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世姻緣傳/06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醒世姻緣傳
◀上一回 第六十三回 智姐假手報冤仇 如卞托鷹懲悍潑 下一回▶


    世路原寬,惡趣偏逢狹道,無那傷心圖必報。

    誰知軹裡人來到,借他剛劍,灑卻吾懷抱。

    正得意徜徉,災星突照,刑具備嘗仍比較。

    幸有旁人相借箸,得脫解囹圄,有繡房飛鷂。

                    --右調《錦纏頭》

  狄希陳被智姐的母親林嫂子痛打了一頓,頭一日還扎掙得起,到了第二三日,那被傷的所在發起腫來甚是苦楚,不能行動。素姐著實暢快,說道:「這伙尖嘴薄舌專好講人閨門是非的漢子,怎得俱撞著這樣一個林嫂子見教一場才好!相於廷專好使嘴使舌的說我,不知幾時著了我手,也是這般一頓,方才解我積恨!」

  於是狄希陳睡在牀,素姐不惟不為看顧,那打罵也還時常不斷。智姐也被張茂實打得狼狽,臥牀不起。幸有張茂實再三認錯,滿口賠禮,加意奉承,用心將養,智姐倒只有三分惱那老公,卻有十二分恨狄希陳的做弄,千刀萬剁,咒死罵生,茶飯中不住口,睡夢中不歇聲,咒得那狄希陳滿身肉跳,整日心驚,面熱耳紅,不住涕噴:那知都是智姐作念。過了幾時,智姐當不起那丈夫自怨自艾,請罪負荊,漸漸消了積怒。世人曾有四句口號說得好:

    夫妻沒有隔宿怨,只因腰帶金剛鑽。走到身上三撲辣,殺人冤仇解一半。

  所以夫妻和睦如初。狄希陳也久已平復,與張茂實兩個依舊相好。

  再說張茂實讀書不成,收拾了本錢要做生意,見得有一個親眷,叫是宋明吾,原是賣水筆宋結巴的兒子。窮得度日不過,宋明吾的媳婦卻賣了與人為妾。買他媳婦的那人,姓孟,號趙吾,鄰邦新泰縣人,是個納級的揮使。這宋明吾挾制那孟指揮是個有祿人員,等他娶過門去,晚間孟指揮正待成親,這明吾騎了孟指揮的大門,一片聲的村罵。這孟指揮若是個有見識的人,為甚麼拿了錢娶這活漢妻做妾?即是前邊失了主意,待他來罵的時候,捨掉了這幾兩財禮,把這個老婆白叫他將了回去,這也就消弭了禍端。不意又被那宋明吾的一班伙黨作剛作柔的撮合,故意講和,又與了他四兩銀子。剛剛睡得兩夜,十六日放告的日子,叫他在巡道手裡尖尖的告上一狀,說他奸霸良人婦女。巡道准了狀,批在縣裡。

  那縣官甚是明白,審出真情,把宋明吾問了招回徒罪,解道覆審。這孟指揮晦氣已來,宋明吾邪運將到。孟趙吾道自己是個指揮,又道是供明無罪之人,戴著羅帽,穿了屯絹擺衣,著了皂靴。那巡道是個少年甲科,散館的給事中轉外,正是一團火烈的性子,見了這樣妝扮,怒髮衝冠,叫人扯毀衣裳,剝脫靴帽,把一部黑扭的鬍子挦個乾淨,問了先奸後娶。除斷還了那老婆,又斷了三十兩的宿錢給主,問革了指揮,重責了四十大板,登時弄得身敗名滅,家破人亡,僅能不死!

