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士衡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八 陸士衡文集 卷第九
晉 陸機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正德覆宋刊本
卷第十

陸士衡文集卷第九

    晉平原内史吳郡陸 機 士衡

 頌 箴 贊 牋 表 文 誄 哀辭

  漢高祖功臣頌  丞相箴

  孔子贊      王子喬贊

  至洛與成都王牋 謝平原内史表

  吊魏武文     吊蔡邕文

  吊吳大帝誄    愍懷太子誄

  吳貞獻處士陸君誄

  吊丞相江陵矦陸公誄

  吳大司馬陸公誄

  晉劉處士參妻王氏夫人誄

  吳大司馬陸公少女哀辭

   漢高祖功臣頌

相國鄼文終矦沛蕭何相國平陽懿矦沛曹參

太子少傅留文成矦韓張良丞相曲逆獻矦陽

武陳平楚王淮隂韓信梁王昌彭越淮南王六

黥布趙景王大梁張耳韓王韓信燕王豐盧綰

長沙文王吳芮荆王沛劉賈太傅安國懿矦王

陵左丞相絳武矦沛周勃相國舞陽矦沛樊噲

右丞相曲周景矦高陽酈商太僕汝隂文矦沛

夏矦嬰丞相潁隂懿矦睢陽灌嬰代丞相陽陵

景矦魏傅寛車騎將軍信武肅矦靳歙大行廣

野君高陽酈食其中郞建信矦齊劉敬大中大

夫楚陸賈太子太傅稷嗣君薛叔孫通魏無知

護軍中尉隨何新成三老董公轅生將軍紀信

御史大夫沛周苛平國君矦公右三十一人與

定天下安社稷者也

頌曰茫茫宇宙上墋下黷波振四海塵飛五岳

九服徘徊三靈改卜赫矣高祖肇載天祿沉跡

中鄕飛名帝録慶雲應輝皇階授木龍興泗濵

虎嘯豐谷彤雲晝聚素靈夜𡘜金精仍頽朱光

以渥萬邦宅心駿民效足堂堂蕭公玉跡是因

綢繆叡后無競惟人外濟六師内撫三秦㧞奇

夷難邁德振民體國垂制上穆下親名葢羣后

是謂宗臣平陽樂道在變則通爰淵爰嘿有此

武功長驅河朔電擊壤東協策淮隂亞跡蕭公

文成作師通幽洞冥永言配命因心則靈窮神

觀化望影揣情鬼無隱謀物無遁形武𨵿是闢

鴻門是寧隨難滎陽即謀下邑銷印惎廢推齊

勸立運籌固陵定策東襲三王從風五矦允集

霸楚實䘮皇漢凱入怡顔高覽弭翼鳳戢託跡

黃老辭世却粒曲逆宏逹好謀能深游精杳漠

神跡是㝷重玄匪奥九地匪沉伐謀先兆擠響

于音奇謀六奮嘉慮四廻規主于足離項于懷

恪人乃謝楚翼寔摧韓王窘執胡馬洞𨳩迎文

以謀哭高以哀灼灼淮隂靈武冠世䇿出無方

思入神契奮臂雲興騰跡虎噬凌險必夷摧堅

則脆肇謀漢濵還定渭表京索旣扼引師北討

濟河夷魏登山㓕趙威亮火烈勢踰風掃拾代

如遺偃齊猶草二州肅清四邦咸舉乃眷北燕

遂表東海克㓕龍且爰取其旅劉項懸命人謀

是與念功惟德辭通絶楚彭越觀時弢跡匿光

民具爾瞻翼爾鷹揚威凌楚域質委漢王靖難

河濟即宮舊梁烈烈黥布耽耽其眄名冠強楚

