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百詠 (四庫全書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金陵百詠

  欽定四庫全書     集部四
  金陵百詠       别集類三
  提要
  等謹案金陵百詠一巻宋曽極撰極字景建臨川布衣晚以江湖集事得罪謫道州卒所著有舂陵小雅今已不傳此乃其詠建康古蹟之作皆七言絶句凡一百首詞㫖悲壯有磊落不覊之氣嘗録寄羅椅枸謝以書云不知景建是何肺腑能辨此等惱人語於千載下今觀其詩如天門山云髙屋建瓴無計取二梁剛把當殽函新亭云江右于今成樂土新亭垂淚亦無人大抵皆以南渡君臣畫江自守無志中原而作其寓意頗為深切豫章人物志載極逰金陵題行宫龍屏忤時相史 逺以是獲譴是編有畫龍屏風一首云乗雲逰霧過江東繪事當年笑葉公可恨横空千丈勢剪裁今入小屏風與人物志所紀相合葢其憤激之詞雖不無過於徑直而淋漓感慨與劉過龍洲集氣格往往相同固不徒以模山範水為工者也劉壎隠居通議摘其中可惜當年殺嚴續無人為益决囚燈二語謂續始終全美未嘗被殺不免誤用故事考資治通鑑載陳覺使周還矯世宗詔命李景殺嚴續景表請於周明續無罪覺詐始露而續得免是續寔未被殺壎所駁良是究其致謬之由葢以姚寛西溪叢語有鍾謨奉使歸唐以陳覺矯周帝之命斬嚴續事言於唐主云云所言不具首尾極遂以為寔有是事也又決囚燈事以中主誤為後主亦為乖舛是則考證之偶疎固不必為之諱矣乾隆四十六年五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臣陸 費 墀















  欽定四庫全書
  金陵百詠
  宋 曾極 撰
  金陵
  楚威王以其地有王氣埋金鎭之故曰金陵或曰以其地接華陽金壇之陵
  鑿地破除函谷帝埋金厭勝郢中王興亡總不關君事五百年前枉斷腸
  攝山
  在城東北四十五里有齊文惠太子鑿石為佛見存江乘地記村有草可以攝生故名陳軒有攝山十詠
  一丈唐碑今露立十尋梵塔已低摧層層石佛雲閒出坐閱齊梁成刼灰
  方山
  葛𤣥煉丹之地
  人間底事有方壺劍截青揺界碧虛試上殊庭瞻醉葛仙雲垂帯䕶儲胥
  覆舟山
  在城北五里晉北郊壇宋藥園壘樂遊苑冰井甘露亭皆在此山
  六代興亡貉一丘繁華夢逐水東流操蛇神原注列子注山海之神皆操蛇向山前笑三百年前幾度舟
  樂官山
  南唐初下時諸將置酒樂人大慟殺之聚瘞此山故名
  城破轅門宴賞頻伶倫執樂淚横巾駢頭就戮縁家國愧死南歸結綬人
  天門山
  在當塗西南三十里又名蛾眉山夾大江東曰博望西曰梁山 又號東西梁山 李白銘有曰梁山博望關扃楚濱夾據洪流實為呉津兩坐錯落如鯨張鱗惟海有石惟川有神牛渚怪物日圍車輪光射島嶼氣凌星辰巻沙揚濤溺焉殺人國泰呈瑞時訛返珍開則九江納錫閉則五嶽飛塵天險之地無徳匪親
  鯨翻鰲負倚江潭天險由來客倦談高屋建瓴無計取二梁剛把當殽函
  西原
  衰草寒雲雁一行牽愁水似九廻腸游人欲問千官事翁仲無言卧夕陽
  龍洞
  在清凉寺前
