺且尋個做飯的罷。」童奶奶道:「我聽見大相公說,家裡也沒有甚麼人做活,聽說大嬸是不上廚房的,有些甚麼事件,也還都是狄奶奶上前。狄爺,你尋個全灶罷。」狄員外道:「怎麼叫是全灶?」童奶奶道:「就是人家會做菜的丫頭。象狄爺你這們人家極該尋一個。好客的人常好留人吃飯,就是差不多的兩三席酒,都將就拿掇的出來了,省了叫廚子,咱早晚那樣方便哩。」狄員外道:「買了來家,可怎麼方略他?」童奶奶道:「狄爺,你自己照管著更好;要不,配給個家人,當家人娘子支使也好。只是這個不大穩當:一個全灶使好些銀子哩;拐的走了,可惜了銀子。」狄員外道:「也大約得多少銀可以買的?」童奶奶道:「要是手段拿的出去,能擺上兩三席酒來,再有幾分顏色,得三十兩往下二十五兩往上的數兒。若只做出家常飯來,再人材不濟,十來兩十二三兩就買一個。」狄員外道:「不然,沒人做飯,咱尋他一個罷;只是沒得合家裡商議商議。」童奶奶道:「這卻我不得曉的,狄爺你自己拇量著。要是狄奶奶難說話,快著別要做,好叫狄奶奶罵我麼?」

  狄員外道:「這罵倒是不敢的。只是怎麼童奶奶你家不買一個?」童奶奶道:「我家有來,剛子趕狄爺到半月前邊,叫我打發了。十八兩銀子尋的,使了八年,今年二十六歲了。人材兒也不醜,腳也不甚麼大,生的也白淨,象留爺坐這們尋常的一桌酒兒都也擺出來。那幾年好不老實的個孩子,如今,一來,這臭肉的年紀也忒大了;二來,也禁不的我們爺和他擠眉弄眼的。我看拉不上,那一日趕著他往舖子裡去,做了八兩銀子,嫁與個屠子去了。我們爺後晌從舖子裡回來,叫我也沒合他說。我們小姑娘端了酒菜來。他爹說:『灶上的那裡去了?叫姑娘端菜哩!』我說:『灶上的跟了個宰豬的走了。』我們爺說:『有這等的事!怎麼不早合我舖子裡說去?』叫我說:『人已去了,合你說待怎麼?』我們爺說:『沒拐甚麼去麼?,我說:『沒拐甚麼。那屠子倒撩下八兩銀子去了。』我們爺說:『呵!你可不說賣了?叫我還瞎亂。其實留著指使也罷了。』叫我說:『一個丫頭指使到二十六歲,你待指使他到老麼?』他說:『我有甚麼指使?只怕沒人替你上灶。』叫我說:『你別要管,我情願做,不難。』雖這們說,可不也忙手忙腳的。我家也還要尋一個哩。狄爺,你尋一個,且別要動手,等到家裡,可狄奶奶許了,你就收他;要是狄奶奶不許,使他七八年,尋個漢子給他,也折不多錢。那尤廚子也是僱的麼?」

  狄員外道:「可不是僱的?一年四石糧哩。那幾年糧食賤,四石糧食值二兩銀子罷了;這二年,四石糧食值五六兩銀子哩。這還是小事;這一年受他的那氣,叫他灑潑的那東西,雖是雷劈了他,咱容他這們的,也是咱的罪過。看不見狄周麼?與他甚麼相干?只為他合尤廚子擰成一股,看他灑潑不管他,也就差一點沒劈殺了哩!」童奶奶道:「可又來!狄爺,你聽我主張,買一個不差。你只原封不動的交付與狄奶奶,那狄奶奶賞賜了,這是天恩;要不賞賜,別要只管絮絮叨叨的胡纏,這便一點帳也沒有。我們爺要不是眉來眼去,興的那心不好,我也捨不的賣他。好不替手垫腳的個丫頭哩麼!」狄員外道:「主意定了罷。仰仗童奶奶就速著些尋,好叫他做飯吃。」童奶奶道:「只怕做媒的馬嫂兒待來呀,要不來,我著人叫他去。狄爺,你尋個中等的罷。」狄員外道:「要尋人,爽利尋個好的罷,要叫他做菜哩;若齷齷齪齪的,走到跟前,看了那髒模樣也吃不下他那東西去。」

