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花緣/第067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鏡花緣
←上一回 第六十七回 小才女卞府謁師 老國舅黃門進表 下一回→


  話說眾才女因初三日五鼓放榜,預先吩咐家人:「如有報子到門,不必進來送信;每中一名,即放一炮,裡面聽得炮聲若干,自然曉得中的名數,等報子報完,把二門開了,再將報單傳進。」誰知自從五更放了三十七炮,等到日高三丈,並未再添一炮,眼見得竟有八位要在孫山之外。不覺個個發慌,人人膽落,究竟不知誰在八名之內;一時害怕起來,不獨面目更色,那鼻涕眼淚也就落個不止。小春、婉如見眾人這種樣子,再想想自己文字,由不得不怕:只覺身上一陣冰冷,那股寒氣直從頭頂心冒將出來;三十六個牙齒登時一對一對撕打,渾身抖戰篩糠,連椅子也搖動起來。婉如一面抖著,一面說道:「這……這……這樣亂抖,俺……俺……可受不住了!」小春也抖著道:「你……你……你受不住,我……我……我又可曾受得住!今……今……今日這命要送在……在此處了!」閨臣歎了幾聲道:「今又等了多時,仍無響動,看來八位落第竟難免了。妹子屢要開門,大家務要且緩,難道此時還要等報麼?」婉如一面抖著,一面哽咽道:「起……起初俺原想早些開門,如……如今俺又不願開門了。你不開門了,俺……俺還有點想頭;倘……倘或開門,說……說俺不中,俺……俺就死了!實……實對你們說罷,除……除非把俺殺了,方准開哩。」

  若花道:「此時業已如此,也是莫可如何,若據閏臣阿妹追想碑記,我們在坐四十五人,似乎並無一人落第;那知今日竟有八人之多!可見天道不測,造化弄人,你又從何捉摸!但此門久久不開,也不成事,莫若叫人隔著二門問問九公,昨日婉如、小春二位阿妹所托題名錄想已買來,如今求他細細查看,如題名錄只得三十七人,此門就是不開也不中用。況所中之人,只怕還要進朝謝恩,何能過緩?」閨臣道:「姊姊此言甚是。」

  即吩咐丫鬟去問多九公,誰知九公還未回來。閨臣道:「昨在部裡打聽,准於五鼓吉時放榜,無人不知,現在已交卯正,題名錄還未買來,豈非怪事!」秀英道:「今日如已放榜,何以九公此時還不回來?若說尚未放榜,現在卻又報過三十七人。其中必有緣故。」

  忽聽外面隱隱的一片喧嚷,原來多九公回來要面見眾小姐。閨臣忙把鑰匙遞給丫鬟,眾人都迎到門前。不多時,只見多九公跑的滿臉是汗,走到廳前,望著眾人說了一聲「恭……」,那個「喜」字不曾說完,只是吁吁氣喘,說不出話來。小春一面抖著,同田鳳翾把九公攙進廳房,坐在椅上,丫鬟送了兩杯茶,喘的略覺好些。

  小春滴著淚向九公道:「甥……甥女可有分麼?」多九公一面喘著,把頭點了兩點。婉如也滴淚道:「九……九公!俺呢?」多九公也把頭點了兩點。閨臣道:「請問九公:題名錄可曾買來?」多九公連連搖頭。停了片刻,望著眾人把胸前指了一指,鳳翾從懷中取出一個名單遞給閨臣。閨臣展開同眾人觀看,只見上面寫著:「欽取一等才女五十名、二等才女四十名、三等才女十名。……」若花恐眾人看不見,未免著急,就便順口高聲朗誦,從頭念了下去:

  第一名史幽探  第二名哀萃芳  第三名紀沉魚  第四名言錦心

  第五名謝文錦  第六名師蘭言  第七名陳淑媛  第八名白麗娟

  第九名國瑞徵  第十名周慶覃  第十一名唐閨臣  第十二名陰若花

  第十三名印巧文  第十四名卞寶雲  第十五名田秀英  第十六名林書香

  第十七名宋良箴  第十八名章蘭英  第十九名陽墨香  第二十名酈錦春

  第二十一名田舜英  第二十二名蘆紫萱  第二十三名鄴芳春  第二十四名邵紅英

  第二十五名祝題花  第二十六名孟紫芝  第二十七名秦小春  第二十八名董青鈿

  第二十九名褚月芳  第三十名司徒嫵兒  第三十一名余麗蓉  第三十二名廉錦楓

  第三十三名洛江蕖  第三十四名林婉如  第三十五名廖熙春  第三十六名黎紅薇

  第三十七名燕紫瓊  第三十八名蔣春輝  第三十九名尹紅萸  第四十名魏紫櫻

  第四十一名宰玉蟾  第四十二名孟蘭芝  第四十三名薛蘅香  第四十四名顏紫綃

  第四十五名枝蘭音  第四十六名姚芷馨  第四十七名易紫菱  第四十八名田鳳翾

  第四十九名掌紅珠  第五十名葉瓊芳  第五十一名卞彩雲  第五十二名呂堯蓂

  第五十三名左融春  第五十四名孟芸芝  第五十五名卞綠雲  第五十六名董寶鈿

  第五十七名施豔春  第五十八名竇耕煙  第五十九名蔣麗輝  第六十名蔡蘭芳

  第六十一名孟華芝  第六十二名卞錦雲  第六十三名鄒婉春  第六十四名錢玉英

  第六十五名董花鈿  第六十六名柳瑞春  第六十七名卞紫雲  第六十八名孟玉芝

  第六十九名蔣月輝  第七十名呂祥蓂  第七十一名陶秀春  第七十二名掌驪珠

  第七十三名蔣星輝  第七十四名戴瓊英  第七十五名董珠鈿  第七十六名卞香雲

  第七十七名孟瑤芝  第七十八名拿乘珠  第七十九名蔣秋輝  第八十名緇瑤釵

  第八十一名卞素雲  第八十二名姜麗樓  第八十三名米蘭芬  第八十四名宰銀蟾

  第八十五名潘麗春  第八十六名孟芳芝  第八十七名鍾繡田  第八十八名譚蕙芳

  第八十九名孟瓊芝  第九十名蔣素輝  第九十一名呂瑞蓂  第九十二名董翠鈿

  第九十三名掌浦珠  第九十四名井堯春  第九十五名崔小鶯  第九十六名蘇亞蘭

  第九十七名張鳳雛  第九十八名閔蘭蓀  第九十九名花再芳  第一百名畢全貞。

  若花把榜念完,眾才女這才轉悲為喜。

  多九公喘息已定。眾人都問:「何以報子漏報八名?這個名次,從何處抄來?」九公道:「老夫今日三鼓就在那裡守榜。略略用點使費。所以裡面信息也通。起初原是閨臣小姐第一名殿元,若花小姐是第二名亞元。誰知榜已填到八九,太后忽然想起閨臣小姐名姓不好,因史幽探、哀萃芳向日繹的詩句甚佳,登時把前十名移到後面,後十名移到前面,復又從新填榜;如此往返轉折,耽擱許多工夫,以致天明還未放榜。老夫惟恐眾小姐等的心焦;況且報子裡面信息雖通,只能填一名,報一名,那知這些移換之事,若等他報,不知等到何時。老夫只得托人把榜上等第、名次,匆匆抄了,連籍貫也不及寫,飛忙趕回,跑的連氣也喘不過來。並且聞得這是自古未有曠典,一經放榜,就要上朝會齊謝恩,因此更要趕回告知此事。我們寧可走在人先。諸位小姐收拾收拾,用些飯食,急速去罷。……」話未說完,只聽外面接連放了八聲大炮,九公道:「你聽:這炮就是移到後面前十名。原來向日填榜,惟恐前幾名太后仍要更換,故此先從末名填起;今日也是這樣。所以前二十名倒報在眾人之後了。老夫足足一夜未曾合眼,且去歇歇,明日慢慢再領喜酒。」說罷,外面去了。

