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花緣/第026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鏡花緣
←上一回 第二十六回 遇強梁義女懷德 遭大厄靈魚報恩 下一回→


  話說唐敖聽鄰船婦女哭的甚覺慘切。即命水手打聽,原來也是家鄉貨船,因在大洋遭風,船隻打壞,所以啼哭。唐敖道:「既是本國船隻,同我們卻是鄉親,所謂『兔死狐悲』。今既被難,好在我們帶有匠人,明日不妨略為耽擱,替他修理,也是一件好事。」林之洋道:「妹夫這話,甚合俺意。」隨命本手過去,告知此意。那邊甚是感激,止了哭聲。因已晚了,命水手前來道謝。大家安歇。

  天將發曉,忽聽外面喊聲不絕。唐敖同多、林二人忙到船頭,只見岸上站著無數強盜,密密層層,約有百人,都執器械,頭戴浩然巾,面上塗著黑煙,個個腰粗膀闊,口口聲聲,只叫:「快拿買路錢來!」三人因見人眾,嚇的魄散魂飛!林之洋只得跪在船頭道:「告稟大王:俺是小本經紀,船上並無多貨,那有銀錢孝敬。只求大王饒命!」那為首強盜大怒道:「同你好說也不中用!且把你性命結果了再講!」手舉利刃,朝船上奔來。忽見鄰船飛出一彈,把他打的仰面跌翻。只所得刷、刷、刷……弓弦響處,那彈子如雨點一般打將出去,真是「彈無虛發」,每發一彈,岸上即倒一人。唐敖看那鄰船有個美女,頭上束著藍綢包頭,身穿蔥綠箭衣,下穿一條紫褲,立在船頭,左手舉著彈弓,右手拿著彈子,對準強人,只檢身長體壯的一個一個打將出去,一連打倒十餘條大漢。剩下許多軟弱殘卒,發一聲喊,一齊動手,把那跌倒的,三個抬著一個,兩個拖著一個,四散奔逃。

  唐敖同多、林二人走過鄰船,拜謝女子拯救之恩,並問姓氏。女子還禮道:「婢子姓章,祖籍天朝。請問三位長者上姓?貴鄉何處?」唐敖道:「他二人一姓多,一姓林。老夫姓唐名敖,也都是天朝人。」女子道:「如此說,莫非嶺南唐伯伯麼?」唐敖道:「老夫向住嶺南。小姐為何這樣相稱?」女子道:「當日姪女父親曾在長安同伯伯並駱、魏諸位伯伯結拜,難道伯伯就忘了?」唐敖道:「彼時結拜雖有數人,並無章姓,只怕小姐認差了。」

  女子道:「姪女原是徐姓,名喚麗蓉。父名敬功。因敬業叔叔被難,我父無處存身,即帶家眷,改徐為章,逃至外洋,販貨為生。三年前父母相繼去世。姪女帶著乳母,原想同回故鄉,因不知本國近來光景,不敢冒昧回去,仍舊販貨度日。不意前日在洋遭風,船隻傷損。昨蒙伯伯命人道及盛意,正在感激,適逢賊人行動,姪女因感昨日之情,拔刀相助,不想得遇伯伯。」只見徐承志也跳過船來。原來徐承志聽見外面喧嚷,久已起來,正想動手,因見鄰船有個女子,連發數彈,打倒多人,看其光景,似可得勝,不便出來分功。俟賊人退去,這才露面,走到鄰船。唐敖將他兄妹之事,備細告知,二人抱頭慟哭。

  忽見岸上塵土飛空,遠遠有支人馬奔來。多九公道:「不好了!此必賊寇約會多人前來報仇,這便怎好?」徐承志道:「我的兵器前在淑士國匆匆未曾帶來,船上可有器械?」徐麗蓉道:「船上向有父親所用長槍,不知可合哥哥之用?眾水手都拿他不動,現在前艙,請哥哥自去一看。」徐承志急忙進艙,把槍取出,恰恰合手,著實歡喜。只見岸上人馬已近。

  個個身穿青杉,頭戴儒巾,知是駙馬差來兵馬,連忙提槍上岸。為首一員大將,手執令旗出馬道:「吾乃淑士國領兵上將司空魁。今奉駙馬將令,特請徐將軍回國,立時重用;如有不遵,即取首級回話。」徐承志道:「我在淑士三年之久,並未見用,何以才出國門,就要重用?雖承駙馬美意,但我原是暫時避難,並非有志功名,即使國王讓位,我亦不願。請將軍回去,就將此話上覆駙馬。此時承志匆匆回鄉,他日如來海外,再到駙馬跟前謝罪。」司空魁大聲說道:「徐承志既不遵令,大小三軍速速擒拿!」令旗朝前一擺,眾軍發喊齊上。徐承志舞動長槍,略施英勇,把眾兵殺的四散奔逃。司空魁腿上早著了一槍,幾乎墜馬,眾軍簇擁而去。