  童奶奶正站在角門口合狄員外說話,寄姐走來說:「媽媽呀,俺舅舅來了。」童奶奶隨關過門去,與他哥哥駱校尉說了會話,又吃了些點心,別得去了。童奶奶道:「忘了一件要緊的事!玉兒,你快著趕上舅爺!你說住房子的馬嫂兒,叫他快來。你說俺奶奶待他說說甚麼哩。多上覆舅爺,千萬別要忘了。」玉兒跑到外頭,正好駱校尉沒曾去遠,還合一個人站著說話哩。小玉兒一一的說了。駱校尉道:「你上覆奶奶,你說道:舅爺知道了,到家就叫他來。」

  事有湊巧,駱校尉轉了條衚衕,恰好馬嫂兒騎著個驢子過來,看見駱校尉,連忙跳下驢來,說道:「爺,往那裡去?怎麼不騎馬,自家步行!」駱校尉道:「我從姑奶奶那裡來。不遠,走走罷。你來的正好,姑奶奶有要緊事合你說,叫你就去哩。」馬嫂兒道:「我且不到家,先往姑奶奶家去罷。」駱校尉道:「這好。」替他打發了兩個驢錢,叫他還騎上那驢。改路竟到童家,見了說道:「舅爺說姑奶奶叫我,是與姑娘題親哩?」

  童奶奶道:「不是價,另有話說;我待叫你還尋兩個灶上的丫頭,要好的,那歪辣髒丫頭不消題。』馬嫂兒道:「姑奶奶,你要好的,只怕卒急尋不著;你怎麼又要兩個呀?」童奶奶道:「我自家要一個,你山東狄爺也要一個。」馬嫂兒道:「狄爺還沒去哩麼?他有帶的廚子,怎麼又尋上灶的?這是待兩當一房裡指使麼?」童奶奶道:「你只管替他尋灶上的,他房裡不房裡,咱別管他。他那裡尤廚子昨日九月九下那雹子,叫雷劈殺了,如今通沒人做飯。我這裡管待他,又嫌不方便。」馬嫂兒道:「哎喲!這九月裡的雷還劈殺人?我聽見人說,只當是說謊來,原是真個麼!雷劈的身上有紅字,寫他那行的罪惡。這尤廚子可是為甚麼就雷誅了?」童奶奶道:「可不有紅字怎麼,我還過那邊看了看,燒的象個烏木鬼似的,雌著一口白牙,好不怪擺的!他批的字說他拋米灑面,作踐主人家的東西。」馬嫂兒道:「可惜了的,好個活動人兒!那日我從這邊過去看看,狄爺合相公都沒在家,鍋裡熬著京米粥兒。叫我說:『怎麼荒的年成這們等的了,大鍋裡熬著粥兒,也不讓人讓兒。」他說:『要不嫌,可任憑請用,沒吃了我的。」拿過個碗來,沒好吃,足足的吃了他五碗;我說:『可吃的叫你們不夠了?』他說:『你只顧吃,由他,多著哩!』」童奶奶道:「只這就不是個好人,怎麼拿著主人家的貴米,多多的做下粥,給不相干的人吃?你說他那低心,天爺為甚麼不劈他?」馬嫂兒道:「好奶奶,他這不是積福麼?」童奶奶道:「我只說這是墮孽!要把自家的米糧口裡挪、肚裡攢的,舍些兒給那看看餓殺的人吃,這才叫是積福哩!他這明是蛆心狡肚,故意的要灑潑主人家東西哩!你快聽我說,好好的替你狄爺尋個好灶上的,補報他那幾碗粥,要不然,這叫是『無功受祿』,你就那世裡也要填還哩!」馬嫂兒道:「我這就往門外頭去,只怕那裡有。我就去罷。」童奶奶道:「這天多昝了,你去?等著吃晌午飯。」

  馬嫂兒果然等吃了飯,去了;到日西時分回來說:「我到了門外頭,周嫂兒那老蹄子又出去了。他媳婦兒,那淫婦,通是個傻瓜!問著他,連東南西北也不曉的!問說:『你媽哩?』他說:『俺媽不知往那裡去了。』叫我呆呆的坐著等他,等到那昝晚才來,說有幾個哩,他明日清早叫我在家裡等他罷。我趁明快往家去,明日來回姑奶奶的話。」童奶奶道:「你替狄爺打聽要緊!他又不肯來咱家吃飯,只買飯吃,豈是常遠的麼?我且有要沒緊,慢慢的仔細尋罷了。」

