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蕐黃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八 金蕐黃先生文集 卷第三十九
元 黃溍 撰 張元濟 撰劄記 景常熟瞿氏上元宗氏日本岩崎氏藏元刊本
卷第四十

金華黄先生文集卷苐三十九

           臨川危素編次

  墓誌銘

   江隂吴君墓誌銘

君諱方字季仁姓吴氏世為江隂人七丗祖範大觀政和間累

舉八行皆不起後以慈寕慶壽恩封承務郎人不稱其官而稱

之必曰八行先生云甞出𥝠錢治郡學而授弟子業没囙祠之

至今不廢六世祖仲基宣和甲辰進士五丗祖閱之紹興壬子

進士髙祖諱某曽祖諱庠祖諱珏考諱世英並晦弗耀母曹氏

有子三人君其季也少受經于郷先生陸子方而扵諸子百氏

毉薬卜筮数術之書靡𠩄不知作詩尚理致不事雕飾然未始

自以為髙教其子率能有𠩄成立其奬飾後進雖小善弗遺有

過輒面斥之亦無少恕里中子有𫉬罪於其父將違而去之者

詣君别君諭之曰生育之㤙昊天同極天可逃乎其人大悔⿺辶䖏

下拜請歸侍飬扵是父子如𥘉郷民有兄弟三人生五子而析

居者已三十年君覩其墟落整比長㓜有序語之曰吾觀汝家

雍睦如此SKchar不萃而爲一乎其人感悟曰仁人之言倍之不祥

遂復同居君之啓迪人多此𩔖有盗屡彂君𠩄蔵一日卒然遇

之隣家子也左右欲聞于官君曰吾不能薫之爲善良暴其事

則辱在我耳彼豈樂爲盗哉迫於貧耳竟縦遣之後果自媿而

改行其䏻使人化服又如此(⿱艹石)家非甚豊扵財而樂振人之窮

居者行者咸有以資之病與薬餌死與棺槥糓貴則下其直貸

錢而弗能償則折其劵𡻕饑有司勸分君自度力不足周一郡

乃罄餘粟以食其郷之人蔡港務官𠩄𧇊稅錢一千三百緡計

無𠩄出携其女粥於市君聞之悉為代輸因請以女俻給使君

拒弗納州官有受代貧莫䏻歸者死無地以塟君方自治壽藏

輟其地以𢌿之此尤為人所称道者也君自奉食無兼味而凉

天佳月朋簮雜集觴豆甚設雅SKchar𭠘壷尽歡而止延祐中故人

有知君者薦為䖏州儒學録辞不就自𭈹孏菴居士以示絶意

於仕進晚築室于家東南将徙居之俄得風痺疾稍愈而復作

臨終頋其子曰人孰無死古人重於得正而斃吾殆庻㡬乎其

毋以侈靡之物歛且毋以緇黄溷吾家泫汝䓁能守其身而不

墜詩禮之𫝊則吾𠩄望也言訖而逝君生於前至元二十五年

正月二十三日卒扵後至元五年正月二十五日享年五十有

二其年三月二十六日塟順化郷黄山先墓之側娶朱氏子男

八人長惟誠次惟諒為伯父後次惟訓惟𧨏惟謹惟謨惟詵惟

評女三人長適常州蔣龯餘在室孫男二人女二人君塟後三

年惟誠介趙君季文賈君彦髙納謁而言曰先人不𦍒至於大

故惟誠䓁遵治命速塟未及跣赱於先生長者之門以啚不杇

懼乆且墜逸益重不孝之罪願矝而賜之銘按事状𠩄述君平

生大槩多可書而惟誠之請又勤懇若是不敢以不文為觧

緊君之先以八行徴𠕅丗文科茂㤙是承君主盛時不榮以禄

惟行與文是似是續動人者義澤物者仁詠SKchar道徳為時逸民

有子詵詵幹父用譽載其休聲永表封𣗳

  溧陽孔君墓誌銘

溧陽孔君既𣳚之明年其孤汝舟汝楫将奉匶以塟前期汝舟

俾其子惟中走錢唐以銘來屬按狀君諱學詩字文卿六丗祖

按自魯徙吴曽大父潜又自吴徙溧陽而占籍焉大父應祥始

務治生産以殖其家父庭秀以謹厚克承先業有子二人君其

次也至元乙亥國朝取宋之師至金𨹧寓公趙待制淮起兵溧

𬒳執不屈而死君年甫十有六𥨸自念曰彼大臣子且有位

序死固其𠩄蚩蚩之氓安知天命𠩄歸徒耴死無益也乃賛其

父率衆詣軍門郷井頼之以完主帥竒之因挟以北上欲薦于

大府俾效官使君之父適遣人以物色訪得君𠩄在君慨然曰

吾𫉬爲太平民終飬其父母幸矣奚以官爲懇辞得南還君持

身以正家法甚嚴而濟之以㤙伯兄蚤世撫其遺孤如巳子中

分田廬擇其羙者授之族𡛸里黨之窮乏必加周䘏而不以爲

徳它可便於郷鄰者無不致其力大徳丁未之饑食其餓者瘞

