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閑老人滏水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八 閑閑老人滏水文集 卷第十九
金 趙秉文 撰 景湘潭袁氏藏汲古閣鈔本
卷第二十

閑閑老人滏水文集卷第十九

書啓

  相府請王教授書

某頓首啓賢佐教授先生閣下阻奉仙標渇思道

論敬佇下風瞻系何極先生嘉遯林藪脱屣世榮

䆒大易之盈虗洞玄象之終始道尊徳重名聞天

朝推其緒餘可利天下然君子之道出䖏語嘿何

常之有或拂衣而長往或濡跡以救時故當其無

事則採薇山阿餌木岩岫固其冝矣及多難之際

社稷傾危而不顧蒼生倒懸而不觧其自爲謀則

善矣仁人之心固如是乎某猥以不才謬膺重任

四郊多壘咎将誰執徒積慙汗坐視無術庻㡬得

眀利害而外爵祿者在天子左右同濟太平今

聖上眀𤼵不寐軫念元元屈已下賢尊師重道嘿

先生之絶識欽先生之髙風雖黄帝尊廣成之道

陶唐重頴陽之莭不是過也雖先生懐寳遺世知

某之不肖者固在所棄獨不念累世祖宗之基業

億兆生𤫊之性命忍㤀之耶昔啇山四老定儲嗣

而暫来謝安東山為蒼生而一起今安危大計非

特定儲之𫝑也敵𫝑侵逼又非東晋之時也生民

𡍼炭尔巳極矣豈先生建策於眀昌之𥘉獨無一

言于貞祐之時乎先生幡然而改惠然肯来審定

大計轉危為安然後披蕙幌拂雲扃未為晚耳敬

聽車音某雖不敏請擁篲而先之方属春時冝善

加調䕶康徤履福某謹再拜不宣

  荅李天英書

天英足下自足下失意東歸無日不思况如三𡻕

何淂来音具悉動静為慰可望所𭔃雜詩疾讀数

過擊莭屡嘆足下天才英逸不假䋲削豈復老夫

所可擬議然似受之天而不受之人屡欲貢悃誠

山川間之坐成浮沉况勤厚如此遇望㸃化僕非

其人筆拙思荒自濡其涸况望餘波耶豈以犬馬

齒在前欲俯就先後進禮耶布一工所聞于師友

間者幸恕不揆嘗謂古人之詩各淂其一偏又多

其性之似者(⿱艹石)陶淵明謝𤫊運𮧯蘇州王維栁子

厚白樂天得其冲淡江淹鮑明逺李白李賀淂其

峭峻孟東野賈浪仙又得其幽憂不平之氣若老

杜可謂兼之矣然杜陵知詩之為詩未知不詩之

為詩而韓愈又以古文之渾浩溢而為詩然後古

今之變盡矣太白詞勝于理樂天理勝于詞東坡

又以太白之豪樂天之理合而為一是以髙視古

人然尔不能廢古人足下以唐宋詩人淂䖏雖能

免俗殊乏風雅過矣所謂近風雅豈規規然如晋

宋詞人蹈襲用一律耶若曰子厚近古退之變古

此屏山守株之論非僕所敢知也詩至于李杜以

為未足是𦘕至于無形聽至于無聲其為怪且迂

也甚矣其于書也尔然足下之言措意不蹈襲前

人一語此最詩人妙處然尔従古人中入譬如弹

琴不師譜稱物不師衡上匠不師䋲墨獨自師心

雖終身無成可也故為文當師六經左丘明荘周

太史公賈𧨏劉向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雄韓愈為詩當師三百篇離

騷文選古詩十九首下及李杜學書當師三代金

石鐘王歐虞顔栁盡淂諸人所長然後卓然自成

一家非有意于專師古人也尔非有意于SKchar擯古

人也自書契以来未有撰古人而獨立者若楊子

雲不師古人然尔有擬相如四賦韓退之惟陳言

之務去若進學觧則客難之變也南山詩則子厚

之餘也豈⿺辶䖏汗漫自師胸臆至不成語然後為快

哉然此詩人造語之工古人謂之一藝可也至于

詩文之意當以明王道輔教化為主六經吾師也

可以一藝名之哉賈𧨏董仲舒司馬𨗇楊子雲韓

愈歐陽司馬温公大儒之文也僕未之能學焉梁

蕭裴休⿱目兆 -- 晁逈張無盡名理之文也吾師之太白杜

陵東坡詞人之文也吾師其辞不師其意淵明樂

天高士之詩也吾師其意不師其辭然吾老矣眼

昬力薾雖欲力學古人力不𠯁也足下来書自言

近日欲作文字然滯于藏鋒不能飛動詩欲古体

然僻于幽𨼆不能豪放𠯁下自知之僕尚何言然

藏鋒書之一端所貴徧學古人昔人謂之法書豈

是率意而為之也又湏真積力乆自楷法中来前

