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江樓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閱江樓記
作者:宋濂 明朝
本作品收錄於《古文觀止
明洪武七年(1374年)春,明太祖朱元璋决定在京师(今南京)西北临江的狮子山建一楼阁,亲自命名为阅江楼,并以阅江楼为题,命在朝文臣职事各写一篇《阅江楼记》,大学士宋濂所写一文最佳。

  金陵為帝王之州。自六朝迄於南唐,類皆偏據一方,無以應山川之王氣。逮我皇帝,定鼎於茲,始足以當之。由是聲教所暨,罔閒朔南,存神穆清,與道同體。雖一豫一遊,亦可為天下後世法。京城之西北有獅子山,自盧龍蜿蜒而來。長江如虹貫,蟠遶其下。上以其地雄勝,詔建樓於巔,與民同遊觀之樂,遂錫嘉名為閱江云。

  登覽之頃,萬象森列,千載之祕,一旦軒露。豈非天造地設,以俟大一統之君,而開千萬世之偉觀者歟?當風日清美,法駕幸臨,升其崇椒,凭闌遙矚,必悠然而動遐思。見江漢之朝宗,諸侯之述職,城池之高深,關阨之嚴固,必曰:「此朕櫛風沐雨、戰勝攻取之所致也。」中夏之廣,益思有以保之。見波濤之浩蕩,風帆之下上,番舶接跡而來庭,蠻琛聯肩而入貢,必曰:「此朕德綏威服,覃及內外之所及也。」四陲之遠,益思有以柔之。見兩岸之閒,四郊之上,耕人有炙膚皸足之煩,農女有捋桑行饁之勤,必曰:「此朕拔諸水火,而登於袵席者也。」萬方之民,益思有以安之。觸類而思,不一而足。臣知斯樓之建,皇上所以發舒精神,因物興感,無不寓其致治之思,悉止閱夫長江而已哉。彼臨春、結綺,非不華矣;齊雲、落星,非不高矣。不過樂管絃之淫響,藏燕趙之豔姬,一旋踵間而感慨係之,臣不知其為何說也。

  雖然,長江發源岷山,委蛇七千餘里而入海,白涌碧翻。六朝之時,往往倚之為天塹。今則南北一家,視為安流,無所事乎戰爭矣。然則果誰之力歟?逢掖之士,有登斯樓而閱斯江者,當思聖德如天,蕩蕩難名,與神禹疏鑿之功,同一罔極,忠君報上之心,其有不油然而興耶?臣不敏,奉旨撰記,故上推宵旰圖治之功者,勒諸貞珉。他若留連光景之辭,皆略而不陳,懼褻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