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第71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七十回 金瓶梅
第七十一回 李瓶兒何家托夢 提刑官引奏朝儀
作者:蘭陵笑笑生
第七十二回

    詞曰:

      花事闌珊芳草歇,客里風光,又過些時節。小院黃昏人憶別,淚痕點點成紅血。
      咫尺江山分楚越,目斷神驚,只道芳魂絕。夢破五更心欲折,角聲吹落梅花月。

    話說西門慶同何千戶回來,走到大街,何千戶就邀請西門慶到家一飯。西門慶再三固辭。何千戶令手下把馬環拉住,說道:“學生還有一事與長官商議。”於是並轡同到宅前下馬。賁四同抬盒逕往崔中書家去了。原來何千戶盛陳酒筵在家等候。進入廳上,但見獸炭焚燒,金爐香靄。正中獨設一席,下邊一席相陪,旁邊東首又設一席。皆盤堆異果,花插金瓶。西門慶問道:“長官今日筵何客?”何千戶道:“家公公今日下班,敢屈長官一飯。”西門慶道:“長官這等費心,就不是同僚之情。”何千戶道:“家公公粗酌屈尊,長官休怪。”一面看茶吃了。西門慶請老公公拜見,何千戶道:“家公公便出來。”

    不一時,何太監從後邊出來,穿著綠絨蟒衣,冠帽皂鞋,寶石絛環。西門慶展拜四拜:“請公公受禮。”何大監不肯,說道:“使不的。”西門慶道:“學生與天泉同寅晚輩,老公公齒德俱尊,又系中貴,自然該受禮。”講了半日,何大監受了半禮,讓西門慶上坐,他主席相陪,何千戶旁坐。西門慶道:“老公公,這個斷然使不得。同僚之間,豈可旁坐!老公公叔侄便罷了,學生使不的。”何太監大喜道:“大人甚是知禮,罷罷,我閣老位兒旁坐罷,教做官的陪大人就是了。”西門慶道:“這等,學生坐的也安。”於是各照位坐下。何太監道:“小的兒們,再燒了炭來。今日天氣甚是寒冷。”須臾,左右火池火叉,拿上一包水磨細炭,向火盆內只一倒。廳前放下油紙暖簾來,日光掩映,十分明亮。何太監道:“大人請寬了盛服罷。”西門慶道:“學生裡邊沒穿甚麼衣服,使小價下處取來。”何太監道: “不消取去。”令左右接了衣服,“拿我穿的飛魚綠絨氅衣來,與大人披上。”西門慶笑道:“老先生職事之服,學生何以穿得?”何太監道:“大人只顧穿,怕怎的!昨日萬歲賜了我蟒衣,我也不穿他了,就送了大人遮衣服兒罷。”不一時,左右取上來,西門慶令玳安接去員領,披上氅衣,作揖謝了。又請何千戶也寬去上蓋陪坐。

    又拿上一道茶來吃了,何太監道:“叫小廝們來。”原來家中教了十二名吹打的小廝,兩個師範領著上來磕頭。何太監就吩咐動起樂來,然後遞酒上坐。何太監親自把盞,西門慶慌道:“老公公請尊便。有長官代勞,只安放鐘箸兒就是一般。”何太監道:“我與大人遞一鐘兒。我家做官的初入蘆葦,不知深淺,望乞大人凡事扶持一二,就是情了。”西門慶道:“老公公說那裡話!常言:同僚三世親。學生亦托賴老公公餘光,豈不同力相助!”何太監道:“好說,好說。共同王事,彼此扶持。”西門慶也沒等他遞酒,只接了杯兒,領到席上,隨即回奉一杯,安在何千戶並何太監席上,彼此告揖過,坐下。吹打畢,三個小廝連師範,在筵前銀箏象板,三弦琵琶,唱了一套《正宮•端正好》“雪夜訪趙普”、“水晶宮鮫綃帳”。唱畢下去。

