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花緣/第045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鏡花緣
←上一回 第四十五回 君子國海中逢水怪 丈夫邦嶺下遇山精 下一回→


  話說那群水怪把小山拖下海去,林之洋這一嚇非同小可,連忙上船,只見婉如、若花、乳母,都放聲慟哭。呂氏向林之洋哭道:「俺們正在閑話,不意來了許多水怪,忽把甥女拖去,你可看見?」林之洋頓足道:「俺在岸上怎麼不見!如今已將甥女拖下海去,這便怎處?」登時多九公得了此信,即從船後走來道:「幸喜天氣和暖,為今之計,且教水手下去看是何怪,再作道理。」二人來至船頭,就教當日探聽廉錦楓那個水手下去。水手聽了,因剛才看見那些水怪,心中害怕,不敢獨往,又拉了一個會水的一同下去。不多時,上來回報道:「此處並非大洋,裡面並無動靜。那些水怪,不知都藏何處,無處尋找。」說罷,都到後梢換衣去了。

  林之洋不覺慟哭道:「我的甥女!你死的好苦!你教俺怎麼回去見你母親!俺也只好跟你去了!」將身一縱,攛入海中,多九公措手不及,嚇的只管喊叫救人。那兩個水手正在後面換衣,聽見外面喊叫,慌忙穿了小衣,跳下海去。遲了半晌,才把林之洋救了上來,業已腹脹如鼓,口中無氣。呂氏同婉如、若花哭成一片。多九公即命水手取了一口大鍋,將林之洋輕輕放在鍋上,控了片時,口中冒出許多海水,腹脹已消,甦醒過來,婉如同若花上前攙扶進艙,換了衣服。口口聲聲,只哭「甥女死的好苦」。多九公走來道:「林兄才吃許多海水,脾胃未免受傷,休要悲慟。老夫適才想起一事,唐小姐似乎該有救星。」林之洋道:「俺在海裡,不過喝了兩口水,就人事不知,俺的甥女下海多時,怎麼還能有救?」多九公道:「前在東口所遇那個道姑,雖是瘋瘋顛顛,但他曾言解脫甚麼災難,又言:『幸而前途有人,尚無大害。』據他這話,豈非尚有可救麼?況『纏足大仙』四字,乃唐兄在船同你鬥趣之話,除了唐兄,只有你知、我知。這個道姑才見林兄,就呼『纏足大仙』,此人若無來歷,何能道此四字?」

  林之洋連連點頭道:「九公說的是,俺就出去求神仙相救。」說罷,拿了拐杖,勉強舉步,來到外面,吩咐水手岸上排了香案;隨即登岸,淨手拈香,跪在地下,暗暗禱告,只求神仙救命。跪了多時,天已日暮。多九公道:「林兄身上欠安,今日已晚,只好回船養息養息,明日再求罷。」林之洋道:「這樣大月色,俺正好跪求,九公只管請便。俺林之洋既發這個願心,若無人救,只得跪死方休,今生今世,叫俺起來也不能了。」不覺放聲大哭。多九公在旁惟有連聲歎氣。

  不知不覺,皓月當空,船上已交三鼓。忽見遠遠來了兩個道人,手執拂塵,飄然而至。生的甚覺醜陋,月光之下看的明白:一個黃面獠牙,一個黑面獠牙,頭上都戴束髮金箍,身後跟著四個童兒。林之洋一見,連連叩頭,口口聲聲只求:「神仙救俺甥女之命!」兩個道人道:「居士請起,我們今既到此,自然要助一臂之力,何須相求。」因喚:「屠龍童兒!剖龜童兒!速到苦海,即將孽龍、惡蚌擒來,立等問話!」二童答應,攛下海去。林之洋立起道:「俺的甥女現在海內,還求神仙慈悲相救。」兩個道人道:「這個自然。」因向身旁兩個童兒,暗暗吩咐幾句,二童答應,也都攛入海去。不多時,回報道:「已將百花化身護送歸舟。」兩個道人將手一擺,二童仍立兩旁。

