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閦佛國經/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上 阿閦佛國經
卷下

阿閦佛國經卷下[编辑]

後漢月支國三藏支婁迦讖譯

諸菩薩學成品第四[编辑]

爾時,賢者舍利弗心念言:「佛已說弟子所學成,願佛當復說諸菩薩所學成。所以者何?皆當學成是諸菩薩所照光明。」

時佛即知賢者舍利弗心所念,即告舍利弗:「其阿閦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佛剎有若干百菩薩、若干千菩薩、若干億菩薩、若干億百千菩薩大會如是。」

佛語舍利弗:「諸菩薩摩訶薩於阿閦佛所下鬚髮皆承佛威神,悉受法語、諷誦、持之。如我於是所說法由為薄少耳,阿閦佛所說法無央數不可復計,比我所說法百倍、千倍、萬倍、億萬倍不在計中。舍利弗!是為阿閦如來昔行菩薩道時所願:『我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時,令我佛剎諸菩薩,我說法時令諸菩薩皆承佛威神悉受、諷誦、持之。』」

佛復語舍利弗:「爾時,諸菩薩摩訶薩皆承佛威神,受所說法、諷誦、持。是諸菩薩摩訶薩自生意念欲從其剎至他方世界俱至諸如來所聽所說法,為諸佛、世尊作禮、諷誦之、復重問意解,為諸佛作禮、諷誦已、重問意解已,便復還至阿閦如來所。」

佛語舍利弗:「是陂陀劫中當有千佛,甫始四佛過。菩薩摩訶薩欲見是諸佛者,當願生阿閦佛剎。

「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於是世界、若他方世界終亡往生阿閦佛剎者,甫當生者即當得住弟子緣一覺地。所以者何?其有因緣見如來者及眾僧,為以斷弊魔羅網去,得近弟子緣一覺及佛地,當得無上正真道最正覺,其人為以成如來、為以見諸菩薩摩訶薩之事。

「菩薩生阿閦佛剎者,其行皆住清淨,為行諸法、為在諸法士、為以住於法、為佛道不可動轉,復當堅住阿惟越致。」

佛語舍利弗:「若善男子、善女人於是世界、若他方世界終亡往其剎者等輩得入諸佛住。

「其菩薩為得覺意入無恐懼覺意,菩薩合會於智慧度無極,在所各同義,見世尊知所住。

「其佛剎諸菩薩摩訶薩,在家者止高樓上、出家為道者不在舍止。」

佛告舍利弗:「阿閦佛說法時,諸菩薩摩訶薩承佛威神皆受法語、諷誦、持之。其不出家菩薩摩訶薩不面見佛所說時,在所坐處承佛威神皆亦聞法語,聞已即受、諷誦、持之;其出家菩薩摩訶薩身自面見佛說法時,及所行至坐處亦承佛威神皆聞,聞已即受、諷誦、持;是菩薩摩訶薩終亡已後俱持法語,所至生諸佛剎續念之。舍利弗!是為阿閦佛之善快。所以者何?如昔所願,自然得之。」

佛語舍利弗:「若有一世菩薩摩訶薩欲見若干百佛、若干千佛、若干萬佛、若干億那術百千佛,當願生阿閦佛剎。菩薩已生阿閦佛剎者,便見若干百佛、若干千佛、若干億萬佛、若干億那術百千佛,當於其剎種諸德本,當為無央數百千人、無央數百千億人、無央數億那術百千人說法,亦當令種德本。」

佛言:「舍利弗!若菩薩摩訶薩於是陂陀劫中皆供養諸所佛、天中天,衣被、飯食、床臥具、病瘦醫藥供養已,便出家學道,悉於是諸佛、天中天下鬚髮為沙門;若復有菩薩摩訶薩不知於阿閦佛剎一世合會行度無極得福多?」