其殍死者天暦巳巳荐饑亦如之且傾廪粟以𦔳官府之弗給

法當淂官有司将上其名于銓曹君謝曰吾以有餘𥙷不足尓

豈藉是榮吾身哉况以入粟而賞官何榮之有識者尤用敬服

君素剛介人有過輒面斥責即貴𫝑無𠩄避故与世多忤有誣

䧟以不法者平昔𠩄怨忌又旁咻而力㨈之長吏覬君有𠩄請

託抑弗為理君曰吾心無媿於天人惡䏻勝天㢤巳而卒淂直

擠之者乃自悔而君無㡬微見於辞色苐戒其子曰汝軰毋懲

■𠩄遭而怠於為善亦毋以家之豊而不由於禮惟勤生可以

継其先惟知學可以㳤其後至其子䏻自植立遂悉付以家事

日與賓客従容於琹册觴豆壷矢間二子列屋而居𭈹南北宅

君往来惟意所適而安焉不以乆近為計也君甞大書性字於

座右謂人曰䏻循性之自然則無入而不自淂矣人因称之曰

性齋云君卒以至正元年二月十四日享年八十有二塟以二

年某月某日墓在𠩄居里陸上原先塋之次娶教氏前三十有

一年卒子男二人汝舟汝楫也孫男五人惟徳惟和惟中惟良

惟懋女四人壻曰蔡翼張濵宗應槐湯某曽孫男八人女五人

玄孫男一人女一人盖君平生大槩内有𠩄飬而不撓於物外

無𠩄慕而不累於名近乎古𠩄謂郷之善士者可銘也巳銘曰

君家于南由魯友分歸而求諸逺有異聞見㡬者知利物者仁

為而不■匪以資身惟是浩然弥乆獨存安常委順訖為全人

亦既有年有子有孫有銘昭之刻在墓門

  樂平朱君墓誌銘

至正元年秋予與建徳推官李君粲同較文郷闈南士預薦者

二十有八朱公仙其一也於是公遷之父殁已十有一年塟亦

五年矣又六年而公遷用特恩為吾婺學正奉李君所為状來

謁銘𧨏不得辞君諱以寔字寔𫝊饒之樂平人始居萬全郷之

石潭三徙而居永豐郷之文充族日以大至君爱金山鄊碩徳

里山水之勝又徙居焉其先有仕甫唐者曰兵部尚書鈞譜諜

散亡逸其丗次大父曰囯章生於宋李晦徳弗仕父曰君羙愽

學有文而多材能李公庭芝提㸃江東刑獄奉書弊迎致之将

授以宫力辞弗就君生十𡻕日記数千言十二䏻屬文十四而

宋亡遂絶意於仕進至元間有大浮屠領其教門事貴势熏灼

或謂往拜其座下一官可淂君日李公庭芝南朝正人吾父尚

不肯出其門下浮屠何為者𫆀吾SKchar不可屈也郡守周侯天𩦸

以書推薦于當路君掉臂弗頋周侯媿謝焉

國朝用科舉取士有司強起君就試一不合輒不復踐塲屋盖

其父子之出䖏如此𥘉君之少也頗務汎覧工文辞聞吴先生

中復以石洞之學倡於其郷与伯兄季弟征従之㳺尽弃其斈

而學焉君之學尤長扵易覃思三十年著書曰六十四卦餘義

謂伏羲之卦止扵八文王拘菱里重為六十四而名之周公困

扵流言又作卦爻之辭以明之易㒷扵SKchar患文王周公父子事

同故因象而繫以事𧰼非虚設事非空言所謂以身立教也旣

刻其書而不輕出故時人鮮有知之者他詩文曰偶得集者若

干卷雖窮不自𦕅而言辭和適無所怨懟其自飬也厚矣此又

君師友源流學問之㓛可見者也君恠孝友每恨居貧無以奉

甘㫖凢𥙊享于家展省于丘墓必為之隕涕居家有禮妻子伺

其喜怒莫敢犯交朋友䖏郷黨以荘敬至教人則下其顔色而

誘掖之樽酒従容抵掌談𥬇人爱之而弗敢狎也晚𡻕結廬田

野間其東北有髙山多爽氣方欲納其清華以葆遐齡俄一夕

夢其師告之曰明日與子講大斈誠意章自今子其脫然矣詰

旦占之不觧其夕遂卒至順二年十二月十日也享年六十有

九其葬以至元三年十二月某日墓在所居西南(⿱艹石)干歩君𠩄

自卜也娶董氏後两月䘚合葬焉子男四人長公進次公逺次

公迪次即公遷女一人適汪起龍孫男七人女二人予聞之孟

子曰人有不為也而後可以有為君父子自信特立不失身扵

人可謂有𠩄不為矣負其材藝而卒莫能有𠩄必為豈非有志

之士𠩄為歎息痛恨者乎公遷遭值盛時以文斈自𡚒而汲汲

焉圗其不杇此孝子仁人之用心也耒者詎可忽諸銘曰

範我馳驅大道孔夷人謂其迂捷出它𡵨猗欤朱君自信不疑

𮗚父之行以㓗其㱕徃而不返匪佚乎私其行其止得易之時

惟不有逢以卒不施尚克有子乗時𡚒飛進也以漸不凾不遲

後有㒷者監兹銘詩

   祈門李君墓誌銘

君諱與廉字子常姓李氏其先唐宗室廣眀之亂避地東南至