  宋明吾把老婆叫人睡了幾日,通常得了三十八兩老銀,依然還得了個殘生的淫婦;把這斷來的銀兩拿了,竟到南京,頓了幾件漆盒、台盤、銅鏡、鐵鎖、頭繩、線帶、徽扇、蘇壺、相思套、角先生之類,出了灘,擺在那不用房錢的城門底下。這樣南京雜貨原是沒有行款的東西,一倍兩倍,若是撞見一個利巴,就是三倍也是不可知的。又兼他財鄉興旺的時候,不上幾年,在西門裡開了一座南京大店,賺得錢來,買房置地,好不興喧。這張茂實每日在那鎮中閒坐,百物的行情都被看在眼內,所以也要做這一行生理;收拾了幾百銀子,獨上南京,回來開張貿易,不必細言。

  且只說南京有一個姓顧的人家,挑繡的那灑線顏色極是鮮明,針黹甚是細密,比別人家賣的東西著實起眼。張茂實托了在行的店主買了一套鮮明出色的裙衫,帶了回家進奉那細君,做遠回的人事,尋了善手裁縫做制精潔。次年元宵佳節,智姐穿了那套得意的衣裳,在那蓮華庵燒香。恰好素姐不因不由的也到庵中,因是緊鄰之女,又是契友之妻,都認識的熟,二人歡喜相見。住持的白姑子讓二人方丈吃茶。素姐看見智姐的顧繡衫裙,甚是羨慕。智姐想起去年被狄希陳做弄,打了一頓,懷恨在心,正苦無路可報,眉頭一蹙,計上心來,說道:「狄大嫂,你的衫裙做出不曾?怎還不見穿著?」素姐道:「這一定是張大哥自己到南京定做的。我那得有這等的衣服!」智姐道:「我家又素不出門,那曉得有這華麗的衣服?這還是狄大哥說起南京有這新興的顧繡,與了八兩銀子,叫我家與他捎了一套,與這是一樣花頭,一般顏色。到家之時,把這兩套裙衫都送與狄大哥驗看,這是狄大哥揀剩的。狄大嫂,你如何說是沒有?」素姐不聽便罷,聽得這話,真是「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不肯久坐,辭了智姐回家。智姐知他中計,也便辭了白姑子回去,只是「眼觀旌旗捷,耳聽好消息。」

  卻說素姐回到房中,叫小玉蘭各處尋那狄希陳不著,素姐自己走到他的書房,翻箱倒櫃,無所不搜。幸得不曾搜出甚麼細密東西,只拿了幾封湖筆,要去畫樣描鞋;又將那大部的《太平廣記》拿了幾本,算計插針夾錢。房中尋下一切刑具,專候一個受苦受難的陳哥到家,便要三推六問。狄希陳正從外面回來,渾身肉顫,兩眼如梭,剛剛跨進大門,一個鐵嘴老鴰飛在上面,連叫數聲,一泡大屎拉在頭上,淋漓了一巾。進到自己院內,一個蜘蛛大網,不端不正罩在面上,他也曉得是要晦氣臨頭。及至進房,那個女閻王已是在那裡磨拳擦掌,專等施行。狄希陳看見娘子的氣色不善,三魂去了六魂,五魄去了十魄。素姐說道:「你南京捎來的顧繡衣裳,放在何處?你不與我,更與何人?你快快拿出來便罷!可是孫行者說的有理:『你若牙崩半個不字,我叫你立刻化為膿血!』」

