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花緣/第080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鏡花緣
←上一回 第八十回 打燈虎亭中賭畫扇 拋氣球園內舞花鞋 下一回→


  話說玉芝一心只想猜謎,史幽探道:「你的意思倒與我相投,我也不喜做詩。昨日一首排律,足足鬥了半夜,我已夠了。好在這里人多,做詩的只管做詩,猜謎的只管猜謎。妹妹即高興,何不出個給我們猜猜呢?」玉芝見幽探也要猜謎,不勝之喜。正想出一個,只聽周慶覃道:「我先出個吉利的請教諸位姊姊:『天下太平』,打個州名。」

  國瑞徵道:「我猜著了,可是『普安』?」慶覃道:「正是。」若花道:「我出『天上碧桃和露種,日邊紅杏倚雲栽』,打個花名。」謝文錦道:「好乾淨堂皇題面!這題裡一定好的!」董寶鈿道:「我猜著了,是『凌霄花』。」若花道:「不錯。」春輝道:「真是好謎!往往人做花名,只講前幾字,都將花字不論,即如牡丹花,只做牡丹兩字,並未將花字做出。誰知此謎全重花字。這就如蘭言姊姊評論他們彈琴,也可算得花卉謎中絕調了。」言錦心道:「我出『直把官場作戲場』,打《論語》一句。」師蘭言道:「這題面又是儒雅風流的,不必談,題裡一定好的。」紫芝道:「既是好的,且慢贊,你把好先都贊了,少刻有人猜出,倒沒得說了。」春輝道:「妹妹;你何以知他沒得說呢?」紫芝道:「卿非我,又何以知我不知他沒得說呢?」林書香笑道:「要象這樣套法,將來還變成咒語哩,連沒得說都來了。」紫芝道:「姊姊:你又何以知其變成咒語呢?」書香道:「罷!罷!罷!好妹妹!我是鈍口拙腮,可不能一句一句同你套!」忽聽一人在桌上一拍道:「真好!」眾人都吃一嚇,連忙看時,卻是紀沉魚在那裡出神。

  紫芝道:「姊姊!是甚的好,這樣拍桌子打板凳的?難道我們《莊子》套的好麼?」紀沉魚道:「『直把官場作戲場』,我打著了,可是『仕而優』?」錦心道:「是的。」

  紫芝道:「原來也打著了,怪不得那麼驚天動地的。」春輝鼓掌道:「象這樣燈謎猜著,無怪他先出神叫好,果然做也會做,打也會打。這個比『凌霄花』又高一籌了。他借用姑置不論,只這『而』字跳躍虛神,真是描寫殆盡。」花再芳道:「據我看來:都是一樣,有何區別?若說尚有高下,我卻不服。」春輝道:「姊姊若講各有好處倒還使得,若說並無區別這就錯了。一是正面,一是借用,迥然不同。前者妹子在此閑聚,聞得玉芝妹妹出個『紅旗報捷』,被寶雲姊姊打個『克告於君』,這謎卻與『仕而優』是一類的:一是拿著人借做虛字用,一是拿著虛字又借做人用,都是極盡文心之巧。凡謎當以借用力第一,正面次之。但借亦有兩等借法,即如『國士無雙』,有打『何謂信』的;『秦王除逐客令』,有打『信斯言也』的。此等雖亦借用,但重題旨,與重題面迥隔霄壤,是又次之。近日還有一種數典的,終日拿著類書查出許多,誰知貼出麵糊未乾,早已風捲殘雲,頃刻落淨,這就是三等貨了。」

  余麗蓉道:「我出『日』旁加個『火』字,打《易經》兩句。」綠雲道:「此字莫非杜撰麼?」哀萃芳道:「這個『炚』字,音光,見字書,如何是杜撰?」芳芝道:「就是不成字,也可以算得『破損』格。」張鳳雛道:「可是『離為火為日』?」麗蓉道:「正是。」薛蘅香道:「這個離字用的極妙。往往人用拆字格,都渾淪寫出,不像這個拆的這樣生動,這是拆字格的另開生面。」

  宋良箴道:「我仿麗蓉姊姊意思出個『他』字,打《孟子》兩句。」玉芝道:「這明明是個『人也』。難道先是一句分之,後是一句『人也』?那《孟子》又無這兩句。」春輝道:「這兩句大約戰國時還有,到了秦始皇焚書後,妹妹不怕你惱,想是焚了。」戴瓊英道:「可是『人也,合而言之』?」良箴道:「正是。」

