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東池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長沙東池記
作者:符載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89

諸侯之封茅受土,荷天子心膂之寄者,有旌旗車服之盛,有生殺賞罰之重,宜有以鼓鍾池榭而張大之。況長沙大郡也,江山亙千里,道途控百越,有主人焉,有大賓焉,渾渾四來,擊楫摩軒,主人苟不以享宴觀遊而禮之者,即詩人以為褊,故我有東池之制焉。壬午歲,皇帝命禦史中丞楊公領湖南七郡之地。公方厚簡重,氣岸恢大,以文章禮樂,藻績德義,踐右史,曆文昌,登少常伯,朝廷之休聲茂績沛然也,以素望膺盛拜。故捧詔之日公卿賀,登車之日道路喜,下車之日童老慶。期月而苛細去,周歲而兵食足,三年而風俗清,即觀遊池沼之作,出於餘力矣。

先是佛廟之旁,有泉沚焉,陰流沮洳,不能措杯於其上。加以隙田數百畝,磽瘠滲漏,不產嘉穀,莞莎蒲稗,狼藉紐織。公以重價償僧而求之,僧滿誌也。於是相地形,鑒水路,掘卑壤,築高岸,盡東其勢,渟深注淺。公以美利侉铖而營之,民悅隨也。居是累月,池成。大水既瀦,長江(闕二字)平澄無邊,天空境明。一來闚臨,百骸以清,江湖思遠,著人襟靈。右有青蓮梵宇,岩岩萬構,朱甍寶刹,錯落青晝;左有灌木叢林,陰藹芊眠,不究幽深,四時蒼然,柯葉吟風,聲若哀弦;自北徂南,敻邈悠悠,鸛鶩鳧,差池淹流,太陽晨曦,金波瞑浮,氣象詭怪,恍惚瀛洲。湘西有山,黛色沉沉,或時無風,影墮池心。中間乃背城之局束,追風物之遐曠,盛嘯賓客,泛舟而遊。駐彩旌,動蘭橈,逍遙遠去,興隨趣往,縈涯繞嶼,不記沿溯。晤言始歡,間以壺觴,絲桐緣雲以淒切,羅綺從風而翠燦。有美一人,蛾眉嬋娟,綺袖自障,清歌采蓮,聲發波中,宛宛神仙。當是時,憂者泰,褊者曠,勞者逸,惛者爽,豁七情之底滯,蕩百靈之屙恙,豈比夫高陽習家之醉,同年而語哉?何長沙之卑濕,貽搢紳君子之慮也。

夫賢達之蘊才智也,不得其時,即騰陵宇宙,鼓鑄萬物。且茲地也,朝為蹄涔,夕為蓬壺,茫茫平地,波瀾在我。識者睹公之為事也,量細以度大,詳近以徵遠,伏知異日必能成天下之務,利天下之物,斡運元化,燮調正氣,致君雍熙,與咎夔為徒者,於此而見之矣。載頃年廬嶽,嚐辱公顏閔之顧,賀榮拜寵,自舊山以來,拂拭孱弱,屢陪遊泛。睹盛美而不書者,君子或以為闕也,乃抉謏才,頌賢能,以耀乎將來者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