閨門秘術/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閨門秘術
◀上一回 第二回 除惡賊寬以濟猛 仗大義公而忘私 下一回▶


  話說陶五叫他兒子前去應名,以防賊人來劫莊,同眾人護莊拒敵。他的妻子就與他在家內收拾,專等次日天明與王氏母女眾人一起上湯家鎮來。到了二更時分,莊上人已齊集有三五百人,大家手執農器,又在大路口堆了兩個草堆,引起火以為燈球,預備與賊廝殺。華童在房中聽得吵鬧之聲,忙向陶五說道:「我同你出去看看,究竟這些人怎麼的佈置。」陶五就同他出去觀看。華童到了莊口,見人倒也不少,卻皆是烏合之眾。只要賊人一至必然四散奔逃。因向陶五道:「這些人既然如此齊心,可有人為首麼?」陶五道:「怎麼沒有?就是這莊上的首戶曹員外家的曹大相公。」華童道:「既然有這個人,你可帶我去,就說我有話向他面談,包管賊人前來,殺得他心驚膽破。」陶五聽了這話,只怕他不肯出頭,既肯出頭代他保護,豈有不願往之理?」連忙說:「這個容易,曹大相公就在面前,我去要他來就是了。」說了即刻前去,不多一時領了一個三十多歲上下的少年人來。

  華童忙向前問道:「老兄貴姓,可是姓曹麼?」那少年道:「小子正是姓曹,單名叫個德字。」華童道:「既是老兄興此義舉,要保全這一座莊子,何以不思妙策以備拒敵、只用此烏合之眾,豈非逐之投死麼?」曹德道:「不瞞老丈說,小子雖年近三十,從未見過這般事情。因眾位鄉鄰舉我為首,故爾出來為個領袖,實不得已而為之。老丈如有指教,求即說明,好趕緊設法。」華童道:「我看這裡大約也有二五百人,何必一定全堵在莊口?前面樹林甚寬,最好將這些人於樹林埋伏一半,分一半往後山。等那賊人前來,先叫山上人喊吶起來,四面應聲的必多。賊兵聽見必然害怕,疑有無限的人馬,必然四處的奔逃。然後再從樹林內抄出來,從後趕殺,豈不是好?」

  曹德聽了這話,欣悅無止說道:「老丈此計大妙。」隨即出了莊口,將那些強幹少年埋伏在樹林之中,年紀較大的全令上山以備喊吶。此時此話一出,真是比將令還靈,不上半個時分業已分撥停當。華童復又進來向王氏說道:「我現在作了一件妄為的事,能照我打算,也是這莊上的造化。但不知賊人今夜可真前來?」陶五道:「不問他來不來,我們總是明日大早前行,此處地方依我看來,總總住不得的了。一則離城太近,二側這莊子有名的富足,到處曉得的,總不是個好所在。」華童道:「且至明日再說。」

  大家一夜也不曾睡,深恐賊人前來,等至三更,遠遠的又有吵鬧之聲。陶五聽見只是亂抖,華童忙令陶五道:「我同你到後山且去觀看。」說了拖了陶五就走。陶五心中雖然是不敢去,無如拉住他不得放鬆,只得與他來到後山。貝那些人全在山中躲住。華童尋到曹德問道:「此時可有消息麼?」曹德道:「方才聽見有些聲音,如今又不聽見了,不知為何。」正說之際,已有人上山向曹德道:「城已為賊破了,只是未曾占著。現已到處搶劫,方才那片響聲是在毛家集打劫的。此刻又不知到那裡去了。」這人還未走,又有一人慌慌的上來說道:「賊人自毛家集去後,又到劉家橋,過了劉家橋大約就到這裡。我是聽見逃難之人說的,我們這裡好快些預備罷。」華童聽到就與曹德分為四處,地方寬闊,聲音方應得遠,又叫兩個膽子大的人取了兩個小鑼,到前面大路上打聽,一經賊兵前來,就急的敲鑼傳送信息,好令山上知道。兩人答應前去。約有四更光景,早聽鑼聲遠遠的敲來,莊上的人知道賊人已到,隨即喊吶起來,樹林裡面已招呼好,叫他們此時不可出來,等賊兵退了才好出來追殺。