  馬嫂兒去了。明日晌午,同了周嫂兒來到。童奶奶問說:「尋的有了?」周嫂兒道:「有兩三個哩:一個是海岱門裡頭賣布的冉家,一個是金豬蹄子家的,還一個是留守衛李鎮撫家的。」童奶奶問說:「這三家子的,那家子的出色?」周嫂兒說道:「這手段,咱可知不道他的好歹。要只據著他口裡說,他誰肯說手段不濟?要看中了,只得要試他。」童奶奶道:「這手段要好,是不消說第一件了;可也還要快性;又要乾淨。要空做的中吃,半日做不出一樣子來,誆的客們冷板凳上坐著,這也是做哩?再要不齷哩齷齪的,這也叫是做哩?」周嫂兒道:「奶奶說的可是哩。但這個畢竟是咱守著看見的孩子們才好。這生帳子貨,咱可不知他的手段快性不快性。他既叫咱發脫,豈有個不梳梳頭,不洗洗臉的?也定不住他是齷齪不齷齪來。難為這三家子都不是俺兩個的主顧?」

  童奶奶道:「這三個,你兩個都見過了沒?」馬嫂兒道:「我都沒見。周嫂兒都見來。」周嫂兒道:「要看外相兒倒都不醜。冉家的那個還算是俊模樣子,腳也不是那十分大腳,還小如我的好些;白淨,細皮薄肉兒的。他說是十七,-象十八九二十的年紀。要圖人材,單講這一個罷。」童奶奶道:「還是看本事要緊。咱光選人材,娶看娘子哩麼?咱要成,務必領了他來,待我看看,留他兩日,叫他做菜做飯試試,交銀子不遲。」周嫂兒道:「待我合他說去。只怕他說丫頭大了,不教領出來也不可知的。」

  童奶奶數了二十個黃錢,催他快去,來回騎了驢來。周嫂兒飛也似去了,馬嫂兒沒去,在這裡等他,周嫂兒去不多時,領了那丫頭來到,還有一個老媽子跟著。那丫頭怎生樣的?有《西江月》一首:

    厚臉豐頤塌鼻,濃眉闊口粗腰。腳穿高底甚妖嬈,青褂藍裙頗俏。

    前看胸間乳大,後觀腿上臀高。力強氣猛耐劬勞,正好登廚上灶。

  童奶奶看那丫頭粗粗蠢蠢,到不是雕兒豹兒的人,說道:「這孩子倒苗壯,有十幾了?」那丫頭說:「今年十八了。」童奶奶問說:「這尋你專是為炒菜做飯,你都去的麼?」那丫頭道:「小人家的飯食,我到都做過來;只怕大人家的食性不同,又大人家的事多,一頓擺上許多菜,我只怕撾撓不上來。」童奶奶道:「不是我要,是山東的一個狄爺同他大相公來坐監,帶著個廚子,昨日九月九下雹子的那一日叫雷劈死了,急忙裡要尋個人做飯;要回到家時,或是留客吃飯,或是一兩席酒,這值不的叫廚子的事,都要叫你做做。自己拇量,可做的來做不來?」那丫頭道:「我剛才不說過了?一席酒,我自己也曾做來,可只是人家有大小不等,看將就不將就哩。就是一碗肉罷,也有幾樣的做,也有幾樣的吃哩。」

  童奶奶道:「你這前後的話說的倒都是哩。你住兩日兒,主人家試試你的手段,你也試試主人家的性格,看那緣法對與不對。」那跟的老媽媽子道:「住兩日只管住,這倒不礙哩。要說做甚麼,這位姐姐可是去的。家裡有這們四個哩,都是調理著賣這個的。家裡奶奶子說:『老爺子,你要留下指使就留下,既不留下,就趁早兒給了人家,耽誤了人家待怎麼?』打發了這一個,還要打發兩個出去哩。」

  童奶奶道:「那兩個比這個哩?」老媽媽子道:「那三個裡頭,有一個的模樣比這個好,白淨,腳也小;要論手段,都不如這一個。」童奶奶道:「這說,要多少銀子?」老媽媽子說:「要三十兩銀子哩。」童奶奶道:「你說的就是那頂尖全灶的價了。手段還且不知道,他這人才,已就不是那全灶的人才。待兩日試得果然是那全灶的本事,也不肯少與你,足足的兑上二十四兩老銀。若本事不濟,再往下講。玉兒,你到那邊看看狄爺合狄大叔在家請過來。你說奶奶請狄爺你合狄大叔說話哩。」

