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花緣/第006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鏡花緣
←上一回 第六回 眾宰承宣游上苑 百花獲譴降紅塵 下一回→


  話說武后吩咐擺宴,與公主賞花飲酒。次日下詔,命群臣齊赴上苑賞花,大排筵宴。並將九十九種花名,寫牙籤九十九根,放於筒內。每掣一籤,俱照上面花名做詩一首。--武后因前日賞雪,上官婉兒做了許多詩,毫不費力,知他學問非凡。意欲賣弄他的才情,所以也令上官婉兒與群臣一同做詩,先交卷者賜大緞二匹;交卷過遲者,罰酒三巨觥。所有題目,或五言、七言,或用何韻,皆臨時掣籤,以免眾人之疑。誰知一連做了幾首,總是上官婉兒第一交卷。這日共做了五十首詩,上官婉兒就得了五十分賞賜。次日又同群臣做了四十九首詩,上官婉兒只得了四十八分半的賞賜。因交卷之時,內有二位臣子,不前不後,恰恰同他一齊交卷,因此分了一半賞賜。總而言之,一連兩日,並無一人在上官婉兒之先交卷。

  不但才情敏捷,而且語句清新,真是「胸羅錦繡,口吐珠璣」。諸臣看了,莫不吐舌,都道:「天生奇才,自古無二!」

  武后連日賞花,雖然歡喜,就只恨上苑地勢太闊,眾花開的過多,每每一眼望去,那派美景,竟不能全在目前,心裡只覺美中不足。於是下一道旨意,飭令工部於上苑適中之地,立時起一高台,以便四面眺望。就取各花開放將及百種之意,名「百花台」。自從宴過群臣,日與公主在百花台賞花。

  那百花仙子那日同麻姑著棋,因落雪無事,足足著到天明。及至五盤著完,已有辰時光景。只見女童來報:「外面眾花齊放,甚覺可愛,請二位仙姑出去賞花。」二人出洞朝外一望,果然群花齊放,四處青紅滿目,豔麗非常,迥然別有天地。

  百花仙子看了,甚覺駭異,連忙推算,只嚇的驚疑不止道:「昨日我們著棋時,仙姑無意中曾有『終局後悔』之話,彼時小仙聽了就覺生疑,不意今日果然生出一事。剛才我見眾花開的甚奇,細細推算,誰知下界帝王昨日偶爾高興,命我群花齊放。小仙只顧在此著棋,不知其詳,未去奏明上帝,以致數百年前同嫦娥所定那個罰約,竟自輸了。這卻怎好?」麻姑不覺歎道:「這總怪我們道行淺薄,只能曉得已往,不能深知未來。當日所定罰約,那知數百年後,卻有此事。昔日嫦娥因仙姑當眾仙之面,語帶譏刺,每每同我談起,還有嗔怪之意。今既如此,他豈肯干休。仙姑要求無事,為今之計,惟有先將『失於覺察,未及請旨』的話,具表自行檢舉,一面即向嫦娥請罪,或可挽回。若不如此,不但嫦娥不肯干休,兼恐稽查各神參奏。必須早做準備,以免後患。」百花仙子道:「具表自請處分,乃應分當行之事。若向嫦娥請罪,小仙實無此厚顏。--況嫦娥自從與我角口,至今見面不交一言,我又何必懇他。」麻姑道:「仙姑既不賠罪,將來可肯替他打掃落花?」百花仙子道:「小仙修行多年,並非他的侍從,安能去作灑掃之事!當年我原有言在先,如爽前約,教我墮落紅塵。今既犯了此誓,神明鑒察,豈能逃過此厄。這是小仙命該如此,所以不因不由就有群花齊放一事,更有何言!只好靜聽天命。至於自行檢舉,也可不必了。」

  說罷,不覺滿面愁容,道聲「失陪」,即至本洞。兩個女童把連日奉詔之事稟過。只見嫦娥那邊命女童來請仙姑去掃落花。百花仙子只羞的滿面緋紅,因說道:「你回去告知你家仙姑,我當日有言在先,如爽前約,情願墮落紅塵。今我既已失信,將來自然要受一番輪回之苦。只要你家仙姑留神,看我在那紅塵中有無根基,可能不失本性?日後緣滿,還是另須苦修,方能返本;還是剛棄紅塵就能還原。到了那時,才知我的道行並非淺薄之輩哩。」女童答應去了。