人所謂未有未能坐而能走者飛動乃吾軰胸中

之妙非所學也若市人能積學而不能飛動吾軰

能飛動而不能積學皆一偏之𡚁耳東坡論五十

八草書似鶯哥嬌𢾗日相見曰此書何如曰乃秦

吉了耳足下之書無乃近似之乎精神所注間出

𨓜稍怠之際如病痱腫得免秦𠮷了足矣想當

捧腹大𥬇也𭔃来詩如長河老秋凍馬怯氷未牢

河山冷鞭底日暮風更號晨井凍不㸑誰料寒士

飢天廐玉山禾不救我馬隤塵埃汨没伺𠉀工離

騷不振於魚䖝風雲誰復話蓍蔡不冂履狶哀屠

龍挟牋搦筦坐書空伊SKchar堂上醉歌鍾乃知造化

𭟼児童不妨逺目逐孤鴻莫怪魏⿰夸𤓰 -- 瓠無所容此志

未許江船東五經不掃途轍窮門庭日日生皇風

太阿剖室砥以石坐掃鵝SKchar揺天雄岩椒欝雲日

夕生隂雨雪縞夜秋黄老林人烟墨突樵徑雲深

造物開岩地石帳開劍壁苔花張古錦霜苦老秋

碧日夕雲竇隂風鼓泉湧石馬蹄忌磽确樵道生

枳棘盤盤出井底囬首帳如失長老不耐役底事

挂塵迹披雲出山椒白鳥表林隙其餘老昏殊不

可曉然此迄今大成不過長吉盧仝合而為一未

能以故為新以俗為雅非所望于吾友也昔人有

吹簫學鳯鳴者鳳鳴不可淂聞時有梟音耳君詩

無乃間有梟音乎向者屏山嘗語足下云自李賀

死二百年無此作矣理誠有之僕尔云然李公愛

才然愛足下之深者宜莫如老夫願足下以古人

之心為心不願足下受之天而不受之人如世輕

薄子也與足下心知故道此意幸少安毋躁

  荅麻知㡬書

知㡬足下相别數月靡日不思山川遼濶致稽裁

布人至辱長書累幅意貺勤厚殊慰馳想不審比

来旧疾差减否甚懸懸也聞御榜到日足下與李

濟之適同榻一升一沉不能不悵然也然此尔何

𠯁置懐前者足下與李欽叔各魁省貢群口嗸嗸

争爲毁訾及欽叔連中兩科然後懣心服如使𠯁

下一第後試制策試宏詞當與欽叔並馳争先未

知鹿死誰手豈可成敗論事者哉僕少時應舉𬒳

黜戚戚若不復堪䖏然窮逹自有数顯晦自有時

以今𮗚之向之戚戚者何其妄也足下又平生孤

苦百状有求鷙淂鳩種稷得稗之説天生大賢如

足下者必将有用又安知今日之窮天将昌其道

非足下之福耶若淂一噐净水照足下宿命還夲

知見當不出此言也𠯁下生知夙習𠕂来人也三

生學道豈不知此大抵一時才人多恃聪少積

前路資粮故佛謂之福慧兩𠯁尊足下無乃近此

𩔗尚何怨耶假使吾軰萬一臨死生之際尔當安

時䖏順况未至是耶足下所喜韓子歐子之學固

為純正如退之感二鳥賦上宰相三書尔少年未

知道時語也其後諌佛骨南𨗇若與生死利害相

㤀者然過黄陵廟求哀乞靈恐死瘴霧中尔學聖

人而未至者今之士人以緝綴聲律為學趋時乾

没為賢能留心于韓歐者㡬人僕固不當洗垢求

瑕若孔子與子貢顔淵問荅有不容何病之語苐

恐孔顔不爾耳也因論聖賢之分偶盡之至為𠩄

謂為忠誠為謹亷為放逸為耿介豈以窮逹而異

心哉𠯁下又謂山林有至道芻蕘有至人可𨼆可

訪誠哉是言當今之世豈必㤀言如逹磨談道若

荘生然後為淂也談道吾敬常先生王賢佐談禅

吾敬萬松秀玉泉政論醫不及儀企賢任子山經

學與文章不及李之純與足下如𠯁下一病自不

能療便謂舉世無知醫者可乎𠯁下易學自可忘

憂遺老至于釋老二家勿謂秦無人聞頗喜雜學

然慎所以習之者多難之世盆成括之徒當敬而

逺之足下才髙識眀過僕数倍固不當為此喋喋

尔期有以告教我也方属新秋恙加調攝不宣

  遺太醫張子和書

夫天有六氣以生寒暑燥𣺯風火故醫家欲治寒

則必以𤍠藥欲治𤍠則必以寒藥二者則不可以

偏廢往時吴楚之人喜温藥𥘉虞世論之詳矣夲

朝大定間河間劉守真者號精扵素問多用凉藥

以矯一時之𡚁施之于膏梁之族飲食厚而腠理

宻頗淂其效而昧者用之至于殺人者多矣如太

醫張子和其人者其術亦有足多者子和嘗以炮

附子七枚以糖卷餅餌而食之佐以古人蒸熨之

法以起人痙病用意徤矣論者以為喜用凉藥未

必然也然醫者人之司命不可不慎書醫説以遺







閑閑老人滏水文集卷第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