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蕐黃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二 金蕐黃先生文集 卷第四十三
元 黃溍 撰 張元濟 撰劄記 景常熟瞿氏上元宗氏日本岩崎氏藏元刊本
劄記一卷

金華黄先生文集卷苐四十三

         臨川危素編次  番昜劉耳校正

 丗譜

  馬氏丗譜

馬氏之先岀西域聶思脫里貴族始来中國者和祿罙思生而

英邁有識量慨然以功業自期甞縦觀山川形𫝑而樂臨洮𡈽

壤之豊厚遼主道宗咸雍間奉大珠九以進道宗欲官之辞不

就但請臨洮之地以畜牧許之遂家臨洮之狄道和祿罙思生

帖穆爾越歌以軍功累官馬歩軍指揮使為政㢘平而有威望

人不敢斥其名惟稱之曰馬元帥囙以為氏帖穆爾越SKchar生伯

索麻也里束年十四而遼亡失 母𠩄在為金兵所掠遷之遼

東乆乃放還居静州之天山𤁋血求父母不得遂𨼆居不出業

耕稼畜牧貲累鉅万好施与結交賢士大夫金主熈宗聞其名

數遣使徴之辞曰古者求忠臣必於孝子之門吾不逮事親何

顔事君乎終不起伯索麻也里束生習禮吉思一名慶祥字瑞

寕性純慤児時侍親側如成人飲食必後長者既壮姿貌魁傑

以志氣自負善𮪍射而知書凡諸國語言文字靡所不通豪傑

之士多樂従之㳺食客常数十人或勸之仕輒應之曰𦍒有以

具甘旨夫𣸪何求况昆弟皆蚤丗我出孰与為飬乎父有疾粥

薬必親甞衣不觧帶疾不可為而殁哀慟㡬絶廬於墓側三年

母亡執䘮亦如之聞者皆曰䔍孝君子也金主章宗時衛紹王

在藩邸召見禮賔之𠩄陳俻𫟪理民十餘事皆軍國之要務悉

奏行焉泰和中以六科中選試尚書省譯史衛紹王嗣位始通

問于我

太祖皇帝信使之副難其人衛紹王曰習禮吉思忠信而多智

且善於辞令往必無辱及入見  上爱其談辯而觀其噐宇

不凡称歎乆之囙賜名曰也而添圖古SKchar漢言䏻士也暨𠕅使

囙留不遣使人風之曰爾國危在旦夕若属将為虜留此則可

以長保冨貴荅曰國之興亡係政善惡不係𫝑之强弱我國無

乱政爾何以知之貪利則不仁避害則不義背君則不忠岀使

而不報則不信誠拘留不返當以死自誓反道失身雖生何益

留之三旬知不可奪乃厚禮而歸之

太祖思其賢遣内臣乙里只持國書徴𡻕幣且招之使来衛紹

王欲遣之力辞貞祐末挈家従金主宣宗南遷汴上𠕅遣乙里

只諭旨曰寕无𡻕幣必得斯人宣宗𦍒和議之成强遣之涕泣

而言曰臣身猶草芥不𠯁惜也苟利於國雖死不恨但以人資

敵豈謀國之道哉遂輟不行尋擢開封府判官内城之役加昭

勇大将軍充應辦使不SKchar而事集以勞遷鳳翔府兵馬都総管

判官至則㪯賢才脩軍政興利除害境内稱治而嘉禾秀麥𤓰

蓮同蔕之瑞並見民既甦息乃立學以教之四方流寓之士多

歸焉元光二年秋諜報大軍将攻鳯翔行臺命清野以俟主帥

素與之不恊乃减其従𮪍行三舎而與大軍前鋒遇於澮水戰

不利且𢧐且却将及城伏兵遮其歸路矢尽援絶人殊死𢧐大

軍圍之数重誘之曰我國聞公賢屡召不至今亟𨹓是轉禍為

福之機也不聽乃射其馬使不䏻行覬卒降之又不聼而下馬

持短兵接𢧐将突圍而出圍益宻遂見執令軍士彀弓持滿環

向而脅之曰不降死矣又不聽彀者畢發夫集其身如蝟罵不

絶口而死是𡻕冬十一月二十二日也麾下士不降而死者數

十人事聞宣宗命詞臣王鶚草制贈輔國上将軍恒州刺史謚

忠愍𠡠⿱苑土鳯翔普門寺之東立廟賜額曰褒忠事見金史宣宗

本紀新史本紀雖不載而詳見於忠義傳金亡時其公族近臣

之家皆覊于汴之青城

太宗皇帝聞其忠義遣内臣撒吉思不花持黄旗撫問其家得

其三子俾入覲於和林

憲宗皇帝嘉之使備宿衛中統元年丞相線真内侍蒙速速引

丗祖皇帝於白馬甸上諭旨曰此也而添圖古SKchar之子乃父忠

於主朕今官其子安有不盡力如其父乎三子曰三達曰天民

曰月忽難一名貞字正臣三達性倜儻多謀略累有𢧐功終於

中書左司𭅺中三子天下閭㓕都失刺約实謀並居天山天民

山東諸路榷塩使従伐宋以功佩金苻爲太平江州䓁路達魯

