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歙州述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陸歙州述
作者:李翱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38

吾郡陸傪,字公佐,生於世五十有七年矣。明於仁義之道,可以化人倫厚風俗者餘三十年。連事觀察使,觀察使不能知,退居於田者六七年。由侍御史入為祠部員外郎,二年出刺歙州,卒於道,貞元十八年四月二十八日也。凡人所不能窮者,必推之於天,天之注膏雨也,人心以為生旱苗然也,雨與苗運相違,或雨於海,或雨於山,旱苗不得仰其澤。惟人也亦然,天之生俊賢也,人之心以為拯憔悴之人然也,賢者與憔悴之人時不合,或死於野,或得其位而道不能行,憔悴之人不得被其惠。膏雨之降也適然,賢者之生於時也亦然。運相合,旱苗仰其澤,憔悴之人賴其力,傅說、甘盤、尹吉甫、管夷吾之類也;時勿合,膏雨降雖終日,賢哲生雖比肩,旱苗之不救,百姓之弗賴,顏子、子思、孟子、董仲舒之類也。故賢哲之生自有時,百姓之賴其力天也,不賴其力亦天也。嗚呼!公佐之官,雖升於朝,刺於州,其出入始二年,道之不行,與居於田時弗差也。公佐之賢雖日聞,其德行未必昭昭然聞於天子,公佐是以不得其職,出刺一州,又短命道病死,天下之未蒙其德固宜矣。然則天之生君也,授之以救人之道,不授之以救人之位,如膏雨之或雨於海,或雨於山,旱苗之不沐其澤者均也。故君子不得其位以行其道者,命也,其亦有不足於心者耶?得其道者窮居於野,非所謂屈,冠冕而相天下,非所謂伸,其何有不足於心者耶?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