佛言:「舍利弗!是福德善本行具足,百倍、千倍、萬倍、巨億萬倍不與等。舍利弗!是為阿閦佛剎之善快。」

佛語舍利弗:「若一世菩薩於是世界、他方世界終亡生阿閦佛剎者,甫當生者皆得阿惟越致。所以者何?其佛剎無有憋魔事在前立,憋魔亦不嬈人。」

佛言:「舍利弗!譬如人呪力語呪毒呪蛇,除其毒便放捨,其力不可勝,救無央數人恐畏。其蛇亦不恐人、亦不嬈觸人,如是,其人但以前世禪三昧行故,自以功德得滅於蛇毒。如是,舍利弗!阿閦佛昔求菩薩道時行願德本如是乃得佛道,消除於憋魔毒不復嬈人。

「阿閦佛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時,憋魔不能復來嬈、亦不能復嬈諸菩薩摩訶薩及凡人,一切皆不復嬈。

「三千大千世界中人如是先坐三昧寂定,以自威神生和耶越致天。於彼以前世因緣行廣普,亦於和耶越致天以因緣三昧、以自威神寂寞、以是比於彼說法。

「炎天聞之,聞已便得信歡喜,來供養諸弟子。炎天言:『乃作是無所著、知止足、空閑處作行。』其剎諸魔教人出家學道,不復嬈人。舍利弗!是阿閦佛剎德之善快——夜初鼓時,先哀念人民,欲令度脫諸菩薩及學弟子并凡人安隱寂寞行。」

賢者舍利弗白佛言:「唯,天中天!若善男子、善女人以七寶滿三千大千世界持用布施得生阿閦佛剎者,其人不當惜也,便當布施。所以者何?其人不復墮弟子緣一覺道。所以者何?其人即為立不退轉地,從一佛剎復至一佛剎目常悉見諸佛,皆悉諷誦佛道行,當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常當見若干百佛、若干千佛、若干億那術百千佛,於彼積德本。」

舍利弗白佛言:「天中天!以是故,善男子、善女人以七寶滿三千大千世界布施得生阿閦佛剎者,其人當歡喜與,便安隱至其佛剎。」

佛言:「如是,舍利弗!菩薩摩訶薩為安隱得生阿閦佛剎。譬如出金地,無有礫石、亦無草木,中有紫磨金,人便取其金於火中試消合,以作諸物著之。如是,舍利弗!阿閦佛剎諸菩薩摩訶薩清淨微妙住清淨共會,是諸菩薩摩訶薩行也。

「其有生阿閦佛剎者,甫當生者皆一種類,道行悉等,諸菩薩當成如來。其人以過諸弟子緣一覺地是謂為一類道,無有眾邪異道。菩薩欲得一類者,當願生阿閦佛剎。

「舍利弗!是菩薩摩訶薩為成阿惟越致,阿閦佛為受決,以我不欲遣菩薩摩訶薩至阿閦佛所。譬如,舍利弗!轉輪王遣使者至諸小王所使持王寶物來。於是,聞王遣使者令諸小王來便愁憂涕泣,用王寶物故。夫人、婇女及太子聞以寶物故皆畏王,便往至大王所居城垣堅止,頓其中得安隱,不復恐見怨家、穀貴苦。

「如是,舍利弗!我不欲遣諸菩薩至阿閦佛所,譬如彼王以寶物故令諸夫人、婇女及太子同等愁憂。視求菩薩道人當如大王城所有寶處太子,為無有恐難。觀阿閦佛剎當如大王,憋魔見求菩薩道者,如是不復嬈亂。

「譬如王,邊臣難當。如是,舍利弗!魔及魔天官屬不能當如來、無所著、等正覺。譬如孤寡恐懼之人畏對家,便往至城中即安,對家人無奈之何。所以者何?是人已離於對人,得安隱處故。

「如是,舍利弗!諸菩薩摩訶薩生阿閦佛剎者,為以斷魔及魔天之道,其三千大千世界憋魔及魔天不復嬈求菩薩道及弟子道人及阿閦佛剎,魔及魔天不復起魔事、亦不復嬈。

「復次,舍利弗!若有菩薩往生阿閦佛剎者,甫當生者,其人不復為魔天之所嬈也。所以者何?阿閦佛昔行菩薩道便作是願德本:『令我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使我佛剎諸魔及魔天無有起魔事嬈亂者。譬如人飲毒,復飲除毒藥,其飲食便消,其毒不行。』以等願故,如是,舍利弗!阿閦佛昔時作是願德本,乃至其佛剎諸魔及魔天子不復起事嬈亂,其佛剎所有德等乃如是。」