花赤二子奥刺罕楊子縣達魯花赤保祿賜魁偉沈毅語言辨

給甞爲湘隂州達魯花赤單𮪍往說左江反者悉降遷同知南

安路捴𬋩府事其文學政事有傳存焉奥刺罕子闕里奚斯昜

縣達魯花赤保祿賜子丗徳以國子生擢進士第今由監察御

史遷中書省撿校官闕里奚斯子祖仁國子生靈壁縣主簿月

忽難歴事

太宗

憲宗

丗祖三朝終於禮部尚書有傳在國史兹故弗序月忽難十一

子丗忠常平倉轉運使丗昌行尚書省左右司𭅺中贈吏部尚

書丗敬通州達魯花赤斡沙納丗靖皆不仕丗祿中山府織染

提舉失吉絳州判官丗榮瑞州路捴管丗臣大都平凖庫提領

餘三人皆早卒丗昌四子潤同知漳州路緫管府事贈河南行

中書省𠫵知政事莭入道於王屋山禮下沙塲塩司令贈淅東

道宣慰司都事淵贈江浙行中書省左右司都事丗敬子開在

京倉某官丗靖子岳難蘭溪州達魯花赤丗祿三子失里哈河

南行中書省左右司都事継祖大都宣課提舉也里哈不仕失

吉子雅古丗榮子必胡南同知興國路緫𬋩府事祝饒富池茶

監潤七子祖常進士苐一人卒官御史中丞仕㝡𩔰其行䏻勞

烈後之秉史筆者當為立傳兹亦弗序祖義翰林國史院編脩

官祖烈汝寕府知事天祖孝祖常同年進士今為某官祖信

某塲某官祖謙國子進士昭功萬户府知事祖恭國子生禮四

子祖中某副使祖周郷貢進士廣西㢘訪司知事祖善進士河

東宣慰司經歴祖良淵三子祖元郷貢進士市舶某提舉祖某

某路儒學教授叔清開子某失里哈二子某祖憲國子進士吴

縣達魯花赤也里哈子⿱⺾⿰𩵋禾刺哈𬃷陽縣主簿雅古四子某某某

某祝饒子某祖仁子伯嘉訥祖常二子武子奎章閣學士院典

籖文子秘書監著作郎祖義子獻子國子進士含山縣達魯花

赤祖烈子恵子髙郵府知事祖中子帖木爾鄉貢進士祖周子

明安沓爾某稅使開孫猶子郷貢進士

史官黄溍曰古之淂姓者或以國SKchar以官SKchar以王父字所取非

一馬氏自狄道而天山則以官為氏者也昔SKchar川王安石為許

氏丗譜起唐虞歴两漢至三國而其傳緒始𩔰馬氏之有姓迨

今僅二百餘年故予為其丗譜可得而詳焉然予觀許氏有唐

睢陽守逺伏莭死難与恒州府君事正相𩔖而臨川論盛徳必

百世祀獨上推扵伯夷而歎其後世忠孝之良不得與䕫皐羆

虎之徒俱岀而馳焉嗚呼逺之不得與䕫皐羆虎並馳𠩄遭之

時異也恒州府君名聞  上國數見羅致誠使知暦數之有

歸而審於去𭕒翊扶興運紀功太常視䕫皐羆虎尚何歉乎庸

𬾨論之以著于篇

 家傳

  太傅文安忠憲王家傳

王諱柏鐡木爾其先出於西域哈児魯氏世居海牙里髙祖諱

塔不台當

太祖皇帝龍興之𥘉首率其族属従本部主阿爾思蘭可汗来

覲于斡艱怯魯憐之地  上撫慰之甚至命統本族軍從卓

赤察合䚟兩太子掠漢地下桓昌諸州及豐勝雲内大同等城

旣班師而陳其勞績賞賚彌渥遂從

太祖親征大敗金兵於野狐嶺取宣徳等城追掩金兵直抵居

庸関功最諸將𬒳 旨以本族軍由河西隴右入関䧒𠩄過布

宣威徳禁止殺掠衆皆恱服還師河南復𬒳 㫖西征至延安

殁于軍曽祖諱阿逹台從

憲宗伐宗攻釣魚山而殁祖諱質理華台備宿衞扵

太祖第二斡耳朶忽蘭皇后位下

世祖皇帝建都城立宮闕以勲臣子孫俾掌門衞克稱其職有

子二人長曰秃忽赤次即王之考諱曲樞㓜失怙恃旣長性沈

静悃愊而無華事

𥙿宗未及用遂為

徽仁𥙿聖皇后宮臣以謹厚稱

仁宗生七日選入侍于宫中而左右擁翼之其後従

仁宗侍 母后之懐孟之雲中備殫其勞

武宗知其忠降手書奬諭賜以宫人王氏㝷佐

仁宗平内難迎

武宗即皇帝位尊

母后為皇太后立

仁宗為皇太子論功拜平章政事行大司農領詹事院事未幾

除太子詹事平章軍國重事進太子太保領典毉監

仁宗嗣位拜太保録軍國重事集賢大學士大司農領大醫院

崇祥院翰林國史院典瑞監提調囬囬漢人司天臺事階自榮

禄大夫再遷開府儀同三司勲上柱國爵應國公任太保者十

有八年小心慎宻諰諰然以愛君憂國為心

仁宗特命推恩扵其三代於是王之髙祖贈崇仁迪慶功臣太

保儀同三司柱國追封祁連王謚莊穆曾祖諱純誠懋徳功臣