  江流遠引背烟嵐平陸何年重舉帆斷岸挿天危欲墜六朝龍去秪空巖
  鍾山石
  鍾山在上元縣東北十八里 輿地志古曰金陵山縣名因此又名蔣山漢末秣陵尉蔣子文討賊死事于此呉大帝為立廟子文祖諱鍾因改曰蔣山此山本無草木東晉時刺史還任者栽松三千株下至郡守各有差一名北山齊周顒隱于此 此山有石脉理皆紅潤
  戰血潛流石脉中蒼厓鑿斷見殷紅千年殺氣方囘薄草木無春山盡童
  梁金華宮石
  輿地志云梁大同中所築昭明太子蔡妃所居在青溪東 石今在府治
  照影清溪眩奇推遷十代市朝非莫欺蘚眼蒼苔面曾伴昭明識蔡妃
  大江
  郡國志西北自六合縣界流入舊濶四十餘里昔魏文帝登廣陵觀兵戎卒數十萬旌旗數百里臨江見波濤洶涌歎曰吾武騎萬隊何所用之嗟乎此天所以限南北也
  烽烟歲歲滿江干將帥誅求盍少寛未得三軍如挾纊慿誰數處䕶風寒
  秦淮
  在縣南三里始皇時望氣者言金陵有天子氣使朱衣鑿山為瀆以斷地脉改金陵為秣陵晉陽秋秦開故曰秦淮或云淮水發源屈曲不類人工
  鑿斷山根役萬人祖龍癡絶更東廵石城幾度更新主贏得淮流尚繫秦
  𤣥武湖
  在上元縣北十里宋元嘉間有黒龍見故名今為後軍寨
  當日湖光澈鏡心龍旗鳯吹此登臨而今鐵馬廻旋地斜照黄塵一尺深
  四太子河
  上東門嘯本同科天誘金人智詐多刁斗夜鳴兵四合五更平陸已成河
  西浦
  張碩遇杜蘭香處
  珠璫錯落江皋佩羅襪輕盈洛浦妝欲採蘋花擲春信停橈難覓杜蘭香
  桃葉渡
  一名南浦渡金陵覧古在秦淮口桃葉者晉王獻之愛妾名也獻之詩云桃葉復桃葉渡江不用檝但渡無所苦我自迎接汝不用檝者謂横波急也獻之歌此送之
  裙腰芳草抱長隄南浦年年怨别離水送横波山斂翠一如桃葉渡江時
  采石渡
  事見揮麈録及楊文公談苑
  石琢浮屠遍水濱興亡歲久已成塵長江靜夜蘆花月莫信牽愁撥櫂人
  五馬渡
  晉元帝渡江童謡云五馬渡江一化龍識者謂呉越之地當興王
  仲逹欺孤與操同豈能長世撫提封瑶圖暗換君知否班特浮江自化龍
  白鷺洲
  丹陽記在江中心南邉新林浦西邉白鷺洲上多白鷺故名
  江水悠悠緑染衣淮山渺渺翠成圍南朝鷺序歸何處唯見滄洲白鳥飛
  黄天蕩
  受金縱敵將何知曹沬功名失此時雁足不來貔虎散沙頭蚌鷸謾相持
  三十六陂
  按王介甫有西太乙宫詩云楊柳鳴蜩緑暗荷花落日紅酣三十六陂春水白頭想見江南增注
  渺然三十六陂春石黛潮生歲歲新楊柳杏花渾好在吟邉只欠跨驢人
  臙脂井
  陳末後主與張麗華孔貴嬪投景陽井以避隋兵舊傳云欄有石脉以帛拭之作胭脂痕一名胭脂井又名辱井在法華寺或云白蓮閣下有小池面方丈餘或云在保寧寺覧輝閣側
  寒泉玉甃沒春蕪石染胭脂潤不枯杏怨桃羞嬌欲墮猶將紅淚洒黄奴
  寳公井
  在市心
  一片當街百尺深行人環轍免苔侵塵容俗狀暫窺影欲汲寒泉洗此心
  木圍
  寢殿重重設木圍﨑嶇天位不勝危高人巢許應知此占得箕山最坦夷
  射殿
  有七十間旁多槐竹
  鶴盖陰陰覆苑牆更添蒼雪助清凉高皇儉徳規模遠不作南朝石步廊李賀詩春熱張鶴盖SKchar目宫槐小蘓子瞻竹詩蒼雪紛紛落夏簟丁公言詩因憶南朝石步廊
  行廊