鋒猶駭電覩幾蟬蛻悟主革面肇彼梟風翻爲

我扇天命方輯王在東夏矯矯三雄至于垓下

元凶旣夷寵祿來假保大全祚非德孰可謀之

SKchar舎福取禍張耳之賢有聲梁魏士也罔極

自貽伊媿俯思舊思仰察五緯脫跡違難披榛

來洎改䇿西秦報辱北冀悴葉更耀枯條以肄

王信韓孽宅土𨳩疆我圖爾才越遷晋陽盧綰

自㣲婉娈我皇跨功踰德祚爾輝章人之貪禍

寜爲亂亡吳芮之王祚由梅鋗功微勢弱世載

忠賢肅肅荆王董我三軍我圖四方殷薦其勛

庸親作勞舊楚是分往踐厥宇大啓淮濆安國

違親悠悠我思依依哲母旣明且慈引身伏劍

永言固之淑人君子寔邦之基義形於色憤發

於辭主亡與亡末命是期絳矦質木多略寡言

曾是忠勇惟帝攸歎雲騖靈丘景逸上蘭平代

禽豨奄有燕韓寧亂以武斃呂以權滌穢紫宮

徴帝太原實惟太尉劉宗以安挾功震主自古

所難勲耀上代身終下藩舞陽道迎延帝幽藪

宣力王室匪惟厥武揔干鴻門披闥帝宇聳顔

誚項掩淚寤主曲周之進于其哲兄俾率爾徒

從王于征振威龍蛻攄武庸城六師寔因克荼

禽黥猗歟汝隂綽綽有裕戎軒肇跡荷策來附

馬煩轡殆不釋擁樹皇儲時乂平城有謀頴隂

銳敏屢爲軍鋒奮戈東城禽項定功乗風藉響

高歩長江𭣣吳引淮光啓于東陽陵之勛元帥

是承信武薄伐揚節江陵夷王殄國俾亂作懲

恢恢廣野誕節令圖進謁嘉謀退守名都東規

白馬北距飛狐即倉敖𢈔㨿險三𡍼輶軒東踐

漢風載徂身死于齊非說辜我皇寔念言祚

孤建信委輅𬒳褐獻寳指明周漢銓時論道

移帝伊洛定都酆鎬柔遠鎭邇寔敬攸考抑抑

陸生知言之貫往制勁越來訪皇漢附會平勃

夷凶翦亂所謂伊人邦家之彦百王之極舊章

靡存漢德雖朗朝儀則昏稷嗣制禮下肅上尊

穆穆帝典煥其盈門風晞三代憲流後昆無知

叡敏獨昭奇跡察侔蕭相貺同師錫隨何辯逹

因資於敵紆漢披楚維生之績皤皤董叟謀我

平隂三軍縞素天下歸心𡊮生秀朗沉心善照

漢斾南振楚威自撓大略淵回元功響效邈哉

維人何識之妙紀信誑項軺軒是乗攝齊赴節

用死孰懲身與烟消名與風興周苛慷愾心若

懷氷形可以暴志不可凌貞𮜿偕沒亮跡𩀱升

帝疇爾庸後嗣是膺天地雖順王心有違懷親

望楚永言長悲矦公伏軾皇媪來歸是謂平國

寵命有輝震風過物清濁效響大人于興利在

攸往弘海者川崇山惟壤韶𮑮錯音衮龍比象

明明衆哲同濟天網劍宣其利鑒獻其朗文武

四充漢祚克廣悠悠遐風千載是仰

   丞相箴

夫導民在簡爲政以仁仁實生愛簡亦易遵㒺

䟽下睦禁密巧繁深文碎敎伊何能存故人不

可以不審任不可以不忠捨賢昵讒則䘮爾邦

且偏見則昧專聽悔疑耳目之用亦各有期夫

豈不察而帷牆隔之矜巳任智是蔽是欺德無

逺而不復惡何適而不追存亡日鑒成敗代陳

人咸知鏡其貌而莫能照其身

   孔子贊

孔子叡聖配天弘道風扇玄流思探神寳明發

懷周興言謨老靈魄有行言觀蒼昊清歌先誡

丹書有造

   王子喬贊

遺形靈岳顧景忘歸乗雲倐忽飄颻紫微

   至洛與成都王牋