歙之黄墩兄弟三人祈為三族居祈門孚谿之槃田者曰鴻君

始祖也十丗祖秀有子六人六子而下两丗合百有二人後益

蕃衍遂為其郷之望君曽祖諱悛祖諱聖任父諱如深因𠩄居

以為𭈹曰盤隠宋末干戈未㝎之際里人皆頼以安母熊氏君

扵兄弟五人中最㓜熊氏出也生而秀異既長躬行孝悌侍父

疾衣不觧帯者三年父没四年而母亦殁居二親之䘮動必以

禮俚俗誕妄不經之說悉屏去之葺先庐以奉其長兄而别為

諸兄築室乃依山結屋而居焉長兄官池之青陽徃省其疾越

翌日兄䘚其長子甫四𡻕次未睟奉寡嫂扶護其䘮以㱕次兄

継䘚而两庻兄亦䘚為經紀其家亊曽無彼此之間祖墓丗逺

多蕪廢率族人訪求而表樹之割已田(⿱艹石)干畒立祠扵十丗祖

墓而刻其譜系䧟寘壁間族人有子孫貧乏徙它郡而人𥨸賣

其墓地者有夫婦俱死子㓜而人𥨸賣其田土者悉爲出力盡

復其舊外舅姑没撫其二子至扵成人又皆死爲立後而葬焉

諸姉耒寕而没者則爲治䘮而育其子嫁其女從夫逺䆠而老

且病者則迎㱕而爲其子納俾聀奉飬夫與子俱亡而無依者

生則飬之死則葬焉其䔍扵倫理𩔖如此君與人交無親踈各

盡其情然剛直尚氣莭臨亊果敢𡻕饑民相率盗取人粟長吏

庸孱畏憚託故避去君以爲稍緩将滋蔓而爲亂𡚒身勇徃擒

其首𢙣餘黨皆駭散囙出所儲以賑其不能自食者人尤以是

称之所居有澗水出两山間架石梁其上以便行者暇日則治

東園蒔花卉作亭其中而扵其外䟽泉爲池搆屋其上日乃與

躬行孝友出乎天性由家而郷是亦爲政隨𠩄設施利興害除

山謳海謡化爲詩書觀順自養屏絶世事蟬蛻溷濁翛然而逝

重泉永閟宿草屢新發其幽光惟亻有人雲山蒼蒼遺風故在

昭以兹銘揚芬千載

  諸曁陳君墓誌銘

始予爲諸曁州判官聞陳君兄弟以尚義稱其郷君兄用薦者

起家教授平陽州以母老辭不赴然樂與一時賢士大夫㳺而

君自蚤年雅志丘壑或勸以仕則應之曰吾學不如古人才不

如今人縱有以榮其身寧不媿扵心耶由是人莫敢強君方恬

然自適不以世故屑其意世亦鮮有能知之者予去官後數𡻕

偶過君𠩄居紫巖之麓君従其兄出謁予觀君進退有禮聴其

言又皆質直無𠩄矯飾而扵其兄唯諾甚謹𥨸敬異之别後聲

問闊絶已十年君之壻王仲楊俄以君訃至且求予銘君墓輙

不讓而銘之惟陳氏自宋金華令枋始家于諸曁至君之曽祖

諱某祖諱良仁父諱開先三世俱不顯母馮氏有子四人君其

季也君諱嵩字以髙弱冠罹㓂難先廬盡毀伯兄元震仲兄元

凱咸没然次孫則教授君與君同奉母命殫慮畢力掇拾殘

敗之餘銖積寸累再渉寒暑家乃復完割田(⿱艹石)山六千餘畒建

義莊義塾聚族人之不能自食者養之其未知學及里中子弟

来學者教之事聞于  朝爲下有司表其居曰義門云君事

母善承候顔色晨餐夕膳必極其甘旨母年六十君與教授君

捐 --捐宿逋之錢四萬餘緡願以増母壽母年九十有六而終君哀

毀骨立比免䘮酒SKchar不入於口教授君卒君尤悲不自勝哭之

曰吾同氣惟兄在耳兹兄捨我而逝自今以徃出入將誰告事

可否將誰取裁乎因徙居義塾大治其屋室而益以私田若干

畒凡教授君𠩄欲為而未遂者悉以身任之每為子姪言成立

之不易而戒以勿墜先訓至正二年君年七十其年五月二日

不疾而卒某月某日葬某郷某原娶姚氏子男三人長嘉言次

嘉績君以伯兄乏嗣俾為之後次嘉善女一人適王仲楊来求

銘者也孫男二人君為人坦易淳朴讀書不務馳聘扵文華而

孝友出扵天性與人交一以真實人或負之未甞與較雖晦迹

不仕而行脩扵家澤施於人非果扵忘情斯世者是可銘也已

銘曰

陳望頴川實惟大姓来家於越由金華令中隠弗耀逮君兄弟

兄棄其官君亦不仕擇義而行嗇已𥙿物匪樂乎獨以私其佚

有煒大書表于宅里銘昭其蔵詒爾孫子

  華亭黄君墓誌銘

始予校文郷闈華亭黄璋首以薦書北上試有司不合而歸益

肆其力扵學無少SKchar及予起自退休入直詞林𬒳  旨預聞

試事璋以再薦而来竟不偶予能得之扵二十年之先而不能

不失之扵二十年之後方用自媿而璋珠不以欣戚累其意蹐

予門再拜而言曰吾家上世未有以官業知名扵時者璋非𡻕