爾時,賢者舍利弗心念言:「願欲見其佛剎及阿閦佛并諸弟子等。」

於是,佛即知舍利弗心所念,即令如其像三昧正受神足行,承佛所致,賢者舍利弗於其座中見阿閦佛剎及弟子等。

爾時,佛告舍利弗言:「汝寧見阿閦佛及諸弟子并佛剎不?」

對曰:「唯然見之。天中天!」

「云何,舍利弗!汝意所知,寧復有勝阿閦佛剎諸天及人不?」

舍利弗白佛言:「天中天!我不復知有城郭能勝者也。其剎諸天及人民無有邪道,但有正道耳,極相娛樂。所以者何?我見其佛剎皆以天物快飲食、相娛樂,阿閦佛在中央,遍為諸弟子說法。

「譬如,天中天!人在大海中央,不見東方山樹木之際,亦不見南、西、北方樹木之際。如是,天中天!阿閦佛剎諸弟子不可得東方涯、亦復不可得南、西、北方之涯。如是思惟聞法,身亦不動搖;天中天!於是思惟定,身便不動搖。阿閦佛剎諸弟子聽法,身不動搖坐定;如是聽法,身亦不動搖。

「若善男子、善女人於是三千大千世界滿七寶持施與布施已得生阿閦佛剎者,當歡喜與,其人便得安隱生阿閦佛剎菩薩摩訶薩。所以者何?其人如是得為阿惟越致。譬如,天中天!有人持王書及糧食,以王印封書往至他國。其人行至他國縣邑中,道無有殺者、亦無有能嬈者,獨自往還無他。」

佛言:「如是也,舍利弗!菩薩摩訶薩生阿閦佛剎,甫當生者——於是世界、若他方世界終亡生阿閦佛剎者——皆得阿惟越致,便見無上正真道,從一佛剎復遊一佛剎,皆諷誦佛道事,常樂於佛、天中天,至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

舍利弗白佛言:「天中天!是間須陀洹道菩薩摩訶薩生阿閦佛剎者,是適等耳。所以者何?須陀洹以斷截惡道住於道迹。如是,天中天!若有菩薩摩訶薩生阿閦佛剎者,甫當生者,是人皆現斷惡道,不復在弟子緣一覺地,從一佛剎復遊一佛剎,當樂於佛、天中天及弟子,至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也。」

佛言:「如是,舍利弗!若有菩薩摩訶薩於是世界、若他方世界終亡生阿閦佛剎者,為以現過弟子緣一覺地,從一佛剎復遊一佛剎,皆諷誦諸佛道事、皆面見諸如來,至成無上正真之道最正覺。譬如,舍利弗!須陀洹度脫異道、惡法,得道無有異。如是,舍利弗!若有菩薩摩訶薩於是世界、若他方世界終亡往生阿閦佛剎者,甫當生者,其皆不復離無上正真道,從一佛剎復遊一佛剎,皆諷誦諸佛道事,常樂於佛、天中天無上正真道,至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

賢者舍利弗白佛言:「天中天!是間斯陀含住往來地,菩薩摩訶薩生阿閦佛剎者是這等耳?天中天!是間阿那含住不復還地,菩薩摩訶薩生阿閦佛剎者是這等耳?天中天!是間阿羅漢住無所著地,菩薩摩訶薩生阿閦佛剎者是這等耳?」

佛告賢者舍利弗言:「莫得說是語。所以者何?是間菩薩摩訶薩受無上正真道決,菩薩生阿閦佛剎者是這等耳。

「復次,舍利弗!是間菩薩摩訶薩坐於佛樹下,菩薩生阿閦佛剎者是這等耳。所以者何?舍利弗!菩薩摩訶薩為現如來,憋魔不復能動搖,過弟子緣一覺地,從一佛剎復遊一佛剎,常皆隨諸佛之教令,至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

