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花緣/第075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鏡花緣
←上一回 第七十五回 弄新聲水榭吹蕭 隱俏體紗窗聽課 下一回→


  話說紫芝因薛蘅香教他說笑話,當時想了一想,望著六人道:「老蛆在淨桶缺食甚饑。忽然磕睡,因命小蛆道:『如有送食來的,即來喚我。』不多時,有位姊姊登廁出恭;因腸火結燥,蹲之許久,糞雖出,下半段尚未墜落。小蛆遠遠看見,即將老蛆叫醒。老蛆仰頭一望,果見空中懸下一塊『黃食』,無奈總不墜下。老蛆猴急,因命小蛆沿桶而上,看是何故。小蛆去不多時,回來告訴老蛆道:『我看那食在那裡玩哩。』老蛆道:『做甚麼玩?』小蛆道:『他搖搖擺擺,懸在空中,想是打鞦韆哩。』」

  董翠鈿道:「臭轟轟的,把人比他,姊姊也過於尖酸了。」蔣素輝道:「那『黃食』二字,倒也新奇。」薛蘅香、施豔春道:「幸而沒有痔瘡,若有血痔,那可變成『紫食』了。」紫芝道:「你去嚐嚐,只怕還『香豔』的很哩。」蘅香、豔春道:「姊姊真真利害,一句也不饒人。」田鳳翾遙遙指著道:「姊姊,你聽:他們這個笛音,遠遠聽著,實在有趣。姊姊何不領我們望望去?」紫芝道:「我正要去哩。」

  七人一同到了蓮花塘,進了涼閣。蘇亞蘭、左融春、董花鈿、孟芳芝、卞綠雲五人連忙站起讓坐。田鳳翾道:「我們原是特來領教的,怎麼倒不吹了?」綠雲道:「吃了這杯茶,少不得都要吹一套奉敬。」董花鈿道:「你們六位卻在何處遊玩,半日總未見面?」蔣素輝道:「紫芝姊姊才從白蒁亭來的;我們六人在桃花嶺旁打了一會鞦韆。」蘇亞蘭道:「敢是六位姊姊在鞦韆架上聽見我們這裡簫笛聲音才過來的?」施豔春道:「剛才我們打著鞦韆,在半空中忽聞這個簫笛之音,倒像雲端裡飄出一陣仙樂,好不令人神爽。」綠雲道:「那裡姊姊離的遠,又在高處,所以隱隱約約倒覺可耳;今若近聽,可差遠了。」芳芝道:「姊姊何不再吹一套呢?」左融春道:「還是綠雲、亞蘭二位姊姊合吹有趣。」亞蘭道:「如此甚好。」同綠雲各拿蕭笛合吹起來。

  紫芝一心記掛東道,無暇細聽,趁空走到外面,只見寶雲也向蓮花塘走來,道:「妹妹可曉得眾位姊姊共分幾處?我恐我們表姊妹陪不過來,又托了蔣、董兩家姊姊替我陪陪客。不知每處可有我們四姓之人?倘竟並無一個,教客人自己照應自己,那真是慢客了。」紫芝道:「姊姊:你等妹子先把這幾處念給你聽,就明白了:馬弔那邊是蘭言、蘭英、蘭芳、蘭音、玉蟾、玉英、玉芝七位姊姊;雙陸那邊是瓊英、瓊芝、紅蕖,紅萸、紅英、紅珠六位姊姊;花湖那邊是錦楓、錦春、錦心、錦雲、萃芳、瓊芳六位姊姊;十湖那邊是麗蓉、麗樓、麗春,麗輝四位姊姊;象棋那邊是小春、小鶯、乘珠、祥蓂、月輝、珠鈿六位姊姊;投壺那邊是婉如、婉春、瑞春、瑞蓂、蘭芬、蘭蓀、紫櫻、紫雲八位姊姊;鞦韆那邊是鳳翾、蘅香、豔春、翠鈿、素輝、彩雲六位姊姊;品簫那邊是亞蘭、融春、花鈿、芳芝、綠雲五位姊姊共四十八位。還有幾處,等妹子看過,再來告訴你,大約青鈿妹妹那副鐲子是我的了。姊姊可見芸芝姊姊麼?」

  寶雲道:「他同再芳姊姊才從蓮花塘出去,因再芳姊姊要學『大六壬課』,大約都在芍藥軒講究課哩。」紫芝道:「芸芝姊姊果然如此,未免可惡!」寶雲道:「這卻為何?」紫芝道:「妹子一心要學大六壬課,往常求他,再也不肯教我;今日倒教外人,豈不可惡麼!」寶雲輕輕說道:「剛才巧文姊姊在白蒁亭無心說了一個四等,誰知再芳姊姊當日部試就是四等,因此語言頗有芒角,所以我托芸芝妹妹伴伴他。這位姊姊氣性不好,到處同人鬥嘴。芸芝妹妹同他談論,因受我之托,那裡情願教他。妹妹要學,恰好他們方才過去,你跟去聽聽就是了。」

