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世恆言/第31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三十卷 醒世恆言
第三十一卷 鄭節使立功神臂弓
作者:馮夢龍
第三十二卷

  顛狂彌勒到明州,布袋橫拖拄杖頭。

  饒你化身千百億,一身還有一身愁。

  話說東京汴梁城開封府,有個万万貫的財主員外,姓張,排行第一,雙名俊卿。這個員外,冬眠紅錦帳,夏臥碧紗廚,兩行珠翠引,一對美人扶。家中有赤金白銀、斑點玳瑁、鶻輪珍珠、犀牛頭上角、大象口中牙。門首一壁開個金銀舖,一壁開所質庫。他那爹爹大張員外,方死不多時,只有媽媽在堂。張員外好善,人叫他做張佛子。忽一日在門首觀看,見一個和尚,打扮非常。但見:雙眉垂雪,橫眼碧波。衣披烈火七幅鮫綃,杖拄降魔九環錫杖。若非圓寂光中客,定是楞嚴峰頂人。

  那和尚走至面前,道:“員外拜揖。”員外還禮畢,只見和尚袖中取出個疏頭來,上面寫道:“竹林寺特來抄化五百香羅木。”員外口中不說,心下思量:“我從小只見說竹林寺,那曾見有,況兼這香羅木,是我爹在日許下愿心,要往東峰岱岳蓋嘉宁大殿,尚未答還。”員外便對和尚道:“此是我先人在日許下愿心,不敢動著。若是吾師要別物,但請法旨。”和尚道:“若員外不肯舍施,貧僧到晚自教人齲”說罷轉身。員外道:“這和尚莫是風。”

  天色漸晚,員外吃了三五杯酒,卻待去睡,只見當值的來報:“員外禍事。家中后園火發。”諕殺員外,慌忙走來時,只見焰焰地燒著。去那火光之中,見那早來和尚,將著百十人,都長七八尺,不類人形,盡數搬這香羅板去。員外赶上看時,火光頓息,和尚和眾人都不見了;再來園中一看,不見了那五百片香羅木,枯炭也沒些個。“卻是作怪。我爹爹許下愿心,卻如何好。”一夜不眠。但見:玉漏聲殘,金烏影吐。鄰雞三唱,喚佳人傅粉施珠;寶馬頻嘶,催行客爭名奪利。几片曉霞飛海嶠,一輪紅日上扶桑。

  員外起來洗漱罷,去家堂神道前燒了香,向堂前請見媽媽,把昨夜事說了一遍,道:“三月二十八日,卻如何上得東峰岱岳,与爹爹答還心愿?”媽媽道:“我儿休煩惱,到這日卻又理會。”員外見說,辭了媽媽,還去金銀舖中坐地。卻正是二月半天气。正是:金勒馬嘶芳草地,玉樓人醉杏花天。

  只听得街上鑼響,一個小節級同個茶酒,把著團書來請張員外團社。原來大張員外在日,起這個社會,朋友十人,近來死了一兩人,不成社會。如今這几位小員外,學前輩做作,約十個朋友起社。卻是二月半,便來團社。員外道:“我去不得,要与爹爹還愿時,又不見了香羅木,如何去得?”那人道:“若少了員外一個,便拆散了社會。”員外与決不下,去堂前請見媽媽,告知:“眾員外請儿團社,緣沒了香羅木与爹爹還愿,儿不敢去。”媽媽就手把著錦袋,說向儿子道:“我這一件寶物,是你爹爹泛海外得來的無价之寶,我儿將此物与爹爹還愿心。”員外接得,打開錦袋紅紙包看時,卻是一個玉結連絛環。員外謝了媽媽,留了請書,團了社,安排上廟。那九個員外,也准備行李,隨行人從,不在話下。卻說張員外打扮得一似軍官:裹四方大万字頭巾,帶一雙扑獸匾金環,著西川錦紵絲袍,系一條干紅大匾絛,揮一把玉靶壓衣刀,穿一雙靴鞋。

  員外同几個社友,离了家中,迤逶前去。饑餐渴飲,夜住曉行。不則一日,到得東岳,就客店歇了。至日,十個員外都上廟來燒香,各自答還心愿。員外便把玉結連絛環,舍入炳靈公殿內。還愿都了,別無甚事,便在廊下看社火酌獻。