  狄希陳雖是生長富家,卻是三家村的農戶,除了銀錢,曉得甚麼叫是顧繡,三頭不辨兩,說得象個掙頭鴨子一般。素姐將狄希陳肩膊上兩三棍,罵道:「你還不快快的與我?還要故意妝這忘八腔兒!」狄希陳道:「甚麼叫是顧繡?可是甚麼東西?你詳細說個來歷,好叫我照了路分尋思。你這憑空打個霹靂,我還不知是那裡響哩!」素姐著實又是幾下,罵說:「你『蛇鑽的窟窿蛇知道』,叫我說個來歷!你那八兩銀子可是原與了何人?你央何人買來?兩套之內你揀的那一套?你或見放在何處,或是與了你娘,或是與你那個奶奶,或是姑姑、妹妹、姐姐、姨姨、大娘、嬸子,你可也說個下落。象個秦賊似的,沒的我就罷了?你要不說,我還使鐵鉗子擰下你的肉來!你一日不拿出來,我監你一日;你十日不拿出來,我監你十日!你那妗子又一時到不得跟前,沒人救你。」狄希陳道:「你是奶奶人家,你只可憐見,明白的說了,我照樣買給你罷。」素姐道:「我只要那南京捎來的原物,我不要另買的!」一邊把那書房裡拿來的湖筆,揀了五枝厚管的,用火箸燒紅,鑽了上下的眼,穿上一根繩做成拶指,把狄希陳的雙手拶上,叫他供招。拶得狄希陳喬聲怪氣的叫喚。又使界尺把拶子兩邊敲將起來。狄希陳道:「是我買得來了,我放在一個所在,你放了我,待我自己去取來與你。」素姐道:「你是哄我放你!你說在那裡,我叫玉蘭去取。如果見在,我放你不遲;你若是謊話,我又另用刑法。」狄希陳本等不曾買甚麼顧繡,你叫他從那裡說來?可憐諸般的刑具受過,無可招成,果然晚間依舊送在那前日的監內,曉夜捆在那凳上,權當匣牀。那正月中旬天氣,尚在七九的時節,寒冷是不消說的。前次尚半饑六餓的與他飯吃,這番連牢食也斷了他的。狄員外只是極得碰頭磕腦的空躁,外邊嚷叫,他只當是不聞。這般一個潑婦,又不敢進他房去。調羹是他降怕了的敗將,只看見他就夾了尾巴飛跑。這素姐又甚是惡毒,一日一比,也就打得身無完膚。狄員外著了極,只得去央薛夫人來解救。薛夫人聽見詫異,不敢深信,只得自來狄家看望。進他房去,果然狄希陳蓬了頭,垢了面,真象個死罪重囚一般。薛夫人見了好生不忍,連忙叫狄希陳出來。誰知這個軟監,雖沒有甚麼虎頭門,誰知比那虎頭門更自嚴謹,不奉了這個女禁子素姐的監牌,一步也是不敢動的。

  先時薛夫人也還壯健,又有薛教授這個老闆,他還有些怕懼;如今薛夫人老憋的話也說不明白,又沒了薛教授;那龍氏亦因沒了薛教授的禁持,信口的把個女兒教道,教得個女兒如虎添翼一般,那裡聽薛夫人的解勸!還拿那言語衝撞薛夫人,說道:「人家兩口子的事,那要做丈母的閒管!早是你這般護他,何不當初你嫁了他不好!」把個薛夫人氣的只要昏去,使性回家對了薛如卞兄弟並龍氏三個告訴素姐這些惡行。薛如卞與薛如兼只是低了頭不應。只有龍氏嘵嘵的說道:「他小兩口合氣,你老人家原不該管他。使十來兩家銀子捎了衣裳來,不給媳婦兒,給了別人,這還怪媳婦兒打麼?」薛夫人瞅了他兩眼,也沒理他罷了。

  卻說薛如卞低了個頭,在他那房門口走來走去的不住,象心裡想甚麼的一般。原來素姐從小只怕鷂鷹,但凡行走,必定先要在那頭上看得四下裡沒有鷂鷹飛過,方敢走動;如正走中間,猛然一個鷂鷹飛過,便就雙睛暴痛,滿體骨蘇,就要大病幾日。薛如卞密密的尋了一隻極大的蒼鷹,悄悄拿到狄家,背地後交與狄周媳婦,叫他不要與人看見,只等素姐與玉蘭不在房裡,將這鷂鷹暗自放在他的房中,不可令人知道。狄周媳婦豈是喜他的人,果然將那鷂鷹藏過,也與調羹說了;只不曉得薛如卞是何作為。

  等了一會,素姐果然叫玉蘭拿著草紙跟了去上茅廁。狄周媳婦慌忙將那鷂鷹使衣服遮了,走到素姐門口,只見門是掩的。狄周媳婦把他房門推了一條縫,將衣裳遮的鷂鷹從門縫裡放在他那房內,仍舊把房門與他關得嚴緊,真是神鬼不知。須臾,素姐解手回來,小玉蘭推進門去,只見一個簸箕大的鷂鷹在房裡亂飛。玉蘭才叫得一聲「哎喲」,素姐也剛跨進門去,那鷂鷹照著素姐劈臉一翅,飛出門去,唬的素姐錐的一聲酥倒在地,去了三魂,散了九魄,一些不省人事。

