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惺集/5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十二 鍾惺集
卷五十三
卷五十四 

卷五十三·讚[编辑]

郭建初像讚[编辑]

滓去匪臒,戰勝匪腴。為俠為儒將安居?問翁不語,請示阿堵。

謝在杭像讚[编辑]

文豈必弱,清豈必約?夫是故焉寬博。圖書丘壑,以占憂樂。世烏知其所托?我視我臒,匪駭爾碩。視於欲笑,須眉領諾。彼孌彼姝,誰貌置爾傍?我題則及之,附爾則彰。

葉太公像讚[编辑]

交翁子,未識翁。子臒然,翁則豐。形所異,神所同。豐下有後,子貴且賢。所不足者,不至大年。唯天福善,而亦忌全。有子支床,永思言貌。我用憂之,恐其太肖。

崔徵仲像讚[编辑]

子處閩,天萬里。子來燕,既見止。共長安,數見難。披子像,意亦歡。吾是以遲遲其題而不子還。

吳康虞像讚[编辑]

此康虞居士也。吾前未見子之笠、之衲而棕其履也,而今笠矣、衲矣、棕其履矣,然吾猶能見子之神明於未笠、未衲而棕其履也。子見我山中乎?請告吾所以。

王永啟像讚[编辑]

(永啟小像,作秉燭夜遊圖,蓋六七年前所為。丁巳正月,鍾子客金陵,出而索讚。於是與永啟別八年矣,感而題之曰:)

始吾見其太美,幾不以為王子矣。王子曰:「子試思八年前之為王子者,與此似不似也?」乃瞿然復以為王子。念其所以致此者,雖吾與汝秉燭之遊,又烏可已。

自題小像[编辑]

(萬曆丁巳,余年四十有四,始畫一小像,野服杖松下。松又友人胡彭舉所補。題曰:)

顏胡以不少?余不以此始也。服胡以不官?余欲以此止也。胡子曰:置我於長松之下。知我者,胡子也。

【又】

以若人而野服杖松下,其誰曰不宜?舍而求所以簪紱之故,余亦不自知。亦既簪且紱矣,如是而有溢思。天與人終不益汝一絲,又將汝瑕疵。戒之哉!視此野服杖松下者,念茲在茲。

沈全吾大參像讚[编辑]

神蒼蒼如木在霜,煙日潤之,不輟其芳。骨礧礧如石在水,苔藻繡之,其章有斐。嗚呼,君子哉!文質彬彬。詢仰之次,不敢求之於今日也,曰:古之人,古之人!

徐生像讚(鄒彥吉先生客)[编辑]

余日侍愚公先生之側,而必見徐子。胡先生之高嚴,一日無徐子則不喜?睹其容,洵柔慧而溫美;然其傲然於寒梅枯石之下,又若默喻其高嚴之旨。兀然獨坐,察其目意所關,常在先生之動止。嗚呼!先生之不能一日無徐子也,意蓋以此。

蘇弘家中丞像讚[编辑]

於戲!是其儼然者,厲耶?溫耶?目擊之斯須而已存,口道之累月而不得一言。蓋惺之去公近者,目也;去公遠者,口也。悠悠忽忽,在前在後。於戲!其人之天,又安能為吾筆舌有耶?

章晦叔像讚[编辑]

元次山有言:「幹進之客,勿遊退谷;為人厭者,勿泛杯湖。」吾幼而見晦叔,三四十年矣,睹此紙如新接諸目。此不為人厭者,請賜杯湖一曲。獨吾以幹進而自號退谷,又手茲山澤之容,吾以此愧夫晦叔。

畫靈壁石讚[编辑]

吾聞靈壁,以音見賞。畫則肖形,厥音安往?聽於無聲,天際之想。

鄒公履像讚[编辑]

(公履索予讚,而義不受諛,讚曰:

彼姝者子,使人不敢以為美,則世所謂美丈夫者,支離僬僥而已。嗚呼!彼是因彼。)

(沈刻《隱秀軒集》文陽集止此)

自題像[编辑]

海神與秦皇帝相見,約曰:「我貌醜,勿圖我。」許之。從官有以足指畫其形者,神怒,激水崩岸,曰:「帝負我。」物情之護醜而好妍如此。

予形寢悴,見者每至失望。江陵胡君平手圖之而去。裴晉公有言:「彼見我龍鍾,故相戲耳。」請以蒹葭蒲柳之質,供君平兄弟一笑可也。

曹太公像讚(能始尊人)[编辑]

未識翁,交翁兒。睹茲像,壯強時。幸瞻禮,欽威儀。與翁子,年俱衰。而翁貌,似未移。若有翁,吾翁如。我父戚,翁獨愉。壽過翁,樂則輸。盡人子,色養殊。瞻禮後,感歎初。

李宗文像讚[编辑]

世之未見予者,妄意其為偉丈夫,睹其貌則臒。聞宗文之風者,以為洮洮清便,視其人則瘉。人之精神偶寄於一軀,觀者烏可為是拘拘?

楓橋夜泊戲題徐元歎扇頭小影[编辑]

山頂露,漸棄冠巾;詩肩聳,已擬負薪。持以障日,其中空洞無物;以手捫摸,亦熨貼而無不勻。何以清宵談話,杯酒入唇,肝腸磊塊,思以頸血濺人?恩仇滿世,何難用此幻泡之身!

(以上四篇錄自《鍾伯敬先生遺稿》卷三)

 卷五十二 ↑返回頂部 卷五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