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華張氏先祠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金華張氏先祠記
作者:宋濂 明
本作品收錄於《鑾坡集/10》和《翰苑前集

金華縣東行四十五里,有地曰苓唐。山川相繆,而風氣鬱盤,著姓張氏,世居其中。初,張氏有諱隆府君者,字亨仲,宋建炎初,自睦而來為潘氏之贅婿,至今其村聚猶仍潘為名。府君既占名數於縣,日以力本為務。未幾,家寢穰,生三丈夫子,曰子政,曰子中,曰子成,皆能紹前業而無爽德。子中之子文華,倜儻尚奇行,鄉先達端明殿學士王公埜甚器重之。淳祐末,公遷沿江制置使,欲辟為之屬。辭弗赴。自時厥後,府君之三子遺胤日滋,遂成三大族,亡慮十百餘人。其出而仕者,既以文墨論議著稱於時;而退修於家者,亦循循雅飭,無愧於士君子之行。蓋自府君至是,亦十有一世矣。

府君之六世孫榮,今為一宗之長,乃慨然歎曰:「吾儕承藉其先祉,以克至於今日,有闔廬以禦風雨,有絲枲膏粱以為之羞服,而先祖妥靈之無其所,不亦顛乎!」於是與族弟琰力謀之。而子姓之中,若留、鎮、琮、似四人,即捐所居之廳事三楹間以為之倡。榮遂加以塈茨之功,繚以垣墉,列以龕櫝與夫祭饗百須之器,莫不精且良。中奉府君,原其初遷也。旁以三子侑食,三族之所宗也。而又益之以制屬君,府君之流光及是始振,示不敢忘也。然而世遠屬疏,祭不敢用四仲,唯據朱徽公所定祀先祖之儀,以立春生物之始,陳器具饌而行三獻禮。月旦、十五日之序參,族人散處乎東西,度不能以皆至,唯正月朔旦,無小無大,咸拜於祠下,復會拜別室,以敘長幼焉。其生子已命名者,續書之於譜圖而後退。若夫朝夕汛掃啟閉之職,擇謹願者為之主守。祭田若干畝,則俾三族之嗣人輪掌其租入,以供孝祀燕私之事。此其大凡也。

始事於至正乙巳之冬,而迄功於丙午之春。榮帥宗人數千指,皆沐浴盛冠衣,入奉明薦,牲酒潔清,執事儼恪,周旋進退,濟濟蹌蹌。觀者咸悅,以為□邑之所未睹。竣事,復遣其孫愈來徵濂文,刻示後裔,俾世世無有所易。其田之鄉落、步畝,則附見於石陰。

濂聞之,先王制為廟祭之禮,上下隆殺,皆有常典,牲牢器幣,皆有常數,固非士庶人可得而行。然其親親之仁,出於物則民彝之懿者,初不以賤與貴而有異也。今榮乃能於服殺宗遷之後,以義起禮,而遠祀府君,非惟使子若孫不忘其所自出,而管攝人心、聚合宗族之意,實於是乎在,不亦孝子仁人之用心也哉。嗚呼,人非空桑而生,孰不本之於祖者?方其封殖自厚,長慮卻顧,無所不用其極。問其所從來,則曰吾不知也。問其薦奠之禮,則又曰我未之能行也。所謂報本反始之道,顧當是邪?視榮之為,殆將愧死矣。是不可以不書。三族之嗣人,尚思是纘是承。棟宇之必葺也,毋使之震淩;黍稷之必獲也,毋使之穢荒;牲牷之必腯也,毋使之瘯蠡。庶幾濂之文為不徒作矣。嗚呼,其懋敬之哉,其懋敬之哉!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