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府君墓誌銘 (錢謙益)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陳府君墓誌銘
作者:錢謙益 明
本作品收錄於《初學集/57


余邑有兩明醫,曰似虞周翁、襟宇陳翁,皆與余厚善。周翁晚而卻杖,徒步行里中,見他醫乘肩輿,盛傔從,必障面唾之曰:「鼠輩惡薄,吾何曾見顧愛杏如此!」顧愛杏者,嘉靖中良醫也。陳翁家世通顯,有為侍御史及推官者。二子皆登賢書,比封君矣。其為小兒醫,村童里嫗,篝燈扣門,未嘗以昏夜為解。長身偉衣冠,遇蓽門圭竇,傴僂而入。繩床土銼,兒呱呱啼敗絮中,便溲狼籍,視顱囟,察乳哺,腥臊垢穢,未嘗蹙蒐掩鼻也。為人溫良樂易,語言句々,兒知孩笑,應和人者,皆昵而近之,故其所治療為多。以其所得,具甘脆,買粔籹,以奉老母。時時效人家嬰孺啼笑,以相娛說,五十餘年如一日也。崇禎八年,翁卒,年八十三。次年九月,其妻范氏卒,年八十一。其子啟元、調元合葬於湖田之新阡,而屬余銘其墓。翁之生平,為孫順,為子孝,為兄友,睦姻任恤,內外無閑言。二子仕為邑令,詒書戒之曰:「醫誤殺一人,吏誤殺一邑。」又曰:「我有十指以糊余口,無以盜泉為鼎養也。」其嚴於家訓如此。錢子曰:「周翁陳翁,皆好行其德,修君子之行。」王介甫之稱淮南杜君,所謂寓於醫者也。周翁善金吾淩君。淩老而貧,故舊皆亡匿不見。周翁獨厚遇之。淩每言周翁,輒泣下。陳翁之鄰兒,瘍而危,中夜炷香而祝曰:「天寧使貞婦無後乎?」周翁年九十三,危坐而逝。陳翁享高年,有賢子孫。天之報施善人,可以觀矣。銘曰:

扁鵲聞秦人愛小兒,即為小兒醫。秀眉黃髮,誰無嬰攜?鳩車竹馬,以遨以嬉。天之報之,亦既勤止。壽考令終,又多男子。我銘好德,敬告閭史。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