  負矢前驅敵未擒虎侯高掲意何深文皇決拾精天下偏愛良工辨木心
  古龍屛風
  宣和舊物高宗攜之渡江後壞爛宫官惜之剪裁背成屏風立殿上
  乘雲游霧過江東繪事當年笑葉公可恨横空千丈勢剪裁今入小屏風
  新亭
  在城南十五里金陵覧古在江寧縣十里洛陽四山圍伊洛瀍澗在中建康亦四山圍秦淮直瀆在中故云風景不殊舉目有山河之異李白云山似洛陽多許渾云只有青山似洛中謂此也蔡薿作天津橋亦以此
  青山四合遶天津風景依然似洛濱江左于今成樂土新亭垂淚亦無人
  賞心亭
  下臨秦淮盡觀覧之勝丁晉公謂建嘗以周昉所畫袁安卧雪圖張于屏後太守易去續志又云丁始典金陵陛辭之日真宗出八幅袁安卧雪圖付丁謂曰卿到金陵可選一絶景處張此圖謂遂張于賞心亭柱上有蘓子瞻題名猶存
  柱上題名客姓蘓江山清絶冠呉都六花飛舞凭䦨處一本天生卧雪圖
  冶城樓
  冶城即今天慶觀地本呉冶鑄之所晉元帝移于石頭城東 唐徳宗時浙江觀察使韓滉于建康石頭築五城曰石頭城曰冶城曰臺城曰苑城曰新城
  裊裊疎林集晚鴉鍾山雲氣入簷牙何人乘月吹長笛夜看雲陵百萬家
  南軒
  在保寧寺方丈旁有小屋張魏公開督府時子讀書于此號南軒下有井土人指為建業水
  劍磨驢膊倦征途三歲南軒客寓居建業水甘供日飲波間亦有武昌魚
  板橋
  在城内
  輪鞅千年路欲迷板橋名在市朝非元暉太白微吟處獨酌悠然命駕歸
  高座寺
  名永寧寺在城南門外或云晉朝法師竺道生所居因號高座寺葢用劉禹錫詩中語
  石子岡前高座寺犢車曾向此徘徊清談未解傾人國更引畨僧度海來
  清涼寺
  即李王殿
  秋月春花迹未陳衮龍曾遶夢中身夷門金鼓從天落驚起床頭鼻鼾人
  同泰寺
  在臺城内梁武帝窮竭帑藏造大佛閣七層為天火所災
  布薩開齋涕泗揮大通基在昔人非此身終屬侯丞相誰辦金錢贖帝歸
  宋興寺
  劉裕故居也
  晉至昌明祚已終䜟文猶有両昏童桓𤣥偷得宫中璽郤屬新河伐荻翁
  湘宫寺
  事見通鑑
  數椽敗屋湘宫寺虞愿忠規正凛然十級浮屠那復有虛抛貼婦賣兒錢
  鐵塔寺
  元懿太子殯宫在焉
  逝水無情去不囘黄簾窣地隔風埃摩挲鐵塔堪流涕此是先皇思子臺
  寳公塔
  六帝園陵墮刼灰獨餘靈骨葬崔嵬行人指㸃雲間鶴喚得齊梁一夢囘
  長干塔
  事見僧史
  十丈祥光起相輪鐵浮屠鎮法王墳只愁西域神僧至夜捧長干刹入雲
  劉莎衣菴
  金人入侵高宗召問之云没事没事兩家都換主
  佛貍麾騎飲長江呼吸安危闔國忙南北兩家都換主從容一語悟高皇
  八功徳水
  在蔣山悟真庵後按梅摯亭記梁天監中有胡僧曇隱寓錫于此山中乏水時有龎眉叟相謂曰予山龍也知師渇飲措之無難俄而一沼沸成後有西僧繼至云本域八池已失其一似竭彼盈此也其泉一清二冷三香四柔五甘六淨七不饁八蠲痾故名八功徳水自梁以前嘗取給
  數斛供厨替八珍穿松潄石瑩心神中涵百衲烟霞色不染齊梁歌舞塵
  後主祠
  眞珠簾下變離聲多少嬙妃掩袂聽贏得牢愁三萬斛孤舟撐入大梁城
  荆公祠
  霜筠雪竹古精藍投老歸與志自甘一食萬錢終忍垢魚羮飯美憶江南
  文孝廟
  徳隱前星民已和山隈水曲廟何多皇孫不得承天統猶使而翁恨蠟鵝