王室多故禍難荐有羊玄之乗寵凶竪專記朝

政姦臣賊子是爲比周皇甫啇同惡相求共爲

亂階至令天子飄颻甚於贅旒伏惟明公匡濟

之舉義命方宣元戎旣啓風威電赫機以駑暗

文武寡施猥𫎇横授委任外祵輙承嚴敎董率

諸軍唯力是視

   謝平原内史表一首

陪臣陸機言今月九日魏郡太守遣兼丞張含

齎板詔書印綬假臣爲平原内史拜受祗竦莫

知所裁臣機頓首死罪死罪臣本吳人出自敵

國世無先臣宣力之效才非丘園耿介之秀皇

澤廣𬒳惠濟無遠擢自羣萃累𫎇榮進入朝九

載歷官有六身登三閣官成兩宮服冕乗軒仰

齒貴遊振景㧞迹顧邈同列施重山岳義足灰

没遭國顚沛無節可紀雖𫎇曠蕩臣獨何顏俛

首頓膝憂媿若厲而橫爲故齊王冏所見枉䧟

誣臣與衆人共作禪文幽執囹圄當爲誅始臣

之微誠不負天地倉卒之際慮有逼迫乃與弟

雲及散騎侍郞𡊮瑜中書侍郞馮熊尚書右丞

崔基廷尉正顧榮汝隂太守曹武思所以𫉬免

隂𫎇避回崎嶇自列片言𨾏字不𨵿其間事蹤

筆跡皆可推校而一朝翻然更以爲罪蕞爾之

生尚不足𠫤區區本懷實有可悲畏逼天威即

罪惟謹鉗口結舌不敢上訴所天莫大之釁日

經聖聽肝血之誠終不一聞所以臨難慷慨

不能不恨恨者唯此而巳重𫎇陛下愷悌之宥

回霜収電使不隕越復得扶老携㓜生出獄戶

懷金拖紫退就散軰感恩惟咎五情震悼跼天

蹐地若無所容不悟日月之明遂垂曲照雲雨

之澤播及朽瘁忘臣弱才身無足采哀臣零落

罪有可察茍削丹書得夷平民則塵洗天波謗

絕衆口臣之始望尚未至是猥辱大命顯授符

虎使春枯之條更與秋蘭垂芳陸沉之羽復與

翔鴻撫翼雖安國免徒起紆青組張敞亡命坐

致朱軒方臣所荷未足爲㤗豈臣𫎇垢含吝所

宜忝竊非臣毀宗夷族所能上報喜懼參并悲

慙哽結拘守常憲當便道之官不得束身犇走

稽顙城闕瞻係天衢馳心輦轂臣不勝屏營延

仰謹拜表以聞

   吊魏武帝文一首并序

元康八年機始以臺郞出𥙷著作㳺乎祕閣而

見魏武帝遺令慨然歎息傷懷者乆之客曰夫

始終者萬物之大歸死生者性命之區域是以

臨䘮殯而後悲覩陳根而絕哭今乃傷心百年

之際興哀無情之地意者無乃知哀之可有而

未識情之可無乎機荅之曰日蝕曲乎交分山

崩起於朽壤亦云數而已矣然百姓怪焉者豈

不以資高明之質而不免卑濁之累居常安之

勢而終嬰傾離之患故夫以廻天倒日之力而

不能振形骸之内濟世夷難之智而受困魏闕

之下巳而格乎上下者蔵於區區之木光于四

表者翳乎蕞爾之土雄心摧於弱情壯圖終於

哀志長算屈於短日逺跡頓於促路嗚呼豈特

瞽史之異闕景黔𥠖之怪頽岸乎觀其所以顧

冢嗣貽謀四子經國之略旣逺隆家之訓亦

弘又云吾在軍中持法是也至於小忿怒大過

失不當效也善乎逹人之讜言矣持SKchar女而指

季豹以示四子曰以累汝因泣下傷哉𭧽以天

下自任今以愛子託人同乎盡者無餘而得乎

亡者無存然而婉孌房闥之内綢繆家人之務

則幾乎密與又曰吾婕妤妓人皆著銅雀臺於

