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閑老人滏水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 閑閑老人滏水文集 卷第五
金 趙秉文 撰 景湘潭袁氏藏汲古閣鈔本
卷第六

閑閑老人滏水文集卷 --卷(⿵龹⿱一龴)第五

 古詩

  題趙琳𦘕東坡石上以杖横膝肩頭二首

廟堂竟何人此老乃石上盤礴萬古胸入此一籐

杖擊去荆舒蠻扶来司馬相君看㷱虎顔百獸不

敢傍

  又

東坡謫嶺南一笑六根净食骨不棄餘又使群狗

競手中果何物乃是照邪鏡爾曹何𠯁容以杖叩

其脛

  擬陶和許至忠二首

西日頽殘照北風凛寒威侏儒飽欲死幽人獨無

衣不上北闕書甘采西山薇曾子巳再化寗蘧早

知非豈不樂仕宦𢙢與心事違柴桑舊三徑吾行

其庻几尚扵淵眀翁頗負責子譏隐几茅簷下𦕅

欲曝斜暉

  又

歸田有何樂佳䖏正在兹閑同老農語夜雨深一

犁行年近六十悠悠𣸪何之有田𠯁我食有布成

我衣富扵黔婁生樂扵榮啟期妻子愠見言一㸃

不上眉吾師有遺訓貧賤不能

  題牧牛扇頭

一牛顧其犢一牛軒凥睢旁有牧犢子窺巢攀樹

枝嗟爾有餉具不念鴉雏飢烏鴉各天性飛来䕶

其兒汝親亦念汝而人獨不知不如兩相忘人禽

相娱嬉

  東籬采菊圗

淵眀𥘉亦仕迹留心已逺雅志懐林淵髙情邈雲

漢妖狐同晝昬獨鶴警夜半平生忠義心囬作松

菊伴東籬把一枝意豈在酒醆不見白衣来目送

南山雁淡然忘言説聊付一咲粲

  贈眼醫

和扁不並世世豈無良醫今代王彦若恨無東坡

詩大弨卧壮士積𤍠下脑脂神針運斤風此妙人

得知君言吾有道神視了不疑擘山導河流破壁

取蛟螭聖道如日月浮雲時翳之誰為𥙷天手刮

膜施金箆韓孟不可作此藝真吾師

  釣⿺辶𦮔

⿺辶𦮔無可載意釣不在魚此身真襏襫萬事一籧

篨無載不載沉死魚安𠯁餌洛水是非波臨軒聊

洗耳

  聼雨軒

無田妻啼飢有田稻蟠泥等為飢𠩄驅貧富亦兩

齊雨中窓下眠窓外芭蕉語置書且安眠催租吏

如雨

  擬東坡謫居三適

  旦起嚥日

老人畏朝寒常恨為物𭛠把搔未云巳簡書催我

出爾来先朝𠫵晨𧺫喜見日王事有期程安能

于息披衣向東方聊𣸪效亀吸漸漸支體柔谷谷

真氣入少焉肝膓暖陽和通百脉吾年六秩餘前

路那可必未来不吾預巳逝安容息及此未病間

聊兾一溉溢

  午窓曝背

清晨了公事及午身得閑南榮有晴日曝背扵其

間稍稍陽光舒融融和氣還時携一冊書眼花紛

爛斑⿰亻⿳龹丶龴 -- 倦即枕書卧散盡腰脚頑清扵三杯餘甜勝

一味跧人間有此適不憂天公慳世人慕暖熱肉

屏醉雲鬟雖得一餉樂憂喜常相関痴兒亦咲我

市中有樵山

  夜卧炕暖

京師苦寒歳桂玉不易求斗粟換束薪掉臂不肯

酬日糶五升米未有旦夕憂近山富黒瑿百金不

難謀地坑規玲瓏火穴通深幽長舒兩脚睡暖律

𥘉廻鄒門前三尺雪鼻息方𪖙𪖙田家焼榾柮濕

烟泫泪流渾家身上衣炙背暁未休誰能獻此術

助汝當衾禂

  倣聖俞月出㫁㟁口二首