  玉兒開了門,請過狄員外爺兒兩個過來。作了揖,童奶奶道:「清早我們爺出門的時節,就吩咐伺候爺吃飯;叫我緊著出去,爺合大叔已是吃過飯了。」狄員外道:「這每日擾奶奶已是不安,又勞奶奶自己下廚房,這怎麼當的起?」童奶奶道:「這是剛才領來的一個孩子,爺,你看看好麼?咱留下他試他兩日,合他講錢成事。」狄員外上下看了兩眼,說道:「倒也是個壯實孩子。童奶奶看中了,可咱留下他罷。這馬嫂兒,我認的。這二位媒媽媽高姓呀?」童奶奶指著說:「這一個是媒人,姓周;那一個老媽媽是跟這孩子來的,我也還沒問姓甚麼哩。」那老媽媽說:「奶奶,我姓呂。」狄員外道:「就是老呂。你們都到我那邊去。」童奶奶說:「你們說停當了,都過這邊來吃飯。」狄員外說:「童奶奶,你不費心罷;我叫人買幾個子兒火燒,買幾塊豆腐,就試試這孩子的本事。要是偵的豆腐好,可這就有八分的手段了。咱這小人家兒勾當,待逐日吃肉哩?」說著,三個媽媽子合那丫頭都過去了。狄員外道:「童奶奶也到那邊坐會子去,咱好大家合他說。」童奶奶道:「爺先請著,我就過去。」

  狄員外叫人拾的火燒,買的豆腐合熟肉,黃芽白菜。那丫頭沒等吩咐,進到廚房,捲起胳膊,刷了弔鍋,偵上豆腐合黃芽白菜,切切那肉,共盛了六塾淺,兩盤火燒,搬到廚房炕矮桌上與眾人吃;又盛了一塾淺豆腐,一塾淺黃芽菜,一碟子四個火燒,端到上房與狄員外狄希陳吃。狄員外嘗那做的菜,鹹淡的滋味,甚是可口;又叫他切碗肉來,又切的甚是方正。剛吃著,童奶奶過來了,笑道:「由咱試手段了。」看著那肉說道:「這孩子到動的手;我只見他這切的肉就看出好幾分來了。」媒婆們吃了飯,每人與了二十四驢錢,叫他後日來定奪。眾人辭的去了。

  狄員外合童奶奶說了一會子話。起來回去。狄員外叫那丫頭:「你跟跟童奶奶過去。」丫頭果然跟過去了。童奶奶又合他說了前後的話;又問說:「你那家子曾收用過了不曾?」丫頭道:「收過久了。」童奶奶問:「沒生下甚麼?」丫頭說:「也只稀哩麻哩的勾當,生下甚麼?」

  狄員外叫狄周買辦肴品,要試全灶的手段,擺酒請童爺童奶奶。那丫頭說著,寫了單帳,買了物件;那丫頭不慌不忙一頓割切停當,該偵的偵,該炒的炒,到了晌午,置辦的一切完備。從舖子裡請了童七回家,將酒席搬到童家那院,按道數上來,只見做的顏色鮮明,滋味甚美。狄員外那心裡極喜,童七合童奶奶都齊稱贊。童奶奶道:「這手段倒也罷了,還沒試試家常飯的手段哩。」童七道:「家常飯只比酒席少做了幾樣,有兩樣麼?」童七、童奶奶、狄員外、狄希陳、寄姐五個圍著八仙方桌,傳杯弄盞,吃至一更多天,方從角門散的去了。次日進來,叫那丫頭做了早飯,接連做了午夜兩餐,又甚爽快,又極潔淨。這狄員外定了主意要尋。

  第三日清早,馬嫂兒、周嫂兒齊來討下落,童奶奶一口價許定二十四兩。周嫂兒道:「奶奶,你許的這是中等的價錢。這孩子可是上等的手段哩。」童奶奶道:「你合狄爺這們說罷了,你這話合我說哩?再要手段不濟,可拿著這們些銀子,是買他人才哩,是買他的真女兒哩?」周嫂兒道:「奶奶,你主張個二十七兩銀子罷。要是二十四兩,這丫頭成不下來。」童奶奶道:「一分銀子添不上去。我的性兒你是知道的,我是合你磨牙費嘴的人麼?」周嫂兒道:「我的奶奶呀!你就這們執古性兒,就真個一口價兒?俺兩個的媒錢,奶奶,你可賞俺多少哩?」童奶奶道:「你兩個我也不少,圓成了,我叫狄爺共稱一兩細絲銀子給你。」周嫂兒道:「走,咱拿著銀子合他說著去。合誰去哩?」童奶奶道:「狄爺,你就拿著銀子自己去。」狄員外走過自己那邊,兑足了二十四兩文銀,又封了一兩媒錢,僱了四個驢,合狄周騎著。

