錫蘭島臥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錫蘭島臥佛
六首
作者:黃遵憲
1891年
本作品收錄於《人境廬詩草/卷06#錫蘭島臥佛
光绪十六至十七年作。

大風西北來,搖天海波黑,茫茫世界塵,點點國土墨。
雖曰中國海,無從問禹跡。近溯唐南蠻,遠逮漢西域,
舊時《職貢圖》,依稀猶可識。自明遣鄭和,使節馳絡繹,
凡百馬流種,各各設重譯,金棄鑄多羅,玉環獻摩勒,
每以佛光明,表頒帝威德。蘇祿率群臣,渤泥挈盡室。
闌斑被繡縵,扶服拜赤帟。是中蠻夷長,竊號公侯伯,
比古小諸侯,尚足稱蒲璧。其他鳥了部,爭亦附商舶。
有詔鎮國山,碑立高百尺,以此明得意,此刻之罘石。
及明中棄後,朝貢漸失職。豈知蕞爾國,既經三四摘。
鐵圍薄福龍,大半供鳥食。我行過九真,其次泊息力。
婆羅左右望,群島比蟣虱。咸歸西道主,盡拔漢赤幟,
日夕興亡淚,多於海水滴。行行復行行,便到師子國。


浩浩象口水,流到伽山。遙望窣堵波,相約僧躋攀。
中有臥佛像,丈六金身堅。右疊重累足,左握光明拳,
雖具堅牢相,軟過兜羅綿。水田脫凈衣,鬊雲堆華鬘,
大青發屈蠡,圍金耳垂環。就中白毫光,普照世大千,
八十種好相,一一功德圓。是誰攝巧匠?上登忉利天,
刻此牛頭檀,妙到秋毫顛。或言佛涅槃,娑羅雙樹間,
此即茶維地,斯語原訛傳。惟佛有神力,高踞兩山巔,
至今雙足跡,尚隔十由延。或言古無人,只有龍鬼仙,
其後買珠人,漸次成市廛。此亦妄造語,有如野狐禪。
實別經行地,與佛大有緣,參天貝多樹,由此枝葉繁。
獨怪如來身,不坐千葉蓮,既付金縷衣,何不一啟顏?
豈真津梁疲,老矣倦欲眠。如何沈沈睡,竟過三千年?


吁嗟佛滅度,世界眼盡滅。最先王舍城,大辟禪師窟,
迦葉與阿難,結集佛所說。爾來一百年,復見大會設,
恒河左右流,犍槌聲不絕。其後阿育王,第一言佛法,
能役萬鬼神,日造八萬塔,舉國施與佛,金榜國門揭。
九十六外道,群言罷一切。復遣諸弟子,分授十萬偈,
北有大月氏,先照佛國月,四開無遮會,各運廣長舌。
漢家通西域,聲教遠相接,金人一入夢,白馬來負笈,
繩行復沙度,來往踵相躡。總持四千部,重譯多於髮,
華言通梵語,眾推秦羅什。後分律法論,宗派各流別,
要之佉盧字,力大過倉頡。南有獅子王,鑿字赤銅鍱,
當時東西商,互通度人筏,但稱佛弟子,能避鬼羅殺,
遂使諸天經,滿載商人篋。鳥喙䓉子洲,畏鬼性騃怯,
一聞地獄說,心畏睒摩殺,賴佛得庇護,無異棲影鴿。
國主爭布金,妃后亦托缽,尊佛過帝天,高供千白氎,
樂奏梵音曲,訟聽番僧決,向來文身人,大半著僧衲。
達摩浮海來,一花開五葉,語言與文字,一喝付抹殺,
十年勤面壁,一燈傳立雪,直指本來心,大聲用棒喝。
非特道家流,附會入莊列,竟使宋諸儒,沿襲事剽竊。
最奇宗喀巴,別得大解脫,不生不滅身,忽然佛復活。
西天自在王,高踞黃金榻,千百氈裘長,膜拜伏上謁,
西戎犬羊性,殺人日流血,喃喃誦經聲,竟能消殺伐,
藏衛各蕃部,無復事鞭撻。即今奔巴瓶,改法用金梜,
論彼象教力,群胡猶震。綜佛所照臨,竟過九州闊,
極南到朱波,窮北逾靺鞨,大東渡日本,天皇盡僧牒。
此方護佛齒,彼土迎佛骨,何人得缽緣,某日是箭節,
莊飾紫金階,供食白銀闕,倒海然脂油,震雷響金鈸,
香雲幢幡雲,九天九地徹,五百虎獅象,遍地迎菩薩。
謂此功德盛,當歷千萬劫,有國賴庇護,金甌永無缺。
豈知西域買,手不持寸鐵,舉佛降生地,一旦盡劫奪。