太傅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追封祁連王謚康懿祖贈推誠保

徳輔國功臣太師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追封祁連王謚忠靖

髙祖妣伯顔忽都曽祖妣伯牙真祖妣穆忽理並追封祁連王

夫人仍勑集賢大學士郭松年翰林學士承旨程鉅夫勒銘于

仁宗甞駐蹕和義門外指故大司徒阿失帖木児之墓頋左右

曰朕嘗學蒙古文字於司徒於心不忘曲樞之功朕所嘉尚其

為治壽藏鄰于司徒之兆以表朕志辭不𫉬命即日相地發官

帑為仞竁穴植華表列翁仲如式薨遂窆焉妣曰順國夫人撒

法里有子二人長伯都次即王母夫人方娠夣羽衣神人授以

大珠煜煜走掌中亟納于懐悸而遂悟王生有異質警敏絶人

至元二十二年王甫四𡻕従太保事

仁宗毎侍宴未嘗有童心日進膳羞必先主而後巳尊卑之分

肅如也比長寡言𥬇威重不撓為同列𠩄敬憚

仁宗春秋日冨𠋣為腹心大徳九年従之懐孟㝷之雲中負

紲属櫜鞬冐雨雪凌險阻衣不解帶脅不霑席自夜逹旦未甞

輒去左右太保持大軆以緫綱維王則奮智略以應機變兩宫

恃以為安十一年

仁宗在懐孟聞國恤而内難將作夜幸王寓舎宻與之謀王對

曰此事間不容髮正名舉義實在今日必先人有奪人之心可

也遂决䇿北行質眀王従太保簡車徒環甲胄整部伍扈两宫

倍道疾驅旣至京師直入禁中都人以為自天而下王父子與

一二大臣佐

仁宗掃除姦𠒋廓清宫闕

武宗之入正大統王之功居多六月授王正議大夫懐孟路緫

管府逹魯花赤兼管諸軍奥魯管内勸農事重潜邸也㝷賜以

黄金為兩二百五十白金為兩五百中統鈔三萬貫留為太子

府正

仁宗諭之曰凡東宫𮪍従兵噐環衞庻政汝悉統之有請有賜

可否惟汝乃以上聞違有常憲王職宫禁正已以律人同僚㣲

有𠩄狥即面折之不少貸胥吏懾服内外凛然

仁宗念其公忠聞陕西㢘訪使郭公某有賢女實

順宗皇帝妃郭氏之兄子㓜従姑氏長扵宫中克有淑徳遣近

侍傳 㫖于妃之子 皇兄魏王以為王夫人至大二年王侍

仁宗至五臺山還京師十月拜中奉大夫陜西等處行尚書省

叅知政事以陜西重鎮且東宫湯沐邑也詔諭行省凡川陜工

民二緫管府官属工技牧圉等事柏鐵木爾悉緫之仍賜璽書

五給六乘傳凡事得以便宜施行有𠩄奏啓則馳上之王視事

未期而境内大治三年十二月召除正奉大夫太子家今凡周

 御帑藏委積工藝𨽻籍東宫其出納進退惟王是决母

賜璽書如前王率職惟謹王之還自陕西也言致治之道

 人為先臣在陕西見老儒郭松年有文章議論任風憲有能

聲今家居三十年矣其次(⿱艹石)同寛甫賈文器侯伯正軰學問政

事皆有可采謹具姓名以聞上嘉納即遣使驛召至闕拜松年

為太子諭徳㝷升集賢大學士以寛甫為太子賛善文噐伯正

並國子愽士後皆有名于時詹事院臣請立左右衞王諌曰兄

為天子弟居東宫令中書受樞宻軍民之政莫大於是今復立

衞自岐而二必啓嫌𨻶惟熟慮之

仁宗黙然稱善者再事遂寢聞者歎服焉

仁宗甞命宫臣理龍舟逰太液池供張巳具王諌曰主上方勵

精為治奈何以此為樂乎萬一蕩𣻌踈虞如社禝何

仁宗嘉其言而止  皇太后聞之大喜厚賚以旌其直至大

四年二月

仁宗即皇帝位拜王資徳大夫大都留守兼少府監㝷擢侍御

史固辭 上不𠃔諭之曰振紀綱逹耳目惟卿是頼其勿辭

王乃拜命即日以臺評劾右丞相鐵木迭児素乏人望貪墨敗

官  上可其奏而  皇太后不直之王扣頭陳

世祖舊訓𠩄以彰善癉惡之意卒罷之王偶盥手有執帨在側

者王問汝何官曰殿中侍御史王笑曰殿中與侍御執帨可乎

其人愧恧不敢復出於是紀綱大提百司悚然先是議罷僧道

官王力賛之僧道来謁者皆拒不納 上將以暮春之月幸

香山寺王諌曰麥秀方滋千乗萬𮪍徒御雜遝不無蹂踐農民

何望願陛下端拱穆清進大臣論治道以康四海不猶愈徼福

扵浮屠乎 上遂不徃有伶人奏樂忤旨命誅之王諌曰法

者天下之平也奏楽有忤而寘重典罪大於是者將何以處之

乎乃命杖遣之八月拜翰林學士承旨知制誥兼脩國史十一

