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閑老人滏水文集 (四部叢刊本)/附錄一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 閑閑老人滏水文集 附錄一卷
金 趙秉文 撰 景湘潭袁氏藏汲古閣鈔本

附録

故翰林學士承㫖資善大夫知制誥兼同脩國史

上䕶軍天水郡開國侯食邑一千戸寔封一百戸

趙公墓誌銘并引

唐文三變至扵五季衰陋極矣由五季而為遼宋

而為國朝文之廢興可考也宋有古文有辭賦有

經觧桞穆諸人斬伐俗學力百而功倍起天聖迄

元祐而後唐文振然似是而非空虗而無用者又

復見於宣政之季矣遼則以科舉為儒學之極致

假貸剽𥨸牽合𥙷綴視五季又下衰唐文奄奄如

敗北之氣没世不復尔無以議爲也

國𥘉因遼宋之舊以詞賦經義取士預此選者選

曹以爲貴科榮路所在人争走之傳注則金陵之

餘波聲律則劉鄭之末光固巳占髙爵而釣厚禄

至於經爲通儒文爲名家良未暇也及翰林蔡公

伯正甫出於大學大丞相之家學接見于宇文濟

陽吳深州之風流唐宋文派及乃得正傳然後諸

従而和之盖自宋以後百年遼以来三百年若

党丞㫖世傑王内翰子端周三司徳卿楊礼部之

美王延州從之李右司之純雷御史希顔不可不

謂之豪傑之士若夫不汨於利禄不溺于流俗慨

然以仁義道徳性命禍福之學自任沉潜乎六經

従容乎百家㓜而壮壮而老怡然焕然之死而後

巳者唯我閑閑公一人公諱秉文字周臣閑閑其

自號也世為磁州滏陽人祖雋用公貴贈正議大

夫上輕車都尉天水伯父甫贈中奉大夫上䕶軍

天水郡侯李右司誌其墓述先世以来詳矣公㓜

頴悟讀書若夙習年十七預郷試弱冠登大定二

十五年進士第

章宗眀昌𥘉調安塞主簿以課最𨗇邯鄲令再遷

唐山令丁父憂用荐者及提刑司亷舉起復應奉

翰林文字同知制誥上書論宰相胥持國當罷宗

室守貞可大用又言刑獄征伐國之大政自古大

臣未有以為不可而君獨以為可而可行者坐譏

訕免未㡬起為同知岢嵐州軍州事轉北京路轉

運司支度判官承安五年冬十月隂晦連日宰相

萬公入對上頋謂萬公卿昨言天日晦㝠尔由人

君用人邪正不分極有理趙某𭧽以言事降授聞

其人有才𦸼工書翰又且敢言朕非棄不用以北

𫟪軍興姑試之耳㤗和二年改戸部主事遷翰林

修撰考滿留再任衛紹王大安𥘉北兵入塞𫝑頗

張王召公與待制趙資道論𫟪偹公言今大軍聚

宣徳宣徳城小列营在外夏暑雨噐械弛敗人且

病秋若受敵我将不利矣可遣臨潢一軍深入擣

其虗則山西之圍自觧兵法所謂出其不意攻其

所必救者也王不能用是秋宣徳帥以敗聞十月

出為寜𫟪州刺史二年改平定州前政苛于刑盗

賊無大小皆棓殺之聞赦将至先棓賊乃拜赦而

盗賊愈煩公為政每従寛厚恥以榜掠立威不旬

月盗賊屏息終任無犯者𡻕飢出俸粟為豪民倡

以賑貧乏頼以全活者甚衆及受代老㓜攀送戀

戀不忍訣巳出郭復遮留之再三乃淂去入為兵

部郎中兼翰林脩撰俄兼提㸃司天䑓太常少卿

二月太白經天公上封事言天人之際且謂𡻕嵗

八月當有人更王之變時駙馬都尉南平父子當

國怒公以爲妖言置章不通及期王出居衛邸如

公言㝷授翰林直學士

宣宗貞祐𥘉中國仍𡻕𬒳兵公言時事可行者三

一遷都二𨗳河三封建大約謂中國無古北之險

則燕塞車駕幸山東爲便山東天下冨强䖏也且

海道可通遼東接上京宋有國時河水常由曹濮

開滑大名東平滄景㑹獨流入于海今改而南由

徐邳水行䖏下視堤北二三丈有建瓴之便可使

行視故堤稍修築之河復故道則山東河南合敵

雖兵入可阻以為固矣三代封建外裔不能淂中

國之便秦罷諸矦而郡縣之無外禍而有不及期之

禍喻如秦銷鋒鏑令民間不淂藏弓矢是也𮥠名

城令腹内州軍不置楼櫓是也在平昔若無患及

其𡚁則天下有土崩之𫝑秦之勝廣漢之張魯唐之

安史皆是也房琯因禄山之亂請出諸王分置諸