    酒過數巡,食割兩道,看看天晚,秉上燈來。西門慶喚玳安拿賞賜與廚役並吹打各色人役,就起身,說道:“學生厚擾一日了,就此告回。”那公公那裡肯放,說道:“我今日正下班,要與大人請教。有甚大酒席,只是清坐而已,教大人受飢。”西門慶道:“承老公公賜這等美饌,如何反言受飢!學生回去歇息歇息,明早還要與天泉參謁參謁兵科,好領札付掛號。”何太監道:“既是大人要與我家做官的同幹事,何不令人把行李搬過來我家住兩日?我這後園兒里有幾間小房兒,甚是僻靜,就早晚和做官的理會些公事兒也方便些,強如在別人家。”西門慶道:“在這裡最好,只是使夏公見怪,相學生疏他一般。”何太監道:“沒的說。如今時年,早晨不做官,晚夕不唱喏,衙門是恁偶戲衙門。雖故當初與他同僚,今日前官已去,後官接管承行,與他就無干。他若這等說,他就是個不知道理的人了。今日我定要和大人坐一夜,不放大人去。”喚左右:“下邊房裡快放桌兒,管待你西門老爹大官兒飯酒。我家差幾個人,跟他即時把行李都搬了來。”又吩咐:“打掃後花園西院乾凈,預備鋪陳,炕中籠下炭火。”堂上一呼,階下百諾,答應下去了。西門慶道:“老公公盛情,只是學生得罪夏公了。”何太監道:“他既出了衙門,不在其位,不謀其政。他管他那鑾駕庫的事,管不的咱提刑所的事了。難怪於你。”不由分說,就打發玳安並馬上人吃了酒飯,差了幾名軍牢,各拿繩扛,逕往崔中書家搬取行李去了。

    何太監道:“又一件相煩大人:我家做官的到任所,還望大人替他看所宅舍兒,好搬取家小。今先教他同大人去,待尋下宅子,然後打發家小起身。也不多,連幾房家人也只有二三十口。”西門慶道:“老公公吩咐,要看多少銀子宅舍?”何太監道:“也得千金外房兒才夠住。”西門慶道:“夏龍溪他京任不去了,他一所房子倒要打發,老公公何不要了與天泉住,一舉兩得其便。此宅門面七間,到底五層,儀門進去大廳,兩邊廂房,鹿角頂,後邊住房、花亭,周圍群房也有許多,街道又寬闊,正好天泉住。”何太監道:“他要許多價值兒?”西門慶道:“他對我說原是一千三百兩,又後邊添蓋了一層平房,收拾了一處花亭。老公公若要,隨公公與他多少罷了。”何太監道:“我托大人,隨大人主張就是了。趁今日我在家,差個人和他說去,討他那原文書我瞧瞧。難得尋下這房舍兒,我家做官的去到那裡,就有個歸著了。”

    不一時,只見玳安同眾人搬了行李來回話。西門慶問:“賁四、王經來了不曾?”玳安道:“王經同押了衣箱行李先來了。還有轎子,叫賁四在那裡看守著哩。”西門慶因附耳低言:“如此這般上覆夏老爹,借過那裡房子的原契來,何公公要瞧瞧。就同賁四一答兒來。”這玳安應的去了。不一時,賁四青衣小帽,同玳安拿文書回西門慶說:“夏老爹多多上覆:既是何公公要,怎好說價錢!原文書都拿的來了。又收拾添蓋,使費了許多,隨爹主張了罷。”西門慶把原契遞與何太監親看了一遍,見上面寫著一千二百兩,說道:“這房兒想必也住了幾年,未免有些糟爛,也別要說收拾,大人面上還與他原價。”那賁四連忙跪下說:“何爺說的是。自古道:使的憨錢,治的莊田。千年房舍換百主,一番拆洗一番新。”何太監聽了喜歡道:“你是那裡人?倒會說話兒。常言成大事者不惜小費,其實說的是。他教甚麼名字?”西門慶道:“他名喚賁四。”何太監道:“也罷,沒個中人兒,你就做個中人兒,替我討了文書來。今日是個好日期,就把銀子兌與他罷。”西門慶道: “如今晚了,待的明日也罷了。”何太監道:“到五更我早進去,明日大朝。今日不如先交與他銀子,就了事。”西門慶問道:“明日甚時駕出?”何太監道:“子時駕出到壇,三更鼓祭了,寅正一刻就回宮。擺了膳,就出來設朝,升大殿,朝賀天下,諸司都上表拜冬。次日,文武百官吃慶成宴。你每是外任官,大朝引奏過就沒事了。”說畢,何太監吩咐何千戶進後邊,打點出二十四錠大元寶來,用食盒抬著,差了兩個家人,同賁四、玳安押送到崔中書家交割。夏公見抬了銀子來,滿心歡喜,隨即親手寫了文契,付與賁四等,拿來遞上。何太監不勝歡喜,賞了賁四十兩銀子,玳安、王經每人三兩。西門慶道:“小孩子家,不當賞他。”何太監道: “胡亂與他買嘴兒吃。”三人磕頭謝了。何太監吩咐管待酒飯,又向西門慶唱了兩個喏:“全仗大人餘光。”西門慶道:“還是看老公公金面。”何太監道:“還望大人對他說說,早把房兒騰出來,就好打發家小起身。”西門慶道:“學生一定與他說,教他早騰。長官這一去,且在衙門公廨中權住幾日。待他家小搬到京,收拾了,長官寶眷起身不遲。”何太監道:“收拾直待過年罷了,先打發家小去才好。十分在衙門中也不方便。”