月羣臣列侍于嘉禧殿  上謂王曰汝未齓事朕至今餘三

十年朕躬之安皆汝之力朕事之集皆汝之謀弼朕無隠汝忠

莫並汝勞莫多汝心汝績惟朕知之其以

睿宗皇帝孫鎮逺王也不之女名失烈門者配汝以稱朕意

王再拜辭不𠃔又命有司賜以甲第珠冠寳帶黄金千兩白金

萬兩中統鈔十萬貫㝷降金虎符加大都留守兼少府監武衛

親軍都指揮使有指掌環衞官及禁廷庻政凡有𠩄敷奏者必

先関白於王然後以聞王旦暮上側服食旣御即以賜之眷遇

雖隆王兢兢自持不矜不肆正色立朝未甞阿䛕以爲容恱蒙

蔽以遂其私由是出入禁闥者無敢不慎  上甞宴文徳殿

甚歡近侍乘酔請尚方衣帶王奏曰  聖主一日萬幾宴楽

宜有節今暬御之臣不能諌止復乗間僥倖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予不忠甚矣乞

追還已賜之物以待有功  上改容謝之一日  上坐便

殿問王曰求賢取士何法為上王對曰今以季勞用人何由得

才右有科舉之法  先朝甞欲舉行而未果今宜以時述

祖訓以開賢路  上以為然即命中書議行之皇慶元年

一月進階榮禄大夫二年二月兼大都屯田事十二月拜陕西

等處行中書省平章政事㝷復留為大都留守兼職如故延祐

三年五月拜中書乎章政事仍領前𠩄兼職王首言帝王大徳

睦族為先親屬諸王逺戍邊境為國屏翰廪(“㐭”換為“面”)餼匪頒雖有彛典

願陛下間遣使賜之對衣法酒以勞問焉 上嘉歎乆之即

遣使分持衣酒以賜有  㫖令中書賜近侍以中統鈔為貫

五百餘萬王奏曰有功固不可不賞然自陛下登大寳以来嘗

頒賚矣况府庫之實皆岀於民以有限之物供無窮之用民將

奚堪惟陛下仰思  祖宗創業之艱難以保民為務 上従

之而止王奏囬囬不速児麻氏僻在西陬未霑聖化其俗兄弟

自為婚姻敗常亂倫莫此為甚乞嚴禁以正人倫厚風俗制可

其奏下有司著為令某年正且㑹朝 上命盡以内外進獻

之物賜王辭曰臣以㣲才叨居政府大懼無以稱塞兹又加以

重賚何以克堪願以𠩄賜之物悉與四怯薛畨直司門者以旌

其勞 上嘉其㢘而衆懐其恵留守𡻕徃還上京例張盛宴

為費不訾王一切奏罷之集賢大學士大慈都以其弟入見獻

水獺氊一  上命賜中統鈔伍伯綻王諌曰一氊之㣲酬以

重賜四方来貢何以継乎  上𥬇而却之某年時廵上京欲

以𥘉秋廽鑾王諌曰

世祖徃還𡻕有㝎制矧今禾稼在野乗輿𠩄經民將廢業願陛

下法舊制以恵斯民幸甚  上然之遂改以八月有 㫖以

王長子完者篤為翰林直學士知制誥同脩國史王辭曰臣父

子無分寸勞沗竊非據况翰林地親職重當用名儒宿望臣男

完者篤年僅弱冠臣在中書未能佐陛下任賢使能而先録用

其子何以訓百官乎  上曰朕業已命之矣差長當别加任

使卿勿多辭完者篤雖拜命王終不敢令其視事王嘗侍立於

便殿有弄臣用言戯之  上㣲哂王正容而進曰臣身居廓

廟豈嬖倖之𠩄敢戯臣受侮非𠩄恤第恐貽𥬇天下耳

上亟命左右拉其人出之四年八月  上諭王曰昔我

太祖皇帝𦘥造區夏大建宗室以為蕃屏剖符裂土錫以王爵

𠩄以培養元氣敦叙彛倫也近聞其子孫嗣襲多不以序得非

翰林臣僚職其事者以私亂法乎朕念之乆矣今命汝掌翰林

以𨤲正之遂拜學士承旨進階銀青榮禄大夫兼職如故王稽

圖列别本支序㝎如舊制國族大服  上聞之喜曰朕固知

非此人不能辦也中書左丞相哈散與王同侍  上於寳慈

殿哈散奏乃者財用空虚並由賞賚之槖請自今一切母與王

曰賞有功罰有罪國之大柄(⿱艹石)皆不與功何以勸但辨之當審

不可濫耳  上然之六年八月加領章佩監事十一月加提

調崇祥院事冬至日 上坐文徳殿太史進授時暦王執暦

指至元紀年曰

丗祖混一區宇開太平無疆之基在位三十餘年政治之盛真

後世福次指大徳紀年曰

成宗𥘉政清明中遘末疾遂不復振次指至大紀元曰

武宗銳意中興惜乎天不假年次指皇慶紀元至是年曰今八

年矣  上曰延祐之治如何王懐暦對曰治否在後人議耳

上曰卿意深矣君臣當共勉之七年正月

仁宗崩王哀慟幾絶伏𠋣廬晝夜臨閱四十餘日未嘗少間