  竇耕煙道:「我也校顰出個『昱』字,打《詩經》一句。」華芝道:「這個『昱』字,若將『日』字移在下面,『立』字移在上面,豈非『音』字麼?」鄭錦春道:「必是『下上其音』。」耕煙道:「正是。」余麗蓉道:「方才蘅香姊姊讚我『炚』字拆的生動,誰知這個『昱』字卻用『下上』二字一拆,不但靈動可愛,並且天然生出一個『其』字,把那『昱』字挑的周身跳躍,若將『炚』字比較,可謂天上地下了。」緇瑤釵道:「春輝姊姊說『國士無雙』有打『何謂信』的,我就出『何謂信』,打《論語》一句。」香雲道:「瑤釵姊姊意思,我猜著了。他這『何謂』二字必是問我們猜謎的口氣,諸位姊姊只在『信』字著想就有了。」董花鈿道:「可是『不失人,亦不失言』?」瑤釵道:「正是。」瓊芝道:「這個又是拆字格的別調。」

  易紫菱道:「我出個『四』字,打個藥名。妹子不過出著頑,要問甚麼格,我可不知。」

  眾人想了多時,都猜不出。潘麗春道:「可是『三七』?」紫菱道:「妹子以為此謎做的過晦,即使姊姊精於歧黃,也恐難猜,誰知還是姊姊打著。」柳瑞春道:「我倣紫菱姊姊花樣出個『三』字,打《孟子》二句。」眾人也猜不著。尹紅萸道:「可是『二之中、四之下也』?」瑞春道:「妹子這謎也恐過晦,不意卻被姊姊猜著。」葉瓊芳道:「這兩個燈謎,我竟會意不來。」春輝道:「此格在廣陵十二格之外。卻是獨出心裁,日後姊姊會意過來,才知其妙哩。」

  只見芸芝同著閔蘭蓀,每人身上穿著一件背心,遠遠走來。眾人道:「二位姊姊在何處頑的?為何穿了這件棉衣,不怕暖麼?」蘭蓀道:「妹子剛才請教芸芝姊姊起課,就在芍藥花旁,揀個絕靜地方,兩人席地而坐,談了許久,覺得冷些。」褚月芳道:「妹子從來不知做謎,今日也學個頑頑,不知可用得:『布帛長短同,衣前後,左右手,空空如也』,打一物。」蔣麗輝道:「我猜著了,就是蘭蓀姊姊所穿的背心。」月芳笑道:「我說不好,果然方才說出,就打著了。」司徒嫵兒道:「月芳姊姊所出之謎,是『對景掛畫』;妹子也學一個:『席地談天』,打《孟子》一句。」芸芝道:「我倒來的湊巧,可是『位卑而言高』?」嫵兒道:「我這個也是麵糊未乾的。」譚蕙芳道:「你看蘭蓀姊姊剛才席地而坐,把鞋子都沾上灰塵,芸芝姊姊鞋子卻是乾淨的;我也學個即景罷,就是『步塵無跡』,打《孟子》一句。」呂瑞蓂道:「可是『行之而不著焉』?」

  蕙芳道:「這個打的更快。我們即景都不好,怎麼才說出就打去呢?」蘭言道:「姊姊!不是這樣講。大凡做謎,自應貼切為主,因其貼切,所以易打。就如清潭月影,遙遙相映,誰人不見?若說易猜不為好謎,難道那『凌霄花』還不是絕妙的,又何嘗見其難打?古來如『黃絹幼婦,外孫齏臼』,至今傳為美談,也不過取其顯豁。」春輝道:「那難猜的,不是失之浮泛,就是過於晦暗。即如此刻有人腳指暗動,此惟自己明白,別人何得而知。所以燈謎不顯豁、不貼切的,謂之『腳指動』最妙。」玉芝道:「很好!更鬧的別緻!放著燈謎不打,又講到腳指頭了!姊姊!你索性把鞋脫去,給我看看,到底是怎樣動法?」春輝道:「妹妹真個要看?這有何難,我且做個樣兒你看。」一面說著,把玉芝拉住,將他手指拿著朝上一伸,又朝下一曲道:「你看:就是這個動法!」玉芝哀告道:「好姊姊!鬆手罷,不敢亂說!」春輝把手放開。玉芝抽了回來,望著手道:「好好一個無名指,被他弄的『屈而不伸』了。」