爾時,阿難心念言:「我欲試須菩提知報我何等言。」

賢者阿難問賢者須菩提言:「唯,須菩提!為見阿閦佛及諸弟子等并其佛剎不?」

須菩提謂阿難言:「汝上向視。」

阿難答言:「仁者須菩提!我已上向視,上皆是虛空。」

須菩提謂阿難言:「如仁者上向見空,觀阿閦佛及諸弟子等并其佛剎當如是。」

爾時,賢者舍利弗問言:「如屬天中天所說:是間菩薩摩訶薩受決,菩薩生阿閦佛剎者是這等耳。天中天!以何故等而等?」

佛告舍利弗言:「用法等故而等。」

阿閦佛國經佛般泥洹品第五[编辑]

爾時,賢者舍利弗心念言:「佛已說阿閦佛昔者行菩薩道時德號、復說佛剎之善快、亦復說諸弟子及諸菩薩所學成願,佛當復說阿閦佛摩訶般泥洹時有何感應。天中天!」

於是,佛即知舍利弗心所念,便告舍利弗言:「阿閦佛摩訶般泥洹是日,一切三千大千世界諸郡國變化作化人而說法——所可說者,如前所說法——時人民復行阿羅漢道,不復上下便令住阿羅漢道。

「阿閦佛般泥洹時,有菩薩摩訶薩名眾香手,當授是眾香手菩薩決,號曰羞洹那洹波頭摩(漢言金色蓮華)如來、無所著、等正覺。

「復次,舍利弗!其金色蓮華佛之剎所有善快,亦當如阿閦佛剎之善快所有安諦,金色蓮華佛所有眾弟子亦當如阿閦佛。

「復次,舍利弗!阿閦佛摩訶般泥洹時,當大動搖皆悉遍三千大千世界,聲上聞阿漸貨羅天乃復至聞阿迦尼吒天;阿閦佛般泥洹時當有是瑞應。

「復次,舍利弗!阿閦佛剎諸好藥、樹木皆曲向阿閦佛般泥洹所作禮。

「阿閦佛摩訶般泥洹時,諸天及人民持華香、雜香、搗香供養散其身上,供養已,其諸天人民華香、雜香、搗香及餘寶上至虛空四十里成圓華蓋。

「阿閦佛摩訶般泥洹時,其三千大千世界諸天、龍、鬼神、揵陀羅、阿須倫、迦留羅、真陀羅、摩休勒皆向。

「阿閦佛摩訶般泥洹時,是人民及諸天——以佛威神所致——悉見阿閦佛摩訶般泥洹時。

「復次,舍利弗!阿閦佛摩訶般泥洹時,諸天及人民晝夜常愁憂言:『阿閦佛般泥洹大疾為己亡。』人民娛樂不復得樂所欲,意愁憂言:『阿閦佛般泥洹大疾亡失人民安隱。』意愁憂言:『亡天下眼。』」

佛語舍利弗:「若有菩薩摩訶薩於是世界、若他方世界終亡生阿閦佛剎者,甫當生者,其人皆為以受決,從一方復至一方共等輩遊行、若干百千等輩共遊行,菩薩摩訶薩當見若干百千如來、當見無數佛、當見無數薩芸若。

「若有菩薩摩訶薩於是世界、若他方世界終亡生阿閦佛剎者,甫當生者,其人亦與眾等俱遊行,以佛威神所致薩芸若故為阿惟越致。

「菩薩摩訶薩聞是阿閦佛德號法經,皆為離魔羅網。

「復次,舍利弗!阿閦佛摩訶般泥洹時,至法行在者、諸菩薩摩訶薩生阿閦佛剎者,亦當與等輩遊行,求索阿閦佛昔時願,然後當生阿閦佛剎。菩薩摩訶薩便當諷誦八百門,諷誦已皆當諷誦諸法,便有上微妙阿閦佛剎。諸菩薩摩訶薩得念行住八百門:『我當生阿閦佛剎。』亦當諷誦八百門,諷誦已皆當復諷誦諸法,見上妙句,如是諦受之菩薩摩訶薩。