英宗遣近侍慰之曰卿悲痛極矣縱不頋身獨不念朕乎朕之

𠋣卿尤甚於

先帝也命送歸于里第日遣問焉

英宗踐祚之明日御大明殿大臣貴戚皆列侍 詔王而諭之

曰  先帝嘗囑卿扵朕曰栢鐵木爾自㓜事我終始于一捐 --捐

軀盡瘁無有能先之者我非斯人則食不甘味寢不安席汝其

母忘吾志言猶在耳朕不忍道兹用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于大廷俾衆知之遂以

𠩄服珎珠七寳頂㡌及御衣賜之曰  先帝以卿付朕卿不

負 先帝肯負朕耶凡朝政之得失其直言母隠王受命感

泣  對曰臣不朕事  先帝幸無六譴今  陛下上⿰糹⿱𢆶匹

先志曲垂眷注臣敢不竭犬馬之力臣𥨸以為聖君之𥘉政左

右前後宜去邪任賢使聦明四逹天下之幸也上曰然四月復

除銀青榮禄大夫大都留守兼職如故王自是奮發盡言無所

廽撓而羣小有不堪者矣因搆誣言浸(⿰氵閠)日甚

英宗始不之信後乃惑之待遇益踈王不為變 上亦尋悔

曰乆不見柏鐵穆爾矣在廷忠厚老成之士未嘗有言其非者

殆羣小之言蠱我耶朕不逮  先帝之明逺矣復召見厚禮

之命仍掌環衞王見言旣不用而妬寵者尚衆遂退隠于雲山

之北

英宗崩  晉王入踐大位泰㝎元年召王復爲留守王以疾

辭三年六月二十九日薨于上都西門里第年四十有五有旨

賻以中統鈔二千錠給驛護送還大都以某年某月某日葬于

城西宛平縣先塋之次王偉䫉羙髯自結髮至強仕終始于一

不爲利誘不爲威湯不好貨殖不貪禄位公不避怨私售恩聖

眷雖隆未甞自溢知無不言言必以正𥘉

明宗之西行也興聖諸臣㝎謀禁中王黙言於

仁宗曰兄弟揖譲古所罕見旣盡羙於前矣今議傳次倘先兄

而後巳庻全  聖徳于以正前人之緒絶他日之虞惟陛下

察之時雖不用其言而朝野服其鯁直曁

明宗入辭王復奏留燕餞而後行道塗委積百爾𠩄須皆爲之

豫備

明宗問諸左右知王所為大駕南還中道詢其子孫追念不置

有宗王乆鎮北邉以疑以召至京師王奏皇属至親且有功何

可以無稽之言而廢之  上悟尋遣還鎮又有以異姓王行

樞宻院事者或告其桔克軍餉  上怒將置諸法王奏國𥘉

其人父子数立大功今在邉陲馭軍有法逺人畏之奈何自撤

藩屏 上即命釋之後遣其子齎重寳為謝王斥去不與語

初作西宫卒徒服役者数千人廪(“㐭”換為“面”)食不継有一卒至宫闈丐食

以闌入為衞士𠩄執  上命王訊之王奏曰卒雖可罪而實

以飢故情有可矜乃貰其罪并餘卒悉放還营仍著令𭛠者以

𡻕更而給其衣糧宿衞閽人按籍輪直而官無廪(“㐭”換為“面”)給王為奏増

冬衣日餼自是免扵飢寒之舌相率繪王像而祠焉故平章政

事趙公世延為中執法時嘗與劾右丞相鐵木迭児㑹

英宗在諒闇中復出據相位遂起大獄以事報復趙公以王力

救而免王未嘗與人言及王薨趙公致莫甚哀人始知之其知

國軆識時務陳善閉邪為世𠩄稱道者如此至扵謀猷之大籌

䇿之良左右宻勿則有非衆人所得而聞矣觀夫皇慶延祐之

治則君臣一軆明良際㑹王平昔所以格君之心者可知也太

保之属疾也王治湯藥時𥨊興不少懈及疾不可為治䘮尤

族人欲守本俗王不可曰罔極之恩旣以無報今居乎中國獨

不可行先王之禮乎不然是不以禮待吾親也躬衰絰居𠋣廬

哭桶以莭薦奠以時後居内憂亦如之遂丗守為家範則王所

以盡為人子之道者可知也不亦忠孝兩全矣乎盖王天性超

邁徳量恢弘故其所守𠩄行有不待強學而自與古人暗合者

宜乎光輔  累朝 有世禄克著令名扵當時也且我朝大

統幾傾而復正者皆

仁宗之力一二肇謀事之臣與王之功豈在攻城野戰建事

立功者之下乎王次男蠻子以才行歴官華要綽有能聲徹聞

朝著

今上皇帝追念其先烈始詔中書議王父子恤典同日五制並

下王之考太保應國公贈推忠翊運保寕一徳功臣太師開府

儀同三司上柱國追封廣陽王謚忠恵妣順國夫人追封廣陽

王夫人王贈宣忠濟羙恊誠正徳功臣太傅開府儀同三司上

柱國追封文安王謚忠憲王妻魯國夫人追封文安王夫人齊

國太夫人封文安王夫人