  周嫂兒見狄員外要的外甜,故意說道:「你老人家只怕還是空走這遭。童奶奶許了這一口價兒,分文不肯添。他老人家性兒喬喬的,俺們又不敢合他多說話,只得來了。那家子定是不依。」狄員外道:「仔麼不依?我不知道你京裡的淺深罷了,你童奶奶甚麼是不曉的,肯少還了你們價兒?你要拇量著,這事成不的,我就不消去了,別說那瞎誆著我空走一遭的話。你要就是這們成了,我分外你每人再加二錢銀子,你兩個吃酒;要是不成,這驢錢我認。你休想幹那岐瞞夾帳的營生!」兩個媒人道:「爺喲,怪道童奶奶合爺說的上話來,都是一樣性兒!」

  說著,將次走到。狄員外下了驢,說道:「你兩個先去,說妥了,來叫我;要不妥,我好往家走。若進他家裡,要說不上來,羞羞的不好出來。我在這香舖裡坐坐,等著你。」馬周兩個媒人道:「你老人家怕到了那家子當面不好阻卻的,又叫你老人家添銀子的意思?」狄員外道:「神猜!就是為這個。我在這裡等著你。叫他寫了文書,定了銀子數兒。看了,我才到那裡交銀子哩。」馬周兩人道:「爺呀,人還說我們京師人乖哩,這把京師人當炒豆兒罷了。」笑的去了,通常說了前後的話。

  原來兩個媒婆已是先與冉家講定了是二十四兩,分外多少的,都是兩個媒人的偏手。這童奶奶還了個一定的價錢,再還那裡騰那?若是跳蹬去了,賣與本地的人,也是不過如此,還沒人肯出這門些媒錢;所以也就不做張智,寫了二十四兩的文書,拿到間壁狄員外看了,狄員外方辭了香舖,同到冉家布鋪後邊。三間齊整客舍,擺設的當的著實華麗。獻過了茶,問了些來歷。取出天秤,足足的兑了二十四兩財禮,雙手交將過去。那冉老頭把文書畫了押,叫兩個媒人都畫十字,交付狄員外收了。狄員外取出一兩銀來,又叫狄周數上四錢銀子的黃錢與了兩個媒人。那個端茶的管家,趴倒地替狄員外磕了頭。狄員外知是討賞之情,忙叫狄周數上二錢銀子的黃錢與管家買酒。冉老頭再三要留坐,狄員外苦辭,方肯送了出門。

  狄員外袖了文書,同狄周回到下處,往那院裡謝了童奶奶費心。又叫過那丫頭替童奶奶磕了頭。又與狄員外、狄希陳都磕頭相見。童奶奶道:「爺還替他起個名字,好叫他。」狄員外道:「你家裡叫你甚麼?」他說:「我家裡叫是調羹。」童奶奶笑道:「這到也名稱其實的哩。」狄員外道:「這『調羹』就好,不消又另起名字。」狄員外又與他紮刮衣裳,到估衣鋪內與他買了一付沒大舊的布鋪陳,問童七換了一付烏銀耳墜、四個烏銀戒指。把狄周移在北房西間宿臥,將廚房挪與調羹居住。

  京中婦人是少不得要人照管的,況調羹又是經主人照管過的,到了這邊,狄員外不曾奉過內旨,怎敢矯詔胡行。這調羹雖是有童奶奶開說得明白,說過「老爺子是個數一數二的元帥,斷是不敢欺心。直待回家,畢竟奶奶許了,方敢合你成事。你也不可冒失,休說在千里之外奶奶不曉的。但是做女人的那心竅極靈,不消私行,也不消叫番子手■訪,凡漢子們有甚麼虧心的事,一拿一個著。休要大家沒了主意,叫狄奶奶怨我。」又背地裡囑付狄希陳道:「狄大叔,我有件事合你說。這灶上的調羹,是狄爺算計要留著房裡使用的,這卻不可合他淒淒離離的。」狄希陳雌著牙笑。童奶奶道:「我說的是好話。你可不笑甚麼?」說的調羹心裡甚是明白,雖是孤恓冷淨,枕冷衾寒,但有了盼頭,卻也死心蹋地的做飯。

  自從有了調羹,這狄員外下處飲食甚是方便,比那尤廚子的時節受他那拗東別西的狨氣甚覺不同。住的坐滿了監,辭了童奶奶,跟了狄員外要回山東。童奶奶又教導了他許多服事主母的道理,說道:「你要肯聽我的話,你自有好處。」說完話,方才大家作別。童七又遞了幾盞上馬杯,拱手而散。調羹後來結局,狄員外到家,怎麼光景,再等後回接說。

◀上一回 下一回▶
醒世姻緣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