「阿閦佛現在及般泥洹時說法等無異,佛剎等如來所示現——從阿惟越致至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

「復次,舍利弗!阿閦佛身中自出火,還燒身已便作金色,即碎若芥子不復還復,訖已便自然生。譬如,舍利弗!有樹名坻彌羅,若髮段段斷已不復見,自然生。如是,舍利弗!阿閦佛摩訶般泥洹時,身破碎不復見,還自然生。

「復次,舍利弗!阿閦佛摩訶般泥洹時,其身骨坐處見自然。譬如有山,碎破其山不復見,自然還其處。如是,舍利弗!阿閦佛摩訶般泥洹時,其骨自破碎,其身骨不復見,還自然。時一切三千大千世界人民皆供養其身,以七寶作塔,其三千大千世界當以七寶塔及葉金色蓮華而莊嚴。

「復次,舍利弗!阿閦佛剎諸菩薩摩訶薩當作禮,有瑞應乃如是,自然諸寶於其處在前住。

「其有菩薩摩訶薩往生阿閦佛剎者,甫當生者,當見佛意無亂;命過時,一切諸天人當供養其身。諸天及人民願發起是供養其身,菩薩摩訶薩自以功德稍於虛空疾行,都不復知其處。譬如,舍利弗!持草木著火中熏烟而行,其烟上於虛空中,亦於虛空中而行、亦於虛空中都滅,不知所至處;其佛剎諸菩薩摩訶薩法身如是。

「復次,舍利弗!阿閦佛剎菩薩摩訶薩壽命盡、臨壽終時,見餘菩薩摩訶薩他方世界坐佛樹下時,是諸菩薩摩訶薩臨壽終時瑞應,復見餘菩薩入母腹中時,亦復見餘菩薩摩訶薩從母右脇生出時,行七步時,見在婇女中相娛樂時,見餘菩薩摩訶薩出家學道時,見餘菩薩坐佛樹下降伏魔得薩芸若慧時,見他方世界諸佛、天中天轉法輪時。」

佛言:「舍利弗!阿閦佛剎菩薩臨壽終時,以是比有自然瑞應。

「復次,舍利弗!阿閦佛摩訶般泥洹時,佛所說法當住至若干百千劫。」

賢者舍利弗問佛言:「天中天!以何等數佛所說法住至百千劫?」

佛告舍利弗言:「二十小劫為一劫,是為數佛所說法住百千劫。

「復次,舍利弗!其法滅盡時,一切三千大千世界當大照明、其地當大動。其法不是憋魔及魔天之所滅,亦不是天中天弟子所滅。諸比丘稍樂寂往還是,稍寂共往還已俱行,不復大聽聞法;不聽聞已,亦不大承用、復不得大精進,法師比丘於法教亦寂。說法少,以是故法稍滅盡,稍稍不見。」

爾時,賢者舍利弗問佛言:「云何,天中天!菩薩摩訶薩用何等德行故得生阿閦佛剎?」

佛告舍利弗:「是菩薩摩訶薩當學阿閦佛昔求菩薩道時行,當發如是意願:『令我生阿閦佛剎。』菩薩摩訶薩用是行故得生彼佛剎。

「復次,舍利弗!菩薩行布施度無極,積累德本,持願無上正真道,得在阿閦佛邊;菩薩摩訶薩用是行故得生彼佛剎。菩薩行誡度無極,持願無上正真道,得在阿閦佛邊;菩薩摩訶薩用是行故得生彼佛剎。菩薩行忍辱度無極,持願無上正真道,得在阿閦佛邊;菩薩摩訶薩用是行故得生彼佛剎。菩薩行精進度無極,持願無上正真道,得在阿閦佛邊;菩薩摩訶薩用是行故得生阿閦佛剎。菩薩行一心度無極,持願無上正真道,得在阿閦佛邊;菩薩摩訶薩用是行故得生彼佛剎。菩薩行智慧度無極,持願無上正真道,得在阿閦佛邊;菩薩摩訶薩用是故得生彼佛剎。

