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縷曲 (顧貞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金缕曲
作者:顧貞觀 清
1667年

順治十四年(公元1657年),好友吳兆騫因「丁酉科場案」被株連而流放寧古塔。顧貞觀與吳兆騫私交甚厚,情同手足,為救吳而奔走呼號,遍求滿朝權貴。十年後,顧貞觀輾轉得到吳兆騫的求救信,寫道:「塞外苦寒,四時冰雪。嗚鏑呼風,哀前帶血。一身飄寄,雙鬢漸星。婦復多病,一男兩女,藜藿不充。回念老母,瑩然在堂,迢遞關河,歸省無日……」。讀畢情緒激動,夜不能眠,在北京千佛寺大雪之夜作《金縷曲》詞兩闋(即下面所錄的「其一」、「其二」)贈之,哀怨情深,被稱為「千古絕調」。納蘭性德見之,泣下數行,認為此詞與李陵的《別離詩》及向秀悼念嵇康的《思舊賦》相媲美,求其父明珠相救,康熙二十年,吳兆騫遇赦歸京。

顧貞觀與納蘭性德為忘年之交,納蘭性德對顧貞觀一見如故,立刻寫了一闋《金縷曲》相贈,詞中有「後身緣恐結他生裡」句,顧貞觀後來記載,當時他看到此句時,甚覺不祥,只說不出來。但他也相當傾折於這位文采風流的相國公子,便和了一闋詞(即下面所錄的「其五」)。

其一(報吳兆騫書)[编辑]

季子平安否?
便歸來、平生萬事,那堪回首。
行路悠悠誰慰藉,母老家貧子幼。
記不起,從前杯酒,
魑魅搏人應見慣,總輸他、覆雨翻雲手。
冰與雪,周旋久。

淚痕莫滴牛衣透。
數天涯、依然骨肉,幾家能夠?
比似紅顏多命薄,更不如今還有。
只絕塞、苦寒難受。
廿載包胥承一諾,盼烏頭馬角終相救。
置此札,君懷袖。

其二(報吳兆騫書)[编辑]

我亦飄零久。
十年來、深恩負盡,死生師友。
宿昔齊名非忝竊,試看杜陵消瘦。
曾不減、夜郎僝僽。
薄命長辭知己別,問人生、到此淒涼否。
千萬恨,從君剖。

兄生辛未吾丁丑。
共些時、冰霜摧折,早衰蒲柳。
詞賦從今須少作,留取心魂相守。
但願得、河清人壽。
歸日急翻行戍稿,把空名、料理傳身後。
言不盡,觀頓首。

其三[编辑]

馬齒加長矣。
向天公、投箋試問,生余何意?
不信懶殘分芋後,富貴如斯而已。
惶愧殺、男兒墮地。
三十成名身已老,況悠悠、此日還如寄。
驚伏櫪,壯心起。

直須姑妄言之耳,
會遭逢、致君事了,拂衣歸里。
手散黃金歌舞就,購盡異書名士。
累公等、他年諡議。
班范文章虞褚筆,為微臣、奉敕書碑記。
槐影落,酒醒未?

其四[编辑]

無語湘簾卷,
肯輸他、畫梁雙宿,封侯悔遣。
紅雨立殘清露滑,繡雀一幫泥泫。
早餒就、吳宮八繭。
悄向護花鈴索下,聽黃鸝、罵徹春陰淺。
容易得,遠山展。

游蹤似托韶華顯。
鬥輕狂、謝娘絮薄,沈郎錢扁,
何處芳叢爭挾彈,橫過新豐雞犬。
逞買笑、鄉愁告免。
不記臨行針線密,綠楊絲、繫馬青衫典。
休乞句,帶重翦。

其五 (和納蘭公子)[编辑]

且住為佳耳,
任相猜,馳箋紫閣,曳裾朱第。
不是世人皆欲殺,爭顯憐才真意?
容易得,一人知己,
慚愧王孫圖報薄,只千金,當灑平生淚,
曾不值,一杯水。

歌殘擊筑心逾醉,
憶當年,侯生垂老,始逢無忌。
親在許身猶未得,俠烈今生已已。
但結託來生休悔,
俄頃重投膠在漆,似舊曾相識屠沽裡,
名預籍,石函記。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