  這几個都是后生家,乘興去游山,員外在后,徐徐而行。但見:山明水秀,風軟云閒。一岩風景如屏,滿目松筠似畫。輕煙淡淡,數聲啼鳥落花天;麗日融融,是處綠楊芳草地。

  員外自覺腳力疲困,卻教眾員外先行,自己走到一個亭子上歇腳。只听得斧鑿之聲,看時見一所作場,竹笆夾著。望那里面時,都是七八尺來長大漢做生活。忽地鑿出一片木屑來,員外拾起看時,正是園中的香羅木,認得是爹爹花押。疑怪之間,只見一個行者開笆門,來面前相揖道:“長老法旨,請員外略到山門獻茶。”員外入那笆門中,一似身登月殿,步入蓬瀛。但見:三門高聳,梵宇清幽。當門敕額字分明,兩個金剛形勇猛。觀音位接水陸台,寶蓋相隨鬼子母。

  員外到得寺中,只見一個和尚出來相揖道:“外日深荷了辦緣事,今日幸得員外至此,請過方丈獻茶。”員外遠觀不審,近睹分明,正是向日化香羅木的和尚,只得應道:“日昨多感吾師過訪,接待不及。”和尚同至方丈,敘禮分賓主坐定,點茶吃罷,不曾說得一句話。只見黃巾力士走至面前,暴雷也似聲個喏:“告我師,炳靈公相見。”諕得員外神魂蕩漾,口中不語,心下思量:“炳靈公是東岳神道,如何來這里相見?”

  那和尚便請員外:“屏風后少待,貧僧斷了此事,卻与員外少敘。”員外領法旨,潛身去屏風后立地看時,見十數個黃巾力士,隨著一個神道入來,但見:眉單眼細,貌美神清。身披紅錦袞龍袍,腰系藍田白玉帶。裹簇金帽子,著側面絲鞋。

  員外仔細看時,与岳廟塑的一般。只見和尚下階相揖,禮畢,便問:“昨夜公事如何?”炳靈公道:“此人直不肯認做諸侯,只要做三年天子。”和尚道:“直恁難勘,教押過來。”只見几個力士,押著一大漢,約長八尺,露出滿身花繡。至方丈,和尚便道:“教你做諸侯,有何不可?卻要圖王爭帝。好打。”道不了,黃巾力士扑翻長漢在地,打得几杖子。那漢歎一聲道:“休休。不肯還我三年天子,胡亂認做諸侯罷。”黃巾力士即時把過文字安在面前,教他押了花字,便放他去。炳靈公抬身道:“甚勞吾師心力。”相辭別去。和尚便請員外出來坐定。和尚道:“山門無可見意,略備水酒三杯,少延清話。”   員外道:“深感吾師見愛。”道罷,酒至面前。吃了几杯,便教收過一壁。和尚道:“員外可同往山后閒游。”員外道:“謹領法旨。”二人同至山中閒走。但見:奇峰聳翠,佳木交陰。千層怪石惹閒云,一道飛泉垂素練。万山橫碧落,一柱入丹霄。

  員外觀看之間,喜不自胜,便問和尚:“此處峭壁,直恁險峻。”和尚道:“未為險峻,請員外看這路水。”員外低頭看時,被和尚推下去。員外吃一惊,卻在亭子上睡覺來,道:“作怪。欲道是夢來,口中酒香;道不是夢來,卻又不見蹤跡。”

  正疑惑間,只見眾員外走來道:“員外,你卻怎地不來?獨自在這里打磕睡。”張員外道:“賤体有些不自在,有失陪步,得罪得罪。”也不說夢中之事。眾員外游山都了,离不得買些人事,整理行裝,廝赶歸來。