  謝𤣥廟
  兒軰能軍國未危更令朱序助聲威秦人若也全師集雲母車盛晉鼎歸
  蔣帝廟
  白馬千年繫廟門爐烟浮動衮龍昏闔棺謾說榮枯定青骨猶當履至尊
  呉大帝廟
  在石頭城世代相傳廟基即呉時故宫
  曾將一劍定全呉斗大祠庭泣楚巫故國神遊應撫掌蘆花楓葉幾年無
  晉元帝廟
  茅茨綿蕝寄江東陵廟囘看渫血紅右衽危冠纔自保未能無責敢言功
  中主像
  據敖為粥事見五代史
  乘時草竊豈無人三主相傳事有因畢竟老天憐一念據敖為粥活飢民
  謝公像
  失喜向來因折屐含悲今日為聞箏人間悲喜何時了攜伎東山載酒行
  大茅君像
  面如赬玉碧矑寒散髮垂腰槲葉乾不向大茅峰頂見時人多作伏羲看
  呉大帝陵
  老瞞虎裂横中州何物生兒作仲謀四十帝中功第一壞陵無主使人愁
  荆公墓
  誤把清標犯世紛平生忠業自超羣如何今代麒麟閣只道詩名合䇿勲
  卞將軍墓
  握節顏公拳透𤓰歸元先軫面如生晉陵發掘今無主獨有忠魂只冶城
  張麗華墓
  在賞心亭天井中時有光氣如匹練掬之如水銀漸流散
  伴侣聲沉王氣銷香魂血涴有誰招蓬科三尺光塵在猶作臺城花月妖
  臺城
  紫葢横天整復斜興亡接翅似昏鴉舊時石闕摩雲處荻屋荆扉一兩家
  宋受禪壇
  赤紙藤書宋鼎歸寄奴柴燎吿功時普天大慶交新主唯有徐公雙淚垂
  南唐郊壇
  上帝神兵破石頭别離歌管六宫愁燔柴空有高壇在乞與千年麋鹿遊
  李氏宫
  本朝修李氏宫掘地得水銀數十斛宫娥棄粉膩所積也事見湘山野録
  埋愁無地奈君何可是黄壚飲恨多玉鏡臺前棄脂水深泉流汞尚盈科
  華隱樓
  即陶隱居故宅
  松聲聽罷獨看雲華隱樓中控鶴身治國神方難自獻秪將本草語時人
  華林園
  羽葆來臨鼓吹停華林暢飲倒長瓶萬年天子瞢騰眼錯認長星作酒星
  養種園
  後主于宫中作紅羅亭賞紅梅韓熙載獻詞云桃李不須誇爛漫已輸了春風一半
  百花堂裏賞芳菲江左覊臣淚濺衣腸斷上林桃李樹春風一半未全歸
  潑墨池
  在茅山費長房學道處圖經云石墨池葢大小二酉山藏異書見穆天子傳唐人穴石為硯注道徳經見隱逸傳
  二酉珍儲己徧窺仙班寧肻列愚癡注經穴石須勤苦留得千年潑墨池
  商飈館
  即九月臺也地産胭脂菊
  商飇基在昔人非草木猶為冨貴移曾是六朝歌舞地黄花一半染胭脂
  夢筆驛
  晉尚清談筆力衰文章高下亦隨時景純不作文通死五色毛錐付與誰
  蛇盤驛
  枳籬華屋半雕殘列肆屠羊客卸鞍霸氣銷沉形影歇龍盤何事作蛇盤
  射雉塲
  不整軍容北射狐却資媒翳取歡娯山梁飲啄關何事浪費君王金僕姑
  烏衣巷
  在秦淮南去朱雀橋不遠晉紀瞻立宅烏衣巷王導自卜烏衣巷 王氏别族居馬糞巷
  呉兵曾住黒雲都江左夷吾此卜居休把烏衣輕馬巷懸鶉結駟總丘墟
  鍾山番人窟
  千羣鐵騎遠來侵鑿穴鍾山用意深天塹連空遮不斷烟塵直到海中心
  展上公
  高辛時人居玉李溪
  浩刼循環無始終年年玉李杲春空初成未占兹山頂古老唯傳展上公
  東晉
  斷簡殘編迹可尋諸賢興復不關心未應全罪王夷甫一任神州自陸沈
  漁父
