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花緣/第089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鏡花緣
←上一回 第八十九回 闡元機歷述新詩 溯舊跡質明往事 下一回→


  話說道姑道:「這詩起句雖係唐朝,但內中事蹟倒像從大周金輪女帝而起。待貧道先念幾句,自然明白:

  皇唐靈秀氣,不僅畀鬚眉。帝座威推后。

這三句其義甚明,諸位才女自必洞悉了。」唐閨臣道:「上二句與詔上『靈秀不鍾於男子』之句相似,第三句大約說的就是太后?」道姑道:「才女所見不錯。

  奎垣乃現雌。

此句對的何如?可知其義麼?」小春道:「『帝座』、『奎垣』對的極工,而『推后』、『現雌』四字尤其別緻。據我揣奪:閨臣姊姊海外所見女魁星,大約就是此句。」道姑點頭道:「不錯。

  科新逢聖歷,典曠立坤儀。」

  春輝道:「這是總起女試頌詔之始,而並記其年,雖是詩句,卻是史公文法。」閨臣道:「據我管見:這兩句定是緊扣全題,必須如此,後面文章才有頭緒,才有針線。仙姑以為何如?」道姑道:「才女高論極是。

  女孝年才稚,親游歲豈衰?潛搜嗟未遇,結伴感忘疲。著屐循山麓,浮槎泛海涯。攀蘿防逕滑,捫葛訝梯危。橋渡虯松偃,衣眠怪石欹。霧腥黏蜃沫,霞紫接蛟漦。縱比蓬萊小,寧同培塿卑?」

  花再芳道:「這幾句說的必是閨臣姊姊。昨日聽他尋親那段話,以為不過隨口亂說,那有十四五歲的孤身弱女,就敢拚了性命,深入荒山之理;莫講若花姊姊一人結伴,就再添幾個,無非是個弱女,有何能為。今聽這幾句詩,才知他跋涉勞碌,竟是如此辛苦!末一聯對句雖佳,但何以比蓬萊卻小而又不卑呢?」若花道:「那座大山生在海島,雖名小蓬萊,其實甚高,故有此二句。」道姑道:「這是才女身歷其境,所以明白。

  泣紅亭寂寂,流翠浦澌澌。秘篆偏全識,真詮許暗窺。拂苔名已改,拾果路仍歧。」

  彩雲道:「前幾句大約是泣紅亭碑記。但『拂苔名已改』二句卻是何意?」若花道:「閨臣阿妹原名小山,後未因在小蓬萊遇見樵夫,接著家信,才遵嚴命改名閨臣。起初上山時,惟恐道路彎曲,日後歸時難尋舊路,凡遇岔道,於山石樹木上俱寫『小山』二字,以便他日易於區別,那知及至回來,卻都變為『閨臣』二字。」芸芝道:「以此看來,原來唐伯伯竟是已成仙家了。」道姑道:「

  轍涸鱗愁渴,倉空雀忍饑。清腸茹異粒,滌髓飽祥芝。他日投簪去,憑誰仗劍隨?」

  婉如道:「前四句是海外絕糧,以及閨臣姊姊餐芝之事,這都明白。至『憑誰仗劍隨』,請教仙姑,卻是何人?」道姑道:「上面明明寫著『劍』字,其義甚明,才女何必細問。」玉芝道:「詩上所敘閨臣姊姊事蹟,長篇大論,倒像替他題了一個小照。我們一百人,若都象這樣,倒也有趣。」青鈿道:「都象這樣,卻也不難,大約刪繁就簡,只消八百韻也就夠了。就只可惜《韻書》無此寬韻。」道姑道:「若將四紙所收『是』字之類歸在四寘,再把別的湊湊,大約也就夠了。」青鈿道:「他們打趣我已難招架,怎麼仙姑也來同我做對?」道姑笑道:「原來此中卻礙著才女?貧道如何得知。偶爾失言,罰一大杯。」蘭芝親自斟一巨觥送去。道姑飲畢道:「

  林幽森黯淡,峰亂矗崎峗。星彈奔殲寇,雷槍震殪獅。」

  蘭英道:「上二句大約描寫山景。下二句請教怎講?」司徒嫵兒道:「妹子記得麗蓉姊姊前在兩面曾以鐵彈退寇,第三句倒像說的就是此事。」婉如道:「若論第四句,看來坐中除了紫櫻姊姊,惟有俺最了然。當日唐家姑夫同俺父親在麟鳳山被一群猛獸困住,幾遭大害,虧得紫櫻姊姊一陣連珠槍把猛獸傷了,才解此圍。那獸名狻猊,也是獅之種類。」閨臣道:「『星彈』、『雷槍』,可謂天生絕對。聽了這種雄壯句子,遙想二位姊姊當日那股神威,能不凜凜可畏!」道姑道:「

