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興知州韓侯去思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長興知州韓侯去思碑
作者:楊維楨 元末明初
本作品收錄於《楊維楨集/23

吳之長興范元禮,致其州父兄之言曰:「州之良二千石為韓侯,侯起身濮陽同知州事,歷汝同知州事,得民譽甚,四命為今職。長興吳壯邑也,其地邊具區,農艱食其土,俗浮囂好盤遊,大家喜氣勢,多訐爭,素號難理,雖老財察者病弗遑。惟侯之來也,本之以仁明,決之以剛,而行之以直也,盡刮去舊時積蠹,話焉為令,筆焉為畫,一出予奪是非之公,長貳或以各意爭予奪,侯既以正持大綱其中,雖上下有矛盾,其不順而治者寡矣。民始有不便安其為者,形諸誹傷,動未幾,則咸識其意,樂其利而歌其休也。邑役素不均,由資產弗辨也。侯下令產漏資匿者,許若干日自陳,即不陳,許人檢沒焉。不三月,得列簿帳,役無不平。曩貧凶視戒石,因去之。侯至,作新石,益大書其詞,且名其紀,令書曰不欺天云,由是大家悉無敢奸以私者。白鳥鄉者悖弟周福,斫死其兄,而誣訴於他日者,侯得其情,出他冤,反厥坐。下箬寺僧某,為仇人誣奸狀中傷,吏右仇,相為根株,僧某下獄室幾死,侯辨其衣物,差牙即伸其枉,民情大悅服。其明決類此。侯奉太夫人且八十矣,太夫人教侯仁且賢。侯朝出視民事,歸必告其母,事當理,喜而飲;即否,不飲食,且慍見於色。故侯政之休者,多出母教也。侯視事期月,繇賦平,奸慝屏,流離還,關市通,墾辟廣,而庠序之教興矣,民歡然誦之為良二千石,往者未嘗有也。今秩滿去,吾民有什百為群,相與涕泣,遮馬首於東門,不聽去者。願子體民意,畀之以文,刻諸州亭之石,不惟使民懷德不忘,庶幾後來者亦有所述也。」

予客吳興者二年,諗侯之政與州父兄言不誣,故為之序而,且繫之詞。

侯名約,字彥禮,博齋其自號,真定人,其家世勳望,有家乘在茲,不復詳也。長興雖湖州之支邑,曰吳長城。悍若易辟,義亦易興。惟民師師,慎簡其人。其人伊何,曰剛且仁。侯來自西,維父維師。且視其民,夕奉母慈。母訓爾聽,與民爾政。俾爾民康寧,俾爾無爾病,惟牧保若保赤子。我哺我衣,惟恐子駭。汝疇汝辟,汝蠶汝織。勿奪汝時,矧迫汝役。汝有痛生,我其恤之。汝有枉罰,我其出之。政用大和,臬用不辜。若旱得澍,若渴得蘇。侯今去我,誰與活我?迫我冤我,誰復拔我?惟湖有石,其石漸漸。刻侯去德,後來具瞻。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