就學吾大父曁吾父延名師開導而𩛙厲之甚至庻幾躋攀分

寸為閭里之榮而吾大父巳不及待大父没且葬十年而吾父

未有以表于丘隧盖有望扵璋而璋又鄙劣不克自振無以復

于吾父失令弗圗懼乆遂廢缺辱賜之一言俾吾大父没而不

亡吾父亦有以自慰璋雖為明時棄物無憾也予竊矜其志而

嘉其言之有禮弗敢拒也序曰君姓黄氏諱𠃔恭字敬翁松江

之華亭縣人自曽祖昌祖原長父文榮逮君皆弗仕君為人謹

厚而嚴恪服食不事侈羙江南新附之𥘉愚民未洽於教化多

相率為盗君秊二十餘痛其家焚掠無遺夙夜苦心勞形期復

先業𢇁蓄粒聚家以苟完乆益充裕或有急而求假貸必如其

請貧不能償則折其劵與人交篤扵信義或以非理相加忍弗

與校性至孝母呉氏年垂百君之年亦踰七十温凊㝎省未甞

輙廢遭䘮致毀不嫌其過乎哀𡻕時子孫捧觴為壽必諭必勤

儉保家為務元統元年有  詔旌髙年𦒿徳之士府以名上

于行中書省命縣長吏詣其家表署如式御史安公為大書其

里門曰旌徳云君結廬先隴之側優㳺息偃旣壽而康出入動

作無異少壮時偶感微疾而⿺辶䖏弗起屬纊神識不乱大歛面如

生其善自持飬可知也君生於宋宝祐元年十一月十八日䘚

於今至元五年二月十八日享年八十有七以其年三月某日

塟于胥浦郷SKchar環里父墓西若干歩娶許氏子男一人曰鉞璋

之父也女一人適許庭芝孫男三人琛本君庻子命爲龯之子

珪無錫州新安廵檢璋以天暦二年至正四年两耴郷薦今用

特㤙當𥙷官未調女一人曽孫男三人女七人玄孫男二人女

一人予聞之歐陽子曰爲善無不報而遲速有時君積累之素

傳于𠕅丗以其時考之不爲不乆矣爲善之報果何如哉姑爲

之銘使刻以俟銘曰

繄君之先未有𩔰聞積善自躬傳子及孫既菑既播而又肯穫

不以無年輟而弗作其穜其稑物之不齊日至而熟食之以時

惟銘可徴刻此貞石告于後人用勸無斁

  秦君墓誌銘

秦氏之先出於魯公伯禽有以公族為大夫者食采於秦以邑

為氏漢徙大姓实関中始家于京兆其後有仕宋政間通籍于

朝者於君為九丗祖建炎𥘉自汴都随蹕南渡囙僑居于金陵

故君為今集慶路之上元縣人累丗丘隴皆在上元之華墅族

日蕃衍殆百餘房有兄弟並𭙶郷薦者至今两𣲖子孫猶以大

小貢元房為别大父諱丗修端平中始出居郡城之報㤙坊与

其子三人皆晦迹弗仕其仲子諱淮英君之父也君諱士龍字

仲翔生於  國朝至元癸已資質魁偉自㓜凝重如成人性

仁厚樂易䔍孝於親待族姻有㤙接賓朋有礼尤倜儻喜賙人

之急郷鄰有假貸弗䏻償者不責也天暦已巳𡻕大祲民乏食

捐 --捐錢五千緡易粟以賑之江淮間有巨啇偶与君為市而遺其

槖金君拾而蔵之以俟日且暮啇𭈹泣而来曰家貲尽在是今

一旦失之矣君問為金㡬何商以实對君驗其数与𠩄對合即

㪯而归之啇請以其三之一為報君峻拒而不納識与不識咸

称其長者君平居衣無華飾室無嬖宠皃温氣和未甞有疾言

⿺辶䖏色至於見義勇為則毅然如烈大夫讀書務明大義教子必

延名師躬自執簡相与講說論辨而訓飭焉諸子亦䏻刻厲而

俱有成立君晚益不出日以觴詠徜徉於山水花竹間𨗿然若

与丗相忘者金𨹧臺府𠩄涖名公大人見君莫不噐重之至正

辛卯某御史㪯茂異又㪯遺𨓜皆不應済南張公夢臣為中執

法遇君尤厚君自𭈹雷淵公為大書扁于𠩄居之堂丙戌秋次

子徳新由行臺書佐従事淅東憲府欲奉安輿以行君不可已

丑春因謁先墓於江寕縣鳳臺西郷慨然謂長子徳基曰狐死

首丘不忘本也我死必塟我扵此卜兆云吉手植檜一本識其

䖏尋以是年五月六日卒於家享年五十有七娶某氏子男二

人徳基徳新也女三人長蚤夭次適王元誠㓜在室孫男三人

女三人二子遵治命以其年七月八日奉柩即君𠩄卜凮臺西

郷之大黄岡湯家山塟焉徳新既觧奏𦍑之職歸持服暨従

復至淅東㑹予以老淂謝归臥林𪋤徳新以予友太常愽士胡

君助之状来謁曰先人生无祿仕名不登史𠕋𦵏冝有銘以昭

不杇敢以為請予觀宋之中葉遭值多故士大夫扈従而南𩔰

融於時者固多堙㓕無聞者亦不少有如君家一門九丗以儉

徳自保而其流澤弥乆弗衰豈易及哉君際今  聖代諸公