「復次,舍利弗!『阿閦佛光明皆炎照三千大千世界,我當願見是,見已令我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當復自炎照其佛剎。』菩薩摩訶薩用是行故得生阿閦佛剎。

「『我當見阿閦佛剎無央數不可計諸弟子見已,我亦當作如是行,令我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時,使有無央數諸弟子。』菩薩摩訶薩用是行故得生阿閦佛剎。

「『阿閦佛剎有若干百菩薩、若干千菩薩、若干百千菩薩,我當見是諸尊菩薩寂寞觀行,我當學之。當於處處曉了知之,我當與同學等無差特,當與是一等類俱在一處。欲具大慈大悲,用佛故、沙門義故,無辟支佛義、無有弟子之行、無有弟子意、無有緣一覺意,諦住於空、無有惡道法,於諸佛名等、諸如來名等、薩芸若名等、於諸法名等、於眾僧名等,常念諸名等,如諸菩薩摩訶薩。』

「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名得生阿閦佛剎,何況合會諸度無極善本持願阿閦佛剎?合會眾善本已,便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何況合會諸度無極眾善本便得生阿閦佛剎?菩薩摩訶薩用是行故,得生阿閦佛剎。

「復次,舍利弗!菩薩摩訶薩欲生阿閦佛剎者,當念東方不可計諸佛、天中天善法品等因緣,諸佛、天中天所可說法,念其無有等者。『令我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當復說法如是。如諸佛、天中天念其眾弟子因緣等,我何時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亦當有無央數不可計諸弟子眾。』

「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當念三事,當曉了念是三大事。

「若善男子、善女人以念是三大事合會德本,為一切眾生作迹念持願、作無上正真道,用一切眾生故願三事。

「善男子、善女人、菩薩摩訶薩願無上正真道,不可限一切眾生,若有人來以器欲限取虛空,來已謂言:『善男子!持善本與我共分之。』」

佛言:「舍利弗!若使善本有色者,一切眾生便可以器滿限取,虛空不可竟,是善本以器取如是,舍利弗!願善本於無上正真道,是亦不可以器取,如是謂為薩芸若善本。

「若有念三事善本便轉得三寶;若有菩薩摩訶薩念是三事善本願皆見善法;菩薩行三事善本願降伏眾魔及官屬,所向欲念生何佛剎即得生其佛剎——南方、西方、北方、上方、下方亦如是、四維亦如是。

「若有菩薩摩訶薩念是三事善本積累以持作勸助,勸助已持願向阿閦佛剎,其人即得生其佛剎。」

佛告舍利弗:「若干百佛剎、若干千佛剎、若干百千佛剎,如是佛剎之善快,諸佛剎之善快空耳,阿閦佛剎亦如是。

「『我當見其佛剎之善快,見是以我亦當取。如是比佛剎之善快,當勸助若干百菩薩、若干千菩薩、若干百千菩薩,為現正令歡喜踊躍,上及阿閦世尊等。』菩薩摩訶薩用是行故,得生阿閦佛剎。

「若有菩薩摩訶薩專發是意向阿閦佛,若使不行者,如是為欺,專發是意便得生阿閦佛剎。

「譬如有城中,無市、無有園、浴池及萬物,亦無有象馬,亦無有往來中者。云何,舍利弗!其城寧有疆王在其中止不?是城德為最下,如是為快不?「彊王在大城,其城有善德萬物,如是城為最上也。

「如是,舍利弗!於是我三千大千世界佛剎力之善快,如我佛剎為下耳,是不為上好也,是間我佛剎所有之善快如是。舍利弗!若菩薩欲淨其佛剎之善快者、欲取者,當如是清淨取之,如阿閦佛昔行菩薩道時所取清淨佛剎之善快。

「復次,舍利弗!於是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令人民在須陀洹道、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道,復教令在辟支佛道。我所教授諸弟子及餘弟子皆共合會,當令在阿閦佛剎諸弟子眾邊百倍、千倍、萬倍、億百千倍、巨億萬倍不與等,但說解脫者無有異。我諸弟子及彌勒佛所有諸弟子及復餘弟子皆復共合會,當令在阿閦佛剎諸弟子眾邊是亦百倍、千倍、萬倍、億萬倍不與等。所以者何?阿閦佛一一說法時,人民得道者不可復計。」