  單說張員外到家,親鄰都來遠接,与員外洗拂。見了媽媽,歡喜不荊只見:四時光景急如梭,一歲光陰如拈指。

  卻早腊月初頭,但見北風凜冽,瑞雪紛紛,有一只《鷓鴣天》詞為證:凜冽嚴凝霧气昏,空中瑞雪降紛紛,須臾四野難分別,頃刻山河不見痕。

  員外看見雪卻大,便教人開倉庫散些錢米与窮漢。

  且說一個人在客店中,被店小二埋怨道:“喏大個漢,沒些運智,這早晚兀自不起。今日又是兩個月,不還房錢。哥哥你起休。”那人長歎一聲:“苦,苦。小二哥莫怪,我也是沒計奈何。”店小二道:“今日前巷張員外散貧,你可討些湯洗了頭臉,胡亂討得些錢來,且做盤纏,我又不指望你的。”

  那人道:“罪過你。”便去帶了那頂搭圾頭巾,身上披著破衣服,露著腿,赤著腳,离了客店,迎著風雪走到張員外宅前。

  事有斗巧,物有故然,卻來得遲些,都散了。

  這個人走至宅前,見門公唱個喏:“聞知宅上散貧。”門公道:“卻不早來,都散了。”那人听得,叫聲苦,匹然倒地。

  員外在窗中看見,即時教人扶起。頃刻之間,三魂再至,七魄重來。員外仔細看時吃一惊,這人正是亭子上夢中見的,卻恁地模樣。便問那漢:“你是那里人?姓甚名誰?見在那里住?”

  那人叉著手,告員外:“小人是鄭州泰宁軍大戶財主人家孩儿,父母早喪,流落此間,見在宅后王婆店中安歇,姓鄭名信。”

  員外即時討几件舊衣服与他,討些飯食請他吃罷,便道:“你會甚手藝?”那人道:“略會些書算。”員外見說,把些錢物与他,還了店中,便收留他。見他會書算,又似夢中見的一般,便教他在宅中做主管。那人卻伶俐,在宅中小心向前。員外甚是敬重,便做心腹人。

  又過几時,但見時光如箭,日月如梭,不覺又是二月半間。那眾員外便商量來請張員外同去出郊,一則團社,二則賞春。那几個員外隔夜點了妓弟,一家帶著一個尋常間來往說得著行首;知得張員外有孝,怕他不肯帶妓女,先請他一個得意的表子在那里。張員外不知是計,走到花園中,見了几個行首廝叫了。只見眾中走出一個行首來,他是兩京詩酒客煙花杖子頭,喚做王倩,卻是張員外說得著的頂老。員外見了,卻待要走,被王倩一把扯住道:“員外,久別台顏,一向疏失。”員外道:“深荷姐姐厚意,緣先父亡去,持服在身,恐外人見之,深為不孝。”便轉身來辭眾員外道:“俊卿荷諸兄見愛,偶賤体不快,坐侍不及,先此告辭。”那眾員外和王倩再三相留,員外不得已,只得就席,和王行首并坐。眾員外身邊一家一個妓弟,便教整頓酒來。正吃得半酣,只見走一個人入來。如何打扮?

  裹一頂藍青頭巾,帶一對扑匾金環,著兩上領白綾子衫,腰系干紅絨線絛,下著多耳麻鞋,手中攜著一個籃儿。

  這人走至面前,放下籃儿,叉著手唱三個喏。眾員外道:“有何話說?”只見那漢就籃內取出砧刀,借個盤子,把塊牛肉來切得几片,安在盤里,便來眾員外面前道:“得知眾員外在此吃酒,特來送一勸。”道罷,安在面前,唱個喏便去。張員外看了,暗暗叫苦道:“我被那廝詐害几遍了。”元來那廝是東京破落戶姓夏名德,有一個渾名,叫做“扯驢”。先年曾有個妹子,嫁在老張員外身邊,為爭口閒气,一條繩縊死了。

  夏德將此人命為繇,屢次上門嚇詐,在小張員外手里,也詐過了一二次。眾員外道:“不須憂慮,他只是討些賞賜,我們自吃酒。”道不了,那廝立在面前道:“今日夏德有采,遭際這一會員外。”眾人道:“各支二兩銀子与他。”討至張員外面前,員外道:“依例支二兩。”那廝看著張員外道:“員外依例不得。別的員外二兩,你卻要二百兩。”張員外道:“我比別的加倍,也只四兩,如何要二百兩?”夏德道:“別的員外沒甚事,你卻有些瓜葛,莫待我說出來不好看。”張員外被他直詐到二十兩,眾員外道:“也好了。”那廝道:“看眾員外面,也罷,只求便賜。”張員外道:“沒在此間,把批子去我宅中質庫內討。”

  夏扯驢得了批子,唱個喏,便出園門,一徑來張員外質庫里,揭起青布帘儿,走入去唱個喏。眾人還了禮。未發跡的貴人問道:“贖典,還是解錢?”