臺堂上施八尺牀繐帳朝晡上脯糒之屬月朝

十五日輙向帳作妓汝等時時登銅雀臺望吾

西陵墓田又云餘香可分與諸夫人諸舍中無

所不學作履組賣也吾歷官所得綬皆著藏中

吾餘衣裘可别爲一藏不能者兄弟可共分之

旣而竟分焉亡者可以勿求存者可以勿違求

與違不其兩傷乎悲夫愛有大而必失惡有甚

而必得智慧不能去其惡威力不能全其愛故

前識所不用心而聖人罕言焉若乃繫情累於

外物留曲念於閨房亦賢俊之所宜廢乎於是

遂憤懣而獻吊云爾

接皇漢之末緖値王𡍼之多違佇重淵以育鱗

撫慶雲而遐飛運禮道以載德乗靈風而扇威

摧羣雄而電擊舉勍敵其如遺指八極以逺略

必翦焉而後綏𨤲三才之闕典啓天地之禁闈

舉修網之絕紀紐大音之解徽掃雲物以貞觀

要萬𡍼而來歸丕大德以宏覆援日月而齊暉

濟元功於九有固舉世之所推彼人事之大造

夫何往而不臻將覆簣於浚谷擠爲山乎九天

苟理窮而性盡豈長算之所研悟臨川之有悲

固梁木其必顚當建安之三八實大命之所艱

雖光昭於曩載將稅駕於此年惟降神之綿邈

𦕈千載而逺期信斯武之未䘮膺靈符而在兹

雖龍飛於文昌非王心之所怡憤西夏以鞠旅

泝秦川而舉旗踰鎬京而不豫臨渭濵而有疑

冀翌日之云廖彌四旬而成災詠歸𡍼以反斾

登崤澠而朅來次洛汭而大漸指六軍曰念哉

伊君王之赫奕寔終古之所難威先天而葢世

力盪海而㧞山厄奚險而弗濟敵何強而不殘

毎因禍以提福亦踐危而必安迄在兹而𫎇昧

慮噤閉而無端委軀命以待難痛没世而永言

撫四子以𭰹念循膚體而穨歎迨營魄之未離

假餘息乎音翰執SKchar女以嚬瘁指季豹而漼焉

氣衝𬓛以嗚咽㖒垂睫而汍瀾違率土以靜寐

戢彌天乎一棺咨宏度之峻邈壯大業之允昌

思居終而恤始命臨没而肇揚援貞吝以𢝖悔

雖在我而不SKchar惜内顧之纒綿恨末命之微詳

紆廣念於履組塵清慮於餘香結遺情於婉孌

何命促而意長陳法服於帷座陪𥥆窕於玉房

宣備物於虚器發哀音於舊倡矯戚容以赴節

掩零淚而薦觴物無微而不存體無惠而不亡

庶聖靈之響像想幽神之復光苟形聲之翳没

雖音景其必藏徽清絃而獨奏進脯糒而誰嘗

悼繐帳之SKchar漠怨西陵之茫茫登雀臺而羣悲

眝美目其何望旣睎古以遺累信簡禮而薄⿱苑土

彼裘紱於何有貽塵謗於後王嗟大戀之所存

故雖哲而不忘覽遺籍以慷慨獻兹文而悽傷

   弔蔡邕文

彼洪川之方割豈一簣之所堙故尼父之惠訓

智必愚而後賢諒知道之巳妙曷信道之未堅

忽寗子之保巳效萇叔之違天冀澄河之逺日

忘朝露之短年

   吳大帝誄

我皇明明固天寔生體和二合以察三精濯暉

育慶懷祥載榮率性而和因心則靈厥靈伊何

克聖克仁茂對四象克配乾坤齊明日月考詳

鬼神誕自㓜冲叡哲宿照甄化無形探景絕曜

巍巍聖姿文武旣俊有覺德徽兆民欣順將熈

景命經營九圍登跡岱宗班瑞舊圻上玄匪惠

早零聖暉神廬旣考史臣獻貞龍輴啓殯霄載

紫庭辰旒飛藻凶旗舉銘崇華熠爍翠葢繁纓

千乗結駟萬騎重營簫皷振響和鑾流聲動軫