    說話之間,已有一更天氣,西門慶說道:“老公公請安置罷!學生亦不勝酒力了。”何大監方作辭歸後邊歇息去了。何千戶教家樂彈唱,還與西門慶吃了一回,方纔起身,送至後園。三間書院,臺榭湖山,盆景花木,房內絳燭高燒,篆內香焚麝餅,十分幽雅。何千戶陪西門慶敘話,又看茶吃了,方道安置,歸後邊去了。

    西門慶摘去冠帶,解衣就寢。王經、玳安打發了,就往下邊暖炕上歇去了。西門慶有酒的人,睡在枕畔,見滿窗月色,翻來覆去。良久只聞夜漏沉沉,花陰寂寂,寒風吹得那窗紙有聲,況離家已久。正要呼王經進來陪他睡,忽聽得窗外有婦人語聲甚低,即披衣下床,趿著鞋襪,悄悄啟戶視之。只見李瓶兒霧髩雲鬟,淡妝麗雅,素白舊衫籠雪體,淡黃軟襪襯弓鞋,輕移蓮步,立於月下。西門慶一見,輓之入室,相抱而哭,說道:“冤家,你如何在這裡?”李瓶兒道:“奴尋訪至此。對你說,我已尋了房兒了,今特來見你一面,早晚便搬去了。”西門慶忙問道:“你房兒在於何處?”李瓶兒道:“咫尺不遠。出此大街迤東,造釜巷中間便是。”言訖,西門慶共他相偎相抱,上床雲雨,不勝美快之極。已而整衣扶髻,徘徊不舍。李瓶兒叮嚀囑咐西門慶道:“我的哥哥,切記休貪夜飲,早早回家。那廝不時伺害於你,千萬勿忘!”言訖,輓西門慶相送。走出大街上,見月色如晝,果然往東轉過牌坊,到一小巷,見一座雙扇白板門,指道:“此奴之家也。”言畢,頓袖而入。西門慶急向前拉之,恍然驚覺,乃是南柯一夢。但見月影橫窗,花枝倒影矣。西門慶向褥底摸了摸,見精流滿席,餘香在被,殘唾猶甜。追悼莫及,悲不自勝。正是:

      玉宇微茫霜滿襟,疏窗淡月夢魂驚。凄涼睡到無聊處,恨殺寒雞不肯鳴。

    西門慶夢醒睡不著,巴不得天亮。比及天亮,又睡著了。次日早,何千戶家童僕起來伺候,打發西門慶梳洗畢,何千戶又早出來陪侍,吃了薑茶,放桌兒請吃粥。西門慶問:“老公公怎的不見?”何千戶道:“家公公從五更就進內去了。”須臾拿上粥來。吃了粥,又拿上一盞肉圓子餛飩雞蛋頭腦湯。一面吃著,就吩咐備馬。何千戶與西門慶冠冕,僕從跟隨,早進內參見兵科。出來,何千戶便分路來家,西門慶又到相國寺拜智雲長老。長老又留擺齋。西門慶只吃了一個點心,餘者收與手下人吃了,就起身從東街穿過來,要往崔中書家拜夏龍溪去。因從造釜巷所過,中間果見有雙扇白板門,與夢中所見一般。悄悄使玳安問隔壁賣豆腐老姬:“此家姓甚名誰?”老姬答道:“此袁指揮家也。”西門慶於是不勝嘆異。到了崔中書家,夏公才待出門拜人,見西門慶到,忙令左右把馬牽過,迎至廳上,拜揖敘禮。西門慶令玳安拿上賀禮:青織金綾紵一端、色緞一端。夏公道:“學生還不曾拜賀長官,到承長官先施。昨日小房又煩費心,感謝不盡。”西門慶道:“昨日何太監說起看房,我因堂尊分上,就說此房來。何公討了房契去看了,一口就還原價。果是內臣性兒,立馬蓋橋就成了。還是堂尊大福!”說畢,二人笑了。夏公道:“何天泉,我也還未回拜他。”因問:“他此去與長官同行罷了。”西門慶道:“他已會定同學生一路去,家小且待後。昨日他老公公多致意,煩堂尊早些把房兒騰出來,搬取家眷。他如今權在衙門裡住幾日罷了。”夏公道:“學生也不肯久稽,待這裡尋了房兒,就使人搬取家小。也只待出月罷了。”說畢,西門慶起身,又留了個拜帖與崔中書,夏公送出上馬,歸至何千戶家。何千戶又早有午飯等候。西門慶悉把拜夏公之事說了一遍:“騰房已在出月。”何千戶大喜,謝道:“足見長官盛情。”