不無望其稍出𠩄韞以應時須而君雅志恬退訖以布衣終盖

君之為善雖不必躬食其報而有子能亢其宗方興未艾尚何

憾■銘曰

秦故官族由汳而昇丗有𨼆徳不居其名君生盛時可仕而止

薦書交馳卒不為起眄彼丘園水清木深我自樂此而有遐心

可欲者善孳孳朝夕積之也乆彂也不亟委祉所及承之有人

揚其幽光耀于無垠鳳山之原窈乎玄宅山雲下垂芘此新刻

  吕君墓誌銘

君諱權字子義姓吕氏婺之永康人諱埜者於君為曽大父諱

茂者於君為大父至元間甞宰郷邑後輒𨼆弗仕父名汲母朱

氏君㓜習於礼度以簡静自持不妄言𥬇服用無華飾然其立

志果銳遇亊機警母没時生甫十三能佐父理其家益練達於

丗故撫弟妹尤雍睦有㤙大父深爱之指以語客曰是児他日

必亢吾宗㑹貢舉法行君慨然思𡚒拔以自見而雅不欲溺意

俗學聞郷先生許益之講道八華山中負笈往従之㳺考質玩

覃思或竟夕不寐儕軰推其精勤君娶胡氏有子曰炳蚤夭囙

以哀致疾庸毉投藥過差乆弗效泰㝎三年秋疾少間有司强

使就試郷闈適疾復作而上沈痾茌苒閱十四寒暑浸成衰弱

以天暦二年八月辛卯卒於家得年三十有八将終告其父曰

生不得尽人子之道死又無後請以弟機之子烜嗣父如其言

而命之始君自書其夢中之語曰青壁雖万里白雲只三尋莫

知何義至是以其年之脩短驗之若有数然君𠩄為詩文皆不

苟而無留槀其父卜以元統元年十一月巳酉塟君于義烏雙

林郷住山之原哀其有用而不試有作而不傳無以慰前人之

望自誌其壙累数百言猶以為未𠯁復俾子即其⿱穴之石系以刻

辞予雖不及識君而辱与其父有雅故知其言良信乃掇耴誌

𠩄述序而銘之銘曰

受材之羙𠔃逢時之昌良工範我𠔃㳺夫康荘嗇不使年𠔃遏

而莫揚訊之故老𠔃我夢何祥昭囬在上𠔃草木承光隕珠重

泉𠔃幽幽其蔵父老子㓜𠔃天之蒼蒼孰紓其哀𠔃薦此石章

  魏郡夫人偉吾氏墓誌銘

至正元年四月二十日今吏部尚書偰哲䔍公之夫人卒壽四

十有一以某年某月某日塟于溧陽州某郷某山之𪋤尚書既

親志于幽堂其子偰伯僚遜䓁復以尚書之命求予銘掲諸封

隧用昭示于後人予辱与尚書有同年之雅故不敢以不文為

觧謹按夫人諱月倫石䕶䔍字順貞系出偉吾氏曽祖諱雍吉

脫忽倫由雍𠮷脫忽倫而上丗仕本國祖諱脫烈事

丗祖皇帝為功徳使以勞績𬒳褒錫甚厚桑葛秉政嫉其能

惡其不附巳誣構(“冉”換為“冄”)以罪遂遇害考諱八里麻吉而底資善大夫

福建道宣慰使都元帥妣㢘氏中書右丞布魯迷失海牙之女

夫人生而聦慧稍長能知書誦孝經論語女孝經列女傳甚習

見前史𠩄記女婦貞烈亊必𠕅三復讀而歎慕焉年十七歸于

偰氏偰氏本突厥之貴戚自唐以来丗相偉吾氏遂為其國人

尚書之曽大父曰荘蕳公岳璘帖穆尓大父曰忠𢚓公合刺普

華父曰忠㐮公偰文質仕  皇朝咸至大官偉吾氏之國实

古高昌地忠㐮以上丗甞居偰輦傑河因以偰為姓示不忘乎

𥘉也其在高昌最為鉅族而夫人出自名閥以㳤徳克配君子

事其姑高昌郡太夫人尽孝甘毳温鿌無不曲致其誠䖏妯娌

雍睦无間言率群婢治絲枲与凡女工之事必以身先之太夫

人甞曰新婦孝順吾将就汝終老焉尚書起進士由太常出為

西䑓御史夫人獨留大都天暦之𥘉两京軍旅並起朝貴多以

疑似𫉬罪妻子莫䏻自保関右道阻音問不通夫人日夜𭈹泣

以㓜子属諸保姆曰脫有不虞汝䓁各圖生全以撫育児吾

惟以一死報𠩄天耳尋挈家而南及尚書迁南䑓御史夫人侍

太夫人居髙郵俱病疫夫人力疾躬視粥薬太夫人竟不起夫

人晨夕號慟声徹閫外春秋脩其時亊哀慕如𥘉䘮尚書岀僉

廣東憲司亊弹劾無所避忤大臣意觧印綬徑去与夫人至江

東時忠㐮方買地於溧陽州永成郷沙溪之上奉忠愍而下六

䘮以昭穆序塟竣亊㪯酒以祝曰新婦佐吾児生亊塟𥙊孝敬

不怠願新婦有子有孫皆如新婦吾宗尚有頼焉未㢤夫人属

疾不脫茵席者五年日訓其子曰吾鞠育汝䓁良不易吾病乆

且死汝曹務强斈力行兄弟和睦母聽婦言母蓄𥝠財吾見恃

才驕傲耴敗者甚多汝䓁䏻以爲戒吾瞑目無憾矣継而忠㐮

即丗夫人起治䘮亊如未病時由是病増親黨来候問猶以

