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淚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金粉淚
作者:陈独秀
1934年

  共56首,为陈独秀被关押在南京老虎桥监狱时所作。

放棄燕雲戰馬豪,胡兒醉夢倚天驕。此身猶未成衰骨,夢裏寒霜夜渡遼。

要人玩耍新生活,貪吏難招死國魂。家國興亡都不管,滿城爭看放風箏。

清黨倒黨一手來,萬般復古太平哉。當年北伐誠多事,笑倒藍衣吳秀才。

經正民興禮教尊,救亡端賴舊文明。投壺雅集孫聯帥,不愧先知先覺人。

世事從來似弈棋,黃龍青白耍斯梯。紅袍不及藍袍好,行酒青衣古有之。

抽水馬桶少不了,洋房汽車(沒有)不行。此外摩登齊破壞,長袍騎射慶升平。[1]

五四五卅亡國禍,造反武昌更不該。微笑撚須張大辮,石頭城畔日徘徊。

一國三公贛港寧,可憐諸葛竟分身。黨中無派緣清黨,阿鬥先生雙眼明。

庶人議政幹刑典,民氣銷沈受品彈。莫道官家難說話,本來百姓做人難。

兵車方過忍朝饑,租吏追呼烏夜啼。壯者逃亡老者泣,將軍救國要飛機。

飛機轟炸名城墮,將士歡呼百姓愁。虜馬臨江卻沈寂,天朝不戰示懷柔。

批頰何顏見婦人,婦人忍辱重黃金。高官我做他何恤,廉恥聲聲教國民。

士氣囂張應付難,讀書救國最平安。埋頭學得胡兒語,好待榮膺甲必丹。

民智民權是禍胎,防微只有倒車開。蠃家萬世為皇帝,全仗愚民二字來。

木鞋踏破黃河北,救國三民有萬能。革命維新皆反動,祭陵保墓建中興。

四方烽火入邊城,修廟扶乩更念經。國削民奴皆細事,首宜復古正人心。

人心一正般般古,四裔夷酋自罷兵。中國聖人長訓政,紫金山色萬年青。

德賽自來同命運,聖功王道怎分開。懺除犯上無君罪,齊到金剛法會來。

寶華山上暗生春,春滿書齋不二門。妒病難醫今有藥,老僧同榻爾何能。

艮兌成名老運亨,不虞落水仗天星。只憐虎子風流甚,斬祀汪汪長嘆聲。

保墓賢人別有思,痛心考古播邪辭。三皇五帝推翻後,稻桶灰飛大聖悲。[2]

兩載匆匆亡四省,三民赫赫壯千秋。中華終有新生命,海底弘開紀念周。

長城以外非吾土,萬里黃河慘淡流。還有長江天塹在,貴人高枕永無憂。

蘇馬幽居蔣蔡逃,胡兒拍手漢號啕。兒皇忠悃應無矢,母事皇軍汗馬勞。

人心不古民德薄,中夏亡君世道憂。幸有安排謝鄰國,首宜統一慶車郵。

關東少帥如兄弟,淮上勛臣師道尊。欽慕抒誠承雅教,何郎軟語最溫存。

虎狼百萬晝橫行,興復農村氣象新。吸盡苛捐三百種,貧民血肉有黃金。

低頭分取一杯羹,實業宣傳花樣新。機器農場偷賣盡,增加生產厚民生。

分肥不及暗生嗔,蹩腳先生老氣橫。唯一輝煌新建設,前朝燈火萬家明。

嚴刑重典事唐皇,炮烙淩遲亦大方。暴虐秦皇絕千古,未聞博浪狙張良。

貪夫濟濟盈朝右,英俊雕殘國脈衰。孕婦嬰兒甘並命,血腥吹滿雨花臺。

開門閉戶兩爭持,佝僂主人佯不知。幸有雄兵過百萬,威加百姓不遲疑。

感恩黨國誠寬大,並未焚書只禁書。民國也興文字獄,共和一命早嗚呼。

麻雀烏鴉總禍胎,投機彩票禁難開。檢查毒品官家利,獎券航空大發財。

故宮春色悄然去,無私王冠只一端。南下明珠三百篋,滿朝元老面團團。

珊珊媚骨吳興體,書法由來見性真。不識恩仇識權位,古今如此讀書人。

拳亂償金萬民血,故宮寶器盡連城。要人壟斷伶人喜,一擲纏頭十萬金。

十三萬萬債臺高,破產驚呼路政糟。太子叼光三百萬,宗臣外府大荷包。

蕭何立法身難免,嗾殺陳郎道路哀。司馬家兒同眷屬,祝君終老妙高臺。

凜凜威風禦史臺,三光蔭下集群才。狐貍暗笑蒼蠅拍。心眼歪時嘴亦歪。

一門親貴人稱羨,宋玉高唐結主歡。幾見司農輕授受,乃知裙帶勝衣冠。

黨權為重國權輕,破碎山河萬眾驚。棄地喪權非細事,廟謨密定兩三人。

嚴懲鴉片不容情,高坐唐皇國法尊。為免欠呻頻掩袖,好將煙泡暗中吞。

鴉片專營陸海軍,明嚴煙禁暗銷行。州官放火尋常事,巢縣新焚八大村。

嫌疑反動日驚心,拱默公卿致太平。幹事委員資笑謔,女權不重重花瓶。

法外有法黨中黨,繼美沙俄黑百人。囚捕無須煩警吏,殺人如草不聞聲。

皇皇大典枉掄才,官運高低靠後臺。封鎖未成民已苦,七分政治費疑猜。

苛捐榨盡民間血,百業雕殘袖手看。商賈不知遺教美,但愁歇業忍饑寒。

觀瞻對外苦周旋,索命難延建設捐。白髮翁媼雙跪泣,乞留敝絮過冬天。

委員提款連翩至,心軟州官持印逃。入室無人拘婦去,嬰兒索乳苦哀號。

垣墻屬耳黨先生,士氣消沈官遠亨。閉戶閉心兼閉口,莫傷亡國且偷生。

虜民奪地數千里,使節依然笑語迎。無力復仇應抱恨,如何握手進香蘋。

健兒委棄在疆場,萬姓流離半死傷。未戰先逃恬不恥,回鑾盛典大鋪張。

嫩江血戰驚強敵,愛國男兒自主張。雪地冰天誰管得,東風吹暖半閑堂。

專制難期政令寬,每因功業震人寰。未聞辱國兒皇帝,亦欲伊周一例看。

自來亡國多妖孽,一世興衰照眼明。幸有艱難能煉骨,依然白髮老書生。

注释[编辑]

  1. 詩中“沒有”合為一字。
  2. 稻桶者,道統是也。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42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75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