  眾人連忙收拾。誰知小春、婉如忽然不見,四處找尋,好容易才從茅廁找了出來。原來二人卻立在淨桶旁邊,你望著我,我望著你,倒像瘋顛一般,只管大笑;見了眾人,這才把笑止住。舜英道:「二位姊姊即或樂的受不得,也該撿個好地方。你們只顧在此開心,設或沾了此中氣味,將來做詩還恐有些屁臭哩。」說的眾人不覺好笑。

  都到廳房用過飯,匆匆來至朝房,會同眾才女上殿謝恩。武后將一等的授為「女學士」之職,二等授「女博士」之職,三等授「女儒士」之職。授職已畢,各賜金花一對;隨即傳旨命膳部大排紅文宴;筵宴之際,武后越看越喜,因又頒賜許多大緞異香。一連賜宴三日,接著公主又賜了兩日宴。眾才女天天聚會,喚姊呼妹,彼此敘談,不但個個熟識,並且極其親熱,每到席散分手,甚覺戀戀不舍。眾人都說:「我們雖聚了五日,究竟拘束,不能盡興;怎能檢個幽僻去處,得能暢聚幾日,那就天從人願了!」至第六日,乃佛誕之期,大家約會謝了公主;這才得閑來拜老師,都向卞府而來。

  這日,寶雲帶著七個妹妹同眾才女謝了公主,聽見眾人要到他家,忙命僕人回府通知。卞濱聽了,命人在凝翠館調擺桌椅,預備酒飯。登時眾人都到門前,先投門生名帖並贄見禮。卞濱迎至二門。眾才女除卞、孟兩家姊妹在後,其餘都是按名魚貫而入。進了二門,穿過廳房,丫鬟引至凝翠館。卞濱先說道:「眾位才女且慢行禮,老夫有句話說:若論師生之誼,自然該受半禮才是。無如今日人多,若大家一齊行禮,這裡也擠不開:若是一位一位行禮,今日只好盡行禮了。莫若通身行個常禮,我倒歡喜的。」史幽探道:「老師話雖如此,但門生們蒙老師知遇提攜,得能恭與盛典,若以寶雲……七位姊姊而論,又屬年誼,亦是晚輩,今初次晉謁,那有不行全禮之理!」哀萃芳道:「既是老師怕行禮過慢,我們就十人為一排,不過頃刻也就行完了。」史幽探即命眾丫鬟把拜墊依次鋪下。卞濱無法,只得受了兩禮。

  眾人拜完,蘭芝妹妹也上來行禮。卞濱笑道:「怎麼你們八個也是我門生麼?」紫芝道:「不但我們是舅舅門生,只怕寶雲……七位姊姊也是舅舅門生哩。難道我們前日補考卷子不是舅舅定的名次?」卞濱笑道:「定卻是我定的,你說那些批語可好?但有點好處,我就批出。我向來看文總是如此,從不昧人之善。你看你們這些卷子可有委屈去處?」紫芝把臉紅一紅道:「舅舅還說不屈,單單把我考在紅椅子上!我還要同舅舅不依哩。」卞濱不覺大笑道:「原來第三十三名卻是你的卷子。後來拆了彌封,我也不曾理會。當時我看卷時,本來要把你這本取在十名前的,後來不知怎樣就弄到後頭了。」

  紫芝道:「這是過後好看話,我不領情。」眾人聽了,都抿口而笑。行過禮,丫鬟剛收拜墊,史幽探道:「且慢。」因向卞濱道:「門生們還要請師母出來叩見。」卞濱道:「也罷,若是不見,你們也不依。剛才我已受過禮,師母出來只好行個常禮罷。」不多時,寶雲姊妹把夫人請來。眾人謙讓多時,仍是照前把禮行過。又同寶雲姊妹行了禮。卞濱向寶雲道:「我已教人備了早飯,你們姊妹同蘭芝……八個甥女都替我款待款待。今日不過便飯,改日我還下帖請來你們大家聚聚。我也不陪了。」