  玉蘭喊叫起來,狄周媳婦合調羹都連忙跑來,見素姐焦黃了臉,睡在地上,做聲不出,問是怎麼緣故。玉蘭說:「我跟了姑茅廁回來,一個鷂鷹在屋裡亂跳,我唬得叫喚了一聲。俺姑才待進去,那鷂鷹照著俺姑的臉一翅子,飛出去了。」狄周媳婦道:「鷂鷹見開著門,屋裡沒有人,是待進屋裡偷東西吃。怕他怎麼?就唬的這們樣著!」玉蘭道:「那裡開著門來!關得緊緊的。」狄周媳婦道:「你回時,這門還是關緊的麼?」玉蘭道:「可不這門還是關的哩。」狄周媳婦合調羹道:「這也古怪!若是個小雀兒,或者是打窗戶櫺子或是門檻子底下進去的;這鷂鷹比鵝還大,可是從那裡進去的哩?就是個鷂鷹罷呀,怕他怎的?」玉蘭道:「俺姑極怕鷂鷹,只見他一遭,眼珠子疼好幾日,身上也不好一大場哩。」正亂哄著,素姐才還省過來。狄周媳婦扶他上在牀上,只是叫頭疼眼痛,身上酥麻。到了這等亂轟,狄希陳坐在那牀頭的監裡,聲也不敢做,張也不敢探出頭來張一張。

  次日,素姐越發病得沉重,臥房裡邊平日害怕的一個鷂鷹飛出,也自覺甚是害怕。狄家叫人去請薛夫人來看他,薛夫人道:「我還少欠他的頂撞,再自家尋上門去?任他怎病,我是再不上他門的!」龍氏道:「既是娘不肯去,我去看他看罷。」薛夫人道:「小老婆上親家門去,你不怕人輕慢,只管請行,我不管你!」龍氏喃喃吶吶的道:「怎麼?大老婆頭上有角,肚下有鱗麼?脫不了小老婆長著個扶,沒的那大老婆另長的是弔!開口就是小老婆長小老婆短的哩!不叫我去,罷!我叫他弟兄們去看他!」著人喚了薛如卞三弟兄來到,說叫他去看素姐。薛如卞道:「甚麼賢惠姐姐,公愛婆憐,丈夫尊敬,我們做兄弟的走到那裡,大家都見了歡喜,我們去的也有光彩;如今把一個丈夫囚禁在房,致得那公公在愁城裡邊過活,我是沒有面目去的!」薛夫人道:「你們小伙子的臉厚,怕怎麼的?你們看他看去。」

  薛如卞依了母命,走到素姐房中,只見素姐奄奄一息,病臥牀中。問素姐道:「姐姐是因怎的就害起病來?」素姐把那房中飛出鷂鷹劈臉打了一翅的事告訴了一遍。薛如卞大驚詫異道:「怎便有如此等事!」著實嗟歎起來,意要流出幾點眼淚,方可感動得他,心生一計,把他父親想了一想,不覺傷痛悲酸。素姐問道:「你聽見鷂鷹飛進房來,就這樣換惶,是為怎麼?」薛如卞道:「我不為怎麼。」口裡說著,眼裡還流痛淚。素姐說:「你一定有話說;你好歹與我說了便罷。」薛如卞只是待言不言的,薛素姐又只管催逼。薛如卞道:「我不忍合姐姐說。我只見古本正傳上說:『凡鷂鷹進房,俱是家親引領外鬼,要來捉人魂靈,不出一月,便有死亡。』我因此痛忍不過,所以心酸。」素姐害怕道:「那書上曾說也還可救麼?」薛如卞道:「那書上記的極多。只有一個唐肅宗的皇后,叫是張良娣,曾有鷂鷹飛進他宮去。叫欽天監占驗是何吉凶,那欽天監奏道:『這是先皇合皇太后因娘娘欺凌皇上,不孝祖宗,所以帶領急腳鷹神,來取娘娘的魂魄。』張娘娘著實悔過,追思從前的過惡,在宮中佛閣前觀音大士腳下懺悔罪愆,再也不敢欺凌夫主,許誦一萬卷《藥師佛經》,當晚得了一夢,說這欺凌丈夫合這不孝的大罪終不可赦,姑念改悔自新,徹回急腳鷹神,姑遲十年,再差內臣李顯忠行刑顯戮。就只這張娘娘還活了十年。別再沒有活的之理。」