  後主召一隱者問近曾作何詩云有漁父詩風雨掲却屋全家醉不知
  智士旁觀當局迷滄浪釣叟出陳詩江頭風怒掀漁屋底事全家醉不知
  昇元閣鐸
  昇元閣一名瓦棺閣乃梁朝建高二百四十尺李白有日月隱簷楹之句今之昇元閣非古基矣石柱二見屹立右軍教塲中
  摩挲石柱蘚痕斑亡國如鴻去不還無復切雲三百尺秪傳風鐸在人閒
  孫陵鵝眼錢
  六代初終幾變遷孫陵無樹起寒烟青蚨細薄如榆莢猶是當年買笑錢
  澄心堂
  王直方詩話澄心堂紙江南李後主所製劉貢父詩當時百金售一幅澄心堂中千萬軸
  楮生玉面霧深藏未𡧓横陳翰墨塲一幅降牋何用許價高緣寫宋文章
  徳慶堂字
  李王所書南唐但餘此物李王筆法有鐵鈎鎻
  森然筆勢聚干將氣軋鍾王未𡧓降惆悵當年鐵鈎鎻可能無意鎻長江
  南唐金銅香爐
  製作元從建業宫形模竒古雜金銅烟昏塵暗君休笑曾在紅羅扇影中
  南唐宫中殘獐
  南唐宫中忽得殘獐一枚陳陶云是夜狼星上直
  周廬廵徼列千兵那得殘獐墮禁庭鹿走棘生先有象天文未必直狼星
  南唐遣使
  談鋒亹亹折强隣專對當年亦有人國老胸中兵百萬不將全力靠江神
  玉樹後庭花
  結綺臨春成草莽繁華都入暮烟中後庭玉樹迎秋色猶帯張妃臉上紅
  三段石
  上元縣南三十里有段石岡丹陽記云有大碣石長二丈折為三段紀呉功徳其文東觀令華覈作其字大篆或又云皇象書也今移在府中
  凛然皇象法書存重屋應無野火焚割據英雄餘一念斷碑千載尚三分
  沒字碑
  漫漫荒池浸綠蕪殘碑一丈載龜趺當年刻畫書勲閥雨打風吹字已無
  校官碑
  在溧陽縣官廨
  風摧雨剥校官碑集古先生竟不知同是光和千歲刻未容苦縣獨稱奇
  石麒麟
  地名
  短樊長塹起寒烟知是何人古墓田千載石麟相對立肘騣膊熖故依然
  石步道中有石麒麟數十
  地悴天荒丘隴平難從野老問衰興蒼烟落日低迷處折足麒麟記壞陵
  水精大珠
  真廟所賜照物皆倒又物影沈在下上段無影
  冰玉摩尼如鵠卵大千世界倒懸中何人提向江頭照照見神州一半空
  輜車
  婭姹呉音今古同宫粧袨服已成空雕文結角輜車巧猶有梁陳宫掖風
  决囚燈
  後主决死囚燃佛燈决之囚家賂左右竊益膏油輒得不死
  五詳三覆始施刑明滅蘭膏豈足慿可惜當年殺嚴續無人為益决囚燈
  江南録
  事見荆公集
  自古嬰鱗或似狂按誅潘佑事堪傷憑誰寄語徐常侍不殺忠臣國未亡
  蜀海棠
  傳芳遠遠自西隣錦傘高張熨眼新花睡覺來紅淚落年年如憶故宫春
  鳯州柳
  鳯州柳蜀主與江南結婚求得其種鳯州出手柳酒
  蜀主函封遣使時芳根元自鳯州移柔荑醽醁今安在唯有青絲拂地垂
  南燭草木
  駐采還年枉費功羞將老色照青銅仙方石䭀無消息南燭垂珠顆顆紅
  榠樝
  形如木𤓰熟時金黄陶𢎞景五和糝中用之
  子丹進饌色微黄仙老調胹有禁方五和糝奇無處覓榠樝新熟壓枝香
  青松路
  王介甫手種松
  致君堯舜事何難投老鍾山賦考槃愁殺天津橋上客杜鵑聲裏兩眉攢











  金陵百詠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