温言𢠢之叩以遺命𥬇而不荅臨終精爽不乱夷然而逝夫人

𥘉以尚書貴封樂安縣君進封南昌郡君今追封魏郡夫人生

男十人長即偰伯僚遜 御位下速古而赤登至正五年進士

第今正端本堂正字次偰理台國斈生今為豊𠯁倉使次偰帖

該郷貢進士今為翰林國史院譯史次偰徳其

今上皇帝潜邸速古而赤次偰吉思次偰弼次偰賚皆國斈生

餘早夭女三人懿寕許嫁㢘咬咬平章政亊大師恒陽文正王

従曽孫也餘亦夭孫男四人長壽延壽海壽山壽女三人尚㓜

銘曰

𡛸聮之盛詩詠碩人婦功婦徳莫得而聞夫人之先為國近臣

于歸有家顯顯相門従夫而貴正位小君匪矜其儀翟茀朱幩

英華外彂黄裳之文音容未逺声猷具存孰揚其名子孫振振

授予彤管寫兹蒼珉

  頴川郡太君江氏墓誌銘

故贈中順大夫同僉通政院事騎都尉追封潁川郡伯陳公諱

芹之夫人江氏諱爱其先燕之宦族夫人秊十七归陳氏陳氏

丗居温之永嘉通政府君之曽祖贈秘書卿永嘉郡安恵公諱

景彦曽祖妣永嘉郡夫人王氏祖贈集賢斈士永嘉郡恭僖公

諱春祖妣永嘉郡夫人楊氏考贈大司徒温國康順公諱自中

妣温國太夫人楊氏温公之兄宜中為宋丞相悼宗社之淪覆

棄官浮海去而温公以大都SKchar府行軍司馬屯分氷関亦執節

以死五子存者三人長即通政府君次曰萍次曰葭皆育于外

家婺之蘭溪楊氏江南臣附楊氏以三子归于京師葭先卒萍

寝長歴事

成宗

武宗

仁宗三朝為銀青榮禄大夫大司徒宣政使故通政府君先三

丗以司徒貴𩔰𬒳褒崇通政府君未及仕而⿺辶䖏卒夫人所生子

曰爱穆柯蚤以門功入備𪧐衛受知

今天子由奉直大夫大都㽞守司判官遷朝列大夫副留守乃

用著令追命通政府君以今官階勲爵而夫人従封潁川郡太

君夫人㓜秀慧善女工䏻誦孝經論語孟子而知其大義事通

政府君甚恭謹居䘮無違礼撫其孤慈而嚴毎謂陳氏故SKchar

家不冝令子弟廢學至粥簮珥延師以教之治家有法内外無

間言平居刻意於𣑽典日誦法華金剛諸經𡠉居後以靡他自

誓囙断𩬊為比丘尼事聞 宮掖賜名净行俾祝𨤲於内祠𡻕

給衣粮及侍従者五人至正八年冬十一月俄感微疾九年夏

五月疾亟遂以其月二十五日終于京師安冨坊之寓舎壽

十有三子男一人即爱穆柯女一人曰娟亦為比丘尼居禁

司徒有子曰達㓜孤夫人鞠之如巳子至是同爱穆柯奉柩至

南卜以十年春二月某日合塟于蘭溪某郷某原通政府君之

兆𥘉夫人屬疾 朝廷宣毉診視相継於道扵其塟也

上命賜賻楮幣五千緡 中宫𠩄賜半之前塟爱穆柯使達以

状来曰維吾母生有㳤徳克配君子遭家多難而䏻曲全婦道

陳氏之不墜其宗者吾母实有力焉不可無以昭示于後嗣𦍒

序而銘諸溍不敢辞謹摭状𠩄述為之銘曰

猗欤夫人来嬪相門温國之子司徒維弟乃扵其間不有膴仕

九原莫作舟移扵壑藐兹遺孤其将焉託夫人守義断𩬊自擔

保之育之俾承先志遹觀其成克有列位假宠䟽榮夫人是𭙶

翟茀以朝日侍内廷弗居其有委命真垂順𡨜而逝不留不䖏

哀動中宸訃聞當宁䘏典所加便蕃錫予灵輀南邁塟従夫君

銘以昭之刻于貞珉

  宜人賀氏墓誌銘

故江南諸道行御史䑓監察御史杜公之配曰賀氏以㤙封宜

人有子曰凱為察院書吏囙就飬於金陵至正八年九月二十

六日卒于寓舎年七十有二凱䓁奉柩塟于城西仍自東里啓

御史公之殯合窆焉爰以書及新安唐君之状来謁於予曰凱

忝承先人之遺祉𫉬従事於臺府休沐之日吾母必切切以先

人平昔貞白之操加荣励焉凱之無𠩄肖似而不至大缺失者

吾母伸先人之教𠩄致也今吾母已矣不可無以垂示後嗣願

𢌿之銘按状賀氏兾寕之榆次人先丗俱晦迹弗耀宜人生有

㳤徳稍長能誦四書年二十父母擇所宜与得御史公而归焉

御史公諱質字文羙與賀氏之家居同里少孤能自植立負

氣而䔍於斈以莭義自期見称諸公聞其教授扵郷學者多負

笈而至宜人主中饋尊賢礼下舉中其度而不過乎每以不

逮事舅姑為憾𡻕時佐御史公脩其祀事惟謹御史公之伯父

伯母俱在堂冝人奉之甚至䖏妯娌以和諸姑及笄而貧不能

嫁則脫簮珥發筐篋以与之無所斳宗黨有困乏必厚其周給