  紫芝走到芍藥軒。房內並無一人,窗外倒像有人說話,輕輕走到紗窗跟前,朝外一望,原來再芳同芸芝緊靠窗子,坐在那裡說話。只聽芸芝道:「這有甚麼要緊,怎說拜起老師來了?」再芳道:「此話倒出我的本心:妹子這個念頭,並非一朝一夕,已存心中幾年了。向日聞得古人有『袖占一課』之說,真是神乎其神,我只當總是神仙所為,凡人不能會的,後來才知袖占一課,就是如今世上所傳大六壬課。妹子聽了,四處購求課書,日日習學,再也不能入門。要訪一位精於此道的求他指引,訪來訪去,比訪神仙還難。今幸遇姊姊,豈不是我心上老師麼?妹子並非求精,只要姊姊指點,能夠入門,起得『三傳四課』,心願也就足了。」芸芝道:「若能會起三傳四課,底下功夫,自然容易。可惜妹子所著《大六壬指南》尚未脫稿,姊姊如將此書一看,登時就能了然。至於古人之書,精微奧妙則有之,若講入門,倒是罕見的。」

  再芳道:「請問姊姊:何謂『地盤』?妹子再也弄不明白。」芸芝道:「世人學課,往往半途而廢者,皆因『天地盤』分不明白之故。其所以然者,總由前人於入門一條,未能分晰指明,學者又不能細心體察,所以易於忽略。妹子今將地盤寫一樣式,再細細注解,自然易於領略。」隨命丫鬟設個小几,擺下筆硯,登時寫畢。再芳接過,只見上面寫著:

  巳午未申

  辰  酉

  卯  戌

  寅丑子亥

  芸芝道:「此地盤式,有從左手起的,有以右手起的。以左手而論:於無名指第四節起子時;中指第四節丑;食指第四節寅,第三節卯,第二節辰,第一節巳;中指第一節午;無名指第一節未;禁指第一節申,第二節酉,第三節戌,第四節亥。以右手而論:於中指第四節起子時;無名指第四節丑;禁指第四節寅,第三節卯,……照前順排,至食指第四節為亥時。此式必須細心摹擬,須將地盤十二時所列方位個個記得爛熟,然後再講天盤。若地盤未熟,即講天盤,勢必上下不分,徒亂人意。蓋地盤千載不移,天盤隨時流轉,今以隨時流轉之盤,加於千載不移盤上,若不記清,何能上下分得明白?即如你以右手五指,合於我之右手五指之上,你右問我大指之上,是汝何指,我必說是禁指;食指之上,是你無名指。蓋上下十指,是胸中滾熟的,所以不看亦能了然。姊姊要明天地盤,只須記熟,就能領會了。」

  紫芝在窗內看的明白,不覺喜道:「原來地盤卻是如此。」再芳道:「妹子適觀此式,地盤業已明白。請教天盤式子呢?」芸芝道:「天盤隨十二時流轉,每日式子十二。要明天盤,先記月將;月將者,太陽也。正月雨水後在亥,就是曆書所謂『日躔登明之次』。每三十日一換:二月春分後在戌,三月穀雨後在酉,四月小滿後在申,五月夏至後在未,六月大暑後在午,七月處暑後在巳,八門秋分後在辰,九月霜降後在卯,十月小雪後在寅,十一月冬至後在丑,十二月大寒後在子。逆行十二時。假如正月雨水後起課,應用亥將,來人口報寅時,即以亥將加在地盤寅時之上,依次排去,就是天盤。今寫個樣兒請看。」

  正月雨水後亥將寅時天盤式

  寅卯辰巳

  丑  午

  子  未

  亥戌酉申

  二月春分後戌將寅時天盤式

  丑寅卯辰

  子  巳 

  亥  午

  戌酉申未

紫芝看了,只管暗暗點頭,記在心裡。再芳道:「這天盤式子,妹子也明白了。請教『四課』呢?」芸芝道:「凡起四課,有六句歌訣須要讀熟:『甲課在寅乙課辰,丙戊在巳不須論,丁己在未庚申上,辛戌壬亥是其真,癸課由來丑上坐,分明不用四正辰。』此訣皆指地盤而言,切須牢記。今以甲課在寅而論:即如甲日占數,須在地盤寅上起第一課。寅上者,即天盤所加之時。假令三月穀雨後占課,應用酉將,來人口報丑時,本日係甲子日,今將先排日子,後起四課樣子,寫來你看。」

   子 甲

  丑寅卯辰

  子  巳

  亥  午

  戌酉申未

紫芝看了忖道:「原來未起四課,先將本日干支排在兩處,倒要看他怎樣起法。」未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鏡花緣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