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花緣/第004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鏡花緣
←上一回 第四回 吟雪詩暖閣賭酒 揮醉筆上苑催花 下一回→


  話說武后賞雪心歡,趁著酒興,又同上官婉兒賭酒吟詩。上官婉兒每做「雪兆豐年」詩一首,武后即飲一杯。起初是一首詩一杯酒,後來從兩首詩一杯酒慢慢加到十首詩一杯酒。上官婉兒剛把詩機做的略略活了,詩興還未一分,武后酒已十分。

  正飲得高興,只覺陣陣清香撲鼻,武后朝外一望,原來庭前有幾株臘梅開了。不覺贊道:「這樣寒天,臘梅忽然大放,豈非知朕飲酒,特來助興?如此慇懃,自應懋賞!」吩咐掛紅綾、賞金牌。宮娥答應,登時俱掛紅綾、金牌。

  武后醉眼朦朧,又吩咐宮女道:「此地蠟梅既來伺候,想來園中各花素知朕有愛花之癖,自然也都大放。即刻備輦,朕同公主往群芳圃、上林苑賞花去。」眾宮娥只得答應,傳旨備輦。

  公主道:「臘梅本係冬花,此時得了雪氣滋潤,所以大放。至別的花卉,開放各有其時,此刻離春令雖近,天氣甚寒,焉能都開呢?」武后道:「各花都是一樣草木,臘梅既不畏寒,與朕陶情,別的花卉,自然也都討朕歡喜。古人云:『聖天子百靈相助。』我以婦人而登大寶,自古能有幾人?將來真可上得《無雙譜》的。此時朕又豈止百靈相助,這些花卉小事,安有不遂朕心所欲?即便朕要挽回造化,命他百花齊放,他又焉能違拗!你們且隨朕去,只怕園內各花早已伺侯開了。」

  公主再三諫阻,武后哪裡肯聽,隨即乘輦,命公主、上官婉兒同去賞花。到了群芳圃,下得輦來,四處一望,各樣花木,除臘梅、水仙、天竺、迎春之外,盡是一派枯枝,莫講賞花,要求賞個青葉也是難的。看了一遍,不覺面紅過耳,真是眾目之下,羞愧難當,幾乎把酒都羞醒了。

  正要到上林苑去,只見有個小太監走來奏道:「奴婢才到上苑看過,那邊也同這邊一樣。據奴婢看來,大約眾位花仙還不曉得萬歲要來賞花,所以未來伺候。剛才奴婢已向各花宣過聖意,倘萬歲親自再下一道御旨,明日自然都來開花了。」

  武后聽罷,心中忽然動了一動,倒像觸起從前一件事來。再四尋思,卻又無從捉摸。不覺把頭點了兩點道:「也罷!今日已晚,權且施恩,限他明日開罷。」吩咐預備金箋筆硯。提起筆來,想了一想,在那箋紙上,醉筆草草寫了四句:「明朝游上苑,火速報春知。花須連夜發,莫待曉風催。」寫罷,吩咐太監拿去用了御寶,即發上林苑張掛。並命御膳房,明早預備賞花酒宴。公主同上官婉兒聽了,都不覺暗笑。武后酒醉難支,即帶眾人乘輦回宮。太監遵旨,把金箋用了御寶,張掛上林苑內。

  那上林苑臘梅仙子同水仙仙子見了這道御旨,忙到洞中送信。誰知這日百花仙子正同麻姑著棋,因天晚落雪,尚未回洞。當時牡丹仙子得了此信,不知洞主下落,即同蘭花仙子冒雪分頭到百草、百果各位仙姑洞中尋訪,毫無蹤跡。天已夜晚,雪仍不止,只得回洞。

  牧丹仙子道:「此旨限期又迫,偏偏洞主又無下落,這卻怎好?」桃花仙子道:「據小仙愚見,為今之計,惟有各司本花,前去承旨。況我們這座蓬萊,周圍七萬里,上面仙姑洞府,不計其數,焉能個個遍訪。設或逾限,違了聖旨,豈同兒戲!此時即找著洞主,稟知此事,除承旨之外,安能另有別見。且洞主向來謹慎從不越分妄為,豈有違旨之理!」

  楊花仙子在旁聽了,不覺暗暗點頭。牡丹仙子道:「話雖如此,洞主究係眾人領袖,豈可不候號令,擅自前去?不知蘭、桂二位仙姑,可另有高見?」蘭花仙子道:「小仙同桂花仙姑所司之花,原有四季之名,四時莫不可放。此刻就去承旨,也無不合。但細細忖度,自應找尋洞主,稟知為是。況罰不責眾,如果立意都不承旨,諒那世主亦難遽將群芳盡廢。且眾姊妹雖以花卉為名,並非獨供玩賞,其中隸於藥品濟世的亦復不少,若都廢了,何以療疾?以此看來,更可放心。況時值隆冬,概令群花齊放,未免時序顛倒。雖皇上聖諭,究竟於理不順,即使違誤,諒難加罪。所謂『言不順則事不成』。若名正言順,事在必行,我們一經聞命,自應即去承旨,又何須稟知洞主。現在行止在於兩可,所以不能不候洞主之命。小仙拙見如此。」