道禄山聞之曰天下不可得矣今就不能復三代

之故尔冝分王子弟置諸道莭度則山東有大河

之險有維城之固而無燕近塞之憂一舉而三者

淂矣眀年上書請為朝廷守殘破一州上以公宿

儒當在左右不冝𥙷外不許貞祐四年除翰林侍

講學士眀年轉侍讀同修國史知集賢院眀年知

貢舉坐為同官所累奪一官致仕有㫖以卿嘗吿

老今遂之也公家居上所以禮遇公者不少衰時

命公以禅語為歌詩遣中使問卿精神何如徃年

不数日復詔為禮部尚書兼官如故公入謝上曰

卿春秋雖髙以文章故復用卿公尔以身受厚恩

無以自効𩓑為天子開忠言廣聖慮每進見従

為上言人主當勤儉慎兵刑𠩄以祈天永命者上

嘉納焉今

天子即位公再以年乞身以翰林學士脩國史公

上嗣徳在𥘉當親經史以自禆益進無逸直觧貞

𮗚政要申鍳各一通開興改元春正月敵兵由漢

中襲荆㐮京師戒嚴

上命公為赦文以布宣悔悟哀痛之意公⿰扌𭥍 -- 指事陳

意詞情俱盡城下之役國家所以感人心作士氣

者公與有力焉時公巳老日以時事爲憂雖食息

頃不能忘每聞一事可便民一士可擢用大則奏

章小則爲當路者言殷勤鄭重不能自巳竟用是

得疾以夏五月十有二日春秋七十有四終于私

第之正𥨊軍國多故賻𥙊不及大夫士相吊閭閻

細民尔知殄瘁之嘆越二日𫞐殯開陽門外有待

也積官至資善大夫勲上䕶軍爵天水郡開國侯

食邑一千戸寔封一百戸先娶劉氏後娶郭氏並

封天水郡侯夫人前公卒子男一人名似待闕御

史䑓⿰扌⿱彐𧰨 -- 掾女三人長劉出也嫁汝州防禦推官髙可

乆次嫁衛州行六部郎中石玠次嫁汝州防禦推

官尚書省令史張履三壻皆名進士也所著易襲

說十卷中庸說一卷刪集論語孟子觧各十卷楊

子發微一卷太玄箋賛六卷文中子𩔗說一卷南

華畧例一卷列子𥙷注一卷詩文號滏水集者前

後二十卷資暇錄十五卷公䆒𮗚佛老之說而淂

其㫖歸嘗著論以爲害於世者特其教耳其徒尔

従公游公嘗為之作文章若碑誌詩頌多至數

千百篇晚年録生平詩文凡SKchar于二家者不在也

大㮣公之文出於義理之學故長于辨折極所欲

言者而止不以䋲墨自拘七言長詩筆𫝑縦放不

守一律律詩壮麗小詩精絶多以近体為之至五

言古詩則沉欝頓挫似阮嗣宗真淳簡淡似陶淵

眀以它文較之或不及也字畫則有晋魏以来風

調而草書尤神絶殆天機所到者今宣徽舜郷使

河湟夏人多問公及王黄華起居状朝廷因以公

報聘巳而輟不行其為當時所重如此公之葬也

孤子似以好問公門下士来徴銘因淂考公出䖏

而𥨸有所嘆焉道之傳可一人而足所以弘之則

非一人之功也唐昌𥠖公宋歐陽公身為大儒係

道之重輕然且有皇甫張李曾蘓諸人輔翌之而

後挾小辨者無異談公至誠樂易與人交不立崖

岸主盟吾道将四十年未嘗以大名自居仕五朝

官六卿自奉飬如寒士不知冨貴為何物生河朔

鞍馬間不夲於教肓不階于講習紹聖學之絶業

行世俗所背馳之域而無一人推尊之此文章字

畫在公為餘事自以徒貴日力者人知貴之而不

知貴其道歟桓譚有言凡人賤近貴逺親見楊子

雲故䡖其書若使更閲賢善為所稱道其傳後世

無疑譚之言今信矣若公者其尔有所待也乎銘

之曰

  道統中絶 力任𫞐御 一判藩籬

  倒置冠SKchar 公起河朔 天以經付

  挺身頺波 為世砥柱 SKchar柔而求

   饜飫而趍 春風舞雩 如望趋歩

   心與理叶 黙以言寓  彂道大全

   𥘉莫我𦔳 大夜而旦  大梦而窹

   乾端坤⿰亻児 -- 倪  軒豁呈露  致知力行

   開物成務  在徳爲柄  在治爲具

   吾道非耶 而以文遇  足巳無待

   恃義不惧 憂國愛君  華首彌固

   藏書名山  京師其布 後禮樂興

   當表公墓









附録









             汲古主心積鐺本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