末伏暑尚在雨㸃落未落夢𮗜起視夜缺月掛屋

  又

殘星横斜河晨鷄號天風幽人窓中眠紗厨眀秋

  長白山行

長白山雄天北極白衣仙人常出沒玉龍垂爪落

蒼崖四江飛下天紳白匹馬渡江龍飛天雲起矦

王化千百至今甲第多属籍時清毬馬争馳突錦

韉貂㡌躐春風五陵豪氣何飄忽前年胡𮪍瞰中

原准擬長城如削鉄君家兄弟真連璧胸中十萬

森戈㦸向淪論事天子前漢庭諸公動顔色心知

不易一囚命顧肯貪功事無益西南方面應時須

帝曰来前無汝易従来十益不𥙷損三輔蕭條半

荆棘痩妻曵杷女扶犁惟恐官軍缺粮給嗚呼瘡

痍尚未𣸪且願休兵飬民力老夫謬忝春官伯白

首書生不經國佇公功成歸廟堂再獻中興二三

  渡水僧二首

落日前溪渡鐘聲隔岸聞秋水深可SKchar挽衣踏

雲行雲忽破碎波動生魚鱗化爲百千我何者爲

我身此身尚非我况𣸪影中人𦘕師𦘕具眼了此

起滅因三生祠山夢一笑語前塵

 其二

一僧杭中流杖笠行相随波紋生𠯁指照影光瀰

瀰一僧到彼岸前引如導師腰間兩不借身外一

伽𥠖一僧方欲渉結帯如有思前山鳥飛夕後山

雲𧺫時君㸔眉頦間中有摩詰詩

 時雨

   時雨羙胥莘公也公以行䑓移鎮平陽鄰

   畏其威民懐其徳焉

天降時雨山川出雲天相休運是生世臣維我世


臣乃國扵莘天子命之牧爾邦民北風喈喈雨雪

霏霏嗟我晋人而瘡而痍吹之呴之摩之拊之于

燠其寒于飽其饑既瘳既夷不嚬以嘻孰為豺虎


載柵載壘孰為蟊賊載芟載理無擾我郷我郷我


里無伐我桑我桑我梓逺夷𩣦矣我民休矣公在


在堂如春斯温激矢在壺折衝于樽民安于㕓兵

安扵屯公在在堂錦衣繡裳敝予改為斯民不忘


公在在堂繡裳錦衣我民之思無以公歸

  皇武

   皇武命平章公移鎮陜右也

皇奮厥武如雷如霆獷彼逺夷載震載驚帝命相

臣蘇我疲民維時莘公展也大成公自平陽移鎮

扵秦世皆謂公在䖏陽春公在在秦有年無兵世

皆謂公斯民徳星維此二方不寧不令帥臣議征

發言盈庭公奏累上如山不傾丗皆謂公漢之營

平既完三輔復保五城以迄扵今夏人請盟維将

能維公竭誠公拜稽首天子之眀我公歸矣我

民思矣詔公𣸪起周邦咸喜願公百年以佐天子

㒺俾樊侯于周專美

  鄭子産廟

𣈆楚更覇争䧺尊𫝑如兩乕挟一豚玉帛事楚方

南轅晉師巳及國北門鄭有人焉國無小晉楚雖

大談笑了臨風三嘆酹酒罇注目蒼陂望髙鳥

  過湖城

暮行潼𨵿道百里蒼山昬𫝑㫁忽平野大河東南

奔我行属冬季風雪浩以繁玄雲結層隂狐貉不

得温豈不念白首出使萬里畨惜彼守凍者㩀鞍

復何言

  過閿郷

秦𨵿百二天下壮百萬䧺師未能傍凾𨵿未了又

潼𨵿潼𨵿之敗何等閑九齡斥逐姚宋死𫟪将邀

従此始今年西屠石堡城眀年又𧺫漁陽兵朝

廷欲藉𫟪将重不覺胡雏心暗動禄山前死未可

知雖有漁陽突𮪍将奚爲自古眀王重用武莫咲

書生陳腐語

  含元殿

㤗山従此来宫殿何巍巍含元遺址在下建十丈

旂當昔休眀日軒陛朝諸夷一旦人事改翻坐牧

羊兒譬如元氣衰百疾攻四肢陵夷更五代興亡

如奕棊塵埋梨園骨火焼花蕚碑寝殿通樵徑宫

墻挿酒旗至今眀月夜石馬空聞嘶蒼天不可問