太皇太后亦命翰林學士歐陽玄賛王𦘕像至正元年上復特

𠡠玄制為王神道碑銘俾翰林學士承旨巙巙中書左丞許有

壬書篆以賜其家於是距王之薨已十有六年矣君子是以知

王父子積累也厚有以昌其祚胤至於事乆論㝎而天道之昭

昭有不可揜遏者矣忠恵王之兄秃忽赤未任而卒後以子貴

贈純誠保徳濟羙功臣太傅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追封安成

王謚忠簡先是莊穆王従

太祖攻居庸関有功遂以𠩄統哈児魯軍世守居庸之北口

仁宗特命升其萬户府為隆鎮䘙降銀章金虎符以忠恵王為

都指揮使忠恵王以身居保傅力辭乃以忠簡王之子衆家為

指揮而世襲其軄王之兄伯都由翰林學士三遷遥授中書平

章政事擢侍御史㝷拜中書叅知政事進右丞没贈克勤智義

佐運功臣金紫光禄大夫行中書省左丞相上柱國追封趙國

公謚安肅王𥘉娶唐兀氏奴倫某逹魯花赤伯家奴之女由魯

國夫人追封父安王夫人者也再娶郭氏

仁宗命以爲配由齊國太夫人特封父安王夫人者也守節教

子人稱其賢三娶鎮逺王之女失烈門亦

仁宗𠩄命前卒子男三人長完者篤唐兀氏夫人出由翰林直

學士亞中大夫遷秘書卿次道童王故𠩄娶髙麗氏子今右藏

庫提㸃次蠻子郭太夫人岀今爲資徳大夫江浙等處行中書

省右丞温㳟明敏好學篤行事母以孝聞居官以㢘稱娶乃蠻

氏奴罕卒繼髙昌氏答児麻失里並封范陽郡夫人女三人長

哈秃納適鎮逺王之子斡失帖木児卒次金剛奴適崇福司少

卿答児麻失禮次寳適䘙王寛徹班孫男四人惟王有傳在

太史氏然𠩄書皆𨵿於  國家之大事而㣲言細行有不勝

書者且藏扵秘宇閲者有禁今倣昔人家傳之法采輯行狀神

道碑撰次如右庻幾百世之下有𠩄鑒觀而思濟其羙焉

  梅孝子傳

梅孝子者名應發居吴郡閶門市中不由學問而知人之行莫

大於孝行之必盡其誠盖天性然也母有疾醫不能療則剔股

SKchar以食之疾良已它日母又有疾危甚更求良醫𭠘以藥皆弗

效莫知所為乃露立北面稽首以名香然頂灼臂叩天乞减已

年以益母壽是夕天將雨隂雲四合俄剨焉而開(⿱艹石)啓半扉盡

見北斗之六星惟一星及輔星不見頃之雲復合而天深黒及

還至母𠩄則母已擁衾坐床上言有衣白衣者六人以水來灌

灑遂霍然而蘇不覺疾之去軆也詰旦母平復如常時今年已

八十餘身愈康強四方士大夫多為詩羙其事蜀郡虞公為之

序云

金華黄溍曰曽子固氏有言古今豪傑士傳論人行義不列扵

史者徃徃務摭竒以動俗亦或事髙而不可為継或伸一人之

善而誣天下以不及雖歸之輔教警世然考之中庸或過矣以

予𠩄聞梅氏子事談者誠近扵過夫欲使中人以下觀過知仁

耻躬不逮則載而傳之SKchar可已哉

  黄節婦傳

節婦蔡氏者鄞黄君天𩦸妻也黄君之先閩人六世祖龜年宋

髙宗時為殿中侍御史論罷右僕射秦檜累遷給事中及檜再

相遂以貶去隐于鄞其後子孫多為羙官至黄君廼弗仕節婦

年十八歸黄君明年有子曰傳孫甫晬黄君死又明年其舅亦

死節婦屏華采服艱勤以奉其姑以保其孤予三十餘年猶一

日家旣𥙿而姑已老子亦能自樹立𠩄與為師友多顯者由是

知名得察舉𥙷儒學官節婦之名亦因以著聞有司上其事于

中書用例旌表所居及其里門曰孝節云

金華黄溍曰予讀詩至栢舟未甞不歎古女婦之賢傳於今者

少也共姜之名由詩以顯得孔子而詩益傳女婦之以義自守

獨共姜邪世無孔子(⿱艹石)蔡氏者非尊官要人爲之引重惡能彰

彰如此閭巷之人砥行立名堙滅而不稱者可勝道哉可勝道




金華黄先生文集卷第四十三尾

  金華黄先生行状

先生諱溍字𣈆卿姓黄氏黄為婺名族至宋太史公庭堅族望

尤著太史之従父昉生景珪俱来浦江景珪生琳娶忠簡宗公

澤之女弟始遷扵義烏琳生中輔力學尚氣節當秦檜柄國士

有議已者輒捕殺猶奮然題樂府太平樓上有䃺劔欲斬佞臣頭

之語人至今誦之晚以轉運使薦當得官命垂下而卒中輔生

紹祖紹祖生伯信扵先生為髙祖廸功郎累贈朝散大夫妣宗

氏忠簡公四世諸孫女累封安人曽祖夢炎湻祐十年進士仕

至朝散大夫行太常丞兼樞宻院編修官兼權左曹郎官以朝