佛言:「舍利弗!置我諸弟子、復置彌勒佛諸弟子,於陂陀劫中諸佛、天中天所有諸弟子及餘得道弟子復共合會,當令在阿閦佛剎諸弟子眾邊百倍、千倍、萬倍、億萬倍、巨億萬倍不與等,但說解脫者無異人。」

爾時,賢者舍利弗白佛言:「如天中天所說、如我所知,當觀其佛剎為阿羅漢剎、不為凡夫之剎也。所以者何?彼阿羅漢甚眾多。」

佛言:「如是,舍利弗!彼剎阿羅漢——生死已盡者——甚眾多。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星宿不可計、亦不可知多少,阿閦佛一一說法時得阿羅漢者不可計。如是,舍利弗!一一聚會時不可計無央數人得阿羅漢道。三千大千世界中星宿可知數。阿閦佛剎是諸天人民以天眼見光明,用積累德本,阿閦佛剎三千大千世界,是諸人民——善男子、善女人——晝夜往至阿閦佛所。若有聞是德號法經,聞已即受、持、諷誦者,舍利弗!是善男子、善女人前世為皆已聞見阿閦佛昔求菩薩道時。所以者何?若有聞是德號法經,即有信者。

「是阿閦佛德號法經,十方等世界佛剎求菩薩道及求弟子道之人悉受、諷誦、持說之。他方佛剎諸阿惟越致菩薩摩訶薩住及餘菩薩,亦說阿閦佛所結願,及生阿閦佛剎者、甫當生者——東方亦如是,南方、西方、北方、上方、下方等十方亦如是。

「一切諸佛剎求菩薩道人皆受是德號法經、諷誦、持說之,阿惟越致菩薩摩訶薩住,復有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及餘菩薩亦如是說阿閦佛所結願,及生其佛剎者、甫當生者。

「如是,舍利弗!阿閦佛阿比羅提世界住,炎照十方等諸求菩薩道之人。

「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諷誦《阿閦佛德號法經》,聞已即持、諷誦、願生阿閦佛剎者,臨壽終時,阿閦佛即念其人。所以者何?儻憋魔得其便即轉所願,如來故念之,其善男子、善女人不復轉,會當得所願及無上正真道。若有他異因緣,無能嬈害者。如是,火、刀、毒、水,是亦不行;若復有撾捶者,是亦不向;亦不畏人非人——其人如是等見護,便生阿閦佛剎。」

佛言:「譬如,舍利弗!日宮殿遠住,遙炎照天下人;如是,阿閦佛遠住,炎照他方世界諸住菩薩摩訶薩。

「譬如得天眼比丘遠住,遙見色之光;如是,舍利弗!阿閦佛遠住,遙見他方世界諸住菩薩摩訶薩,見其顏色、形類。

「譬如神通比丘遠住,知他人意所念;如是,舍利弗!阿閦佛遠住,遙知他方世界諸住菩薩摩訶薩意。

「譬如神通比丘遠住,遙以天耳聞聲;如是,舍利弗!阿閦佛遠住,遙聞他方世界諸菩薩摩訶薩語及生其剎者——是善男子、善女人阿閦佛知其名字及種姓。

「若有受是德號法經、諷誦、持者,舍利弗!是人為見阿閦佛,當知是人臨壽終時,阿閦佛即為其人。」

賢者舍利弗白佛言:「難及,天中天!諸佛、世尊諦囑累諸菩薩摩訶薩。」

佛言:「如是,舍利弗!諸佛、天中天諦囑累諸菩薩摩訶薩。所以者何?菩薩諦受囑累者,便為諦受一切眾生已。譬如轉輪王,若有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第十、第二十,不可計諸倉,中有稻米、大麥、小麥及種種穀,穀貴時便出令穀賤。如是,舍利弗!菩薩如來記竟,菩薩摩訶薩未成最正覺時,譬如穀貴;已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便安隱說法如穀賤。是故,諸佛、天中天諦囑累諸菩薩摩訶薩。」