  到了下晚,只見百草、百果、百穀三位仙子,滿面愁容,來至洞中。匆匆行禮,按次歸坐。百草仙子道:「適聞有位尊神上了彈章,把仙姑參了一本。小仙同他二位偵聽真實,特來探望。不知仙姑可曾得信?」百花仙子歎道:「小仙自知身獲重罪,追悔莫及,惟有閉門思過,敬聽天命。今承下顧,足感盛情。被參之事,小仙並無所聞,尚求明示。」百果仙子道:「仙姑被參,就因群花齊放一事。所上彈章,大略言下界帝王雖有御詔,但非為國計民生起見,且係酒後遊戲,該仙子何以迫不及待,並不奏聞請旨,任聽部下逞豔於非時之候,獻媚於世主之前。致令時序顛倒,駭人聽聞。況身為一洞之主,任情閑曠,不能約束所屬,既已失察獲愆,有乖職守,仍不自請處分;而屬下目無洞主,亦不恪遵約束;均有不合,請旨一並謫入紅塵,受其磨折,以為不能約束,不遵約束者戒。聞仙姑謫在嶺南,年未及笄,遍歷海外,走蠻煙瘴雨之鄉,受駭浪驚濤之險,以應前誓,以贖前愆,即日就要下凡。我等敬治薄酒一杯奉餞,特來面請。」百花仙子道:「請教三位仙姑,如水仙、臘梅……幾位仙子,可在被謫之列?」百穀仙子道:「聞得他們所司之花,雖係當令,原無不合;但不能力阻眾人,亦屬非是。因此,也都謫入紅塵。連仙姑共計百人。限期雖遲早不等,大約不出三年,都要陸續下凡。」百花仙子道:「小仙身獲重譴,今被參謫,固罪所應得;但拖累多人,於心何安!此後一別,不惟天南地北。後會無期;而風流雲散,綠暗紅稀,回前仙山,能毋慘目!」說罷,歎息不止。

  百草仙子道:「仙姑不消煩惱。小仙探得將來被謫之人,或在十道,或在外域,雖散居四處,日後自能團聚一方,俟仙姑歷過各國,坐緣期滿,那時王母自然命我等前來相迎,仍至瑤池,以了這段公案。此是仙機,我等竊聽而來,萬萬不可泄漏。」百花仙子道:「請教仙姑,是哪十道?是何外域?」百草仙子道:「如今唐朝地理,因山川形勢,分天下為十道。凡縣分隸於郡,郡歸於道(道即後世之省)如關內、河南、河東、河北、山南、隴右、淮南、江南、劍南、嶺南之類。至於外域,海外甚多,不能歷舉。若以眾仙姑降生而論,如君子、黑齒、淑士、歧舌、智佳、女兒各國,大約亦有幾人,謫在其內。」

  說話間,元女、織女、麻姑,也來探望。談起此事,歎息之間,大家都埋怨百花仙子並不自請處分,又不與嫦娥陪罪,以致降落紅塵。將來棋會少了一人,好不掃興。麻姑道:「當日仙姑同嫦娥角口時,小仙曾見王母不住點頭,似有嗟歎之意,彼時甚覺不解。及至今日,才曉得王母當日嗟歎,已料定有此一事。若論過去未來,我們雖亦略知一二,至數百年後之事,我們道行淺薄,何能深知。」元女道:「此事固有定數。當日倘能謹言,不必紛爭;今日再能容忍,略盡人事,想來也不至此。此時無可如何,只好歸之於命了。」百花仙子道:「據仙姑所言,此事固由不能慎言而起,難道小仙此厄竟非天命造定麼?」元女道:「仙姑豈不聞『小不忍則亂大謀』?又諺云:『盡人事以聽天命。』今仙姑既不能忍,又人事未盡,以致如此,何能言得天命。早間若聽麻姑之言,具表自行檢舉,並與嫦娥賠罪,此時或仍被謫,所謂人事已盡,方能委之於命。即如下界俗語言:『天下無場外舉子。』蓋未進場,如何言中;就如人事未盡,如何言得天命。世上無論何事,若人力未盡,從無坐在家中,就能平空落下隨心所欲事來。強求固屬不可,至應分當行之事,坐失其機,及至事後委之於命,常人之情,往往如此。不意仙姑也有此等習氣,無怪要到凡間走一遭了。」織女道:「『成事不說,既往不咎。』我們原是各治水酒餞行的,還說我們餞行正文罷。」於是眾仙姑都當面定了日期,接二連三,各備酒宴,替百花仙子餞行。

