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華子新編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金華子新編序
作者:劉崇遠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861

金華子者,河南劉生。少慕赤松子兄弟能釋羈勒於放牧間,讀其書,想其人,恍若遊於金華之境,因自號焉。生自童蒙歲,便解愛人博學。暨乎鬢發焦禿,而無所成名。凡為文章,略知宗旨。最嗜吟詠,而所得亦不出流輩。年逾壯室,方蒞官於畿甸。繼宰二邑,共換二十餘寒暑。唯知趑趄畏慎,不能磊落經濟。罷秩歸京,得留綴班。家貧窶,在闕三四年,甚窘困,稍暇猶綴吟不困倦,縱情任興,一聯一句,亦時有合於清奇,顧於食玉燃桂,不無撓懷。才緩紆斯須,則嘯傲自若。或遇盛友良會,聞人語話及興亡理亂,猶耳聰意悅,未嚐不周旋觀察,冀或湊會警戒。庶幾助於理道者,必慷慨反複,至於逾晷不息。時皇上憂勤大寶,宵衣旰食。致治之切,無愧前代。命有司張皇公道,掄擇材雋。科第取士,鬱然反古。時有以春闈策問舉子對義見示者,睹強國富民之論,今古得失之理,則愧惕雀息,往往汗流。何者?以坐遇明盛時,而抱名稱不聞於世,何疾複甚於斯矣。因念為童時,侍立長者左右,或於冬宵漏永,秋階月瑩,尊年省睡,率皆話舊時經由,多至深夜不寐。始則承平事實矣,爰及亂離,於故基跡,或歎或泣,淒咽仆隸。自念髫齔之後,甚能記聽。今雖稚齒變老,耄亡失憶,十可一二,猶存乎心耳。並成人宦遊之後,其間耳目諳詳,公私變易,知聞傳載,可係鉛槧者,漸恐年代浸遠,知者已疏。更慮積新沉故,遺絕堪惜。宜編序者,即隨而釋之雲爾。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