  素姐道:「雖是你姐夫我管教的略也嚴些,也還不算甚麼難為他;就是公公婆婆,我罵幾句也是有的,我也並沒曾動手;倒是俺婆婆還打了我一頓鞭子,我不過咒了他些,我連手也沒敢回。似我這樣的媳婦也就罷了,沒的就叫是墮業?」薛如卞道:「那神靈看的真,咱自家做的不覺。姐姐,你快快禱告、懺悔,務要挽回過來!咱姐弟四個人,若姐姐有些好歹,叫俺們怎麼過?」素姐說:「俺公公是不敢惹我的,我倒合他平似交兒,俺婆婆又沒了,這是越發清淨的;只是你姐夫,我不知怎麼,只是惱他!」

  薛如卞故意說道:「俺姐夫已就不是人了,你只合他一般見識,是待怎麼?這鷂鷹飛進臥房,我曾合他在書房裡看那書上,他豈不知是極凶極怪的事?你是個人,可也該急速祈禱才是。怎麼姐姐這們病著,他連守也不守,竟往別處去頑?這還有人氣哩!姐姐,你只管合他一般見識哩!」素姐道:「他倒也沒往別處去頑,我監著他哩。」薛如卞道:「怎麼監著他?監在那裡?」素姐道:「我這牀腳頭簾子裡不是監麼?」薛如卞一邊說道:「瞎話!待我看看。」一手揭開門簾,只見狄希陳蓬頭垢面,真象個活囚相似,坐在地下。

  薛如卞認了一歇,道:「呀!原來果真是俺姐夫!怎麼這般模樣?」叫他出來。他那裡敢動,使手只指素姐。薛如卞問素姐道:「這是怎麼話說?」素姐說:「這就是我監禁他的牢。也罷,既是神靈替你做主,你且出來罷。」

  狄希陳得了這句吩咐,方才敢從牀腳後挪出簾來。到瞭亮處,薛如卞看了甚是慘人,又見他雙眼血紅,問說:「是害眼麼?」狄希陳不敢答應。素姐說:「是我使煙薰的。」薛如卞問道:「夜間還放出來睡覺麼?素姐說:「你見那監裡的犯人放出家裡去睡覺來?我每夜把他上在匣上。」薛如卞問說:「匣在那裡?」素姐說:「就是這天井裡那條板凳,叫他仰在上面,把手反綁在板凳底下,再用三道繩子緊緊的捆住。他還敢動得哩!」薛如卞問說:「他卻怎麼吃飯?」素姐說:「每日給他兩碗飯吃,搭拉著他的命兒。」薛如卞問說:「卻怎麼解手?」素姐說:「遞個破盆子與他,叫小玉蘭替他端。」薛如卞問說:「這監夠幾日了?」素姐道:「怕不也有十來個日子。」薛如卞又問:「狄大叔就不尋他麼?」素姐說:「他只好乾疼罷了,他也不敢來我這太歲頭上動土。」