里中㛰姻失時者數家資其助尤多其考弟慈天性然也御史

公用集賢大學士郭公御史中丞兾公薦召為翰林國史院編

脩官㑹京師大疫猶子某證危甚家人懼傳染莫敢近宜人曰

死生有命詎忍坐視其斃𫆀乃躬治粥藥調䕶之訖頼以安御

史尋入為椽中臺歴燕南河北山南江北兩道憲司經歴遂拜

御史之命宜人之族有来謁者輒心之曰杜君以文學起家以

㢘介耴知王公大人勿以我故損其名夫名猶水也覆則不可

収矣𦍒无訝焉人服其有識御史公在官𡻕餘終于位宜人攀

號屡絶不數日𩬊尽白𡠉居去郷井逺雖食貧而教其子不廢

皆至于成人𥘉冝人归御史公未㡬囙宴集淂金SKchar2於座隅遣

徧詣𠩄親問誰所遺母黨王氏方疑其侍婢箠之幾死SKchar2出婢

乃免家童執烛誤𬋖紙帳諸子怒曰明當撻汝冝人亟呼来前

撻而諭之使去曰奴軰愚騃不即撻竟夕𢙢怖必生他故其慮

事之逺如此冝人方無恙時凱忽語人曰夜夢地震而室傾坤

道母象也兆見於夢奈何既而冝人果遘疾凱忘食廢寝衣不

觧帶㡬两月疾竟不可為臨終戒諸子謹守先訓而勉諸孫以

力學且令居䘮勿用俗礼言畢而逝子男四人長矩用廕入仕

今為某官次倫婪鳳州儒學正前卒次即凱由江東福建浙東

三憲司書吏升居察院次愚汀州路寕化縣北安砦廵檢女三

人皆早卒孫男七人女三人唐君之言曰丗有賢如御史公而

不淂冝人之賢以嫓其徳者十百也以御史公為父冝人為母

而不淂如凱之賢子以趾其羙者千万也予是用考其三従而

淂其可銘者而銘之銘曰

内言不出孰淂而称𮗚夫𠩄従善乃可名惟時令㳤相其夫子

恪共憲度正直是履教誨尓子不替其承乃纂其緒乃鴻其声

作為銘詩用垂貞則表于丘墳昭示罔極

  冝人陳氏墓誌銘

太常愽士東陽胡先生之夫人陳氏同邑甘泉郷太平里人曽

祖諱某祖諱某父諱某丗業儒母徐氏夫人生三十有七年归

胡氏以先生貴封冝人年七十有六以至正六年正月四日率

子瑜卜以九年十二月某日奉柩塟其郷之履善原前塟以状

来謁銘瑜之言曰

國朝之耴宋也其将相大臣擁度宗二子由婺入閩大軍追

多所殺戮群盗乘時𥨸發吾邑𬒳尤酷外祖扶老携㓜避匿

山谷間吾母時甫六𡻕飲食起居未甞斯湏去尤右外祖二女

長䧟於兵惟吾母在側尤所鐘爱必欲擇名士与之未及如其

志而外祖外祖母相継淪謝吾母悉出𠩄儲奩具以治䘮親黨

莫不称其孝吾父之前夫人生一女而没未有適嗣聞吾母賢

乃聘爲継室越二年而瑜生吾父以儒學起家入通朝籍在外

之日多家務皆吾母綜理之吾父𠩄以得遂其䆠逰而無後頋

SKchar也吾母視瑜兄璋如已岀未甞以適庻爲間及吾父将以

貲産付瑜兄弟輙請中分之人以爲難瑜㓜多疾吾母撫育俻

至湏其長而教之聞瑜知親師取友則喜見顔色吾父乆㽞京

師亟為瑜授室瑜𥘉淂一女以未有子為SKchar及瑜構(“冉”換為“冄”)新居于邑

中以奉吾母而瑜連得三子喜不自勝吾母䫉豐厚而志恬静

不妄言𥬇自少見外祖母勤扵女工習之不怠瑜間甞進而言

曰家𦍒粗給饘粥有妾媵以任縫紉何自苦為吾母曰不然女

工猶士之為斈不可以貧冨少老為異苟不自力何以率下乎

吾母㓜通書晚好佛者之說置像設而事之甚謹卒之前三日

適當𡻕旦姻戚来致賀𥬇語終日及屬疾呼侍婢秉烛起坐索

湯啜之児婦軰亟往候視迎毉甫及門則巳逝矣時瑜適往省

吾父聞訃南奔抵家巳五閱月攀號靡及忍不即死以圖不杇

惟子其念之溍与太常先生學同志居同里又備貟史館為同

僚託斯文之雅故五十年猶一日其䏻恝然乎先生名助字履

信别號古愚父諱某宋迪功𭅺今贈承事𭅺祕書監秘書𭅺先

生兩為儒斈教授兩入翰林國史院為編脩官遂以承事𭅺太

愽士致仕年踰七袠耳聦目眀壽考未艾子男二人璋居長

而瑜為適瑜用廕入官今為某官女一人適陳槱孫男女合十

三人璋三子曰應文應元應申二女瑜三子曰朋壽端壽奕壽

五女序而銘之于以紓先生之懐且勉瑜兄弟使益謹其承以

申㒺極之報也銘曰

吁嗟夫人葛覃之勤殷靁之義鳲鳩之均克謹𠩄従冝享其報

荷天之寵于光有耀播諸銘章慰其夫君亦朂其子逮其仍昆

  危母歐陽氏墓誌銘

