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花緣/第047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鏡花緣
←上一回 第四十七回 水月村樵夫寄信 鏡花嶺孝女尋親 下一回→


  話說小山同若花清晨起來。梳洗已畢,將衣履結束,腰間都繫了絲縧,掛一口防身寶劍;外面穿一件大紅猩猩氈箭衣;頭上戴一頂大紅猩猩氈帽兒;外帶一件棉衣,用包袱包了;又帶一個椰瓢,同豆麵都放包袱內。二人打扮不差上下,惟若花身穿杏黃箭衣。將豆麵飽餐一頓。收拾完畢,各把包袱背在肩上,一齊告別。呂氏見這樣子,不由心酸落淚道:「甥女一路小心!若花女兒務須好好照應!雖說此山並無虎豹,到了夜晚,究竟尋個掩密藏身之處,才覺放心。甥女如此孝心,上天自必垂憐,一切事情,自然逢凶化吉,但願此去尋得父親,早早回來!」婉如也垂淚道:「姊姊千萬保重,莫教人兩眼望穿!俺不遠送了。」小山答應,同若花上岸,林之洋仍舊攙扶送到平陽之處,又叮嚀幾句,灑淚而別。林之洋見他們去遠,這才止淚回船。

  姊妹兩個,背著包袱,朝前走了數里。小山因山路彎曲,恐將來回轉認不清楚,每逢行到轉彎處,就在山石樹木上用寶劍畫一圓圈,或畫「唐小山」三字,以便回來好照舊路而行。一面走著,歇息數次,越過幾個峰頭,幸喜山路平坦。

  走了一日,看看日暮,二人商議找一宿處,看來看去,並無可以棲身之地,只得又向前進。正在探望,只見路旁許多松樹,都大有數圍。內有一株古松,枝葉雖青,因年代久了,其木已枯,外面雖有一層薄皮,裡面卻是空的。二人見了,不勝之喜,即將包袱取下,一齊將身探入。內中松葉堆積甚厚,坐下倒也綿軟。姊妹兩個,因一路走乏,身子困倦,把包袱放在樹內,坐在上面;睡了一覺,早已天明,連忙探出身來,背上包袱,離了松林。走了半日,小山道:「昨日吃了豆麵 ,腹中果然不饑;此時喉中微覺發乾。姊姊可覺口渴?妹子意欲吃些泉水才好。」

  若花道:「如此甚妙。」各用椰瓢就在山泉取了一瓢涼水,拌些麻子,胡亂飲了幾口;又取一瓢涼水,略把手面洗洗。仍望前走。到了日暮,恰喜那邊峭壁下有一天然石洞,盡可存身,就在石洞住了。次日,又朝前進。一路上看不盡的怪竹奇樹,觀不了的異草仙花。沿途景致雖多,無如小山之意並不在此,若花也不過略略領略。

  一連走了幾日,各處尋蹤覓跡,再朝前面望去,那些山岡仍是一望無際。小山道:「姊姊,你看這個光景,大約非數十日不能走到。妹子前在舅舅面前,曾說無論尋著尋不著,總在一月半月回去送信。今再前進,設或遙遠,一時驟難轉回,豈不失信麼?」若花道:「今既到此,據我愚見:只好且朝前進。我們就是耽遲幾日,阿父也斷無埋怨之理,何必回去送信。」小山道:「妹子之意:並非專為送信,意欲惜此將姊姊送回,妹子才好獨往。」若花道:「愚姊正要同你前去,為何忽發此言。」小山道:「連日細看此山,道路甚遠,一經前進,歸期竟難預定。因此要將姊姊送回,以便一人前進。即使回來過遲,舅舅不能守候,妹子得能尋見父親,就同父親在彼修煉,也是人生難得之事。倘不能尋見父親,縱讓舅舅終年守候,妹子何顏歸家去見母親?以此看來:惟有尋到此山盡頭,非見父親之面,不能回家。若姊姊同去,妹子何能只管前進呢?」