閶闔永背承明顯歩萬官幽驅百靈隨化太素

即宫杳SKchar億兆同慕泣血如零

   愍懷太子誄

明明皇子成命旣駿保乂皇家載生淑㣧茂德

克廣仁姿朗雋當克無疆光紹有𣈆如何不吊

暴離咎艱曾是遘愍匪降自天肇傾運祚遂䘮

華年嗚呼哀哉沉雲旣祛日月增暉靈寵可贈

𡨚魂難追舊物東反靈柩西歸傷我惠后寂焉

翳㓕銜哀駿奔凶服就列追慕徽塵興言斷絕

敢誄遺風庶存芳烈其辭曰

巍巍皇基奕奕紫微有命旣集天祿永綏篤生

太子纂德承茂平紹大烈時惟洪胄奇頴發翹

清藻在秀誕自㓜𫎇逮事武皇展矣太子播此

瓊芳允矣聖祖無言不SKchar婉孌乗輿名𥙿德昌

龍集庚戌日月改度赫赫明明我皇登祚厥登

伊何皇統是荷華紱重采翠葢垂葩鸞旗阿那

玉衡吐和聿來在宫體亮而誠肅雍皇極思媚

紫庭亦旣渉學遵師盛道何年之妙而察之早

讜言必復乖義則考惟天有命太子膺之惟皇

有慶太子承之當究遐年登兹胡耇緝熈有晉

克構帝宇如何晨牝穢我朝聽仰索皇家惟臣

明聖惴惴太子終溫且敬銜辭即罪掩淚祗命

顯加放流潜肆鴆毒痛矣太子乃離斯酷謂天

葢高訴哀靡告鞠躬引分顧景摧剝嗚呼哀哉

凡民之䘮有戚有姻太子之殁傍無昵親跼蹐

嚴宮絕命禁闈幽柩偏寄孤魂曷歸嗚呼太子

生𡨚殁悲匹夫有怨尚或殯霜矧乃太子萬邦

攸望普天扼腕率土懷傷精感六沴咎徴紫房

爰兹元輔啓我令圖王赫斯怒天誅靡逋攙搶

叱掃元凶服辜仁詔引咎哀策東徂光復寵祚

紹建藐孤於時暉服粲焉畢陳庭旅舊物堂有

故臣孰云太子不見其人嗚呼哀哉旣濟洛川

靈斾左廻三軍悽裂都邑如隤慨矣寤歎念我

愍懷

   吳貞獻處士陸君誄

我聞有命天祿有秩如斯古人而有斯疾兄弟

之恩離形合氣矧我與君年相亞逮綢繆之遊

自曚及朗孩不貳音抱或同襁撫髫並育携手

相長行焉比跡誦必共響庶君偕老靈根克固

附翼雲霄𩀱飛天路人皆年長君獨短祚糓

同朝遊矣先暮

   吳丞相江陵矦陸公誄

根條伊何苗黃裔舜長發有祥貽我作㣧劉王

負險冦我西鄰公矦赫怒干戈啓陳金龯鏡日

雲旗降文元玉隕難鯨鯢墜鱗戎漠時殪方域

清塵

   吳大司馬陸公誄

我公承𮜿高風肅邁明德⿰糹⿱𢆶匹體徽音奕世昭德

伊何克俊克仁德周能事體合機神禮交徒𠉀

敬睦白屋踧踖曲躬吐食揮沐爰及鰥寡賑此

惸獨孚厥惠和脫驂分祿乃命我公誕作元輔

位表百辟名茂羣后因是荆人造我寜宇備物

典策主冠及斧龍旂飛藻靈鼓樹羽質文殊𡍼

百異行徹人玩其華鮮識其實於穆我公因心

則哲經綸至道終始自結德與行滿美與言溢

   吳大司馬陸公少女哀辭

冉冉晞陽不遂其茂暉暉芳華彫芳落秀遵堂

渉室髣髴興想人皆有聲爾獨無響

   晉劉處士參妻王氏夫人誄

猗猗嘉頴朝陽方翹烈風嚴霜殞此秀條璇璣

倐忽四序競征清啇激宇蟋蟀吟櫺








陸士衡文集卷第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