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青光祿大夫守工部尚書致仕上柱國中山郡開國公食邑二千戶贈陝州大都督博陵崔公行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銀青光祿大夫守工部尚書致仕上柱國中山郡開國公食邑二千戶贈陝州大都督博陵崔公行狀
作者:呂溫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31

唐故銀青光祿大夫守工部尚書致仕上柱國中山郡開國公食邑二千戶贈陝州大都督博陵崔公,曾祖諱承福,皇朝太中大夫廣、越二府都督,祖諱先意,皇朝朝議大夫鄧州刺史,父諱巘,皇朝朝議大夫鄭州長史,贈左散騎常侍。

狀:斧藻天理,立為人極。敬終端本,彼所以將就誠明;褒歿勸存,此所以砥礪名教。然而以道行已,晦而彌光,大君子之行也;以法考行,直而無黨,賢有司之職也。且曰獻狀,則惟所知。

公諱淙,清臧而和,博厚而敏,岐嶷而夙茂,羈丱而老成,情約性充,靜專動直,出入孝悌,周旋忠信。始以經明上第,調佐夏陽;次以詞麗甲科,超尉王屋。事迫於官而舉,言迫於事而揚,欲藏智而蒙滯來求,不近名而聲華見逼。故相左仆射張公時尹洛京,首得才實,洎鎮荊蜀,致於幕庭。再兼理官,專領記室,捷筆良畫,三邦有聞。旋遘內艱,毀瘠僅立,善居得禮,族黨稱之。免喪之歲,天子南狩,大尉西平王大會兵車,將圖匡複。公首膺辟命,浚發義心,琴未成聲,屨及於路,感激而將星铓怒,謀謨而兵祲廓清。翠華既還,優典斯及,拜殿中侍御史。時有寵臣為京兆者,政以暴聞,吏有冤弊,公表陳枉直,伏閣待旦,言忠主悟,事寢風生。以繩違稱職,轉侍御史,以求瘼慎選,為華原令。大兵之後,旱歲為虐,公勞徠不倦,弛張以宜,複流庸於潤屋,辟曠土為多稼。俄改歙州刺史,地雜甌駱,號為難理,下車而簡其約束,期月而明其信誓,然後破散谿聚,剪鋤山豪,既去害群之奸,遂寧挺險之俗。徵拜長安縣令,威聲先路,不肅而理,铓刃餘地,所投皆虛。擢同州刺史,圖歉於豐,量賑為糴,號裏倉者三百所,而凶年備矣;戒以暴骸,諭之速朽,成薄葬者九百家,而奢俗懲矣。群人有豪奪鄉惸,陰持吏失,朋搆訟獄,累政患之。公斷以尋斧,破其囊橐,人樂其殺,而法制行焉。郡城自禦寇之餘,複隍殆盡,朝貢所經,夷夏何仰。公悅使繈負,大興版築,下不知役,而扃固立焉。其餘則去思有碑,詳在篆述,可覆視也。朝議陟明,遷於陝服,封介晉楚,寄分函洛,而戎備不修,兵庫虛閉。公乃鳩工以利器,閱實以練卒,金革中度,義勇知方。既而有淮西之役,晨命暮具,凜然而可觀矣。河出城下,造舟為梁,經費僝工,敗決相繼。公乃沉石而雙固中沚,省艦而三分巨流,水與意會,勢若天成。既而有奔濤之沴,智勝功顯,終然而無害矣。其餘則三降璽書,就加爵秩,是明徵也。移疾入覲,貳職冬官,歸載不過圖書,留府盈乎粟帛豐公約私,於是乎在。既至陳乞,以尚書致仕。室不交要路之賓,口不言當代之事,就陰委順,談者多之。

公自解巾至於撤樂,思不逾矩,動無越思,以忠貞為仕模,以勤儉為家訓。身居侯邸,清節如初;男降王姬,素風愈勵。羈孤聚室,人各忘其亡;布褐分庭,士不知其貴。體溫柔而事至能斷,性坦易而物莫能窺。當官不務於名聲,所去必遺其功利,謠尚在,時論可徵。已逾書葬之期,謹舉易名之典,謹狀。元和三年四月日,故銀青光祿大夫守工部尚書致仕贈陝州大都督博陵崔公從外甥朝議郎行尚書司封員外郎上騎都尉賜緋魚袋呂溫謹上尚書考功。夫立身之道,始於君親,中於其人,終於其身。若府君者,居喪有聞,臨難有功,善其始也;勤於官業,惠於鰥寡,敬其中也;家事以理,年至而退,謹其終也。率是三懿,光於前訓,以谘諡法,無愧至公。謹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