  夏扯驢道:“不贖不解,員外有批子在此,教支二十兩銀。”

  鄭信便問:“員外買你甚么?支許多銀?”那廝道:“買我牛肉吃。”鄭信道:“員外直吃得許多牛肉?”夏扯驢道:“主管莫問,只照批子付与我。”兩個說來說去,一聲高似一聲。這鄭信只是不肯付与他,將了二十兩銀子在手道:“夏扯驢。我說与你,銀子已在此了,我同到花園中,去見員外,若是當面分付得有話,我便与你。”夏扯驢罵道:“打脊客作儿。員外与我銀子,干你甚事,卻要你作難。便与你去見員外,這批子須不是假的。”

  這鄭信和夏扯驢一徑到花園中,見眾員外在亭子上吃酒,進前唱個喏。張員外見鄭信來,便道:“主管沒甚事?”鄭信道:“覆使頭:蒙台批支二十兩銀,如今自把來取台旨。”張員外道:“這廝是個破落戶,把与他去罷。”夏扯驢就來鄭信手中搶那銀子。鄭信那肯与他,便對夏扯驢道:“銀子在這里,員外教把与你,我卻不肯。你倚著東京破落戶,要平白地騙人錢財,別的怕你,我鄭信不怕你。就眾員外面前,与你比試。你打得我過,便把銀子与你;打我不過,教你許多時聲名,一旦都休。”夏扯驢听得說:“我好沒興,吃這客作欺負。”

  鄭信道:“莫說你強我會。這里且是寬,和你賭個胜負。”鄭信脫膊下來,眾人看了喝采:先自人才出眾,那堪滿体雕青。左臂上三仙仗劍,右臂上五鬼擒龍。胸前一搭御屏風,脊背上巴山龍出水。

  夏扯驢也脫膊下來,眾人打一看時,那廝身上刺著的是木拐梯子,黃胖儿忍字。當下兩個在花園中廝打,賭個輸贏。

  這鄭信拳到手起,去太陽上打個正著。夏扯驢扑的倒地,登時身死,諕得眾員外和妓弟都走了。即時便有做公的圍祝鄭信拍著手道:“我是鄭州泰宁軍人,見今在張員外宅中做主管。

  夏扯驢來騙我主人,我拳手重,打殺了他,不干他人之事,便把條索子縛我去。”眾人見說道:“好漢子。与我東京除了一害,也不到得償命。”离不得解到開封府,押下凶身對尸。這鄭信一發都招認了,下獄定罪。張員外在府里使錢,教好看他,指望遷延,等天恩大赦,不在話下。

  忽一日開封府大尹出城謁廟,正行轎之間,只見路傍一口古井,黑气沖天而起。大尹便教住轎,看了道:“怪哉。”便去廟中燒了香。回到府,不入衙中,便教客將諸眾官來。不多時,眾官皆至,相見茶湯已畢。大尹便道:“今日出城謁廟,路旁見一口古井,其中黑气沖天,不知有何妖怪?”眾官無人敢應,只有通判起身道:“据小官愚見,要知井中怪物,何不具奏朝廷,照會將見在牢中該死罪人,教他下井,去看驗的實,必知休咎。”大尹依言,即具奏朝廷。便指揮獄中,揀選當死罪人下井,要看仔細。

  大尹和眾人到地頭,押過罪人把籃盛了,用轆轤放將下去。只听鈴響,上來看時,止有骨頭。一個下去一個死,二人下去一雙亡,似此死了數十人。獄中受了張員外囑托,也要藏留鄭信。大尹台旨,教獄中但有罪人都要押來,卻藏留鄭信不得,只得押來。大尹教他下井去,鄭信道:“下去不辭,愿乞五件物。”大尹問:“要甚五件?”鄭信道:“要討頭盔衣甲和靴、劍一口、一斗酒、二斤肉、炊餅之類。”大尹即時教依他所要,一一將至面前。鄭信唱了喏,把酒肉和炊餅吃了,披挂衣甲,仗了劍。眾人喝聲采。但見:頭藍似雪,衣甲如銀。穿一□抹綠皂靴,手仗七星寶劍。

