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弔賈誼賦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長沙弔賈誼賦
作者:袁枚 清朝
1736年
本作品收录于《小倉山房文集

歲在丙辰,予春秋二十有一,於役粵西,路出長沙,感賈生之弔屈平也,亦為文以弔賈生。其詞曰:

何蒼蒼者之不自珍其靈氣兮,代紛紛而俊英。前者既不用而流亡兮,後者又不用而挺生。惟吾夫子之於君臣兮,淚如秋霖而不可止。前既哭其治安兮,後又哭其愛子。為人臣而竭其忠兮,為人師而殉之以死。

君固黃、農、虞、夏之故人兮,行宛曼於先王。不知漢家之自有制度兮,乃嘐嘐然一則曰禮樂,二則曰明堂。夫固要君以堯、舜兮,豈知其謙讓而猶未遑!彼絳、灌之碑碑兮,召儒生而恒東向。見夫子而吠所怪兮,以弱冠而氣淩其上。曰丁我躬而未諧夫人世兮,未免負孤姿而抱絕狀。

當七國之妖氛將發兮,彼社稷臣無一語。徒申申其排余兮,余又見木索棰笞而憐汝。蓀兩愛而莫知所為兮,終不知千古之孰為龍而孰為鼠!彼俗儒之寡識兮,謂宜交歡夫要津。使詭遇而獲獸兮,吾又恐孟軻之笑人。

聖賢每汶汶而蹇屯兮,歷萬祀而不知其故也。吾獨悲吾夫子兮,為其知而不遇也。明珠耀於懷袖兮,忽中道而置之。淑女歡於衾席兮,媵?譖而棄之。夫既幹將之出匣兮,胡不淬清水而試之?蒙召見於宣室兮,泣鬼神於前席。蓀拳拳而托長沙王兮,終不忍使先生之獨受此卑濕。欲嘉遁乎山椒兮,感君王之恩重。圖效忠於晚節兮,?鳥又知而來送。己之薄命固甘心兮,又累梁王而使之翻鞚。傷為傅之無狀兮,自賢人之忠愛也。三十三而化去兮,恐終非哭泣之為害也。

彼顏淵之樂道兮,亦時命之不長。賢者不忍其言之驗兮,宜其身先七國而亡。誤鳳凰為欽兮,覽德輝而竟去。駟玉虯以上升兮,知九州之不可以久駐。逝者既蕭曼以雲徵兮,名獨留乎此處。

亂曰:瀟湘之春,水浩浩兮;有美一人,涉遠道兮。忽見芳草,生君之廟兮;諮嗟涕洟,感年少兮。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