請大夫致仕妣陳氏累贈冝人繼方氏祖堮方出也以進納恩

補承節郎入國朝弗仕今累贈嘉議大夫禮部尚書上輕車都

尉追封江夏郡侯妣徐氏湻祐七年進士奉議郎兩淮宣撫大

使司幹辦公事彬之女今追封江夏郡夫人父鑄以朝請府君

遺澤補将仕郎今累贈中奉大夫江浙等處行中書省叅知政

事護軍追封江夏郡公妣童氏承信郎監嘉興府鮑郎鹽場伯

永女今追封江夏郡夫人夫人姙先生時夢大星煜煜然墜扵

懐歷二十四月以至元十四年冬十月一日始生甫晬即自免

乳徐夫人抱而育之比成童不妄踰户閾授之以詩書不一月

皆成誦迨學為文下筆頃刻數百言常著弔諸葛武侯辭前大

學内舍劉君應龜朝請府君之外孫也見而嘆曰吾鄉以文辭

鳴者喻叔竒兄弟爾是子稍加工不其與之抗衡乎因留受業

弱冠西逰錢塘前代遺老與鉅公宿學先生咸得見之扵是益

聞近世文獻之澤暨還故居従仙華山𨼆者方君鳳㳺為歌詩

相唱和絶無仕進意其友葉君謹翁力挽之出大徳五年舉教

官七年舉憲吏就試皆中其選已而復退𨼆扵家延祐元年

舉之法行縣大夫又强起先生充貢鄉闈時古賦以太極命題

場中作者徃徃不脫陳言獨先生詞致淵永綽然有古風特寘

前列二年上春官復在選中及奉大對惓惓以用真儒行仁義

為言辭甚剴切讀卷者以其頗涉扵激綴之末第奉上㫖賜同

進士出身主選吏以為白身補官散階當下二等上命特與對

品階授将仕郎台州路寧海縣丞僅踰再期會有詔改鹽法江

浙行中書承制遷兩浙都轉運鹽鐵使司石堰西場監運事聞

命仍舊階居其職閱四載以功超一資陞従事郎紹興路諸暨

州判官至順二年用故御史中丞馬公祖常之薦入為應奉翰

林文字同知制誥兼國史院編修進階儒林郎丁外憂去官服

闋轉承直郎國子博士經六年之乆請補外換奉政大夫江浙

等䖏儒學提舉至正三年春先生始六十有七不俟引年亟上

納禄侍親之請絶江徑歸俄有㫖命預修遼金宋三史丁内憂

不赴除服以中順大夫秘書少監致仕居四𡻕故湖廣行省平

章公朶爾直班今中書左丞相太平開府公力交薦之被上㫖

著致仕仍舊階除翰林直學士知制誥同修國史同知經筵事

進階中奉大夫九年夏四月洊上章求歸田里不俟報而行上

聞之遣使者追及武林驛敦迫還京復供前職十年夏四月始

得謝南還行中書爲言扵朝給以半俸終身公牘已具而未及

上十七年秋七月今江浙左丞相金紫公達世貼睦邇方承制

司黜陟之柄移書起先生咨議省事以疾力辭閏九月五日薨

扵繡湖之私第享年八十有一學士大夫聞之俱流涕曰黄公

亡矣一代文章盡矣門弟子劉涓王褘宋濂傅藻等咸来相治

後事以是月十八日⿱苑土扵縣東北三里崇德鄉東埜之原距嘉

議府君之墓僅十步娶王氏嘉熙二年甲科進士従事郎昭慶

軍節度掌書記囦金之曽孫文林郎監沿江制置副使司造船

場沂之孫将仕郎桂之女今累封江夏郡夫人先一年卒及是

始合⿱苑土焉子男一人SKchar用䕃入官初授忠顯校尉紹興路同知

餘姚州事女一人適惠州學正陳克讓俱先卒孫男四人瑄琛

珣𠩄著書有日損齋初藁三卷續藁三十卷義烏志七卷筆

記一卷傳學者先生在寧海時縣地瀕于鹽場而亭户恃其不

統扵有司肆毒害民民不敢正視編氓之𨽻漕司洎財賦府者

亦謂各有𠩄憑横暴尤甚先生皆痛繩以法吏懼以利害白弗

頋也有後母與僧通而酖殺其夫者反誣夫前子𠩄殺獄将成

先生變衣冠隂察之具知其姦偽卒直其𡨚逺近以為神明廵

兵捕鹽販者急遂沈鹽扵河帥衆以拒廵兵怒乃取他私販事

以實之民有在盗籍者謀為刼未行邑大姓執之以圗中賞

格初無獲財之左驗事皆乆不決先生為之疏剔以其獄上各

論如本條免死者三十餘人部使者董君士恒行縣㢘知先生

有治状事悉諉焉先生為黜其以賄敗者上百户一人縣吏二

人在官無禄者四十餘人愚民以㛰田鬬競徃訴咸下其状多

數十百先生録其當問者即不當問者遣之先生明習律令

世以法家自專者有弗如也凡經其論定翕然畏服不敢重有

辭𡻕大旱禱扵靈湫有白龍蜿蜒見湫中巳而黒雲四興大雨

如注縣以有年在石堰視亭場為尤囏居是官者常以秤盤

折閱及不能檢防私鬻被譴先生規措有法無毫分入扵吏議