  鄭信打扮了,坐在籃中,轆轤放將下去。鈴響絞上來看時,不見了鄭信,那井中黑气也便不起。大尹再教放下籃去取時,杳無蹤跡,一似石沉大海,線斷風箏。大尹和眾官等候多時,且各自回衙去。

  卻說未發跡變泰國家節度使鄭信到得井底,便走出籃中,仗劍在手,去井中一壁立地。初下來時便黑,在下多時卻明。

  鄭信低頭看時,見一壁廂一個水口,卻好容得身,挨身入去。

  行不多几步,抬頭看時,但見:

  山岭相邊,煙霞繚繞。芳草長茸茸嫩綠,岩花噴馥馥清香。蒼崖郁郁長青松,曲澗涓涓流細水。

  鄭信正行之間,悶悶不已:知道此處是那里,又沒人煙。

  日中前后,去松陰竹影稀處望時,只見飛檐碧瓦,棟宇軒窗,想有幽人居止。遂登危歷險,尋徑而往。只聞流水松聲,步履之下,漸漸林麓兩分,巒峰四合。但見:溪深水曲,風靜云閒。青松鎖碧瓦朱甍,修竹映雕檐玉砌。樓台高聳,院宇深沉。若非王者之宮,必是神仙之府。

  鄭信見這一所宮殿,便去宮前立地多時,更無一人出入。

  抬頭看時,只見門上一面硃紅牌金字,寫著“日霞之殿”。里面寂寥,杳無人跡。仗劍直入宮門,走到殿內,只見一個女子,枕著件物事,齁齁地裸体而臥。但見:蘭柔柳困,玉弱花羞。似楊妃出浴轉香衾,如西子心疼欹玉枕。柳眉斂翠,桃臉凝紅。卻是西園芍藥倚朱欄,南海觀音初入定。

  鄭信見了女子,這卻是此怪。便悄悄地把只手襯著那女子,拿了枕頭的物事,又輕輕放下女子頭,走出外面看時,卻是個干紅色皮袋。鄭信不解其故,把這件物事去花樹下,將劍掘個坑埋了。又回身仗劍再入殿中,看著那女子,盡力一喝道:“起。”只見那女子閃開那嬌滴滴眼儿,慌忙把万种妖嬈諕做一團,回頭道:“鄭郎,你來也。妾守空房,等你多時。

  妾与你五百年前姻眷,今日得見你。”那女子初時待要變出本相,卻被鄭信偷了他的神通物事,只得將錯就錯。若是生得不好時,把來一劍殺了,卻見他如花似玉,不覺心動,便問:“女子孰氏?”女子道:“丈夫,你可放下手中寶劍,脫了衣甲,妾和你少敘綢謬。”但見:暮云籠帝榭,薄靄罩池塘。雙雙粉蝶宿芳叢,對對黃鸝栖翠柳。畫梁悄悄,珠帘放下燕歸來;小院沉沉,繡被薰香人欲睡。風定子規啼玉樹,月移花影上紗窗。

  女子便叫青衣,安排酒來。頃刻之間,酒至面前,百味珍羞俱備。飲至數杯,酒已半酣。女子道:“今日天与之幸,得見丈夫,盡醉方休。”鄭信推辭。女子道:“妾与鄭郎是五百年前姻眷,今日豈可推托。”又吃了多時,乃令青衣收過杯盤,兩個同攜素手,共入蘭房。正是:繡幌低垂,羅衾漫展。兩情歡會,共訴海誓山盟;二意和諧,多少云情雨意。云淡淡天邊鸞鳳,水沉沉交頸鴛鴦。寫成今世不休書,結下來生合歡帶。

  到得天明,女子起來道:“丈夫,夜來深荷見怜。”鄭信道:“深感娘娘見愛,未知孰氏?恐另日相見,即當報答深恩。”

  女子道:“妾乃日霞仙子,我与丈夫盡老百年,何有思歸之意?”