  只見剖龜童兒手中牽著一個大蚌從海中上來。走到黑面道人跟前,交了法旨。隨後屠龍童兒也來岸上,向黃面道人道:「孽龍出言不遜,不肯上來。弟子本要將其屠戮,因未奉法旨,不敢擅專,特來請示。」黃面道人道:「這孽畜如此無禮,且等我去會他一會,將身一縱,攛入海中,兩腳立在水面,如履平地一般。手執拂塵,朝下一指,登時海水兩分,讓出一路,竟向海中而去。遲了片晌,帶著一條青龍來至岸上,道:「你這孽畜,既已罪犯天條,謫入苦海,自應靜修,以贖前愆,今又做此違法之事,是何道理?」孽龍伏在地下道:「小龍自從被謫到此,從未妄為。昨因海岸忽然飄出一種異香,芬芳四射,徹於海底,偶然問及大蚌,才知唐大仙之女從此經過。小龍素昧平生,原無他意。大蚌忽造謠言,說唐大仙之女,乃百花化身,如與婚配,即可壽與天齊。小龍一時被惑,故將此女攝去。不意此女吃了海水,昏迷不醒。小龍即至海島,似覓仙草以救其命。到了蓬萊,路遇百草仙姑,求他賜了回生草,急急趕回。那知才把仙草覓來,就被洞主擒獲。現有仙草為證,只求超生!」

  黑面道人道:「你這惡蚌,既修行多年,自應廣種福田,以求善果,為何設此毒計,暗害於人?從實說來!」大蚌道:「前年唐大仙從此經過,曾救廉家孝女。那孝女因感救命之恩,竟將我子殺害,取珠獻於唐大仙,以報其德。彼時我子雖喪廉孝女之手,究因唐大仙而起。昨日適逢其女從此經過,異香徹入若海,小蚌要報殺子之仇,才獻此計。只求洞主詳察。」黑面道人道:「當日你子性好饕餮,凡水族之類,莫不充其口腹。傷生既多,惡貫乃滿。故借孝女之刀,以除水族之患。此理所必然,亦天命造定。豈可移恨於唐大仙,又遷害其女?如此昏憒奸險,豈可仍留人世,遺害蒼生?剖龜童兒!立時與我剖開來!」

  黃面道人道:「大仙且請息怒。這兩個孽畜,如此行為,自應立時屠剖。但上蒼有好生之德;兼且孽龍業已覓了仙草,百花服過,不獨起死回生,並可超凡入聖。他既有這功勞,自應法外施仁,免其一死。第孽龍好色貪花,惡蚌移禍害人,都非良善之輩。據小仙之意:即將二畜禁錮無腸國東廁,日受糞氣熏蒸,食其穢物,以為貪花害人者戒。大仙以為何如?」黑面道人點頭道:「大仙所見極是。二畜罪惡甚重,必須禁錮在無腸國富室的東廁,始足蔽辜。」黃面道人道:「加等辦理,固覺過刻,亦是二畜罪由自取。」因將回生草取了遞給林之洋道:「居士即將此草給令甥女服了,自能起死回生。我們去了。」

  林之洋接過下拜道:「請神仙留下名姓,俺日後也好感念。」黃面道人指著黑面道人道:「他是百介山人,貧道乃百鱗山人。今因閑游,路過此地,不意解此煩惱,莫非前緣,何謝之有!」正要舉步,那孽龍、大蚌都一齊跪求道:「蒙恩主禁於無腸東廁,小畜業已難受;若再遷於富室東廁,我們如何禁當得起?不獨三次四次之糞臭不可當,而且那股銅臭尤不可耐。惟求法外施仁,沒齒難忘!」林之洋上前打躬道:「俺向大仙講個人情,他們不願東廁,把他罰在西席,可好?」孽龍、大蚌道:「西席雖然有些酸臭,畢竟比那銅臭好挨。我們願在西席。」兩個道人道:「且隨我來,自有道理。」一齊去了。眾水手在旁看著,人人吐舌,個個稱奇。

  多、林二人回船,將仙草給小山灌入,吐了幾口海水,登時復舊如初,精神更覺清爽。大家都替他道喜。小山道:「只要尋得父親回來,就是受些魔難,我也情願。」林之洋把水仙村之話說了。隨即開船,向小蓬萊進發。

  又走多時,如軒轅、三苗等國都已過去,這日,多、林二人在船後閑談。多九公道:「林兄,你看:去歲起風,豈不就在此地?今年有意要到小蓬萊,偏又不遇風暴。若象去年,何等爽快!老夫素於此處甚生,恰好前面有個小國,只好到彼問問。」隨即收口,上去打聽。原來此間是丈夫國交界。及至細問小蓬萊路徑,眾國人聽了,莫不害怕,都說:「離此千餘里,地名田木島,有一亥木山,近來忽生許多妖怪出來傷人,來往船隻,每每被害。」二人慌忙回來,告訴眾人,都不願去;小山那裡肯依。多、林二人說之至再,小山寧死也要前去。二人明知勸也無用,只得拼命朝前進發。