  雅馴調駮馬,叱咤駭蟠螭。潮激鯤揚鬣,濤掀鱷奮鰭。」閨臣道:「不料駮馬、人魚今日忽於詩中出現,令人意想不到。」瑤芝道:「原來姊姊知道。請教怎講?」閨臣道:「上兩句說的是若花姊姊同妹子,虧得駮馬才不致為虎所傷,下兩句說的是家父同我母舅,虧得人魚才不致為火所害:一獸一鱗之微,此詩亦必敘及,可見有善必書。以此看來:魚馬之善,尚且不肯埋沒,何況於人?真是勉勵不小!」道姑點頭道:「誠哉是言!

  踏波生剖蚌,跨浪直剸驪。罾掛逃魚腹,……

此三句坐中只有兩位曉得。」婉如道:「這是棉楓姊姊之事。」眾人正要細問,只聽道姑道:「

  裙遮倐虎皮。」

  婉如道:「此事也只得兩人明白。前年俺父親同姑夫在東口山遊玩,忽見一隻大蟲,正在害怕,誰知那虎把皮去了,卻是紅蕖姊姊。」眾人不明,洛紅蕖把前事說了,眾人都吐舌道:「這個豈非女中楊香麼!」道姑道:「

  萑苻遭困陒,荊棘脫羈縻。」

  若花道:「若據『萑苻』二字,大約說的是紅紅阿姊遇盜被擄,後虧女盜釋放,我們才得逃下山來。」道姑道:「

  符獲踰牆逸,枚銜掣電追。」

  婉如道:「這是嫵兒姊姊盜旗,駙馬遣將追趕兩齣熱鬧戲。怪不得麗蓉姊姊說他善能飛簷走壁,只這『踰牆』二字就可想見了。」道姑道:「

  聳身騰美俠,妙手嚇纖兒。秉燭從容劫,懷箋瞬息馳。」

  紅蕖道:「這幾句不但描寫紫綃姊姊黑夜行劫以及寄信之事,並且連赤足亂鑽醜態一總也露了出來。」寶雲眾人都向紅蕖盤問,不覺大笑。玉芝道:「他劫甚麼?」宋良箴見問,惟恐洛紅蕖失言,心十分著急。道姑道:「才女慢慢自然明白。

  智囊曾起瘠,仙藥頓扶贏。紡績供朝夕,機樞籍淅炊。蒸蒸剛煮繭,軋軋又繅絲。壓線消寒早,穿針乞巧遲。」

  蘭芝道:「上兩句大約是蘭音姊姊向日所言蟲積之患。下四句婉如姊姊都知麼?」易紫菱道:「此事前在綠香園久已聞得蘅香、芷馨二位姊姊都善養蠶織機,若據末句,只怕還是好針黹哩。」道姑道:「

  劇憐編網罟,始克奉盤匜。」

  玉芝道:「據這兩句,莫非我們隊裡還有漁婆麼?」婉如道:「豈但漁婆,並且堂堂御史還做漁翁哩!」於是把尹元取魚為業,紅萸織網養親各話說了。眾人無不歎息,都道:「若非仙姑今日念這詩句,我們何能曉得海外眾姊妹卻有這些奇異之事。最難得婉如姊姊都能句句破解出來,真比古蹟還好聽。求仙姑莫要遺漏才好。」道姑道:「

  棄國甘嘗薺,來王願托葵。瀝誠遙獻表,抒捆密緘辭。」

  萃芳道:「這段話若非若花姊姊前在朝中說過,少不得又要勞動婉如姊姊破解了。」道姑道:「

  韻切留青目,談雄窘素髭。穠妍鍾麗質,姽嫿產邊陲。」

  錦楓道:「怪不得都說亭亭姊姊談文不肯讓人,據這『窘』字,當日九公受累光景可想而知。那知如今路上倒虧他老人家起早睡晚,種種照應,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但談論反切,為何又留青目呢?」婉如道:「那時若不虧他另眼垂青,豈止『問道於肓』,只怕罵的還不止哩,原來這詩用的字眼卻如此尖酸。」閨臣道:「若以末句而論,倒像總結海外之意。不知下面是何起句,難道我們考試這樣曠典,只輕輕點了一句就不談了?」

  道姑道:「如何不談?下面緊接就是此事,並且還將來源指出哩。」春輝道:「若說末句係結海外而言,那紫綃姊姊並非海外人,為何也列其內?」道姑道:「前路茫茫,誰得而知。但此詩既將顏才女也列外洋,安知他日後不是海外人呢?」米蘭芬道:「請教女試來源究竟從何而起?就請詳細指示,我們外鄉人也好知其梗概。」道姑道:「你問來源麼?