  這兩口儿,同行并坐,暮樂朝歡。

  忽一日那女子對鄭信道:“丈夫,你耐靜則個。我出去便歸。”鄭信道:“到那里去?”女子道:“我今日去赴上界蟠桃宴便歸,留下青衣相伴。如要酒食,旋便指揮。有件事囑付丈夫,切不可去后宮游戲,若還去時,利害非輕。”那女子分付了,暫別。兩個青衣伏侍。鄭信獨自無聊,遂令安排几杯酒消遣,思量:“卻似一場春夢,留落在此。适來我妻分付,莫去后宮,想必另有景致,不交我去。我再試探則個。”遂移步出門,迤逶奔后宮來,打一看,又是一個去處,一個宮門。

  到得里面,一個大殿,金書牌額“月華之殿”。正看之間,听得鞋履響,腳步鳴,語笑喧雜之聲。只見一簇青衣擁著一個仙女出來,生得:盈盈玉貌,楚楚梅妝。口點櫻桃,眉舒柳葉。輕疊烏云之發,風消雪白之跡不饒照水芙蓉,恐是凌波菡萏。一塵不染,百媚俱生。

  鄭信見了,喜不自胜。只見那女子便道:“好也。何處不尋,甚處不覓,元來我丈夫只在此間。”不問事繇,便把鄭信簇擁將去,叫道:“丈夫你來也。妾守空房,等你久矣。”鄭信道:“娘娘錯認了,我自有渾家在前殿。”那女子不繇分說,簇擁到殿上,便教安排酒來。那女子和鄭信飲了數杯,二人攜手入房,向鴛幃之中,成夫婦之禮。

  頃刻間云收雨散,整衣而起。只見青衣來報:“前殿日霞娘娘來見。”這女子慌忙藏鄭信不及,日霞仙子走至面前道:“丈夫,你卻走來這里則甚。”便拖住鄭信臂膊,將歸前殿。月華仙子見了,柳眉剔豎,星眼圓睜道:“你卻將身嫁他,我卻如何?”便帶數十個青衣奔來,直至殿上道:“姐姐,我的丈夫,你卻如何奪了?”日霞仙子道:“妹妹,是我丈夫,你卻說甚么話。”兩個一聲高似一聲。這鄭信被日霞仙子把來藏了,月華仙子無計奈何。兩個打做一團,紐做一塊。斗了多時,月華仙子覺道斗姐姐不下,喝聲起,跳至虛空,變出本相。那日霞仙子,也待要變,元來被鄭信埋了他的神通,便變不得,卻輸了,慌忙走來見鄭信,兩淚交流道:“丈夫,只因你不信我言,故有今日之苦。又被你埋了我的神通,我變不得。若要奈何得他,可把這件物事還我。”

  鄭信見他哀求不已,只得走來殿外花樹下,掘出那件物事來。日霞仙子便再和月華仙子斗圣。日霞仙子又輸了,走回來。鄭信道:“我妻又怎的奈何他不下?”日霞仙子道:“為我身怀六甲,贏那賤人不得。我有件事告你。”鄭信道:“我妻有話但說。”日霞仙子教青衣去取來。不多時,把一張弓,一只箭,道:“丈夫,此弓非人間所有之物,名為神臂弓,百發百中。我在空中變就神通,和那賤人斗法,你可在下看著白的,射一箭,助我一臂之力。”鄭信道:“好,你但放心。”

  說不了,月華仙子又來,兩個上云中變出本相相斗。鄭信在下看時,那里見兩個如花似玉的仙子?只見一個白一個紅,兩個蜘蛛在空中相斗。鄭信道:“原來如此。”只見紅的輸了便走,后面白的赶來,被鄭信彎弓,覷得親,一箭射去,喝聲道:“著”,把白蜘蛛射了下來。月華仙子大痛無聲,便罵:“鄭信負心賊。暗算了我也。”自往后殿去,不題。這里日霞仙子,收了本相,依先一個如花似玉佳人,看著鄭信道:“丈夫,深荷厚恩,与妾解圍,使妾得遂終身偕老之愿。”兩個自此越說得著,行則并肩,坐則疊股,無片時相舍。正是:春和淑麗,同攜手于花前;夏气炎蒸,共納涼于花下;秋光皎洁,銀蟾与桂偶同圓;冬景嚴凝,玉体与香肩共暖。受物外無窮快樂,享人間不盡歡娛。