渭水空自馳誰為後来者應與此心期

  過乾陵

   乾陵故梁山也舊有柏萬株亡矣有石蕃

   王像来朝者六十四至今猶存下有章懐

   太子墓

暁日上乾陵乾陵何巍巍前瞻對雙闕上有十丈

碑左右蕃夷像想見朝貢時一坏土未乾衮服易

禕衣好還雖天道剪伐盡本枝凄凉廬陵謫慷慨

⿳亠口⿱冖至 -- 臺辭頼有狄相國取曰洗咸池母后盗國鼎吕

氏非薄SKchar中睿乃其子天幸亦其宜驟山三日火

見咲牧羊児如何陵上柏獨有神䕶持千秋百𡻕

後魂魄𣸪来兹故山草木頳應悔𣸪辟遲天囬西

日照𡻕暮北風吹南登樂逰園黙誦昭陵詩

  發棗社

夜發棗社馹褰帷見眀月月照㫁崖氷風吹隂磴

雪山重𣸪峻嶺十𡵯九盤折两崖夹深澗線路僅

容轍縋車下百尺轣轆聲未絶坡陀倒平地稍喜

見雉堞隔城聞鐘皷星斗何厯厯故人相勞苦杯

酒慰行𭛠夜䦨秉眀燭相對恍如失

  過寧州

季冬落日黄霜雪原野白驅車上峻坂十𡵯百夫

力我行未半嶺囬視但木末白雲在髙頂可望不

可及北風吹去翼孤烟帯逺客居人𠊱征𮪍⿰亻⿳龹丶龴 -- 倦

望前馹蒼皇下陂陀張燈巳昬黒

  逰華山

従秦川来厯遍終南逰暮行華隂道清快眀雙

眸東風一夜横作𢙣塵埃咫尺迷岩幽山神𭟼人

亦薄相一杯未盡隂霾𭣣但見兩崖巨壁插劍㦸

流泉夹道鳴琳璆希夷石室緑蘿合金仙鶴駕空

悠悠石門忽㫁一𡶶出婆娑石上為遲留上方可

望不可到崖傾路絶令人愁十盤九折羊角上青

柯平上得少休三峯壁立五千仞其下無址傍無

儔巨𤫊仙掌在霄漢銀河飛下青雲頭或云竒勝

在髙頂脚力未易供㝠捜蒼龍嶺痩莓苔滑嵌空

䂖磴誰雕鎪每憐風自四山而下不見底惟聞松

聲萬壑寒颼飀捫参厯井到絶頂下視塵丗區中

囚酒酣蒼⿱⺾⿰氵亾瞰無際塊視五岳芥九州南望漢中

山碧玉簮亂抽况𣸪秦宫與漢闕飄然聚散風中

漚上有眀星玉女六洞天二十八宿環且周又有

千𡻕之玉蓮開花十丈藕如舟五鬛不休之長松

流膏入地盤蛟虬采根食實可羽化方瞳緑髪三

千秋時聞笙簫眀月夜芝軿羽盖来瀛洲乾坤不

老青山色日月萬古無停輈君且為我挽囬六龍

轡我亦為君倒𨚫黄河流終期汗漫逰八表乗風

更覔元丹丘

  倣淵眀自廣

天地有常度日月有常數有生則有死如朝必有

暮来者不可𨚫去者那容駐但喜故𡻕新新年行

𣸪故故交零落盡世豈能乆住年衰性自忘𠩄以

語多悮况𣸪眼半昬文字宜少𭟼前路𨚗可知正

冝委運去幸近古稀年無𣸪更多慮

  和淵眀飲酒二十首

翩翩萬里鶴日暮将何之昬鴉擇𠩄安笑汝不知

時孔席不暇煖此理吾不疑尚愧淵眀翁濁酒時

一持

  其二

少長慕富貴老大思丘山一為妻子累不肯踐斯

言誤落塵網中黾勉四十年吾衰有兒子門户幸

可𫝊

  其三

⿰氵𭝠 -- 𣾰園去我久舉世少真情晉宋多名流惜哉亦虚

名浮虚忘軒冕踰檢稱逹生淵眀𥘉亦仕不為寵

辱驚笑彼夸毗子空誤竟何成

  其四

貧賤豈不苦仰慕㝠鴻飛富貴豈不樂乃有黄犬

悲苦樂各異趣嗜好従𠩄依我欲作九原獨與淵

眀歸掛冠不待年况此齒髪衰遥酹一盃酒毋令

寸心違

  其五

琳宫雜鼁黾頗⿰𭥯犬皷吹喧既久少人事𨚫愛幽居

