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惺集/1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五 鐘惺集
卷十六
卷十七 

目录

卷十六·七言絕句[编辑]

秣陵桃葉歌(並序)[编辑]

(予初適金陵,遊止不過兩三月,采俗觀風十不得五。就聞見記憶,雜錄成歌。此地故有桃葉渡,借以命名,取夫俚而真、質而諧,猶云《柳枝》《竹枝》之類,聊資鼓掌云爾。)

其一[编辑]

覆舟春半望雞籠,玄武青青隔雨紅。
古寺夕陽流水外,遊人不信是城中。

[编辑]

女兒十五未知羞,市上門前作伴遊。
今日相邀佯不出,郎家昨送玉搔頭。

[编辑]

朱樓畫舫隔垂楊,各住兒郎各女娘。
不知河房看船上,不知船上看河房?

[编辑]

麥苗春淺互高低,滿目青黃望未齊。
畚土挑來錢四十,丁公募扢上河堤。

[编辑]

四月鰣魚不論錢,千錢劣得一時先。
河邊挑向城中去,走到城中減半千。

[编辑]

千金舊院博嬌歌,車馬輸他狗洞多。
阿母私嗔門冷落,埋名偷住上新河。

[编辑]

小合輕囊貯甲煎,自溫舊火試新煙。
休論爐底名香價,一碗爐灰買百錢。

有贈[编辑]

閱盡朱門與狹斜,綠珠弟子舊名娃。
縱懷玉笛他家去,忍聽尊前說石家。

僧至自五臺得座師雷太史書[编辑]

其一[编辑]

悔從暇日負名山,接得涼雲片片閑。
向肯相隨拚一月,此時應共此僧還。

[编辑]

渴筆摩崖幾處拈,山僧去後解莊嚴。
歐公自寫遊山記,不必銀鉤借子瞻。

蜀道九日[编辑]

累日登山不記重,峽中九日客中逢。
只今輿馬平平處,何止家園上上峰!

早發成都出西郊[编辑]

其一[编辑]

萬里橋頭稍稍西,雞棲虎落信高低。
沿城一派青青路,昨日從茲問浣溪。

[编辑]

細水平橋著處宜,薄煙疏竹曉離離。
野人置屋溪流上,身住仙源知不知?

喚魚潭[编辑]

澄潭鉤餌自來無,慣聽沙彌拍手呼。
亦是游魚耳根鈍,千年長被俗僧愚。

七夕[编辑]

一局殘棋運幾終,仙凡甲子不相同。
安知河漢經年別,不似人間一夕中?

次夜[编辑]

秋盡山寒尚不生,月明尤自益秋清。
不知昨夜遊非偶,請聽今宵暮雨聲。

答彥先雨夜見柬[编辑]

其一[编辑]

蕭然形影自為雙,旅況鄉心久客降。
歷盡嚴霜如落葉,聽多寒雨只疏窗。

其二[编辑]

漸無存沒鄉中夢,慣歷寒溫客裏身。
一片豬肝稱地主,去留如此易依人。

題李長蘅寒林圖[编辑]

蒼然一片深寒裏,才著蕭疏四五株。
但作千林風雪看,淒聲遙影不曾無。

丘長孺將赴遼陽,留詩別友,意欲勿生。壯惋之餘,和以送之[编辑]

其一[编辑]

曲突何曾勸徙薪,烽煙桴鼓重邊臣。
全遼三五年中事,爛額焦頭半楚人。

其二[编辑]

近來宣大報粗安,封款羈縻似不難。
火食屋居非一日,此中難作卜酋看。

其三[编辑]

自顧平生稍稍酬,不須更論及封侯。
只茲拚死輕生意,灑盡膏粱筆墨羞。

其四[编辑]

一著戎衣事事輕,君恩除卻即交情。
看君已斷身家想,猶記留詩別友生。

其五[编辑]

借箸前籌戰守和,較君當局意如何?
豈應但作旁觀者,預擬鐃歌與輓歌。
(長孺有「諸君醮筆懸相待,不是鐃歌即挽詩」之句)

答友夏問伯敬南姬生子消息[编辑]

其一[编辑]

親捧明珠早付郎,置身何異在君旁。
卻教天上徐徐送,暫緩人前喚阿娘。

其二[编辑]

照水桃花不肯寒,貪看結子畏花殘。
那知今日累累後,仍作春花二月看。

歸經玉泉[编辑]

猶是山中九月秋,來時流水夜中幽。
泉聲不在有泉處,曾向林蟬嶺月求。

歸經蒙惠二泉[编辑]

始見山前光滿林,泉流秋氣月邊深。
依然寒照此流水,再踏孤光何所尋?

