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名花/第009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醒名花
◀上一回 第九回 陶參府遣使求賢 賈大王折沖衛國 下一回▶

  上回歇陶公赴任之事。今且說陶公的家人陶信,領書徑望四川而來。日夜馬不停蹄,人不離鞍,相近成都,前面早已是萬安屯攢戟嶺。正在尋路上山投書,祇見一夥人在樹林中閃出來,問道:「你是甚麼人,在這裏探頭張腦,敢是細作麼?」陶信道:「我們不是甚麼細作,乃江西參府陶老爺並湛相公差來下書的,快與我報知寨主。」眾人道:「這人好大模大樣,我們不要管他甚麼,且帶去見了大王,如何對答。」竟同他到寨中。那賈龍正坐在堂上,陶信便高聲喊道:「小的是江西參府陶老爺與湛相公差來的!有書在此,拜上寨主老爺。」賈龍問道:「那裏甚麼陶老爺、湛相公?可就是雙流縣的麼?」陶信道:「正是。」賈龍便喚左右,取書上來。拆開看時,先是陶公的書一封,寫道:
    新任江西湖口參將陶杞,頓首上言:前者犬子宗潛在山,得蒙青目;舍親湛翌王,叨沐恩光。每頌揚盛德,比之古來諸俠亦無以加。又述足下擇主之誠,吐虹貫日。今僕恭膺簡命,得廁戎行,委以蕩平湖寇。而僕才菲質陋,恐不足以仰副宸懷,思必與二三國士,共籌帷幄。勞子寤寐,未得其人。故奉命以來,焦心莫慰。恭聞足下,素懷忠義,志切投明。僕不揣疏略,遣價走聞。若慨念王事艱難,即舉臣漢之旗,速散烏合之眾,惠然而來,共勘寇亂。僕當上聞紫闕,論功陞擢。則足下豐功偉烈,可以炳照千古矣。敢謹布之執事,惟執事其即圖之。
  湛翌王亦有書道:
    辱弟湛國瑛,拜啟應辰臺丈。前荷帡幪,感德非淺。別後惓惓,予懷若渴。今者,敝親家新任江右總戎,甫得下車,先求碩彥,好賢之念,何啻望霖。弟不揣,竟以臺丈賢名,聞之左右。彼即捧幣前來,惟臺丈努力功名,棄邪歸正,策馬來遲,以平寇患。弟輩曷勝企望之至,臨楮無任翹切。
  陶景節亦有書道:
    辱弟陶宗潛,謹致書於應翁契丈臺下。弟以葑菲之質,荷喬松之庇,恩蒙飲食教誨,即沒齒奚敢怎德哉。所啟者,家父內兄,俱以數行奉瀆,欲屈臺丈,共圖滅寇,戮力王家,想亦臺丈之素願,可以預卜其首肯者也。草此附布不宣。
  話說賈龍看完了這三封書,沉吟半晌道:「既蒙你老爺見諭,當即就行。奈山寨中尚有多少未了事件,容我支持停當,竟到江西來見你家老爺。待我先修下回書,煩你帶去。」陶信道:「家老爺吩咐小人道:『若是寨主肯來,待小人往家中去走遭,即到山寨,同赴任所,也不必寫甚回書。』」賈龍道:「你還沒有到家麼?既然如此,我一面收拾起來,專等你到來同往。」便教用了酒飯,又將白金四兩為路費。陶信領了,要辭別下山。那賈龍又自言自語的道:「待要叫他帶個信兒,到上灣村安慰梅小姐,恐他到家傳揚開去,又使小姐站身不牢,且由他去罷。」
  當下傳令合寨,聚起大小頭目嘍羅等,齊到堂下,吩咐道:「我在此幾年,虧了眾弟兄們同心竭力,山寨之中,亦甚興旺。但苟且偷延,也不是長策。所以我一向有心歸順天朝,因未得其便。今有江西參府陶公,他以至誠見招,正我們建功立業之秋,準擬即日就行,故以一言相告。我想眾弟兄,必不肯捨我,我亦豈肯遽舍汝等。但此機一失,萬無有出頭之日。如今不如將山寨所有之物,大家分析停當,餘者給散鄰近地方。在此攪擾一場,聊表酬謝他們之意。眾弟兄中,若有志立功疆場者,便隨我去;若不願去者,任憑歸農安業,大家散了伙罷。」眾人那裏肯聽道:「大王莫要一時被他誘入計中,日後悔之無及。」賈龍道:「汝眾人之言,似亦有理。但陶公本係忠誠老將,今又新任江西。因張彪之故,著意招賢納士。況又有前年來的湛翌王,與他兒子陶景節,腹心相託。他所言,自然不差。你眾人莫要但貪逸樂,誤我大事。」眾人道:「既然大王決意,我等情願隨去效勞。」內中不願歸者,十無二三。賈龍便一面點名,第一撥大部下八人,乃是:
    蔡大能  班 惠  仰 愷  施國仁
    平 虎  黑定國  瞿士賢  卜道人
  這八人,俱是賈龍手下得力大將,盡皆形容魁偉,武藝精通。當時山寨中,全賴這幾個人,所以官兵不敢正眼兒覷他。第二撥次部下十二人,仍是:
    趙 仁  官 貴  苟有義  龍士彪
    董德山  馬 彩  軒轅明  涂士登
    姜 玉  越守信  朱 海  畢必大
  其餘些小頭目,並嘍羅等,共有二千餘人,逐一點過。便教殺牛宰馬,大排筵宴,眾人極歡而飲。又將庫中金銀布帛,分析過了。餘剩的果給與近處人家,又安排器械車馬,並各家老小。到了明日吉時,都先離了山寨,把山上關柵房舍燒毀,向江西要道之所紮了一營。內豎起「歸順天朝」四字大旗,專等陶家人到來,便一同起行。

  話分兩頭,且說陶信到家,將書遞與夫人看過道:「老爺到了蕪湖,便差小人來的。意欲接取夫人、大娘到任,奈湖寇猖獗,恐一時要征戰,衙門不是穩便之所,故此祇叫小人寄書來安慰了夫人們,待得地方平靜,那時再差小人迎接。又有湛相公家書一封,亦要送去。」夫人驚問道:「湛相公已尋著了,這便好了,我們的杏芳小姐,不知幾時尋得著。」陶信道:「幸喜夫人說起,老爺臨行,叮囑小人致意夫人,尋訪梅小姐蹤跡要緊。」說罷,便來見了大娘。慧姑曉得兩個哥哥並官人俱在一處,便不勝之喜。又曉得哥哥有書寄來,便教陶信速到柏秀村去。陶信即答應了一聲,把湛翌王、湛輔廷二人的家書,送到柏秀村來。那湛悅江正和夫人思想兩個兒子,恰來了陶信,拜見湛公。湛公看過書,方知大兒子尋著了,不勝之喜。便問道:「恭喜你家老爺榮任,前日京中報至,因道路遼遠,故未及趨賀。我們兩個小相公在老爺那邊,又攪擾不當。他兩個俱好麼?」陶信道:「相公們俱好,前日即欲同小人回家,因家老爺苦留,特教小人帶這書來回復的。」湛公留他酒飯,陶信道:「酒飯不消了,家老爺還有一言,叫小人拜上老爺,託訪梅家小姐消息。」湛公道:「我正要問及,因管家纔到得,恐未知詳細,故不好問起。可略略知得些影響麼?」陶信道:「那有甚麼影響。」湛公嗟歎道:「小姐住在夫人家中,已是不幸中之幸了。不道小姐如此命蹇,又遭這後患。如今音信全無,好不苦惱人。皆是我們大相公所作之孽,累及於彼,且教我心上甚過意不去。」陶信道:「雖然這等,或者命該如此,後來到是姻緣也未可知。譬如大相公,受盡千辛萬苦,東尋西找,今日已得出頭。想梅家小姐,亦當退卻災星,自然曉得他安身去處。」湛公便寫一封書,寄與兩個兒子。「教他等親家平了湖寇,一徑回來見我。如今仇人已不在眼前,諒亦無事。」又一封致謝陶公,並候問賀喜之意。陶信領了書,謝聲湛公去了。湛公一門,得知了二人消息,俱各歡喜不迭。

  不細說湛家歡喜之事,再說陶夫人。這日,也修一封家信,細細道及家中事體。內中亦叫陶公在任上,多方訪問梅家小姐消息。陶信帶了家書,出了門,一徑望萬安屯來。早見賈龍等紮營候他,兩下迎見,便把人馬分作三隊,浩浩蕩蕩而行。一路關津,看見了旗號,都知是投降助陣的,並不攔阻盤詰,順他走路。不題。