佛言:「舍利弗!若有菩薩摩訶薩聞是《阿閦佛德號法經》,聞已即受、諷誦、持,雖不願生阿閦佛剎者,當知是菩薩摩訶薩為比阿惟越致。

「若有菩薩摩訶薩受是《阿閦佛德號法經》,持已受、諷誦,為若干百人、若干億百千那術人解說之,當令若干億那術百千人積累德本。是人如所積德本,其菩薩是德本不可計;是菩薩摩訶薩德本眾多,已便坐無上正真道。」

佛言:「舍利弗!若有菩薩摩訶薩欲疾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者,當受是德號法經、當持、諷誦;受持諷誦已,為若干百、若干千、若干百千人解說之,便念如所說事,即得大智慧、其罪即畢;以得是大智慧、其罪畢已,其人自以功德便盡生死之道。」

佛告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求弟子道者,聞是《阿閦佛德號法經》便當受持、當諷誦;受持諷誦已,為若干百人、若干千人、若干百千人解之。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受是法經,自以功德即自取阿羅漢證。」

佛言:「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專持說是德號法經,是人如是便捨等正覺,自以功德取阿羅漢證。」

佛語舍利弗:「是《阿閦佛德號法經》終不至癡人手中,當至黠人手中。」

佛言:「舍利弗!是善男子、善女人是德號法經至其手中者,為見如來已。譬如,舍利弗!種種諸寶其價甚重,從大海採來者,云何,舍利弗!從大海採種種寶,當先至誰手中?」

舍利弗言:「天中天!當先至國王、若太子、左右手中。」

佛言:「如是,舍利弗!是《阿閦佛德號法經》當先至菩薩手中及阿惟越致。

「復次,舍利弗!菩薩摩訶薩聞是《阿閦佛德號法經》便受、持、諷誦,諷誦已,即當專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

賢者舍利弗白佛言:「是《阿閦佛德號法經》,薄德之人終不得聞、受、持、諷誦。所以者何?天中天!不能得阿惟越致故。」

佛告賢者舍利弗:「審如是。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持金銀滿是天下以布施,願言:『我持是使聞《阿閦佛德號法經》。』薄德之人終不得聞是經,亦不得受、持、諷誦。菩薩摩訶薩聞《阿閦佛德號法經》者,為成阿惟越致行;聞已,受持、諷誦,是故專得無上正真道行。」

佛語舍利弗:「二生補處、三生補處等正覺求弟子道人所不能及。若有聞《阿閦佛德號法經》,受持、諷誦,為若干百人、若干千人、若干百千人說之,譬如,舍利弗!轉輪王以福德自然生七寶。如是,舍利弗!阿閦佛昔願所致,我為說是德號法經。若有菩薩摩訶薩說是德號法經,若復有菩薩摩訶薩聞是經,甫當聞者亦福德所致。」

佛語舍利弗:「《阿閦佛德號法經》於是陂陀劫中所有諸佛、天中天皆當說是經,如是令無缺減安諦,亦如我所說。若有菩薩摩訶薩欲疾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者,當受是《阿閦佛德號法經》,當持、諷誦、說之、當令廣普。

「若是德號法經在郡國、縣邑,有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諷誦,其菩薩摩訶薩有是經為護郡國、縣邑。

「其有受是德號法經當持、諷誦,復出家學道離罪,菩薩摩訶薩當令居家學道者知之。所以者何?善男子、善女人黨不能究竟是德號法經。」

佛語舍利弗:「若遠郡國、縣邑有行是經,菩薩摩訶薩當往至彼,當受是經、諷誦、持說。善男子、善女人雖不諷誦,但有是經卷當設供養之;若不得經卷者,便當寫之——若使其人不與是經卷持歸寫者,菩薩便就其家寫之;若使善男子、善女人言自餓寫者,自餓寫之;若言經行寫,當經行寫之;若言住寫,當住寫之;若言坐寫,當坐寫之。」

阿閦佛國經卷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