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花緣/第042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鏡花緣
←上一回 第四十二回 開女試太后頒恩詔 篤親情佳人盼好音 下一回→


  話說唐敏問小山道:「何以明年考試,就把想頭歇了,這卻為何?」小山道:「考期如遲,還可趕緊用功;若就要考試,姪女學問空疏,年紀過小。何能去呢?」唐敏道:「學問卻是要緊;至於年紀,據我看來,倒是越小越好。將來恩詔發下,只怕年紀過大,還不准考哩。你只管用功。即或明年就要考試,你的筆下業已清通,也不妨的。」小山連連點頭,每日在家讀書。

  到了次年,唐敏不時出去探信。這日,在學中得了恩詔,連忙抄來,遞給小山道:「考才女之事,業已頒發恩詔,還有規例十二條,你細細一看就知道了。」小山接過,只見上面寫著:

  奉天承運皇帝制曰:朕惟天地英華,原不擇人而畀;帝王輔翼,何妨破格而求。丈夫而擅詞章,固重珪璋之品;女子而嫻文藝,亦增蘋藻之光。我國家儲才為重,歷聖相符;朕受命維新,求賢若渴。闢門籲俊,桃李已屬春官;《內則》遴才,科第尚遺閨秀。郎君既膺鶚荐,女史未遂鵬飛。奚見選舉之公,難語人才之盛。昔《帝典》將墜,伏生之女傳經;《漢書》未成,世叔之妻續史。講藝則紗櫥、綾帳,博雅稱名;吟詩則柳絮、椒花,清新獨步。群推翹秀,古今歷重名媛;慎選賢能,閨閣宜彰曠典。況今日:靈秀不鍾於男子,貞吉久屬於坤元;陰教咸仰敷文,才藻益徵競美。是用博諮群議,創立新科,於聖歷三年,命禮部諸臣特開女試。所有科條,開列於後:

  (一)考試先由州縣考取,造冊送郡,郡考中式,始與部試,部試中式,始與殿試。其應試各女童,先於聖歷二年,在本籍呈遞年貌、履歷,及家世清白切結。以是年八月縣考,郡考以十月為期,均在內衙出題考試。仍令女親屬一二人伴其出入。其承值各書役,悉令迴避。

  (二)縣考取中,賜「文學秀女」匾額,准其郡考,郡考取中,賜「文學淑女」匾額,准其部試;部試取中,賜「文學才女」匾額,准其殿試。殿試名列一等,賞「女學士」之職;二等,賞「女博士」之職;三等,賞「女儒士」之職:俱赴「紅文宴」,准其年支俸祿。其有情願內廷供奉者,俟試俸一年,量材擢用。其三等以下,各賜大緞一匹;如年歲合例,准於下科再行殿試。

  (三)殿試一等者:其父母翁姑及本夫如有官職在五品以上,各加品服一級;在五品以下,俱加四品服色;如無官職,賜五品服色榮身。二等者:賜六品服色。三等者:賜七品服色。餘照一等之例,各為區別。女悉如之。