  徐承志等他去遠,剛要回船,前面塵頭滾滾,喊聲漸近,又來許多草寇。個個頭戴浩然巾,手執器械,蜂擁而至,為首大盜,頭上雙插雉尾,手舉一張雕弓,大聲喊道:「何處來的幼女,擅敢傷我嘍囉!」手舉彈弓,對準徐承志道:「你這漢子同那女子想是一路,且吃我一彈!」只聽弓弦一響,彈子如飛而至。徐承志忙用槍格落塵埃,挺身上前,大盜掣出利刃,鬥在一處,眾嘍囉槍刀並舉,喊聲不絕。那大盜刀法甚精,徐承志只能殺個平手。正想設法取勝,忽見他棄刀跌翻,倒把徐承志吃了一嚇。原來徐麗蓉恐有疏虞,放了一彈,正中大盜面上。隨又連放數彈,打倒多人。眾嘍囉將主將搶回,紛紛四竄。

  徐承志這才回船。麗蓉也到唐敖船上,與司徒嫵兒姑嫂見面,並與呂氏及婉如見禮。林之洋命人過去修理船隻。徐承志歸心似箭,即同妹子商議,帶著嫵兒同回故鄉。唐敖意欲承志就在船上婚配,一路起坐也便。承志因感妻子賢德,不肯草草,定要日後勤王得了功名,方肯合巹,唐敖見他立意甚堅,不好勉強。過了兩日,船隻修好。林之洋感念徐承志兄妹相救之德,因他夫婦俱是匆促逃出,並未帶有行囊,囑付呂氏做了衣帽被褥,並備路費送去。

  承志因船上貨財甚多,只將衣帽被褥收下,路費璧回。當時換了衣帽,同嫵兒、麗蓉別了眾人,改為余姓,投奔文隱去了。多九公收拾開船。

  走了幾日,過了穿胸國。林之洋道:「俺聞人心生在正中。今穿胸國胸都穿通,他心生在甚麼地方?」多九公道:「老夫聞他們胸前當日原是好好的;後來因他們行為不正,每每遇事把眉頭一皺,心就歪在一邊,或偏在一邊。今日也歪,明日也偏,漸漸心離本位,胸無主宰。因此前心生一大疔,名叫『歪心疔』,後心生一大疽,名叫『偏心疽』:日漸潰爛。久而久之,前後相通,醫藥無效。虧得有一祝由科用符咒將『中山狼』、『波斯狗』的心肺取來補那患處。過了幾時,病雖醫好,誰知這狼的心,狗的肺,也是歪在一邊、偏在一邊的,任他醫治,胸前竟難復舊,所以至今仍是一個大洞。」林之洋:「原來狼心狗肺都是又歪又偏的!」

  行了幾日,到了厭火國。唐敖約多、林二人登岸。走不多時,見了一群人,生得面如黑墨,形似獼猴,都向唐敖唧唧呱呱,不知說些甚麼。唐敖望著,惟有發愣。一面說話,又都伸出手來,看其光景,倒像索討物件一般。多九公道:「我們乃過路人,不過上來瞻仰貴邦風景,那有許多銀錢帶在船上。況貴邦被旱失收,將來國王自有賑濟,我們何能周濟許多!」那些人聽了,仍是七言八語,不自散去。多九公又道:「我們本錢甚小,貨物無多,安能以貨濟人。」林之洋在旁發躁道:「九公!俺們千山萬水出來,原圖賺錢的,並不是出來舍錢的。任他怎樣,要想分文,俺是不能!」眾人見不中用,也就走散。還有數人伸手站著。林之洋道:「九公!俺們走罷,那有工夫同這窮鬼瞎纏!」話才說完,只聽眾人發一聲喊,個個口內噴出烈火,霎時煙霧迷漫,一派火光,直向對面撲來。林之洋鬍鬚早已燒的一乾二淨。三人嚇的忙向船上奔逃,幸虧這些人行路遲緩,剛到船上,眾人也都趕到,一齊迎著船頭,口中火光亂冒,烈燄飛騰,眾水手被火燒的焦頭爛額。

  正在驚慌,猛見海中攛出許多婦人,都是赤身露體,浮在水面,露著半身,個個口內噴水,就如瀑布一般,滔滔不斷,一派寒光,直向眾人噴去。真是水能剋火,霎時火光漸熄。林之洋趁便放了兩槍,眾人這才退去。再看那噴水婦人,原來就是當日在元股國放的人魚。

  那群人魚見火已熄了,也就入水而散。林之洋忙命水手收拾開船。多九公道:「春間只說唐兄放生積德,那知隔了數月,倒賴此魚救了一船性命。古人云:『與人方便,自己方便。』這話果真不錯。」唐敖道:「可恨水手還用鳥槍打傷一個。」林之洋道:「這魚當日跟在船後走了幾日,後來俺們走遠,他已不見,怎麼今日忽又跑來?俺見世人每每受人恩惠,到了事後,就把恩情撇在腦後,誰知這魚倒不忘恩。這等看來:世上那些忘恩的,連魚鱉也不如了!請問九公:難道這魚他就曉得俺們今日被難,趕來相教麼?」多九公道:「此魚如果未卜先知,前在元股國也不被人網著了。總而言之:凡鱗、介、鳥、獸為四靈所屬,種類雖別,靈性則一。如馬有垂韁之義,犬有濕草之仁,若謂無知無識,何能如此?即如黃雀形體不滿三寸,尚知銜環之報,何況偌大人魚。」林之洋道:「厭火離元股甚遠,難道這魚還是春天放的那魚麼?」