  當時陶公到了任上,探得賊信緊急,即傳令所屬水陸各營將領,齊集轅門,吩咐道:「本府新叨此職,務以平寇安民為要。蓋亡命猖獗,在朝廷雖為癬疥小疾,在地方實為心腹大患。前任趙公,既以失算殞身,覆轍可戒。今爾等將領兵校,各宜靜聽約束。凡在陸者,務要堅密營壁,慎擇水草。在水者,務要艦聯船隻,小心火燭。守法奉公,晝巡夜察,不得擄掠民間子女財帛,不得欺凌所部兵卒。如獲住賊黨,先諭以德,若願降,則撫而有之;不從者,解到本府定奪。仍於各港口並沿岸諸小山等處,俱要設立炮架,多置火器,以防賊人出沒。彼若索戰,切勿應他。倘有疏失,先喪銳氣。本府將行文知會各處參、遊、守、把衙門,直使其困守湖口一兩個月日,無從劫掠,食盡氣弛。那時另設奇計攻之,一鼓可擒矣。汝等各宜謹記吾言,勿犯我令。」當下有守備、千總、把總等,共是二十八人。又有百長、隊長、伍長等人,各各聲喏,聽令而退。陶公再將糧草、軍器、兵卒點查過了,共有馬兵三千,步兵四千。掛牌,次日教場另點。公子宗潛,授他各營總巡。湛翌王掌管一應冊籍,湛輔廷專任一應表意文書並來往書札。又差四十名心腹精勇內丁,同公子各處巡綽,如有不遵令者,密拿回話。自己閑時,祇把兵書翻閱,與湛家弟兄共議破賊之策,專待萬安屯人馬到時,便一齊舉動。
  恰好一日,轅門官報進道:「外邊有一個人,是四川口氣,稱是老爺家人要見。」陶公便教放進。見是陶信,稟道:「萬安屯人馬已到,離城祇有三十里遠近。」陶公聽了大喜,便教公子並湛家弟兄,出城速接。不多時,早見報到了。陶公出轅門來迎,賈龍跪下,陶公一把攙進,進了頭門,便教掩門。直攙到後堂,敘賓主之禮,兩下坐定。賈龍道:「小人一介匹夫,何幸蒙大人提挈。」陶公道:「久慕足下高義,蒞任以來,時切想念。今幸辱惠臨,老夫荷榮施多矣。」翌王、景節等,也敘了一番寒暄,你我致謝。賈龍又悄悄對湛翌王道:「大哥意中人,已在一處。」翌王驚喜問故,賈龍道:「如此如此,專等大哥助令親家平賊有功,小可便作月下老人矣。」翌王又深致感激。須臾安排酒席,衙門內大吹大擂,直飲到半夜方住。
  正欲收拾就寢,忽聽得外面傳鼓報進道:「初更天氣,賊人打破小渚營,殺死守備劉純、千總包象、把總倪猶仁、蘇繼仁、周東建五人,及官兵一二百名,營柵燒毀一空。現今直殺到前營。千總施達、侯先竭力死戰,正在危急之際,乞老爺撥兵救應。」陶公聽了,著急道:「如此怎好?」賈龍道:「小人初到,尚無寸功,當帶本部人馬,前去策應,管教無事。」陶公道:「極好。」便給與令箭二支,火速出了北門。到得自己營中,點了部將蔡大能、平虎、黑定國、荀有義四人,前隊精勇嘍羅五百名,便抄過城西,望湖口而來。正遇賊將飛天煞朱虎,追殺施達。危急之際,賈龍已看得明白,便攔腰截住喝道:「逆賊休走!綽天大王在此,了你性命。」朱虎揮刀與戰,不數合,早被賈龍一槍刺中咽喉而死。嘍羅趕上,梟了首級,便乘勢追殺。賊眾慌亂,俱不及上船,盡被活捉。其外殺死的,約有幾千。賈龍即到小渚營,連夜修起營柵,又教蔡大能等四人,權守要地。直至次早,竟一馬入城報捷。當時有詩為證:
    疋馬橫槍膽略雄,戰袍寒血裹腥紅。
    歸城衛國新降將,已奏湖中第一功。
  陶公大喜,便教他署了中軍守備,頂了劉純之職。又僉令牌,將蔡大能亦署了右營千總,代了包象亨之職。平虎等權署把總,亦頂代倪猶仁等之缺,即助蔡大能協守小渚營汛地。賈龍又稟道:「小將部下,共有二十員名將,今四人已受恩賜,尚有班惠、卜道人等一十六人,未蒙榮委,求老爺一視同仁。」陶公道:「如此俱在貴職部下,暫署了把總,俟有缺另補,決不負貴職之意。」賈龍謝了。陶公又問道:「適纔足下言及諸將中,為何有一道人?」要知賈龍回答言語,祇看下回便見。

◀上一回 下一回▶
醒名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