  那牡丹仙子同眾仙子,在上林苑伺候武后宴畢。陸續回洞,都在洞主面前請罪。百花仙子不但並不責備,一概歸罪於己。眾仙子見洞主如此寬洪,心中更覺不安。--那楊花、蘆花、藤花、蓼花,萱花、葵花、蘋花、菱花八位仙子,更是追悔無及。過了幾日,這九十九位仙子,也有素日許多相好仙姑,接接連連,分著餞行。

  一日,紅孩兒、金童兒同青女兒、玉女兒,在入夢巖游幻洞備了酒果,替百花仙姑並諸位仙子餞行。請百草、百果、百穀、元女、織女、麻姑並四靈大仙,相陪飲酒。百花仙子因百草仙子說他將來下凡要遍歷海外各國,恐有風波及妖魔盜賊之害,甚為憂懼。紅孩兒道:「仙姑只管放心!今日大家既來祖餞,都是休戚相關之人,將來設有危急,豈有袖手之理。此後倘在下界有難,如須某人即可解脫,不妨直呼其名,令其速降。我們一時心血來潮,自然即去相救。」

  金童兒道:「何謂『心血來潮』?小仙自來從未『潮』過,也不知『心血』是什麼味。畢竟怎樣『潮』法?求大仙把這情節說明,日後好等他來潮。」紅孩兒道:「我見下界說部書上往往有此一說,其實我也不知怎樣潮法。大仙要問來歷,你只問那做書的就明白了。」玉女兒道:「下界說部原有幾種好的,但如『心血來潮』舊套滿篇的也就不少。你若追他來歷,連他也是套來的,何能知道怎樣潮法。剛才紅孩兒大仙說,百花仙姑如在下界有難,教他呼我眾人之名前去相救,這話只怕錯了:百花仙始既已托生,豈能記得前生之事?若能呼我眾人之名,與仙家何異?既是仙家,豈不自知趨避,何須呼人解脫?此話令人不解。」紅孩兒道:「呸!呸!這話我說錯了!將來百花諸位仙姑如在下界有難,今日我等在坐諸人,如係某位大仙或某位仙姑應分當去拯救的,本人即去相救;如須某人相幫,立即知會同往。彼此務須時時在意。事關百位仙姑,非同小可。倘有遺誤,怠惰不前,教他也墮紅塵!」--只因紅孩兒這句話又生出許多事來。

  當時青女兒、玉女兒都與百花仙子把盞。酒過數巡,百獸、百鳥、百介、百鱗四仙向百花仙子道:「仙姑此去,小仙等無以奉餞,特贈靈莫一枝。此芝產於天皇盛世,至今二百餘萬年,因得先天正氣,受日月精華,故仙凡服食,莫不壽與天齊。些須微意,望仙姑哂存。」百花仙子剛要道謝,只見百草、百果、百穀、元女、織女、麻姑六位仙子也接著說道:「我等偶於海島深山覓得回生仙草一枝,特來面呈,以為臨別之贈。此草生於開闢之初,歷年既深,故功有九轉之妙,洵為希世奇珍。無論仙凡,一經服食,不惟起死回生,並能同天共老。區區微敬,略表離衷,亦望仙姑笑納。」百花仙子忙向眾仙道謝拜領,即托百草仙子代為收存,以備他年返本還原之用。青女兒道:「這兩種仙品,都是不死金丹,百草仙姑雖代收存,切莫偷吃才好。誠恐日後百花仙姑在下界須用,一時呼名,命你送去,那時,你雖『心血來潮』,若兩手空空,無物可送,不獨仙姑心血枉自來潮,並恐百花仙姑在下界守候著急,他的心血也要來潮哩。」說罷,合座不覺大笑。眾仙祖餞未罷,早有幾位仙姑限期已到,一個個各按年月,都朝下界投胎去了。那百花仙子降生嶺南唐秀才之家,乃河源縣地方。

  未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鏡花緣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