  (四)郡考、部試取中後見試官儀注,俱師生禮。其文冊榜案,俱照當時所賜字樣,如縣考則填「文學秀女」,郡考則填「文學淑女」。

  (五)試題,自郡、縣以至殿試,俱照士子之例,試以詩賦,以歸體制。

  均於寅時進場,酉時出場,毋許給燭;違者試官聽處。至試卷除殿試外,餘俱彌封謄錄,以杜私弊。

  (六)籍貫:無須拘定。設有寄居他鄉,准其聲明,一體赴試;或在寄籍縣考,而歸原籍郡考,亦聽其便。

  (七)郡縣各考,或因患病未及赴試,准病痊時於該衙門呈明補考;如逾殿試之期,不准。

  (八)值部試,如因路遠乏人伴送,或因患病未能赴試者,如果文學出眾,准原考各官據實保奏,另降諭旨。

  (九)凡郡考取中,女及夫家,均免傜役。其赴部試者,俱按程途遠近,賜以路費。

  (十)命名:不必另起文墨及嘉祥字樣,雖乳名亦無不可;或有以風花雪月、以夢兆、以見聞命名者,俱仍其舊,庶不失閨閣本來面目。

  (十一)年十六歲以外,不准入考。其年在十六歲以內,業經出室者,亦不准與試。他如體貌殘廢,及出身微賤者,俱不准入考。

  (十二)詔下之日,亟擬科試以拔真才。第路有遠近,勢難驟集;兼之向無女科,遽令入試,學業恐未精純。故於聖歷三年三月部試,即於四月舉行殿試大典,以示博選真才至意。

  於戲!詩誇織錦,真為奪錦之人;格比簪花,許赴探花之宴。從此珊瑚在網,文博士本出宮中;玉尺量才,女相如豈遺苑外?丕煥新猷,聿昭盛事。

  佈告中外,咸使聞知。

  小山看罷,不覺喜道:「我怕考期過早,果然天從人願!今年姪女十四歲,若到聖歷三年,恰恰十六歲,有這兩年功文,盡可慢慢習學。」唐敏道:「我才見這條例,也甚歡喜。不但為期尚緩,可以讀書;並且一詩一賦,還不甚難。我家才女匾額,穩穩拿在手中了!」

  小山自此雖同小峰日日讀書,奈父親總無音信,不免牽掛;林氏也因懸念丈夫,時刻令人回家問信。這日,正在盼望,恰好唐敏領林之洋進來。林氏見了,只當丈夫業已回家,不勝之喜。慌忙見禮讓坐;小山、小峰也來拜見。林氏道:「哥哥只顧將你妹夫帶上海船,這兩年,合家大小,何曾放心!……」小山不等說完,即接著說道:「今舅舅既已回家,怎麼父親又不同來?」林之洋道:「昨日俺們船隻抵岸,正發行李,你父親因革了探花,恐街鄰恥笑,無顏回家,要到京裡靜心用功,等下科再中探花才肯回來。俺同你舅母再三勸阻,無奈執意不聽。今把海外賺的銀子,托掩送來,他向京裡去了。」林氏同小山聽罷,不覺目瞪口呆。唐敏道:「哥哥向日雖功名心勝,近來性情為何一變至此?豈有相離咫尺,竟過門不入?況功名遲早,何能拿得定,設或下科不中,難道總不回家麼?」林之洋道:「這話令兄也說過,若榜上無名,大家莫想他回來。他這般立志,俺也勸不改的。」林氏道:「這怪哥哥不該帶到海外。今游來游去,索性連家也不顧了!」林之洋道:「當日俺原不肯帶去,任憑百般阻攔,他立意要去,教俺怎能攔得住!」

  小山道:「當日我父親到海外,是舅舅帶去的;今我父親到西京,又是舅舅放去的,舅舅就推不得乾淨了。為今之計,別無良策,惟有求舅舅把我送到西京。即或父親不肯回家,甥女見見父親之面,也好放心。」林之洋被小山幾句話吃了一嚇道:「你恁小年紀,怎吃外面勞苦?當年你父親出遊在外,一去兩三年,總是好好回來。俺聞人說,他這名字,就因好游取的,你只細想這個『敖』字,可肯好好在家?今在西京讀書,下科考過,自然還家,甥女為甚這樣性急?嶺南到彼幾千路程,這樣千山萬水,問你令叔,你們女子如去得,俺就同令叔送你前去。」

  唐敏聽見林之洋教他同去,連忙說道:「據我主意:好在將來姪女也要上京赴試,莫若明年赴過郡考,早早進京,借赴試之便,就近省親,豈非一舉兩便?況你父親向來在外閑散慣的,在家多住幾時,就要生災害病,倒是在外無拘無束,身子倒覺強壯。他向來生性如此,也勉強不來。當日父母在堂,雖說好游,還不敢遠離,及至父母去世,不是一去一年,就是一去兩載。這些光景,你母親也都深知。姪女只管放心,他雖做客在外,只怕比在家還好哩。」小山聽了,滴了幾點眼淚,只得勉強點頭道:「叔父吩咐也是。」

  林之洋將女兒國一萬銀子交代明白,並將廉家女子所送明珠也都交代。唐敏款待飯畢,又坐了半晌。因妹子、甥女口口聲聲只是埋怨,一時想起妹夫,真是坐立不安,隨即推說有事,匆匆回家。把燕窩貨賣,置了幾頃莊田。過了幾時,生了一子,著人給妹子送信。

  林氏聽了,甚覺歡慰,喜得林家有後。到了三朝,帶了小山、小峰來家與哥嫂賀喜。誰知呂氏產後,忽感風寒;兼之懷孕年半之久,秉氣又弱,血分不足,病勢甚重。幸虧縣官正在遵奉御旨,各處延請名醫,設立藥局,呂氏趁此醫治,吃了兩服藥,這才好些。林氏見嫂子有病,就在娘家住下。這日,小山同婉如在江氏房中閑話,只見海外帶來那個白猿,忽從牀下把唐敖枕頭取了出來。

  未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鏡花緣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