至京山與友夏別[编辑]

八月出門冬已臨,別時未滿共遊心。
憐秋不欲言秋去,但指山山秋色深。

桃源洞[编辑]

其一[编辑]

商山海上半秦民,何獨桃源是避秦。
滿洞仙人一漁子,翻疑漁子是仙人。

[编辑]

桃花一水出何期?一日驚聞所未知。
歸問漁郎洞中事,桑麻雞犬甚無奇。

沅州見芙蓉[编辑]

來日初秋秋已周,依然殘燒在汀洲。
南荒寒晚霜應暖,肯讓芙蓉紅一秋。

畫蘭詩[编辑]

其一[编辑]

丘壑胸中又筆端,每從捧研得相觀。
縱然寫就疑郎代,別出心情學畫蘭。

[编辑]

天然向背不求工,風日陰晴阿堵中。
香色各隨人所近,有情難與眾花同。

[编辑]

曾賜宜男草自栽,國香夜夜夢中來。
精誠再托閑揮染,應結今生筆墨胎。

[编辑]

幽心無改貌推移,歲月寒溫不可知。
今日微芳難記取,自傳粉本待他時。

題尤時純農服小像[编辑]

襏襫祁寒暑雨身,別將憂樂寄精神。
記從何處曾相識,七月豳風內一人。

冬夜苕溪看雨後初月,兼有懷贈[编辑]

其一[编辑]

苕溪夜夜可言秋,雨止晴初但一幽。
一縷遠山中有幾?半為光豔半為愁。

[编辑]

怯寒喜霽一痕移,早出姍姍反似遲。
君自乍看兼後至,怪人藏露不多時。

彥吉先生席上觀劇贈周郎[编辑]

其一[编辑]

獨絲抽半琯灰過,四坐冥冥但有歌。
一縷風中香欲去,燭燈影裏占無多。

[编辑]

乍見聲聞好女身,寒空一葉下無因。
可知今夜登場者,卻是前生顧曲人。

題畫(有引)[编辑]

(向寄友夏《寒河圖》,多其位置,竹樹陂岸,不寒河不已。病起偶得佳紙,作一古樹,不覺高出於紙,茅齋之外,不益一物,空處忽露半舟,曰:「此寒河也。」戲題而寄之。作文之法亦如此。)

孤樹何曾近寸波,偶添舟影即寒河。
高人宛在茅堂裏,卻悔從前點染多。

桃花下見盆中水仙花開,獨妙,贈以四絕[编辑]

(予曾詠水仙,有「先春似避寒梅妒」之句。夫避妒誠有之,能保春時不與梅同花哉?花在梅後,仙乎,仙乎!吾知免矣。前二首悔予術之疏也)

其一[编辑]

偶向殘冬遇洛神,孤情只道立先春。
今從九月過三月,疑是前身與後身。

[编辑]

物值同時妒亦宜,梅花今見子離離。
相逢洞口千紅裏,素影當前君不知。

[编辑]

萬花如焰柳如煙,常恐冰綃畏不前。
曾在水邊衣不濕,可知入火不能然。

[编辑]

每笑梅花太畏喧,一身自許歷寒溫。
春風特念冰霜後,邀與春花共慰存。

新月要彭舉試茶,辭以睡,有詩自嘲和之[编辑]

香色封題爭好春,濤聲來處月痕新。
高人只當前宵雨,猶作幽窗臥聽人。

戲題畫[编辑]

紙墨初乾米酒隨,此生醉飽不須疑。
雙荷葉竟先收去,共待添丁暫忍饑。

(沈刻《隱秀軒集·詩月集》止此)

幔亭峰[编辑]

幔收亭去一峰存,杯酒區區眷屬恩。
偶悟仙家煩惱處,吞聲風雨送曾孫。

大王峰[编辑]

靈樸端妍各一方,冕裳終立水中央。
神仙不出凡胎骨,自是人間帝與王。

翰墨石[编辑]

往來詩客畫師身,一笏懸煙獨自珍。
閱盡遊人終不與,千年岩壁墨磨人。

仙船(在藏峰壁中)[编辑]

因岩刳木戲為船,更著危橋閣半煙。
有意欲添疑一段,不居溪畔不天邊。

小九曲[编辑]

零星數石互因依,面目非無具體微。
過眼經心難記取,小存樣本待君歸。

呼來泉[编辑]

(在御茶園內,製茶最佳。每茶時,令眾以金鼓揚聲呼曰:「茶發芽!」泉即至。一名通仙井)

水愛靈芽聽所需,每隨茶候應傳呼。
從今不作官家物,臺上猶能喚出無?

