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閑老人滏水文集 (四部叢刊本)/本傳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閑閑老人滏水文集 本傳
金 趙秉文 撰 景湘潭袁氏藏汲古閣鈔本
集引

金史本𫝊

趙秉文字周臣磁州㵚陽人也幼穎悟讀書若夙


習登大㝎二十五年進士第調安塞簿以課㝡𨗇


邯郸令再𨗇唐山丁父憂用薦者𧺫𣸪南京路轉

運司都勾判官眀昌六年入為應奉翰林文字同


知制誥上書論宰相胥持國當罷宗室守貞可大


用章宗召問言頗差異於是命知大興府事内族


膏等鞫之秉文𥘉不𡧓言詰其僕歴數交㳺者秉


文乃曰𥘉欲上言甞與脩撰王庭筠御史周昂省

令史潘豹鄭賛道髙坦等𥝠議庭筠等皆下獄决


罰有差有司論秉文上書狂妄法當追觧上不欲


以言罪人遂特免焉當時為之語曰古有朱雲今


有秉文朱雲攀檻秉文攀人士大夫莫不恥之坐


是乆癈後起為同知岢嵐州軍事轉北京路轉運


司度支判官承安五年冬十月隂晦連日宰相張


萬公入對上顧謂萬公曰卿言天日晦㝠亦猶人


君用人邪正不分極有理若趙秉文𭧽以言事䧏


授聞其人有才𦸼工書翰又且敢言朕非棄不用

以北𫟪軍事方興姑試之耳㤗和二年召為户部


主事𨗇翰林脩撰十月出為寧𫟪州刺史三年改


平㝎州前政苛扵用刑每聞赦将至先掊賊死乃


拜赦而盗愈繁秉文為政一従寛簡旬月盗𢘤屏


跡𡻕饑出禄粟倡豪民以賑全活者甚衆大安𥘉


北兵南嚮召秉文與待制趙資道論偹𫟪筞秉文


言今我軍聚於宣徳城小列營其外渉暑雨器械


弛敗人且病俟秋敵至将不利矣可遣臨潢一軍


擣其虗則山西之圍可解兵法𠩄謂出其不意攻

其必捄者也衛王不能用其秋宣徳果以敗聞尋


為兵部郎中兼翰林脩撰俄轉翰林直學士貞祐

𥘉建言時事可行者三一𨗇都二導河三封建朝

廷略施行之眀年上書願為國家守殘破一州以


宣布朝廷恤民之意且曰陛下勿謂書生不知兵

顔真卿張廵許逺輩以身許國亦書生也又曰使


臣死而有益扵國猶勝生縻廪(“㐭”換為“面”)禄為無用之人上


曰秉文志固可尚然方今翰苑尤難其人卿宿儒


當在左右不許四年拜翰林侍講學士言寳劵滯

塞盖朝廷𥘉議更張市肆已妄𫝊其不用因之抑


遏漸至癈絶臣愚以為宜立囬易務令近上軄官

通市道者掌之給以銀鈔粟米縑帛之𩔖權其仾

昂而出納詔有司議行之興㝎元年轉侍讀學士

拜禮部尚書兼侍讀學士同脩國史知集賢院事


又眀年知貢舉坐取進士盧亞重用韵削兩階因

請𦤺仕金自㤗和大安以来科舉之文其𡚁益甚


盖有司惟守格法𠩄取之文卑陋陳腐苟合程度

而已稍渉竒峭即遭絀落于是文風大衰貞祐𥘉

秉文又為省試得李獻能賦雖格律稍踈而詞𦸼


頗麗擢為第一舉人遂大喧噪愬於⿳亠口⿱冖至 -- 臺省以為趙


公大壊文格且作詩謗之乆之方息俄而獻能


中宏詞入翰林而秉文竟以是得罪五年𣸪為禮

部尚書入謝上曰卿春秋髙以文章故湏復用卿


秉文以身受厚恩無以自效願開忠言廣聖慮每


進見従容為上言人主當儉勤慎兵刑𠩄以祈天


永命者上嘉納焉哀宗即位再乞致仕不許改翰


林學士同脩國史兼益政院說書官以上嗣徳在

𥘉當日親經史以自禆益進無逸直解貞觀政要


申鍳各一通正大九年正月汴京戒嚴上命秉文


爲赦文以布宣悔悟哀痛之意秉文指事陳義辭


情俱盡及兵退大臣欲稱賀且命爲表秉文曰春


秋新宮火三日𡘜今園陵如此酌之以禮當慰不


當賀遂已時年已老日以時事爲憂雖食息頃不


能㤀每聞一事可便民一士可擢用大則拜章小


則爲當路者言殷勤鄭重不能自已三月草開興


改元詔閭巷間皆能𫝊誦洛陽人拜詔畢舉城痛

𡘜其感人如此是年五月壬辰䘚年七十四積官

至資善大夫上䕶軍天水郡侯正大間従楊雲翼

作龜鑑萬年錄上之又因進講與雲翼共集自古


治術號君臣政要爲一編以進焉秉文自幼至老


未甞一日癈書著易叢說十卷 --卷(⿵龹⿱一龴)中庸說一卷 --卷(⿵龹⿱一龴)楊子

彂㣲一卷 --卷(⿵龹⿱一龴)太玄箋賛六卷 --卷(⿵龹⿱一龴)文中子𩔖說一卷 --卷(⿵龹⿱一龴)南華


略釋一卷 --卷(⿵龹⿱一龴)列子𥙷注一卷 --卷(⿵龹⿱一龴)删集論語孟子解各一


卷 --卷(⿵龹⿱一龴)資暇録一十五卷 --卷(⿵龹⿱一龴)𠩄著文章號滏水集者若

卷 --卷(⿵龹⿱一龴)秉文之文長于辨析極𠩄欲言而止不以䋲

墨自拘七言長詩筆𫝑縦放不拘一律律詩壮麗


小詩精絶多以近體為之至五言古詩則沉欝頓


挫字畫則草書尤道勁朝使至自河湟者多言夏


人問秉文及王𨓍筠𧺫居状其為四方𠩄重如此


為人至誠樂易與人交不立涯㟁未甞以大名自


居仕五朝官六卿自飬如寒士楊雲翼甞與秉文


代掌文柄時人號楊趙然晚年頗以禅語自汚人


亦以為秉文之恨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