  這日正行之際,迎面有座大嶺,細看路徑,須由山角繞過,方能出口。走了多時,離嶺不遠,只見上面密密層層許多果樹,如桃、李、橘、棗之類,四時果品,無般不有。那股果香,陣陣向面上撲來,令人好不垂涎。舵工被這果香鑽入鼻孔,一心想啖,不因不由把船靠了山角。方才泊岸,船上眾人早已一擁齊上,遇見鮮果,不論好歹,摘來就吃,口中莫不叫好。多、林二人也飽餐一頓。林之洋摘了許多桃、李、橘、棗之類,送上船來,呂氏正在垂涎,即同小山姊妹大家分吃。小山道:「舅舅為何將船泊在此處?前日打聽路徑,都說前面有妖怪,怎麼今日就忘了?」林之洋道:「俺自聞了這股果香,心裡迷迷惑惑,只顧想吃,那裡還顧甚麼妖怪!俺去催他們開船。」於是來至外面道:「俺們走罷!莫要遇著妖怪出來。」眾水手道:「今日吃了這樣鮮果,渾身綿軟,就如酒醉一般。好不快活!那個還有氣力開船!」說著,個個睡在樹下。

  多、林二人站在船頭,只覺天旋地轉,遍體酥麻,站立不住,正在發慌,山中忽然走出許多婦女,來到船上,把呂氏、小山、婉如、若花、乳母,攙扶上岸,又有兩個,把多、林二人也攙了下船,還有幾十個,把眾水手也都攙起,走上山來,眾人心裡雖覺明白。就只口不能言,渾身發軟。小山此時雖然照舊,因見眾人這宗光景,明知寡不敵眾,只好且裝酒醉,跟著同來,看他怎樣,再作道理。

  不多時,來至石洞跟前。進了石洞,又走兩層庭院,進了廳堂。正面坐著一個女妖,頭戴鳳冠,身穿蟒杉,極其美貌;面上有條指痕,從那指痕之中,更增許多嫵媚。旁邊坐著一個男妖,年紀不到二旬,生得齒白唇紅,面如傅粉,雖是男妖,卻是女裝。多九公看了,身上雖覺癱軟,心裡卻還明白,暗暗忖道:「這是男妖,怎是婦女打扮?此時林兄見這模樣,回想當日女兒國風味,只怕又要吃驚了。」只見下首還有兩個男妖:一個面如黑棗,一個臉似黃橘,赤髮蓬頭,極其兇惡。

  忽聽女妖笑道:「他們只知吃果,那知其中藏有酒母。果然毫不費事,就都跟來。此皆賢妹並二位愛卿贊畫之力,將來自然慢慢一同受享。但這倮兒有三十餘口之多,不知賢妹可能別出心裁,另有炮制?」少年男妖答道:「這些倮兒剛才已吃酒母,皮肉未免帶有酒味,若照向日烹調,恐不合口。據妹子愚見:莫若竟將這些倮兒釀為美酒,其名就叫『倮兒酒』。姊姊以為何如?」女妖喜道:「如此極妙!」黑面男妖道:「以倮為酒,固是美品,但清濁不分,亦恐酒味不佳。據臣看來:女倮之味必清,男倮之味必濁,將來釀時,必須預分兩處,庶清濁不致紊亂。」黃面男妖道:「今日倮兒如此之多,其中酒量大的諒亦不少,莫若先將好酒給他盡量而飲,教他吃的爛醉,日後釀出酒來,豈不更覺有力?」

  女妖道:「兩位愛卿所見極是。」因指林之洋向少年男妖笑道:「這個倮兒與賢妹模樣相倣,莫若把他留下,給賢妹做伴如何?」少年男妖笑道:「這倮兒生的雖好,就只嘴上新留幾根鬚兒,令人可厭。他如拔的光光如人鞟一般,我才笑納哩。」因向黃面、黑面二妖道:「二位可要留他做伴?」二妖道:「彌君嫌他新留幾根鬚兒,所以不喜;那知我二人因他鬚兒過少,也不慊意。他如滿部鬍鬚,抑或絡腮,我倒喜的。」少年男妖道:「這卻為何?」二妖道:「這叫作人棄我取。」少年男妖笑道:「若據二公之言,難道世間鬍子都是棄物麼?你要曉得:『十個鬍子九個臊』。他要發起臊風,比那沒鬚的還更有趣哩。」說著,一齊大笑。

  女妖吩咐手下,將眾倮兒帶至後面,多將好酒令其暢飲,以便蒸熟釀酒。眾妖答應,把眾人帶到後面,七手八腳,各去取酒。小山隨即跪下,望空垂淚,暗暗禱告道:「我唐小山因來海外尋親,忽遇妖魔,性命只在頃刻。務望過往神靈,早賜拯拔!倘脫火坑,情願身入空門,一世焚頂。」忽見有個道姑走來道:「女菩薩休要害怕,小道特來相救。」

  未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鏡花緣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