  多九公道:「新舊固不可知。老夫曾見一人,最好食犬,後來其命竟喪眾犬之口。以此而論:此人因好食犬,所以為犬所傷;當日我們放魚,今日自然為魚所救。此魚總是一類,何必考其新舊。以銜環、食犬二事看來,可見愛生惡死,不獨是人之恒情,亦是物之恒情。人放他生,他既知感,人傷他生,豈不知恨?所以世人每因口腹無故殺生,不獨違了上天好生之德,亦犯物之所忌。」

  唐敖道:「他們滿口唧唧呱呱,小弟一字也不懂,好不令人氣悶。」多九公道:「他這口音,還不過於離奇,將來到了歧舌,那才難懂哩。」唐敖道:「小弟正因音韻學問,盼望歧舌,為何總不見到?」多九公道:「前面過了結胸、長臂、翼民、豕喙、伯慮、巫咸等國,就是歧舌疆界了。」

  林之洋道:「今日把俺一嘴鬍鬚燒去,此時嘴邊還痛,這便怎處?」多九公道:「可惜老夫有個妙方,連年在外,竟未配得。」唐敖道:「是何藥品?何不告訴我們,也好傳人濟世。」多九公道:「此物到處皆有,名叫『秋葵』,其葉宛如雞爪,又名『雞爪葵』。此花盛開時,用麻油半瓶,每日將鮮花用筋夾入,俟花裝滿,封口收貯,遇有湯火燒傷,搽上立時敗毒止痛。傷重者連搽數次,無不神效。凡遇此患,如急切無藥,或用麻油調大黃末搽上也好。此時既無葵油,只好以此調治了。」唐敖道:「天下奇方原多,總是日久失傳。或因方內並無貴重之藥,人皆忽略,埋沒的也就不少。那知並不值錢之藥,倒會治病。即如小弟幼時,忽從面上生一肉核,非瘡非疣,不痛不癢,起初小如綠豆,漸漸大如黃豆,雖不疼痛,究竟可厭。後來遇人傳一妙方,用烏梅肉去核燒存性,碾末,清水調敷,搽了數日,果然全消。又有一種肉核,俗名『猴子』,生在面上,雖不痛癢,亦甚可嫌。若用銅錢套住,以祁艾灸三次,落後永不復發。可見用藥不在價之貴賤,若以價值而定好醜,真是誤盡蒼生!」多九公道:「林兄已四旬以外,今日忽把鬍鬚燒去,露出這副白臉,只得二旬光景,無怪海船朋友把他叫做『雪見羞』。」唐敖道:「舅兄綽號雖叫『雪見羞』,但面上無雪;誰知厭火國人,口中卻會放火!」多九公道:「這怪老夫記性不好,只顧遊玩,就把『生火出其口』這話忘了。林兄現在嘴痛,莫把大黃又要忘了。」隨即取出遞給。林之洋用麻油敷在面上,過了兩天,果然痊癒。

  這日大家正在舵樓眺望,只覺燥熱異常,頃刻就如三伏一般,人人出汗,個個喘息不止。唐敖道:「此時業已交秋,為何忽然燥熱?」多九公道:「此處近於壽麻疆界,所以覺熱,古人云:『壽麻之國,正立無影,疾呼無響,爰有大暑,不可以往。』虧得另有岔路可以越過,再走半日,就不熱了。」唐敖道:「如此煖地,他們國人如何居住?」

  多九公道:「據海外傳說:彼處白晝最熱,每到日出,人伏水中,日暮熱退,才敢出水。又有人說:『其人自幼如此,倒不覺熱,最怕離了本國,就是夏天也要凍死。』據老夫看來:伏水之說,恐未盡然;至離本國就要凍死,此話倒還近理。即如花木有喜暖的,一經移植寒地,往往致死,就是此意。」

  唐敖道:「小弟聞得仙人與虛合體,日中無影。又老人之子,先天不足,亦或日中無影。壽麻之人無影,不知何故?」多九公道:「大約他們受形之始,所稟陽氣不足,以致代代如此。即如這樣煖地,他能居住,其陽氣不足可想而知,自然立日無影了。

  忽聽船上人聲喧嘩,原來有個水手受了暑熱,忽然暈倒。眾人發慌,特來討藥。多九公忙從箱中取了一撮藥末道:「你將此藥拿去,再取大蒜數瓣,也照此藥輕重,不多不少,一齊搗爛,用井水一碗和勻,澄清去渣,灌入腹中,自然見效。」眾人接了。恰好水艙帶有井水,登時配好,灌了下去。不多時,甦醒過來,平復如舊。林之洋道:「九公!這是甚藥?恁般靈驗!」多九公道:「你道是何妙藥?」

  未知說出何等妙藥,再看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鏡花緣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