  倏忽間過了三年,生下一男一女。鄭信自思:“在此雖是朝歡暮樂,作何道理,發跡變態?”遂告道:“感荷娘娘收留在此,一住三年,生男育女。若得前途發跡,報答我妻,是吾所愿。”日霞仙子見說,淚下如雨道:“丈夫你去,不爭教我如何。兩個孩儿卻是怎地。”鄭信道:“我若得一官半職,便來取你們。”仙子道:“丈夫你要何處去?”鄭信道:“我往太原投軍。”仙子見說,便道:“丈夫,与你一件物事,教你去投軍,有分發跡。”便叫青衣,取那張神臂克敵弓,便是今時踏凳弩,分忖道:“你可帶去軍前立功,定然有五等諸侯之貴。

  這一男一女,与你扶養在此。直待一紀之后,奴自遣人送還。”

  鄭信道:“我此去若有發跡之日,早晚來迎你母子。”仙子道:“你我相遇,亦是夙緣。今三年限滿,仙凡路隔,豈复有相見之期乎。”說罷,不覺潸然下淚。

  鄭信初時求去,听說相見無期,心中感傷,亦流淚不已,情愿再住几時。仙子道:“夫妻緣盡,自然分別。妾亦不敢留君,恐誤君前程,必遭天譴。”即命青衣置酒餞別。飲至數杯,仙子道:“丈夫,你先前攜來的劍,和那一副盔甲,權留在此。

  他日這儿女還你,那時好作信物。”鄭信道:“但憑賢妻主意。”

  仙子又親勸別酒三杯,取一大包金珠相贈,親自送出宮門。約行數里之程,遠遠望見路口,仙子道:“丈夫,你從此出去,便是大路。前程万里,保重,保重。”鄭信方欲眷戀,忽然就腳下起陣狂風,風定后已不見了仙子。但見:青云藏寶殿,薄霧隱回廊。靜听不聞消息之聲,回視已失峰巒之勢。日霞宮想歸海上,神仙女料返蓬萊。多應看罷僧繇畫,卷起丹青一幅圖。

  鄭信抱了一張神臂弓,呆呆的立了半晌,沒奈何,只得前行。到得路口看時,卻是汾州大路,此路去河東太原府不遠。那太原府主,卻是种相公,諱師道,見在出榜招軍。鄭信走到轅門投軍,獻上神臂弓。种相公大喜,分付工人如法制造數千張,遂補鄭信為帳前管軍指揮。后來收番累立戰功;都虧那神臂弓之用。十余年間,直做到兩川節度使之職。思念日霞公主恩義,并不婚娶。

  話分兩頭,再說張俊卿員外,自從那年鄭信下井之后,好生思念。每年逢了此日,就差主管備下三牲祭禮,親到井邊祭奠,也是不忘故舊之意。如此數年,未嘗有缺。忽一日祭奠回來,覺得身子困倦,在廳屋中,少憩片時,不覺睡去。夢見天上五色云霞,燦爛奪目,忽然現出一位紅衣仙子,左手中抱著一男,右手中抱著一女,高叫:“張俊卿,這一對男女,是鄭信所生,今日交付与你,你可好生撫養。待鄭信發跡之后,送至劍門,不可負吾之托。”說罷,將手中男女,從半空里撇下來。員外接受不迭,惊出一身冷汗,驀然醒來,口稱奇怪。尚未轉動,只見門公報道:“方才有個白須公公,領著一男一女,送与員外,說道:‘員外在古井邊,曾受他之托。’又有送這個包裹,這一口劍,說是兩川節度使的信物在內,教員外親手開看。男女不知好歹,特來報知。”