在諸暨其俗素號難治先生不加鄙棄壹導以善政民多従

捕盗司屋壊撤而改作無敢後期廵海官舸例以三載一新費

出扵官而責足扵民有餘則緫其事者私焉先生適蒞是𭛠撙

莭浮蠧以餘錢還之争驩呼而去奸民以偽鈔鈎結黨與脅攘

民財官若吏聽其詐挾之以徃新昌𡹴縣天台寧海東陽諸縣

株連𠩄及百餘家民受禍至惨郡府俾先生鞫治一問皆引伏

獄具官吏除名同謀者各杖之百捕盗卒隂寘偽鈔板扵良民

家乃白扵官徃索之惡少年持梃従者近百人先生遇扵野詰

従吏曰弓卒額止三十安得此曹耶可縛送扵州聞者遁走有

盗繫錢塘縣獄㳺民賂獄吏私縦之假署文牒發兵来為向導

逮捕餘二十餘家先生疑而訊焉悉得其情以正盗冝従重議

持偽文書来者又非州民俱械還錢塘誣者自明奉省檄監稅

杭州先生御之以寛商旅四集僅閱三月増錢十二萬緡有竒

在成均視弟子如朋友未始以師道自居輕納人拜而人来受

學者滋益恭業成而仕皆有聞扵世時人欲増設禮殿配位四

配位合東坐而西向學官或議分置扵左右同列不敢争先生

獨面折之其人恚甚日坐堂上以危語相加御史惡其無禮逐

去之乃克如先生言在禁林會修本朝后妃功臣傳先生為條

陳義例多𠩄建明士類服其精允進講經筵者三十有二經筵

無專官曰領曰知咸SKchar執近臣講文之述率属先生訂定非有

關扵治道之大者不敢上陳其唘沃之功為多上嘉其忠數

金織紋段賜之始先生嘗預考江浙江西上都鄉試江浙則三

徃而一主其文衡至是被上㫖考試禮部㝷又為廷試讀卷

官前後𠩄甄㧞者盡知名之士先生天資介直絶不事造請逢

覃官者一減資者五銓曹或失扵收叙亦不自言在州縣間唯

以清白為治一錢不受扵民𠩄至無圭田月俸弗給毎鬻産以

佐其費及升朝行挺立無𠩄附足不妄登鉅公𫝑家之門君子

稱其清風髙節如氷壺玉鑑纎塵不汚先生性篤孝扵親親殁

營塚扵三釜山有乳虎馴狎之異山去𠩄廬十里月旦望必展

省大暑寒不易先世遺文𡻕乆㦯有殘缺極力捜訪補綴成編

家居不談米鹽細務與公府短長邑長吏来謁鄉鄰有急覬得

片言為援輙峻却之尤不輕扵薦引㦯譏其絶物先生諭曰公

朝爵禄将以待賢者豈為吾私親設哉先生貴而能貧雖位至

従蕭然不異布衣時又寡嗜慾甫臨强仕之年即獨榻扵外

給侍扵左右者二蒼頭而已遇佳山水則觴詠其間終日忘去

其冲曠簡逺之情使人挹之鄙吝頓消與人交任真無鈎距不

事矯飾以為容恱而誠意獨懇至然剛中少容觸物㦯弦急霆

震若未易涯涘不旋踵間煦如陽春曽不少留礙焉先生之學

博極天下之書而歸扵至精有問經史疑難古今因革與夫制

度名物之属旁引曲證語蟬聮不能休至扵剖析異同讞決是

非多先儒之𠩄未發見諸論著一本乎六藝而以羽翼聖道為

先務然其為體布置謹嚴援㩀精切俯仰雍容不大聲色譬

之澄湖不波一碧萬頃魚鱉蛟龍潛伏而不動淵然之色自不

可犯中統至元以来如先生者二三人而已故凡國家典冊詔

令及勲賢當得銘者必命先生為之海内之士與浮屠老子之

流以文為請者日集扵庭力麾之而弗去一篇之岀家傳人誦

絶域殊邦亦皆知𠩄寳愛雅善真草書人有得其片幅者必

藏弆之以為榮世之評議者謂先生為人髙介𩔖陳履常文辭

温醕𩔖歐陽永叔筆札峻逸𩔖薛嗣通識與不識僉無間言嗚

呼先生生當六合混一之時鍾河嶽英靈之氣積之既厚𠩄用

亦弘仁皇肇開科舉之初即以儒學自奮厯仕五朝晚乃入侍

今天子掌述帝制勸講經帷嶷然獨任斯文之重天下學士咸

𠩄師法遂使有元之文章炳燿鏗鍧直與漢唐侔盛先生之功

固不細矣至扵出䖏大節尤人𠩄難能者年未七袠而謝事暨

群公力薦起之俄復控辭上方眷待之深再召還朝未㡬又辭

其難進易退之風真足以㢘頑而立懦揆之古聖賢之道盖無

媿也若先生之𠩄自立者豈不綽綽可傳扵後㢤先生之薨在

法當賜謚立傳某従先生㳺垂二十年知先生為最深因輯任

官行事為書一通上扵太常國史然巨細詳記不敢效古書法

為簡嚴者欲其事之白以俟芟摭也謹状至正十七年十月一

日門人金華宋濂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