仙掌峰[编辑]

一壁能專數折流,朝煙夕照未曾周。
分明有指無伸屈,數盡來人又去舟。

陷石堂[编辑]

(石堂,寺名,陷於宋天聖間,墜石頹倚,遂為小桃源橋洞)

數窮劫壞佛居移,橋洞橫斜陷石為。
借作桃源門自可,就中成毀不須知。

百花莊[编辑]

尺寸荒園盡種茶,山中二月恨無花。
誰知買地營香國?自有閑情別一家。

開殘梅花[编辑]

湖上尋梅過仲春,花前已是後期身。
誰留片影孤山側?欲伴桃花欲待人。

未開桃花[编辑]

西湖三月看花舟,看盡桃花不肯留。
今歲特教遲數日,清明上巳在前頭。

熱甚,偶憶去歲過吳門,閱徐元歎所藏《周武王扇暍圖》[编辑]

四海清涼玉露林,道傍偏念一夫深。
從官不敢輕陰立,天子停車赤日心。

(以上十二首錄自《鍾伯敬先生遺稿》卷一)

乙丑藏稿[编辑]

其一[编辑]

沿回十五六年中,早晚長安局幾終。
陰睛俱從中路變,教人何處學占風?

[编辑]

拊心打手事填胸,日暮途遙莫適從。
新報初傳朝事變,書空咄咄未開封。

[编辑]

閑尋近事剔銀缸,百感中來不可降。
誦到楞嚴經半偈,虛聲隨意落寒窗。

[编辑]

故事聞言引咎辭,年來老子貴頑癡。
誰知聖主偏遺耳,別有能明四目時。

[编辑]

歎笑蜉蝣楚楚衣,如茲朝暮未為非。
黃扉綠野平生意,直得今來一放歸。

[编辑]

兩朝起廢日無虛,事定當年賜玦初。
莫訝一時多逐客,也留他日備征書。

[编辑]

風波意外各驚鳧,三窟經營在半途。
倉卒前功真可惜,眼前接手一人無。

[编辑]

千尺孤松不可躋,須臾忽具鵲巢棲。
憑高下視身無幾,不必兒童更去梯。

[编辑]

謀成何事不能偕,轉眼從中處處乖。
閉閣亦須深自省,莫教閉日怨風霾。

[编辑]

汲井無多水一杯,燎原烈烈一時催。
而今無限題門意,不必終身是死灰。

十一[编辑]

河清難俟蠖難伸,祿位終還壽考人。
歸語兒孫勤禮祝,但留父祖百年身。

十二[编辑]

昆崗一炬已俱焚,三獻宮門日有聞。
今日行藏須早辨,他時完缺更難分。

十三[编辑]

日下寒暄不必論,從來雨覆與雲翻。
情知有返春明日,今日天涯出國門。

十四[编辑]

一番封殖一摧殘,閑眼閑身穩坐看。
簷霤繇來尋舊跡,暫時得意莫彈冠。

十五[编辑]

巢卵相依出入間,焚林更覓故居難。
歸途群鳥遙呼問,只道高飛倦欲還。

十六[编辑]

分飛只似矢離弦,袍笏倉皇簡未全。
開篋乍驚腰下物,原來金玉故相懸。

十七[编辑]

一身事外一逍遙,展畫翻經去日銷。
閑閱有明諸廟錄,開緘怯到武宗朝。

十八[编辑]

呼引同升慶拔茅,薰蕕亦覺太分淆。
似知有棄須多取,收及茶苗惡竹梢。

十九[编辑]

簪筆原堪備鐸銚,中丞何事代牢騷?
就中妙著看先後,不必紛紛下子勞。

二十[编辑]

未遑隨例唱驪歌,自是天威引避多。
從古逐臣原有體,當時賓友少相過。

二十一[编辑]

偶爾株連莫怨嗟,騎驢歸問故侯瓜。
勉留異日相逢面,共看京都去後花。

二十二[编辑]

不記玄黃戰幾場,謀身得失定相當。
身名俱有人無恙,只見紛紛佐鬥場。

二十三[编辑]

還里知交各寄聲,俱云望重一身輕。
誰知堅坐平生意,不愛區區勇退名。

二十四[编辑]

先朝要路若晨星,雨露雷霆總不形。
天子從來唯穆穆,無言無事是威靈。

二十五[编辑]

捫蘿覓徑隔層層,疾足先登亦自能。
最是一班難上下,乘虛未半壁先崩。

二十六[编辑]

同時諸老與深謀,何得長沙獨見留?
能保朝無甘露變,不須去婦得重收。

二十七[编辑]

離群失路亂投林,困極繇來不擇音。
得意之鄉偏勿往,行藏別自有深心。

二十八[编辑]

攜手同歸北又南,重來相見髩鬖鬖。
作官太速翻無味,且待喉間橄欖乾。

二十九[编辑]

徘徊寵辱總□□[1],龍德先明見與潛。
納履正冠原不避,中人瓜李不須嫌。

三十[编辑]

順風舟水若相啣,此際何人守一岩?
今日也須停一步,讓他快使片時帆。

(以上三十首錄自《翠娛閣評選鍾伯敬先生合集》卷十四)


 卷十五 ↑返回頂部 卷十七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
  1. 原書此二字被塗抹,見《翠娛閣評選鍾伯敬先生合集》十四第88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