我聞舒五指,化作獅子雄,能令眾醉象,敗竄頭籠東。
何不敕獸王,俾當敵人沖?我聞角大力,手張祖王弓,
射過七鐵豬,入地千萬重。何不矢一發,再張力士鋒?
我聞四海水,悉納毛孔中,蛟龍與魚鱉,眾生無不容。
何不口一吸,令化諸毛蟲?我聞大千界,一擊成虛空,
譬擲陶家輪,極遠到無窮。何不氣一噴,散為鞞藍風?
我聞三昧火,燒身光熊熊,千眼金剛杵,頭出煙焰紅。
何不呼阿奴,一用天火攻?我聞安息香,力能敕毒龍,
尾擊須彌山,波濤聲洶洶。何不呼小婢,悉遣河神從?
我聞阿脩羅,橫攻善見宮,流盡赤蚌血,藕絲遁無跡。
何不取天仗,壓制群魔兇?我聞毗琉璃,素守南天封,
薜荔鳩槃茶,萬鬼聲喁喁。何不飭鬼兵,力助天王功?
惟佛大法王,兼綜諸神通,聲聞諸弟子,遞傳術猶工。
如何斂手退,一任敵橫縱,竟使清凈土,概變腥膻戎?
五方萬天祠,一齊鳴鼓鐘。遙望西王母,虎齒髮蓬蓬,
合上皇帝號,萬寶朝河宗。佛力遂掃地,感嘆摧肝胸。


佛不能庇國,豈不能庇教,奈何五印度,竟不聞佛號!
古有《韋陀》畫,云自梵天造,貴種婆羅門,挾此肆淩傲。
凡夫鈍根輩,分定莫能校。自佛倡平等,人各有業報,
天堂與地獄,善惡人所召。卑賤眾首陀,吹螺喜相告,
亦有婆羅門,漸漸服教導。食屑鵓鳩行,夜行鵂鶹叫,
塗灰身半裸,拜月腳左蹺,各棄事天業,回向信三寶。
大地閻浮提,慈雲遍覆幬。何意梵誌輩,勢盛復鼓噪,
灰死火復然,尾大力能掉,別創溫都名,布以人皇詔,
佛頭橫著糞,訶罵雜嘲誚,盡驅出家人,一一出邊僥。
外來波斯胡,更立祆神廟,千牛祭火光,萬馬拜日曜。
嗣後摩訶末,采集各經要,一經衍聖傳,一劍鎮群暴,
謂此哥羅尼,實以教忠孝,天使乘白馬,口宣天所誥,
從則升九天,否則殺左道,教主兼霸王,黃屋建左纛。
繼以蒙古主,挾勢尤桀驁,以彼轉輪王,力大誰敢較。
邇來耶穌徒,遍傳《新舊約》,載以通商舶,助以攻城砲,
謂天只一尊,獲罪無所禱,一切土木像,荒誕盡可笑,
頂上舍利珠,拉雜付摧燒,竟使佛威德,燈滅樹傾倒,
摩耶撫缽哭,迦葉捧衣悼。像法二千年,今末劫到。
惡王魔波旬,更使眾魔嬈。天八部眾,誰不生悲惱?


噫嗟五大洲,立教幾教皇?惟佛能大仁,首先唱天堂。
以我悲憫心,置人安樂鄉。古分十等人,貴賤如畫疆。
惟佛具大勇,自棄銅輪王。眾生例平等,一律無低昂。
罪畏末日審,報冀後世償。佛說有彌勒,福德莫可當,
將來僧祇劫,普渡胥安康。此皆大德慧,傾海誰能量。
古學水火風,今學聲氣光,辯才總無礙,博綜無不詳。
獨惜說慈悲,未免過主張,臂稱窮鴿肉,身供餓虎糧,
左手割利刃,右手塗檀香。冤親悉平等,善惡心皆忘。
愈慈愈忍辱,轉令身羸尫。獸蹄交鳥跡,一聽外物戕。
人間多虎豹,天上無鳳凰,虎豹富筋力,故能恣彊梁,
鳳凰太文彩,毛羽易摧傷,惟強乃秉權,強權如金剛。
吁嗟古名國,興廢殊無常。羅馬善法律,希臘工文章。
開化首埃及,今亦歸淪亡。念我亞細亞,大國居中央,
堯舜四千年,聖賢代相望。大哉孔子道,上繼皇哉唐,
血氣悉尊親,聲名被八荒。到今四夷侵,盡撤諸邊防。
天若祚中國,黃帝垂衣裳,浮海率三軍,載書使四方,
王滅鎮象主,鬼族馴狼䐠,歸化獻赤土,頌德歌白狼,
共尊天可汗,化外胥來航,遠及牛賀洲,鞭之如群羊。
海無烈風作,地降甘露祥,人人仰震旦,誰侮黃種黃?
弱供萬國役,治則天下強。明王久不作,四顧心茫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