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花緣/第002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鏡花緣
←上一回 第二回 發正言花仙順時令 定罰約月姊助風狂 下一回→


  話說風姨聞百花仙子之言,在旁便說道:「據仙姑說得其難其慎,斷不可逆天而行。但梅乃一歲之魁,臨春而放,莫不皆然。何獨嶺上有十月先開之異?仙姑所謂號令極嚴、不敢參差者安在?世間道術之士,以花為戲,布種發苗,開花頃刻。仙姑所謂稽查最密、臨期而放者又安在?他如園叟花傭,將牡丹、碧桃之類,澆肥炙炭,歲朝時候,亦復芬芳逞豔,名曰『唐花』。此又何人發號播令?總之,事權在手,任我施為。今月姊既有所懇,無須推托,待老身再助幾陣和風成此勝會。況在金母筵前,即玉帝聞知,亦未便加罪。設有過失,老身情願與你分任,何如?」

  百花仙子見風姨伶牙俐齒,以話相難,不覺吃驚,含笑道:「姨姨請聽小仙告白:那嶺上梅開,乃地有南北暖寒之異,小春偶放,得氣稍先,好事者即見於吟詠,豈為定論?至花開頃刻,乃道人幻術,過眼即空。若『唐花』不過矯揉造作,更何足道?此事非可任我施為。即如姨姨職司風紀,四季不同,豈能於陽和之候,肆肅殺之威;解慍之時,發刁蕭之令?再如月輪晦明圓缺,晷刻難差。月姊能使皓魄常圓,夜夜對此青天碧海麼?今既承尊命,小仙即命桃花仙子、杏花仙子,各執上等本花,來此歌舞一番,何如?」

  嫦娥聽了,不覺冷笑道:「桃杏二花,此時遍地皆是,何勞費心!小仙所以相懇者,並非希冀娛目,意在趁此嘉辰,博金母盡日之歡,庶不虛此勝會。不意仙姑意存愛惜,恐勞手下諸位仙子,我又何必勉強。但仙姑不過舉口之勞,偏執意作難,一味花言巧語,這樣拿腔做勢,未免太過分了!」

  百花仙子見話不是頭,不覺發話道:「群花齊放,固雖甚易。但小仙向來承乏其事,係奉上帝之命。若無帝旨,即使下界人王有令,也不敢應命,何況其餘!且小仙素本膽小,兼少作為,既不能求不死之靈丹,又不能造廣寒之勝境。種種懦弱,概不如人。道行如此之淺,豈敢妄為!此事只好得罪,有方尊命了。」

  嫦娥見他話中明明譏刺「竊藥」一事,不覺又羞又氣,因冷笑道:「你不肯開花也罷了,為何語中卻帶譏諷?」織女勸道:「二位向以楸枰朝夕過從,何等情厚,今忽如此,豈不有傷和氣?--況事涉遊戲,何必紛爭?」元女道:「二位角口,王母雖然寬宏,不肯出言責備,但以瑤池清靜之地,視同兒戲,任意喧嘩,未免有失敬上之道。倘值日諸神奏聞上帝,他年『桃會』,恐不能再屈二位大駕了。」

  嫦娥道:「適才百花仙姑說,惟有上帝敕旨,才能群花齊放;縱讓下界帝王有令,也不能應命。此去千百年後,倘下界有位高興帝王,使出回天手段,出此一令,那時竟是百花齊開,卻如何受罰?今趁王母並諸位仙長做個證見,倒要預先說明。」麻姑戲說道:「據小仙愚見,將來如有此事,即罰百花仙子在廣寒殿打掃落花三年,月姊以為何如?」百花仙子道:「那人王乃四海九州之主,代天宣化,豈肯顛倒陰陽,強人所難。要便是嫦娥仙子臨凡,做了女皇帝,出這無道之令;別個再不肯的。那時我果糊塗,競任百花齊放,情願墮落紅塵,受孽海無邊之苦,永無翻悔!」