偏南軒有竒𧼈雲𡶶可當山一雨溪水漲稍稍魚

鳥還我亦樂其樂可為静者言

  其六

好醜無㝎在當時者為是彌子當寵時安知後来

毁卋道毎如斯吾生幸不爾舉丗尚五弦安事矜

緑綺

  其七

少年喜草書臨池學伯英縦横挟造化如見萬物

情墨濡四溟窄筆落三山傾年来頗自咲惜哉以

技鳴白首竟無得俯仰愧此生

  其八

秋菊有至性霜松無俗姿采采黄金花咲撫蒼烟

枝偶有杯中物成此一叚竒白雲南山来出岫𣸪

何為醉卧東籬下聊脱人間覊

  其九

今曰好天色清晨雲雪開東風如故人適我平生

懐忽見南来燕孤雌與䧺乖暮歸主人堂梁間有

䨇栖巣傾覆其子又𥙷新巢泥翩翩随陽雁幽真

苦難諧江湖偶相失咫尺雲路迷哀哀霜雪際獨

向胡天逥

  其十

𬷮鳥閉籠中舉翮觸四隅騏𩦸駕塩車跼蹙困中

途一朝遭識㧞未免為人驅傍𮗚信美矣自愧良

有餘不如兩無累還我田園居

  其十一

千載淵眀翁誰謂不知道閑賦責子詩調𭟼乃娱

老杜陵盖自况亦豈恨枯槁壷觴清濁共適意無

醜好歸来五栁宅守我不貪寳長嘯天地間獨立

萬物表

  其十二

憶昔告歸老方属耆指時眼昬頭半白誓将従

辭幾年不得謝因循到今兹耳聵左目盲决去吾

何疑君㤙雖云重𥨸禄良自欺乗流且𣸪逝遇坎

将安之

  其十三

昔我謝事時曾造老衲境謂言方閑去如醉不得

醒至要無多言退歩心自領一朝桶底脱露出囊

中頴有如暗室中照耀頼燭炳

  其十四

嚴風大澤枯霰雪寒威至此時陶彭澤相與父老

醉醉不必相扶顛倒無倫次䖏世貴無名不知斯

我貴斯人今巳矣三嘆有遺味

  其十五

憶我滏水陽經營五畝宅脩竹幾十竿今為狐兎

迹相逄問郷舊里巷不盈百艱難驚獨在鬂髪颯

巳白一醉齊彭殤無為空太息

  其十六

幽居淡無事雅志了玄經眼花憎文字悠悠竟無

成中夜起不寐披衣守寒更梅竹散清影素月流

廣庭孤鶴閟逸响切切寒虫鳴撫卷 --卷(⿵龹⿱一龴)長嘆息慷慨

惻中情

  其十七

淵眀雖不仕愛此北窓風曲肱枕書卧樂亦在其

中時持一杯酒頼此齊窮通大咲杯中蛇晚矣悟

彫弓

  其十八

漢儒傳注學未為無𠩄得秦火少完書豈免烏焉

惑後儒𥙷罅漏聖道稍閉塞俗士喜持戈又一秦

相國且共𭭕一觴多言不如黙

  其十九

昔我平生友峨冠及偕仕居官不避事力學固為

已非無濟時筞壟㫁亦云恥行年未六十賫志沒

蒿里蹇予随朝班星霜幾四紀譬如逺行客日暮

尋𠩄止飬志歸田廬晚莭猶可恃

  其二十

淵眀非嗜酒愛此醉中真謂言忘憂物中有太古

淳囬首市朝中萬事牛毛新去年持使莭悠悠過

西秦宫闕随飛烟衣冠化埃塵當時憑軾士慷慨

嗟徒勤𠩄以山林客樂與魚鳥親西登太華頂曠


望長河津𭔃謝三峯雲聊欲濫吾巾誓将従此去


咲謝當途人

 擬和韋蘇州


  和西澗


雨荒竹逕草樷生樹隔前溪一犢鳴歩尋幽澗疑


無路忽有人家略彴横


  和烟際鐘

近壑歛暝色逺山猶夕暉聲従烟際𧺫𣸪向烟中

㣲随風散林野渡頭人未歸

  和西塞山龍門

䨇闕𮋹岹嶢神斧忽中㫁一水従中来千龕道傍

滿

  和山耕叟 -- 臾 ?