  若花道:「愚姊若怕路遠,也不來了。此時前進若無消息,不獨阿妹不應回轉,就是愚姊也無半途而廢之理。況我本是虎口餘生,諸事久已看破,設或耽擱過遲,阿父不能守候,我就在此同你靜修,也未嘗不可。阿妹倒不必慮及於我,即如我今日到此,還是圖名呢?還是為利呢?無非念阿妹一團孝心,惟恐孤身無人照應,才肯挺身而來。若要誤認我不過一時高興上來走走,並未慮及後來之事,那就錯了。」小山不覺滴淚道:「姊姊如此用心,真令妹子感激涕零,此時也不敢以套言相謝,惟有永銘心版了。」說罷,又向前進。若花道:「今日忽覺饑餓,這是何意?」

  小山道:「只顧走路,原來今已八日。那豆麵第一頓只能管得七日不饑,今日如何不餓?恰好此處遍地松實柏子,我才吃了幾個,只覺滿口清香,姊姊何不也吃幾個?如能充饑,我們就以此物為糧,豈不更覺有趣?」若花隨即吃了許多。走了多時,也就不覺甚餓。於是日以松實柏子充饑。路上或講講古蹟,談談詩賦。不知不覺又走了六七日。

  這日正望前進,猛見迎面倒像一人走來。小山道:「我們走了十餘日,未見一人,怎麼今日忽然走出人來?」若花道:「莫非前面已有人家?」只見那人漸漸臨近,再細細一看,原來是個白髮樵夫。小山見是老年人,因站路旁問道:「請問老翁:此山何名?前面可有人家?」樵夫也立住道:「此山總名小蓬萊。前面這條長嶺,名叫鏡花嶺:嶺下有一荒塚;過了此塚,有個鄉村,名叫水月村。此地已是水月村交界。前面村內,雖有居民,無非幾個山人。你問他怎麼?」小山道:「我問路境,不為別事。只因我們天朝大唐國有位姓唐的,前年曾入此山,如今可在前面鄉村之內?敢求老翁指示,永感不忘!」樵夫道:「你問的莫非嶺南唐以亭麼?」小山喜道:「我問的正是此人。老翁何以得知?」樵夫道:「我們常在一處,如何不知。前日他有一信托我帶到山下,交天朝便船寄至河源,今日恰好湊巧。」於是把書信取出,放在斧柄上遞去。小山接過,只見信面寫著「吾女閨臣開拆」。雖是父親親筆,那信面所寫名字,卻又不同。只聽樵夫道:「你看了家書,再到前面看看泣紅亭景致,就知書中之意了。」說著,飄然而去。

  小山把信拆開,同若花看了一遍,道:「父親既說等我中過才女與我相聚,何不就在此時同我回去,豈不更便?並且命我改名『閨臣』,方可應試,不知又是何意。」若花道:「據我看來,其中大有深意:按『唐閨臣』三字而論,大約姑夫因太后久已改唐為周,其意以為將來阿妹赴試,雖在偽周中了才女,其實乃唐朝閨中之臣,以明並不忘本之意。信內囑阿妹若不速回,誤了考期,不替父親爭氣,就算不孝。既有如此嚴命,阿妹竟難再朝前進哩。」小山道:「話雖如此,但我們迢迢數萬里至此,豈有不見一面之理?況父親既在此山,也未有尋不見的。且到前面,再作計較。」

  一齊舉步越過嶺去,只見路旁有一墳墓。小山道:「此是仙境,為何卻有墳墓?莫非就是樵夫所說荒塚麼?」若花道:「阿妹:你看那邊峭壁上鐫著『鏡花塚』三個大字,原來此墓所葬卻是『鏡花』,不知是何形象?可惜剛才未曾問問樵夫。」略為歇息,轉過峭壁,走未一里,正面有一白玉牌樓,上鐫「水月村」三個大字。穿過牌樓,四面觀望,並無人煙。迎面有一長溪攔住去路。雖無橋樑,喜得溪邊有株數人合抱不來的一顆大松,由這邊山坡,歪歪斜斜一直鋪到對面山坡,倒像推倒一般,天然一座松根橋樑。二人攀著松枝,渡了過去。前面一帶松林,密密層層,約有半里之遙。穿過松林,再四處一看,真是水秀山清,無窮美景。遠遠望那山峰上面,俱是瓊台玉洞、金殿瑤池,那派清幽景象,竟是別有洞天。

  正在觀看,忽見對面祥雲繚繞,紫霧繽紛,從那山清水秀之中,透出一座紅亭。

  未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鏡花緣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