    吃畢飯,二人正在廳上著棋,忽左右來報:“府里翟爹差人送下程來了。抓尋到崔老爹那裡,崔老爹使他這裡來了。”於是拿帖看,上寫著:“謹具金緞一端、雲紵一端、鮮豬一口、北羊一腔、內酒一壇、點心二盒。眷生翟謙頓首拜。”西門慶見來人,說道:“又蒙你翟爹費心。”一面收了禮物,寫回帖,賞來人二兩銀子,抬盒人五錢,說道:“客中不便,有褻管家。”那人磕頭收了。王經在旁悄悄說:“小的姐姐說,教我府里去看看愛姐,有物事捎與他。”西門慶問:“甚物事?”王經道:“是家中做的兩雙鞋腳手。”西門慶道:“單單兒怎好拿去?”吩咐玳安:“我皮箱內有帶的玫瑰花餅,取兩罐兒。”就把口帖付與王經,穿上青衣,跟了來人往府里看愛姐不題。這西門慶寫了帖兒,送了一腔羊、一壇酒謝了崔中書,把一口豬、一壇酒、兩盒點心抬到後邊孝順老公公。何千戶拜謝道:“長官,你我一家,如何這等計較!”

    且說王經到府內,請出韓愛姐,外廳拜見了。打扮的如瓊林玉樹一般,比在家出落自是不同,長大了好些。問了回家中事務,管待了酒飯,見王經身上單薄,與了一件天青紵絲貂鼠氅衣兒,又與了五兩銀子,拿來回覆西門慶話。西門慶大喜。正與何千戶下棋,忽聞綽道之聲,門上人來報:“夏老爹來拜,拿進兩個拜帖兒。”兩個忙迎接到廳敘禮,何千戶又謝昨日房子之事。夏公具了兩分緞帕酒禮,奉賀二公。西門慶與何千戶再三致謝,令左右收了。夏公又賞了賁四、玳安、王經十兩銀子,一面分賓主坐下。茶罷,共敘寒溫。夏公道:“請老公公拜見。”何千戶道:“家公公進內去了。”夏公又留下了一個雙紅拜帖兒,說道:“多頂上老公公,拜遲,恕罪!”言畢,起身去了。何千戶隨即也具一分賀禮,一匹金緞,差人送去,不在言表。

    到晚夕,何千戶又在花園暖閣中擺酒與西門慶共酌,家樂歌唱,到二更方寢。西門慶因昨日夢遺之事,晚夕令王經拿鋪蓋來書房地平上睡。半夜叫上床,摟在被窩內。兩個口吐丁香,舌融甜唾。正是:

      不能得與鶯鶯會,且把紅娘去解饞。

    一晚題過。到次日,起五更與何千戶一行人跟隨進朝。先到待漏院伺候,等的開了東華門進入。但見:

      星斗依稀禁漏殘,禁中環佩響珊珊。欲知今日天顏喜,遙睹蓬萊紫氣皤。

    少頃,只聽九重門啟,鳴噦噦之鸞聲;閶闔天開,睹巍巍之袞冕。當時天子祀畢南郊回來,文武百官聚集,等候設朝。須臾鐘響,天子駕出大殿,受百官朝賀。須臾,香球撥轉,簾捲扇開。正是:

      晴日明開青鎖闥,天風吹下御爐香。千條瑞靄浮金闕,一朵紅雲捧玉皇。

    這皇帝生得堯眉舜目,禹背湯肩,才俊過人,口工詩韻,善寫墨君竹,能揮薛稷書,通三教之書,曉九流之典。朝歡暮樂,依稀似劍閣孟商王;愛色貪花,仿佛如金陵陳後主。當下駕坐寶位,靜鞭響罷,文武百官秉簡當胸,向丹墀五拜三叩頭,進上表章。已而有殿頭官口傳聖旨道:“朕今即位二十祀矣。艮岳於茲告成,上天降瑞,今值覆端之慶,與卿共之。”言未畢,班首中閃過一員大臣來,朝靴踏地響,袍袖列風生。視之,乃左丞相崇政殿大學士兼吏部尚書太師魯國公蔡京也。幞頭象簡,俯伏金階,口稱:“萬歲,萬歲,萬萬歲!臣等誠惶誠恐,稽首頓首,恭惟皇上御極二十祀以來,海宇清寧,天下豐稔,上天降鑒,禎祥疊見。三邊永息兵戈,萬國來朝天闕。銀岳排空,玉京挺秀。寶籙膺頒於昊闕,絳宵深聳於乾宮。臣等何幸,欣逢盛世,交際明良,永效華封之祝,常沾日月之光。不勝瞻天仰聖,激切屏營之至!謹獻頌以聞。”良久,聖旨下來:“賢卿獻頌,益見忠誠,朕心嘉悅。詔改明年為重和元年,正月元旦受定命寶,肄赦覃賞有差。”蔡大師承旨下來。殿頭官口傳聖旨:“有事出班早奏,無事捲簾退朝。”言未畢,見一人出離班部,倒笏躬身,緋袍象簡,玉帶金魚,跪在金階,口稱:“光祿大夫掌金吾衛事太尉太保兼太子太保臣朱勔,引天下提刑官員章隆等二十六員,例該考察,已更改補、繳換札付,合當引奏。未敢擅便,請旨定奪。”於是二十六員提刑官都跪在後面。不一時,聖旨傳下來:“照例給領。”朱太尉承旨下來。天子袍袖一展,群臣皆散,駕即回宮。百官皆從端禮門兩分而出。那十二象不待牽而先走,鎮將長隨紛紛而散。朝門外車馬縱橫,侍仗羅列。人喧呼,海沸波翻;馬嘶喊,山崩地裂。眾提刑官皆出朝上馬,都來本衙門伺候。良久,只見知印拿了印牌來,傳道:“老爺不進衙門了,已往蔡爺、李爺宅內拜冬去了。”以此眾官都散了。

    西門慶與何千戶回到家中。又過了一夕,到次日,衙門中領了札付,又掛了號,又拜辭了翟管家,打點殘裝,收拾行李,與何千戶一同起身。何太監晚夕置酒餞行,囑咐何千戶:“凡事請教西門大人,休要自專,差了禮數。”從十一月二十日東京起身,兩家也有二十人跟隨,竟往山東大道而來。已是數九嚴寒之際,點水滴凍之時,一路上見了些荒郊野路,枯木寒鴉。疏林淡日影斜暉,暮雪凍雲迷晚渡。一山未盡一山來,後村已過前村望。比及剛過黃河,到水關八角鎮,驟然撞遇天起一陣大風。但見:

      非干虎嘯,豈是龍吟?卒律律寒飆撲面,急颼颼冷氣侵人。初時節無蹤無影,次後來捲霧收雲。吹花擺柳白茫茫,走石揚砂昏慘慘。颳得那大樹連聲吼,驚得那孤雁落深濠。須臾,砂石打地,塵土遮天。砂石打地,猶如滿天驟雨即時來;塵土遮天,好似百萬貔貅捲土至。這風大不大?真個是吹折地獄門前樹,亂起酆都頂上塵;常娥急把蟾官閉,列子空中叫救人。險些兒玉皇住不得昆侖頂,只颳得大地乾坤上下搖。

    西門慶與何千戶坐著兩頂氈幃暖轎,被風颳得寸步難行。又見天色漸晚,恐深林中撞出小人來,西門慶吩咐手下:“快尋那裡安歇一夜,明日風住再行罷。”抓尋了半日,遠遠望見路旁一座古剎,數株疏柳,半堵橫牆。但見:

      石砌碑橫夢草遮,迴廊古殿半欹斜。夜深宿客無燈火,月落安禪更可嗟。

    西門慶與何千戶忙入寺中投宿,上題著“黃龍寺”。見方丈內幾個僧人在那裡坐禪,又無燈火,房舍都毀壞,半用籬遮。長老出來問訊,旋吹火煮茶,伐草根喂馬。煮出茶來,西門慶行囊中帶得乾雞腊肉果餅之類,晚夕與何千戶胡亂食得一頓。長老爨一鍋豆粥吃了,過得一宿。次日風止天晴,與了和尚一兩銀子相謝,作辭起身往山東來。正是:

      王事驅馳豈憚勞,關山迢遞赴京朝。夜投古寺無煙火,解使行人心內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