歩逐麋鹿迹詎知朝市情負薪南澗曲荆𣗥雨中

行呼兒問牛飽又向山田畊

  和上方僧

石潤雲生衲崖傾月照禅曬衣横竹錫洗鉢落岩

泉但見山花發幽居不記年

  擬詠夜

従暗中去暗従眀中来流光不待暁闇盡玉爐

  擬詠聲

籟静中𧺫猶是生滅因隐几以眼聼非根亦非

  和𭔃全𣓙道士

   潘清容自鄠移樓𮗚與中條喬象之同居

新移白閣𡶶逺訪中條客結茅授經⿳亠口⿱冖至 -- 臺共坐雲間

石松龕讀易朝月窓談道夕従此別終身區中了

無迹

  和逰溪

清溪霧氣散水㴠天影空白雲翻着底移舟眀鏡

中鳥近前灘白花移別㟁紅遥知夜来雨山色翠

如䓗

  和秋齋獨宿

冷暈侵殘燭雨聲在深竹驚鳥時一鳴寒枝不成

宿

  和聼嘉陵江水聲代深師荅

驚湍瀉石崖百歩無人跡愛此喧中静聊布安禅

席水無激䂖意云何轉雷聲仁者自生聼逹士了

不驚心空境自𡨜淡然兩無情

  和演師西齋

不見竹間僧但聞花外磬𫾣檻出魚逰巢簷知鳥

性雲蒸坐禅石露濕行道逕夜𡨜一燈殘山月来

破暝

  和逰開元精舎

松軒風掃静終日閉門居犬卧青苔地鳥啣紅柿

𥘉瓶殘夜禅起經潤雨翻餘自是少人迹非関往

来踈

  和荅中山道士

行轉青溪又別𡶶馬蹄終日認樵蹤翠㣲深䖏無

人住寺在深山何䖏鐘

  和西樓

十去龍沙雁年年乆不歸烟塵猶未息莫近塞雲

  和瑯琊萬夀寺

兹寺廢巳乆經搆昔未遑一朝煥金碧煌煌耀東

崗文母開大施天厨来衆香縈囬轉佛閣𥥆窕閟

禅房平地俯歸鳥髙齋在上方宿雲不歸山野水

自成塘道人如水鏡見者心清凉理勝是非遣慮

淡形蹟忘歸鞍惜清境佇立暮天蒼

  擬漠漠来㠶重㝠㝠去鳥遲

薄暮瀟瀟雨何人獨𠋣欄濛濛山氣重淡淡水紋

寒草際光獨泫松梢滴未乾燈前未歸客無夢到

長安

  擬何時風雨夜𣸪此對床眠

幽居少人事有客来不速爐内火正紅尊中酒新

緑髙齋始聞雁隔窓時動竹何當風雪夜𢫎𬒳

同宿

  擬緑隂生晝𡨜孤花表春餘

了無車馬迹終日掩禅𨵿不下溪頭路坐看簷

山好鳥破午𡨜幽花淡春閒簮組方為累来逰不

知還

  擬兵衛森𦘕㦸燕寝凝清香

冠帶事朝謁清坐弹鳴琴以彼塵外𧼈逺我遺世

心岸幘送歸鳥隠几見遥岑聊同静者樂豈必居

山林

  送麻徴君知幾

丹山五色鳯一舉眇天隅文采瑞聖世不為竹與

梧渥洼汗血種逸氣凌九區可見不可攀白璧誰

敢沽夫君號神童七𡻕能草書二十上詞賦下筆

紫虗三十富經學兩魁天下儒娥眉衆女嫉反