  原來賊人用了地道轟開了府城,到了裡面見人家已搬空了。無處打食,只好仍然出城到各村莊市鎮打糧,一路上就聽人說,這莊上十分富足,可以前去。眾賊早存了這一條心,故此到劉家橋見無什麼劫掠,隨又到這莊上走。離莊口不遠,忽聽得一陣鑼響,知道他們早有準備,忙令並力向前。走到莊子裡面,那裡知道是個空莊子。再聽得後面山上有喊吶之聲,應得四面人聲鼎沸,好似千軍萬馬一般。那賊首知道不利,急的打了一個暗號,叫眾人望回逃走,只見後面眾賊隨著號令紛紛退去。樹林中埋伏的那些人看得清楚,等他們方跑過去,忙把草堆燒然,一聲喊吶齊出樹林,從後追殺。那些賤人疑惑不定,不知有多少人馬在後面追殺,便也拼命望前直走,因此自相踐踏,死者不計其數。有被莊漢打死的、殺傷的。一直趕到天已大明,跑去二三十里,方才各轉回莊來。一路上屍骸遍野,血流成河,反比官兵殺得利害。就此一陣,殺的賊眾足有大半。

  眾人回到莊來,皆到陶五家中來謝華童。惟有曹德格外敬重,欲將華童一家老少等接到他家去住。華童道:「你們不必如此,只因我命不如人,未操寸柄,若早荷天庇佑得拿大權,這些草寇也未必敢如此猖獗。現在眾賊既逃,料想他是還要來的。你們不可因勝了他一仗,就毫不介意,可仍然埋伏在那裡。怕他今晚前來報仇。我現在還有一條計策,我看那大路前面有座木橋,可趕快將那木橋拆毀,順住河堤再挖寬一丈,做為護莊河。賊眾就便前來,見橋已拆斷不能行走,必投小河而走,小河的道途窄狹,一面令人於午前把小路口挖下一面大坑,上蓋蘆席一面,覆上泥土,賊眾一湧而來,必不防備,陷塌下去。小路兩旁也有樹林,可將亂柴亂草堆集林內,每處埋伏數十人,但看賊眾一經跌下坑內,必然人聲鼎沸,那時乘機將乾柴草等物截斷路口,放起火來,莊上各人但見火起,便各執兵器殺將出來。一面有火阻住去路,一面又截住廝殺,前後夾攻。任他賊人再多,總要殺他皆絕。」

  華童吩咐已畢,曹德與那些眾人無不稱道拜服,登時遵照辦法。果然是人多好做活,不到晌午時分,各事已經齊全。華童又與曹德到各處看了一回,又指了些破綻,然後大家各回家中飽餐飲食,一面又讓人進城打聽昨夜賊眾去後,又往那裡打劫,探聽實在,方好辦事。那人去不多時,慌忙跑來說道:「賊眾自昨夜打敗之後,心不甘服,今早便往城中抬了無數的大炮,要來攻打這所村莊。現在已經齊集眾前來了。」華童聽了便說道:「如此看來,你們快些仍去原地方埋伏,賊眾由大路前來,見橋已拆毀,必投小路,那時有他的火炮更好,以火濟火,你們大家放火之後,切記向後跑走,千萬莫圖殺人,但看火燄騰空,引動他的大炮,那一聲響就要傷人不少的。」

  吩咐已畢,各人答應一聲。華童也就回到陶五家中。

  不多一時,只聽得遠遠人聲鼎佛,皆曉得是賊人前來。大家也就寂無動靜,耑等叫賊眾受計。原來賊人果因昨曉受虧,今又前來報仇。走到莊口見迎面一條大河阻住去路,賊眾齊道:「我們人多,往各處取些樹木,頃刻就可將橋搭起,好渡過去。」倒是賊首說道:「等將水橋搭好,莊內的人已跑個乾淨了,那裡還怕有條小路可趕投那裡去罷。」賊眾聽了這話,皆向小路而來。本是烏合之眾,又無紀律,便紛紛投小路而去。行不多遠,只見壅塞不進,賊首正叫人去問,只見前面的人前來報道:「此處已有了埋伏,跌入坑去的不少了,不能再進了。」賊目聽說。忙的招呼退後,那知後面又吵嚷起來,說道路口已被火阻住,不能退出。這一聲喊,把那些賊人只駭的魂飛天外,個個搶步逃命,所有的炮火皆棄在地下。只見頃刻之際,火燄飛騰,可憐那些賊人皆燒得叫喊連天,無路可走。接著引動火坑,隆隆之聲驚天動地,不足三兩個時辰,把兩旁的樹木燒得乾乾淨淨,所有賊眾十分之中只有三分逃走的,其餘皆燒死在裡面。

  華童等人在莊內聽得外面響亮,只不出來。等到人聲稍息,然後與曹德引了眾人鼓噪而出,只見那些賊人已是屍骸遍野,趕叫眾人把屍首拖去,挖了個大坑掩埋起來。此時曹德以及合莊的人格外感激。曹德定要請華童到他家中去住幾時。華童道:「老朽絕不能去相擾,現在可令人再去打聽,如城中賊眾已經退完,仍然搬進城住。不然昨日已向陶五說明,齊到湯家鎮去,料想賊人受此大創,斷不敢再來此地了。」曹德聽了這話,不好再留,只得叫人進城去看。不知城中究竟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閨門秘術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