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惺集/3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十五 鍾惺集
卷三十六
卷三十七 

卷三十六·啟[编辑]

奏記讚善孫座師箋[编辑]

某進愧中庸,退慚狂簡。雖材出荊山,無當棟隆之用;蒲生董澤,曾無弧矢之資。本以短才,兼之奇數,偃蹇諸生,回旋一紀。刖足寧止於三,敢自題為貞士?折肱徒至於九,終亦愧夫良醫。處下寧辭於積薪,彙徵敢望乎連茹。

不復自意恭遇大師台,才為國華,道稱代寶;身本玉皇香案之吏,職惟金檢秘書之司。癸卯之秋,來董楚試。衡鑒在心,弓旌在手。遘玆白駒振鷺之會,能無奮翼濯鱗之思?自顧何人,謬蒙清舉。爨下之焦,以韋弦,賞音者為之;溝中之斷,被之文繡,取節焉可耳。爾乃剪拂使其長鳴,琢磨令之中器。匪惟借之齒牙,斯已生其毛羽。又思生長草茅,戢沈圭竇;何期親承色笑,快睹光儀。即未能抽揚大雅,固略已沐浴玄風。侍於君子之側,步亦步,趨亦趨;事其大夫之賢,聞所聞,見所見。蓋目擊道存,心形俱肅;實歸虛往,鄙吝都除。

擬計偕罷歸,益深自淬勵。宋弘之舉桓譚,宜稱不負;歐公之拔蘇軾,道美相成。敢云比跡,私所甘心。而酬對經心,饑寒到骨。家貧地僻,不得盡讀天下之書;匿跡挫名,不得盡交天下之士。將款啟以終身,恐鄙陋而沒世。乙巳冬季,復遭內艱。計前此摳衣之日,彈指三秋;顧後茲負劍之期,覿顏何歲?將無心以跡疏,人因室遠。謹因敝鄉選人,北面拜手,沃盥陳辭,臨紙悵然,但有瞻依。

賀邑令程公啟[编辑]

伏以寒林枳棘,難邀鸞鳳之棲;小草桑麻,亦借蛟龍之潤。況荊之與蜀,地又托於鄰封;故學而入官,人互指為仕國。以此因緣,善舞不須長袖;幸而倚賴,雅音得聆清琴。

恭惟台台老父母,高厚毓自岷峨,清深象乎巫峽。豈期小邑,獲事高賢。蓋甘露景星,人人皆知其瑞;而和風靈雨,處處且被其仁。何君子之至於是邦,皆得親所親而敬所敬;乃鄙人之客於非土,無由見所見而聞所聞。然下車者數月於茲,已傳鐸乎千里之外。雖云邈矣雲泥,何異親乎幾席?

私有所懷,願竊以請:惟敝邑疲而不衝,陋而不惡,其時勢之難易,正爾相當;若吾君富以為教,猛以為寬,其施行之後先,亦自有漸。苟奏刀之砉然,亦迎刃而解矣。惟函牛不屑烹鮮,先懷厭薄之心;斯馴雉化而粘雀,積作囂頑之土。

近者台台明鏡,不辭屢照;而井邑惠風,已覺橫吹。此無倦之實效,而有成之初機也。將雍熙之化,自茲而成;且銓諫之途,從公而始。非惟叨庇,抑亦分榮。無任瞻仰寵荷之至!

(沈刻《隱秀軒集·文暑集》止此)


 卷三十五 ↑返回頂部 卷三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