  張員外听說,正符了夢中之言,打開包裹看時,卻是一副盔甲在內,和這口劍。收起,親走出門前看時,已不見了白須公公,但見如花似玉的一雙男女,約莫有三四歲長成。問其來歷,但云:“娘是日霞公主,教我去跟尋鄭家爹爹。”再叩其詳,都不能言。張員外想道:“鄭信已墮井中,几曾出來?   那里又有儿女,莫非是同名同姓的?”又想起岳廟九夢,分明他有五等諸侯之貴,心中委決不下。且收留著這雙男女,好生撫養,一面打探鄭信消息。光陰如箭,看看長大。張員外把作自己親儿女看成,男取名鄭武,女取名彩娘。張員外自有一子,年紀相方,叫做張文。一文一武,如同胞兄弟,同在學堂攻書。彩娘自在閨房針指。又過了几年,并不知鄭信下落。

  忽一日,張員外走出來,忽見門公來報:“有兩川節度使差來進表官員,寫了員外姓名居址,問到這里,他要親自求見。”員外心中疑慮,忙教請進。只見那差官:頭頂纏棕大帽,腳踏粉底烏靴。身穿蜀錦窄袖襖子,腰系間銀純鐵挺帶。行來魁岸之容,面帶風塵之色。從者牽著一匹大馬相隨。

  張員外降階迎接,敘禮已畢。那差官取出一包禮物,并書信一封,說道:“節度使鄭爺多多拜上。”張員外拆書看時,認得鄭信筆跡,書上寫道:信向蒙恩人青目,獄中又多得看覷,此乃莫大之恩也。前入古井,自分無幸,何期有日霞仙子之遇。伉儷三年,复贈資斧,送出汾州投軍,累立戰功。今叨福庇,在于蜀中。向無便風,有失奉候。今因進表之便,薄具黃金三十兩,蜀錦十端,權表微忱。儻不畏蜀道之難,肯到敝治光顧,信之万幸。懸望懸望。

  張員外看罷,舉手加額道:“鄭家果然發跡變泰,又不忘故舊,遠送禮物,真乃有德有行之人也。”遂將向來夢中之事,一一与差官說知。差官亦惊訝不已。是日設筵,款待差官。那差官雖然是有品級的武職,卻受了節使分付言語來迎取張員外的,好生謙謹。張員外就留他在家中作寓,日日宴會。

  閒話休敘。過了十來日,公事了畢,差官催促員外起身。

  張員外与院君商量,要帶那男女送還鄭節使。又想女儿不便同行,只得留在家中,單帶那鄭武上路。隨身行李,童仆四人,和差官共是七個馬,一同出了汴京,望劍門一路進發。不一日,到了節度使衙門。差官先入稟复,鄭信忙教請進私衙,以家人之禮相見。員外率領鄭武拜認父親,敘及白須公公領來相托,獻上盔甲、腰刀信物,并說及兩翻奇夢。鄭信念起日霞仙子情分,凄然傷感。屈指算之,恰好一十二年,男女皆一十二歲。仙子臨行所言,分毫不爽。其時大排筵會,管待張員外,禮為上賓。就席間將女儿彩娘許配員外之子張文,親家相稱。此謂以德報德也。

  卻說鄭信思念日霞仙子不已,于錦江之傍,建造日霞行宮,极其壯麗。歲時親往行香。

  再說張員外住了三月有余,思想家鄉,鄭信不敢強留,安排車馬,送出十里長亭之外。贈遺之厚,自不必說,又將黃金百兩,托員外施舍岳廟修造炳靈公大殿。后來因金兀術入寇,天子四下征兵,鄭信帶領儿子鄭武勤王,累收金兵,到汴京复与張俊卿相會,方才認得女婿張文及女儿彩娘。鄭信壽至五十余,白日看見日霞仙子車駕來迎,無疾而逝。其子鄭武以父蔭累官至宣撫使。

  其后金兵入寇不已,各郡縣俱仿神臂弓之制,多能殺賊。

  到徽、欽北狩,康王渡江,為金兵所追,忽見空中有金甲神人,率領神兵,以神臂弓射賊,賊兵始退。康王見旗幟上有“鄭”字,以問從駕之臣。有人奏言:“前兩川節度使鄭信,曾獻克敵神臂弓,此必其神來護駕耳。”康王既即位,敕封明靈昭惠王,立廟于江上,至今古跡猶存。詩曰:鄭信當年未遇時,俊卿夢里已先知。

  運來自有因緣到,到手休嫌早共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