  緣繹迴文字,旋圖織錦詩。掄才縈睿慮,制序費宸思。昔閫能臻是,今閨或過之。金輪爰獨創,玉尺竟無私。鶚荐鳴鸞闕,鵬翔集鳳墀。堆鹽誇詠絮,膩粉說吟梔。巨筆洵稀匹,宏章實可師。璠璵尤重品,蘋藻更添姿。」

  閨臣道:「我說安有如此大典竟置之不問,原來卻有如許議論,並將幽探、萃芳兩位姊姊繹詩,太后制序,也都一字不遺。」舜英道:「就只缺了婉如、小春二位姊姊榜前望信一段佳話。」道姑笑道:「才女莫忙,只怕就在下面:

  盼捷心徵夢,遷喬信復疑。榜開言咄咄,筵撤語期期。」 

  陽墨香道:「這幾句豈但描寫榜前望信情景,邊翠鈿姊姊赴宴,滿口結結巴巴,也都活畫出來。」舜英道:「若把末聯改作『廁中言咄咄,筵上語期期』還更好哩。」芳芝道:「這卻為何?」舜英把婉如、小春聞報入廁狂笑光景說了,眾人無不發笑。道姑道:「

  盛事傳三輔,歡呼動九夷。」

  閨臣道:「『九夷』二字用的得當,連海外諸位姊姊赴試也一字不遺。據我看來:這首長句只怕就是仙姑做的。」道姑道:「何以見得?」閨臣道:「適才我剛說怎麼不講考試,你就滔滔不斷,說出一大篇來,豈非是你大筆麼?」道姑道:「貧道向來只知貿易,那會做詩,若會做詩,久已也來觀光了。」婉如道:「仙姑所說『只知貿易那會做詩』這話,倒像俺姑夫在白民國同那先生講的;至『觀光』二字,是海外道姑對俺閨臣姊姊說的:原來仙姑話中卻處處帶著鉤兒。」道姑道:「我又不會垂釣,那得有鉤;即使垂釣,也是無鉤之釣。」紫芝道:「我看這話只怕從那鉤中又套出一個鉤兒。」道姑道:「

  千秋難儗儷,百卉有專司。」

  閨臣道:「女試自然是千秋罕有之事。但『百卉有專司』是何寓意?」道姑道:「其中奧妙,豈能深知。若據字面而論:那『百卉』二字,倒像暗寓百位才女嬌豔如花之意;至『專司』二字,大約言諸位才女或授女學士之職,或授女博士之職,或授女儒士之職,豈非各有專司麼?」閨臣聽了,不覺笑道:「仙姑講的卻也在理,我敬一杯。」道姑也微笑飲畢,道:「才女莫非說我講的不是,要罰我麼?我是隨口亂道,何足為憑。

  慕倣承弓冶,綿延衍派支。」

  閨臣道:「昨日繡田、月芳二位姊姊只推不會寫字。若據這詩,豈非都是家傳麼?」道姑道:「

  隸從丹籀化,額向綠香麾。」

  余麗蓉道:「紫瓊姊姊府上『綠香園』三字是鳳雛姊姊大筆,這卻知道;至於善隸書的卻不曉得。」田鳳翾指著婉如道:「這位就是行家。」道姑道:「

  御宴蒙恩眷,欽褒值政熙。」

  閨臣道:「書香、文錦二位姊姊前在『紅文宴』蒙太后稱贊,業已名重一時,今又見之於詩,這才是真正名下無虛哩。」道姑道:「

  吐絨閑潑墨,剪絹愛和脂。邃谷馨彌潔,層崖影自垂。蜻蜒蘆繞籪,絡緯荳纏籬。團扇矜揮翰,齊紈羨折枝。」

  紫芝道:「這是昨日畫扇一段韻事,連花卉草蟲也都一一標明,就只『層崖影自垂』說的雖是撇蘭,幾乎把豬尾也露出來。」題花道:「我在這裡手不停毫,僅夠一寫,你還鬧我;設或寫錯,我可不管。」道姑道:「

  凝神誇絕技,審脈辨良醫。」

  閨臣道:「若以『良醫』二字參詳,可見麗春姊姊歧黃原非尋常可比。但上句不知所指何人?」紫芝道:「你問他麼?就是那個拍桌子、打板凳、出神叫好的。」道姑道:「

  詹尹拈堯萐,君平擲孔蓍。」

  花再芳道:「這兩句大約說的芸芝姊姊同妹子了。」紫芝不覺鼻中哼了一聲。

  未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鏡花緣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