畏知名譽一朝相捨去願以道自娱閑𮗚飬性書

洞究先天圗姓字聞天朝相公借吹𭊌左丞薦従

容拜恩命移疾還里閭諸公惜其去乞留侍玉除

掉頭不肯住一飯吾豈無君看澤中雉飲啄良自

如一旦畜樊中意氣惨不舒又如田間牛騰擲適

有餘𬒳之以文繡顧影反踟蹰君㤙豈不重力疾

湏人扶旁𮗚信美矣違已非病歟不如本無累還

我田園居喜君莭獨髙知君功名踈可以激頽俗

可以勵貪夫異時髙士𫝊名與西山俱

  飲馬長城窟行

飲馬長城窟泉腥馬不食長城城下多亂泉多年

冷浸征人骨单于吹落𨵿山月⿱⺾⿰氵亾茫原上沙如雪

十去征夫九不囬一望沙塲心㫁絶胡人以殺戮

為耕作黄河不盡生人血木波部落半蕭條羗婦

翻為胡地妾聖王震怒下天兵天弧夜射旄頭滅

九州𣸪禹跡萬里還耕桑但願猛士守四方更築

長城萬里長

  猛虎行

猛虎在深山一怒風林披朝食千牛羊暮食千㷱

羆虎𭧂尚可制人還寝其皮旄頭飛精光落地為

積屍焚山赭草木血征成汚池萬𤫊泣上訴生民

将何為帝怒勅六丁雷電下取之埋魂九泉底壓

以泰山坻然後天下人頗得伸其眉𭔃言顛越者

毋得育種遺

  倣老杜無家

弟妹他郷隔無家問死生兵戈塵共暗江漢月偏

清落日黄牛峡秋風白帝城中原消息㫁何䖏是

秦京

  倣劉長卿出塞二首

上山揺白旗下馬駐旌麾虜𮪍數重合漢人三日

圍天寒短兵接日暮𢧐聲微萬里天山北招魂𦵏

不歸

  又

𥘉従召募軍麾下㸃行頻衣上兩行泪燈前萬里

身皷聲青海振𢧐骨黒山塵落日𫟪風𧺫蕭蕭愁

殺人

  楊妃墓

灼灼陌上花青青路傍草人心任榮悴過眼無醜

好馬嵬三尺墳西出劍門道如何傾國顔傷心不

同老

  李夫人

夫人臨訣時掩面羞人主空餘返魂香黙黙不得

語千秋百𡻕後粉黛化為土一笑不成妍春風花

自舞

  㢟安滋戒師余𥘉主安塞堡簿時相識也今

   戊子𡻕春𬒳命作醮平凉偶得相㑹以四

   十三年之舊故集句以贈之

五城何迢迢關河⿱⺾⿰氵亾茫隔波浪許表民與君别

来今幾時盧仝翰林白髪三千丈王琪形容變盡

語音存東坡閑思往事是前身樂天四十三年如

電抹東坡欲談前事𢙢無人子由龎眉皓首無住

臂上念珠如皎日唐僧架上楞嚴巳不看

更看脚根𠫭一莭山谷人生何䖏不相逄丁㓂

猶𢙢相逢是夢中晏𠦑原仝是行人更分首山谷

眀朝車馬各西東歐陽







閑閑老人滏水文集卷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