  薛如卞想到狄希陳這等受苦的田地,不由得當真哭道:「姐姐沒怪。我看你如此狠惡,天地鬼神都是震怒,特遣鷹神拿你,這斷然懺悔不得的了!我合你姊弟分離只在目下。疼死我也!」素姐道:「好賢弟!我與你同父一母所生,你千萬尋法救我!我自此以後,我也不罵公公,我也不再凌虐丈夫,你只是與我懺悔。」薛如卞道:「這只得請了三官廟陳道士來,叫他替姐念《藥師經》,再三祈禱,央姐夫也替姐姐告饒。」素姐道:「三官廟陳道士一個男人家,我怎好自己參佛拜懺的?咱請了蓮華庵白姑子來,一個女僧,我好守著他唸經,倒甚方便。」薛如卞道:「白姑子不知會念《藥師經》不會?」素姐道:「這《藥師經》是他久慣念的,他怎麼不會?」薛如卞道:「既是白姑子會念,倒也甚便。」素姐道:「兄弟,你就合他去講講:得多少日子?用甚麼供獻?咱好預備。」薛如卞道:「姐姐,你另叫人合他說罷;我合白姑子極划不來,年時,我往他庵裡走走,他往外捻我,叫我臭罵了一頓,到如今,我見了他連話也不合他說句。」素姐道:「你不去,罷;我著薛三省媳婦子請他去,你到家就叫他來。」一邊叫小玉蘭舀水來與狄希陳洗臉;又叫他梳頭,戴了巾幘,穿了道袍,穿著齊整,從新與薛如卞作揖。

  素姐又告訴狄希陳偷叫人往南京捎買顧繡衣裳,不拿到家來,不知與了誰去:「我倒也不圖穿那件花皮,只怕他養女弔婦的,不成了人,所以只得管教他過來。那裡知道這偏心的神靈爺,倒說我有不是了。象這們使十來兩銀子,不給自己媳婦穿,給了婊子,就不是我這們性子,換了別人,就是監不成,只怕也要打幾下子哩。」

  薛如卞勉強為救狄希陳,合素姐說了些不由衷的假話。調羹合狄周媳婦方知薛如卞叫他送鷂鷹進去,原是為這個緣故;見果然放了狄希陳出監,又要請姑子唸經懺悔,說報與狄員外知道。狄員外感之不盡,謝之有餘,叫廚房快整杯盤,留薛如卞吃酒待飯,搬在素姐臥房桌上,狄希陳主席陪坐。

  狄希陳見素姐與了一二分溫柔顏色,就如當初安祿山在楊貴妃宮中洗兒的一般的榮耀,不惟絕無愁怨之言,且並無慘沮之色。這豈不是前生應受的災愆!薛如卞口中不言,心裡想道:「一個男子,到這等沒志氣的田地,真也是頑頓無恥!死狗扶不到牆上的人,怎怪得那老婆恁般凌辱!」倒替他坐臥不安,勉強吃了些酒飯,辭了素姐起身。

  狄希陳送他出來,請見了狄員外,狄員外謝那薛如卞千萬不盡;見了狄希陳,狄員外就如重生再見的一般歡喜,狄希陳卻恬不介意。薛如卞仍到客位裡坐了一會,獻過了茶,方與狄員外作別回家,果然叫了薛三省媳婦來見。素姐叫去蓮華庵請白師傅到家,有要緊事與他商量。薛三省娘子不敢怠慢,隨即到了蓮華庵中。恰好白姑子不在家裡,往楊鄉宦宅裡宣捲去了。薛三省娘子來家回話,素姐見白姑子不曾請來,發了一頓暴躁,說薛三省娘子沒用,該到楊家請他,賭氣的叫狄希陳自去敦請。狄希陳道:「他在楊家內宅裡邊宣卷,我如何好進得去?我又合他家不甚熟識,這天已將晚,不如等他晚上回庵的時節,我自去請他來罷。」

  素姐大怒,一谷碌爬將起來,掐著狄希陳的脖子,就往那牀腳後監裡邊推,罵道:「我要你這攮包雜種做甚!你不如還往監裡坐著,免得我象眼中丁一般生氣!」薛三省娘子道:「姐姐!快休如此!你想請姑子唸經,是為甚麼來?你還是這般性子!」素姐聽說,方漸漸的消下氣去,免了狄希陳坐監。看天色也將次晚上來了,薛三省娘子仍往蓮華庵去請那白尼姑。至於來與不來,如何唸經,如何懺悔,素姐果否改惡從善,俱在下回再為接說。

◀上一回 下一回▶
醒世姻緣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