金溪危府君之夫人歐陽氏也為廬𨹧名族曽大父某大父某

父某皆弗仕母趙氏宋室女夫人夙聞庭闈之訓䏻自謹飭年

二十有四歸危氏府君諱安素清貧夫人躬井臼米塩靡宻之

事佐之持其家三十年如一日内外無間言府君寝疾夫人治

粥藥達旦不寐府君既不起夫人居䘮舉必中礼尽鬻其衣服

以共塟𥙊抚育其孤子昇至於成立外家丗蓄瘍毉良方夫人

悉取以授之藝成俾出逰四方以廣見聞而昇不忍去SKchar下夫

人察其情乃与之俱至京師昇稍出其術效驗如神隠然名動

公卿間有竒疾必以礼延致之因資以具甘旨夫人居而安焉

每謂昇曰古語有云人而無恒不可以作巫毉聖人善之汝其

守以爲戒臨財慎母苟淂由是昇之所赴無貧冨貴賤必尽其

心重紀至元之四年八月癸酉夫人忽告昇曰我将逝矣汝勿

以我故亟归尋復徧詣鄰家及親戚之在京師者言當永訣後

二日乙亥沐浴更衣而化淂壽六十有六昇哀毀過情遵遺命

㽞京師至正三年御史有知昇者列薦于太毉院較藝中式而

以名聞𬒳  旨𥙷承應太毉𡻕時廵𦍒群臣扈従未甞不在

其間八年  詔復其家九年六月壬子入見于  慈仁殿

𬒳  旨升御診太毉禄𠯁以豐其飬而夫人不及待矣昇

将奉柩還金溪卜以某年某月某日塟某郷某原前期以状来

謁銘始予識昇於灤水之陽觀其作止雍容恂恂雅飭意其必

脩之士而寓迹於毉及考状𠩄述乃知皆夫人之教也是冝

銘夫人有子男一人即昇女四人長適奎章閣侍書學士虞集

次適洪某艾某𫝊某孫男一人充閭女一人銘曰

于嗟夫人逺従其子教之誨之俾有禄仕如種既穫如炊既熟

委而弗食悲SKchar2凮木返柩故山崇崇丘墓庻承茂㤙用表封𣗳

  吴母趙氏墓誌銘

金華吴君元圭之配夫人趙氏宋宗室女於奉悼王為九丗孫

曽祖時中将作監祖若蘭知徽州婺源縣丞父嗣開未及仕而

卒夫人少孤鞠於伯父年二十归呉君呉君之家故為著姓族

大以蕃即𠩄居地望號靈岳呉氏至元間江南甫㝎盗賊𥨸彂

不時吴君囙挈家入依城郭頼夫人佐之以勤儉家日益𥙿内

外属於慶吊之事有不能舉者多耴給焉吴君之在疾也夫人

共飬營救有過人之行宗黨為之称歎不巳呉君先夫人十有

八年卒諸孤尚㓜夫人躬率之治地于恵日郷石塘以塟凡䘮

𥙊無違礼其後諸孤由夫人教咸至於成人㛰嫁之事既畢夫

人自謂可以少佚其老而天不假以年泰㝎二年某月某日以

疾卒得壽六十有四子男三人曰大同曰天𩦸曰師SKchar天𩦸甞

慶元路儒學録尤好學而有文女五人壻曰某孫男若干人

女若干人大同䓁以至順三年十一月甲申奉柩塟于靈岳先

墓之次距呉墓三十里𠩄前塟天𩦸以書来謁銘天𩦸与予結

交文字間爲最乆不得辞也銘曰

貴胄而無驕𡠉居而有守是爲吴氏子之賢母妥兹𠮷壌永芘

尓後水奫木困銘也不杇

  外姑李氏墓誌銘

至治二年春二月外姑夫人李氏寝疾革溍属以聀事走鄞江

上法不得爲𥝠親去其月乙丑夫人疾竟不起外舅王公自東

陽以訃至鄞溍既爲位哭且使致奠巳外舅復以書来曰吾将

以十有一月丙申改塟我𩔰祖考昭慶莭度書記府君夫人黄

氏我𩔰考文林府君夫人張氏于縣北甘泉郷我𠦑祖湖南轉

運使煥章府君墓東南之唐塢而以吾婦祔焉若䏻爲我銘其

下棺之石猶涖執綍也嗚呼夫人諱某字某姓李氏丗爲婺之

東陽人宋吏部尚書大同之従曽孫女曽大父諱某大父諱其

父諱某母諱某夫人㓜聦慧䏻知文史非直善剪製𫃵結事年

二十歸王氏外舅用煥章府君䕃𥙷将仕郎两家門户方貴盛

夫人自䖏卑約未始以侈靡驕縦有所缺𧇊逮徳祐内附外舅

既失丗禄行省版授䖏州路麗水縣主簿復避不就家日益落

夫人身治細微絲蓄粒聚以畢㛰嫁白首宴娭無異䖏貴盛時

臨終不廢櫛沐夷然而逝享年七十有二子男二人曰武曰

復女五人婿曰黄溍李灋何㳙吕潮何潤孫男二人曰坦曰塤

溍不敏無䏻褒叙令㳤受命書辞聊以抒哀思云尓嗚呼銘曰

猗欤夫人承貞則秉心𥘉終用無斁泰吾不豊約不嗇曰婦之

吉恒其徳適尓祖姑返玄宅勒銘方珉詔罔極




金華黄先生文集卷之三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