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亭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野亭記(有詩)
作者:楊維楨 元末明初
本作品收錄於:《楊維楨集/16

雲間沈鉉氏世家為郊關之外,其聚為溪之上,皆壙垠之野。於先廬東介,披蓁穢蒔花竹,築亭四楹,中置文竹榻、白木幾,筆床、荼灶、棋枰、書庋雜聚其次,時與一二同志友觴詠其中。顏其亭曰「野」,集賢趙公雍為作篆書之,又介吾友陳柏謁余七者寮求記。

予謂野非直郊外名也,聖人嘗以比仲由而又欲從先進之野。蓋野而畔教,聖人所嫌;野而勝華,聖人所取。鉉之野,何居?」鉉曰:「某之野,郊外之名耳,烏知聖人之去取哉!雖然聖人論野為質,鉉將論野於趣乎。趣乎,非樂處於壙垠者能知乎。唐丞相裴公嘗堂於午橋而名野矣,是厭政於朝,思野於野,豈真知野之趣哉!知野之趣,莫孟真曜氏、魏仲先氏若也。鉉不敏,將尚友於孟魏氏云。」予韙其言,又重柏之請,錄諸亭為記。繫之詩曰:

孟郊得野趣,野有真曜廬。魏先得野趣,野有野堂居。雲間沈東氏,草衣傲野夫。東屯田可種,西壤水可漁。門無索租吏,家有種樹書。野亭開草樹,野具集朋徒。

試問朝市宅,傳舍不須臾。朝恩來鐵券,暮死已屬鏤。始知野亭野,願堂如不如。

PD-icon.svg 本元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