  到了外面,教家人卞彪把贄見禮都璧回道:「你告訴送禮的,說我向來從不收禮,斷不要再送。倘眾才女心裡不安,不妨日後得閑,或寫把扇子,寫個對聯,如會畫的就畫點東西,我倒收的。至於古字古畫我更不要。好在眾才女墨卷我都見過,即或寫的不佳,我也歡喜,不過算點情分罷了。」眾家人又送兩遍,見不肯收,只得各各帶回。

  那成氏夫人扶著寶雲,把眾才女挨次望望,心裡好不歡喜。真是看看這個誇兩句,瞧瞧那個又贊兩句,不知從那一個問起才好。看了半晌,因說道:「今日諸位年姪女初次見面,我也沒備甚麼見面禮,這卻怎好!也罷,我向來最喜說吉利話,往往說去都有靈驗,我就送你們幾句吉利話兒:『從此中後,諸事如意,福壽綿長。』這幾個字就算我的見面禮罷。」眾人齊道:「多謝師母吉言!師母是福壽雙全之人,所賜的話,自然也是多福多壽的。」夫人道:「你們姊妹隨便坐坐頑頑。少刻用飯,這裡又是老師,又算年伯,比別處不同,都要依實才好。我也不陪了。」眾丫鬟伺候去了。

  這裡寶雲正在讓坐,只見史幽探丫鬟道:「剛才家人來報:聖上有旨,宣眾位才女進朝領御賜筆硯,並召若花小姐問話。」登時各家都有信來。大家連忙別過卞濱,齊到朝房。武后御便殿宣入,行禮,兩旁侍立。若花跪在丹墀道:「臣陰若花見駕。」武后道:「適才朕覽你家國王表章,並細問來使,才知你因避難到此;不期如今倒在我天朝中了才女,且又經朕授為女學士之職,可謂千秋未有佳話。你且把表看了,朕再加恩賜你封號,以便同著來使即乘飛車早回本國。」近臣把表遞過,若花展開觀看,只見上面寫著:

  女兒國國王臣陰奇,匐匍謹上書天朝天后大皇帝陛下。伏惟陛下:坤德無疆,離暉久照。功媲風媧之煉石,道符月馭以行天。臣早殷服事之心,徒懷蟻悃;僻處裨瀛之角,未仰龍顏。茲際文教之宏敷,微才幸進;叨沐仁恩之遠被,荒甸咸知。竊聞臣子若花,恭應制科,濫遨首荐。頌椒語拙,得聊玉筍之班;詠絮才疏,許待殊櫻之宴。自宜終身感戴,沒齒瞻依。只緣臣已四旬,惟生二子:若花立儲雖定,自痛孤雛;次子恃母而驕,陰連黨類。夢天忽壓,逆子何幸遭憐;祭地而墳,長君無辜受屈。賢愚莫辨,巧懸衣上之蜂;嫡庶相爭,妄掘宮中之蠱。憂鑠金而出走,去國圖生;喜擇木以高飛,為親諱過。及乎鹿馬既辨,鸞鳳已翔;寢門之問膳無聞,太室之承祧欲絕。臣悔深愛溺,病益愁煎。二豎難驅,藐孤安在?是以哀鳴伏枕,恭懇聖茲:俯念臣心自怨,臣眼將穿,將若花賞歸故國,得接宗支。指白水而重耳歸來,猶是山河無害;及黃泉而寤生復見,遂為母子如初。倘遂犢舐之私,終矢雀銜之報,誠惶誠恐,稽首頓首。

  若花看罷,不覺一陣心酸,落下淚來。

  未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鏡花緣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