  桂花、梅花、菊花、蓮花四位仙子聽了,莫不點頭,都道:「仙姑所見極是。」只見楊花、蘆花、藤花、蓼花、萱花、葵花、蘋花、菱花八位仙子,彼此交頭接耳,商議多時,一齊說道:「諸位仙姑去不去,小仙也不敢勉強。但我等雖忝列群芳,質極賤微,道行本淺,位分又卑,即乏香豔之姿,兼無濟世之用,何能當此違旨重譴?一經被謫,區區微末,豈能保全?再四斟酌,不能不籌且顧眼前之計。此時業經交丑,那旨內說「莫待曉風催」。轉瞬就要發曉,我們惟有各司本花,先去承旨。日後即使洞主責備,亦當垂鑒下情。且吾輩倘竟違旨,俱獲重罪,洞主身為領袖,又安能置身事外?今即循分承旨,彼此均無過失,洞主犒賞不暇,豈有責備之理!」因向桃花仙子道:「適才仙姑曾言:『惟恐逾限獲罪。』何不趁此結伴同行?」不由分說,即拉了桃花仙子,竟自一同而去。

  九位仙子剛去,只見上林苑土地並值日功曹也來相催。登時眾仙子莫不紛紛前往。

  那時天已漸曉,雪已住了,牡丹仙子向蘭花仙子歎道:「眾心不齊,又將奈何?小仙惟有再去尋訪。至於行止,只好悉聽諸位。」說著去了。

  蘭花仙子等之許久,總無音信。功曹、土地絡繹來催。轉眼間,紅日已升,眾花仙十去八九。洞中只剩桂花、梅花、菊花、蓮花、海棠、芍藥、水仙、臘梅、玉蘭、杜鵑、蘭花,共十一位仙子。大家商議多時,並無良策,只得勉強一同去了。

  牡丹仙子又在四處訪問,直到辰時,仍無影響。回到洞中,只剩兩個女童看守洞門。呆了半晌,無計可施;惟恐違旨,只得也向上林苑而來。

  武后自從上林苑回宮,睡到黎明,宿酒已消。猛然想起昨日寫詔之事,連忙起來,心內著實懊悔酒後舉動,過於孟浪,倘群花竟不開放,將來傳揚出去,這場羞愧,如何遮掩?正在尋思,早有上林苑、群芳圃司花太監來報,各處群花大放。武后這一喜非同小可!登時把公主宣來,用過早膳,齊到上林苑。只見滿園青翠縈目,紅紫迎人,真是錦繡乾坤,花花世界。天時甚覺和暖,池沼都已解凍,陡然變成初春光景。正是:「池魚戲葉仍合凍,谷鳥啼花乍報春。」

  武后細細看去,只見眾花惟牡丹尚未開放。即查群芳圃,亦是如此。不覺大怒道:「朕自進宮以來,所有上林苑、群芳圃各花,每於早晚,俱令宮人加意澆灌,百般培養,自號督花天王。因素喜牡丹,尤加愛護。冬日則圍布幔以避嚴霜,夏日則遮涼篷以避烈日。三十餘年,習以為常。朕待此花,可謂深仁厚澤。不意今日群芳大放,彼獨無花。負恩昧良,莫此為甚!」吩咐太監即將各處牡丹,逐根掘起,多架柴炭,立時燒燬。

  公主勸道:「此時眾花即放,牡丹為花中之王,豈敢不遵御旨。但恐其花過大,開放不易。尚望主上再寬半日限期。倘仍無花,再治其罪,彼草木有知,諒亦無怨。」武后道:「你既替他懇求,姑且施恩,再限兩個時辰。如再無花,就怨不得朕了。」因問太監道:「此處牡丹若干株?」太監奏道:「上林苑共約二千餘株,與群芳圃數目相彷。」武后道:「此時已交辰初,就以辰時為限。爾等即燒炭火千盆,先把乾株枝梗炙枯,不可傷根。炙後如放葉開花,即將炭火撤去。俟到巳時無花,再將所餘千餘株,也用炭火炙枯。一交午時,如再不開,立將各處牡丹一總掘起,用刀斧捶為齏粉。那時朕再降旨,令天下盡絕其種。所有群芳圃牡丹,亦照此處一例辦理。」太監答應,登時炭火齊備。

  未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鏡花緣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