  話言未畢,那邊女魁星早已執筆過來,把百花仙子頂上點了一筆,駕著紅光,離了瑤池,竟奔小蓬萊保護玉碑去了。這裡嫦娥聞百花仙子之言,正要發揮。織女勸道:「剛才魁星夫人因不肯開花,已將百花仙姑責了一管,憤然而去,月姊也可略消氣惱。二位如再喧嘩,不獨耽誤嬌音妙舞,怕金母要下逐客之令了。」

  王母暗暗點頭道:「善哉!善哉!這妮子道行淺薄,只顧為著遊戲小事,角口生嫌,豈料後來許多因果,莫不從此而萌。適才彩毫點額,已露元機。無奈這妮子猶在夢中,毫無知覺。這也是群花定數,莫可如何!」登時歌停舞罷,王母都賞賜果品瓊漿,叩領而去。

  眾仙宴畢,也就拜謝四散。百花仙子與百草、百果、百穀,四位仙姑,共坐雲軿,一同回洞。百穀仙於在路說道:「今日是慶壽良辰,爭奈這嫦娥恃強倚寵,賣弄新鮮題目,平白惹這場閑氣,我至今還覺不平!幸虧百花姊姊有情有理,說得他滿面羞慚,無言可答。」

  百草仙子道:「那歌舞是件有趣的事,怎麼要那不倫不類的百獸亂鬧起來!瑤池乃幽靜之所,今被獸蹄鳥跡,糟蹋不堪,明日那些執事仙官,著人打掃,還不知怎樣埋怨嫦娥哩!」百果仙子道:「幸而龜不能歌,蛟不能舞。若能歌舞,嫦娥少不得又請百介、百鱗二仙發號施令。那時弄得滿瑤池盡是蝦兵蟹將,臭氣熏天那才是個笑話哩!--當時我在座上,見百草妹妹嬉笑不止,不知為甚。想是看得樂了?」百草仙子道:「我看那些鳥兒,如鳳管鸞笙,鶯啼燕語,雖不成腔調還不討厭。至於百獸,到底算些甚麼東西,那笨牛、癩象,搖來擺去,已覺不雅;又弄個毛猴子,夾在裡頭,東奔西跳,偏是他忙;最令人噴飯的,那小耗子又要舞,又怕貓,躲躲藏藏,賊頭賊腦,任他裝出斯文樣子,終失不了偷油的身分;還有那小兔子,站在旁邊,正自躲懶,忽然看見鳳凰手下那只癩鷹,惟恐鷹來捉他,登時使出無窮身段,扭扭躡躡,向著癩鷹笑容可掬,百般跳舞。我因小兔子他也會哄騙,所以不覺好笑。看了他們這種樣子,無怪百花姊姊寧與我輩草木並腐,不屑與鳥獸同群了。」

  百花仙子聽他三位問答,卻也化怒成歡。談笑間,因至蓬萊,各自歸洞。每逢閑暇,無非敲枰相聚。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也不知人間歲月幾何。

  一日,百花仙子因時值殘冬,群勞暫息,既少稽查之役,又無號令之煩,消閑靜攝,頤養天和。一時忽然靜中思動,因命牡丹、蘭花眾仙子看守洞府。去訪百草仙子,不意適值外出。又訪百果、百穀二仙,亦皆不遇。忽見陰雲四合,飄下幾點雪花。正要回,偶然想起麻姑久未會面,於是來到麻姑洞府。彼此見面各道久闊。

  麻姑道:「今日這般寒冷,滿天雪片飄揚,仙姑忽來下顧,真是意想不到。如果消閑,趁此六出紛霏之際,我們雖不必學人間暖閣圍爐那些俗態,何妨清吟聯句,遣此長宵?現在家釀初熟,先請共飲數杯,好助詩興。」百花仙子道:「佳釀延齡,乃不易得的,一定遵命拜領。至於聯句,乃冷談生涯,有何趣味?不如以黑白雙丸,賭個勝負,倒還有些意思。莫要偷棋摸著,施出狡獪伎倆,我就不敢請教了。」

  未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鏡花緣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