  紫芝道:「你們再打這個燈謎,我才做的,如有人打著,就以麗娟姊姊畫的這把扇子為贈。叫做『嫁個丈夫是烏龜』。」蘭芝道:「大家好好猜謎,何苦你又瞎吵!」紫芝道:「我原是出謎,怎麼說我瞎吵!少刻有人打了,你才知做的好哩。」題花道:「妹妹這謎,果然有趣,實在妙極!」紫芝望著蘭芝道:「姊姊!如何?這難道是我自己贊的?」因向題花道:「姊姊既猜著,何不說出呢?」題花道:「正是,鬧了半日,我還未曾請教:畢竟打的是甚麼?」紫芝道:「呸!我倒忘了!真鬧糊塗了!打《論語》一句,姊姊請猜罷。」題花道:「好啊!有個《論語》,倒底好捉摸些;不然,雖說打的總在天地以內,究竟散漫些。」紫芝道:「你還是談天,還是打謎?」題花道:「我天也要談,謎也要打。你不信,且把你這透新鮮的先打了,可是『適蔡』?」紫芝道:「你真是我親姊姊,對我心路!」題花把扇子奪過道:「我出個北方謎兒你們猜:『使女擇焉』,打《孟子》一句。」紫芝道:「春輝姊姊:你看妹子這謎做的怎樣?你們也沒說好的,也沒說壞的,我倒白送了一把扇子。」春輝道:「我倒有評論哩,你看可能插進嘴去?題花妹妹剛打著了,又是一句《左傳》;他剛說完,你又接上。」春輝說著,不覺掩口笑道:「這題花妹妹真要瘋了,你這『使女擇焉』,可是『決汝……』」話未說完,又笑個不了,「……可是『漢』哪?」一面笑著,只說:「該打!該打!瘋了!瘋了!」

  蘭芝笑道:「才唱了兩齣三花臉的戲,我們也好煞中台用些點心,歇歇再打罷。」

  蘭言道:「如何又吃點心?莫非姊姊沒備晚飯麼!」寶雲道:「我就借歇歇意思,出個『斯已而已矣』,打《孟子》一句。」春輝道:「聞得前日有個『紅旗報捷』是寶雲姊姊打的;但既會打那樣好謎,為何今日卻出這樣燈謎?只怕善打不善做罷?」呂堯蓂道:「何以見得?」春輝道:「你只看這五字,可有一個實字?通身虛的,這也罷了,並且當中又加『而』字一轉,卻仍轉到前頭意思。你想:這部《孟子》可能找出一句來配他?」

  田舜英道:「我打『可以止則止』。」寶雲道:「正是。」春輝不覺鼓掌道:「我只說這五個虛字,再沒不犯題的句子去打他,誰知天然生出『可以止則止』五字來緊緊扣住,再移不到別處去。況且那個『則』字最是難以挑動,『可以』兩字更難形容,他只用一個『斯』字,一個『而』字,就把『可以』『則』的行樂圖畫出,豈非傳神之筆麼!」

  左融春道:「『天地一洪爐』,打個縣名。但這縣名是古名,並非近時縣名。」章蘭英道:「可是『大冶』?」融春道:「正是。」師蘭言道:「這個做的好,不是這個『大』字,也不能包括『天地』兩字,真是又顯豁,又貼切,又落落大方。」亭亭道:「我出『橘逾淮北為枳』,『橘至江北為橙』,打個州名。」玉芝道:「這兩句:一是《周禮》,一是《淮南子》。今日題面齊整,以此為第一。」呂祥蓂道:「妹妹道此兩句,以為還出他的娘家,殊不知《淮南子》這句還從《晏子春秋》而來。」蔡蘭芳道:「據妹子看來:那部《晏子》也未必就是周朝之書。」魏紫櫻道:「可是『果化』?」亭亭道:「正是。」掌乘珠道:「這個『化』字真做的神化。」紫雲道:「既有那個淵博題面,自然該有這個絕精題裡;不然,何以見其文心之巧。」玉英道:「我出個鬥趣的:『酒鬼』,打《孟子》一句。」玉蟾道:「這個倒也有趣。」邵紅英道:「我打『下飲黃泉』。」

  玉英道:「正是。」蘭言聽了,把玉英、紅英望了一望,歎息不止。

  顏紫綃正要問他為何歎氣,只見彩雲同著林婉如、掌浦珠、董青鈿遠遠走來。呂堯蓂道:「四位姊姊卻到何處頑去,臉上都是紅紅的?」掌浦珠道:「我們先在海棠社看花,後來四個人就在花下拋球,所以把臉都使紅了。」彩雲道:「告訴諸位姊姊:我們不但拋球,內中還帶著飛個鞋兒頑頑哩。」瓊芝道:「這是甚麼講究?」彩雲只是笑。

  婉如指著青鈿道:「你問青鈿姊姊就知道了。」青鈿滿面緋紅道:「諸位姊姊可莫笑。剛才彩雲姊姊拋了一個『丹鳳朝陽』式子,教妹子去接,偏偏離的遠,夠不著,一時急了,只得用腳去接,雖然踢起,誰知力太猛了,連球帶鞋都一齊飛了。」眾人無不掩口而笑。紫芝道:「這鞋飛在空中,倒可打個曲牌名。」青鈿道:「好姊姊!親姊姊!你莫罵我,快些告訴我打個甚麼?」紫芝道:「你猜。」青鈿道:「我猜不著。」紫芝道:「既猜不著,告訴你罷,這叫做……」

  未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鏡花緣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