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兩朝志傳/0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隋唐兩朝志傳
←上一回 第二回 隋煬帝遊幸江都 下一回→


  人馬前進,行了數月,哨馬報來:近前已是江都地界。帝覽其山川勝概;果是天仙之國,繁華之地,欣然大悅。居於行宮,顧謂近臣曰:「蕭后每與聯稱揚州好景,今日顧眄,信是人間之三島,現世之蓬萊也。長安雖號神京,大是不同。不知此外,更有可樂處否?」虞世南曰:「天下佳麗之地,萬不及江都;然以臣觀之,宮殿雖多,皆非美飾,不足以當聖馭。帝欲稱其遊覽,莫若重建台榭,使匠人繪飾五色龍紋,務使層巒聳翠,上出雲霄,飛閣流丹,下臨無地。如此壯麗,陛下娛游,始可樂矣。」帝聞奏大喜,即令封德彝部引工匠二百餘人建修台榭。德彝領命,即使匠人經之營之。果然不日成之,建一台,號望雲台。台上高可望三百里,台下可容數千人。所建御苑,周回一百餘里,前後花榭,羅列相接,盡植奇花異卉,蓄養怪獸珍禽。又引太湖之水圜繞花榭之前,通船往來。左有香來溪,右有百花洲,須三秋九夏,花香不絕。又令宇文愷領工匠建有書會樓、迎賓軒、臨水閣、八仙洞、步雲橋、玩月台、木樨亭、荼蘼圃、臨溪館十餘處,所費巨萬。但有諫者,即斬以示眾,群臣恐懼,不敢復言。日與蕭后游於望雲台上,選美人善歌舞者數十,列於坐側。至是溺於酒色,不理政事,惟以遊樂為先。每逢春日融和,則賞於燕游堂,令數十嬪妃左右扶擁相隨,盤桓於牡丹亭、芍藥圃。五步一亭,十步一榭,逢亭即宴,遇榭而歌,絲竹之音不絕。帝回顧百花妍媚,親折數枝,插於蕭后之鬢曰:「子如日夜立於萬花叢下,朕不知花貌類子,而子貌類於花耶?」內豎進曰:「以臣觀之,后之於花,媚又有甚焉。」帝大悅,取酒內豎,以其善觀花貌也。麗泉詩云:

    春鋪上苑百花叢,景物鮮妍綠間紅。

    往日歡娛今不見,教人賦罷怨東風。

  夏則駕一葉輕舟,載以簫鼓,賞蓮於臨水閣。令嬪妃裸衣彩蓮於池內,使其自相戲舞,唱和彩蓮之曲,醉以碧筒之勸,帝與蕭后撫掌大笑。遇盛暑,則至八仙洞內,就向冰山雪檻清涼之處宴樂無度。既而酒酣,遂與后妃相狎,無所不為,淫戲終日而罷。麗泉詩云:

    數十嬪妃去彩蓮,裸衣戲舞帝王前。

    起來閒處從容立,信是蟾宮謫降仙。

  秋則處於疊翠宮,賞於玩月樓,朝歌夜弦,宴賞不息;或於木樨亭顧盼黃菊迎霜之景。帝好馳射,每令宮人持弓箭以俟,忽見榭前群雁飛翔,帝謂后曰:「汝看朕射第二雁下來。」即向宮人手中取弓,單射一箭。言訖,弓弦響處,雁早落地。眾侍稱賀,始知帝有百步穿楊手段。麗泉詩云:

    迎霜黃菊綻三秋,玩月登樓樂未休。

    憶昔歡娛如一夢,落花滿地為誰愁。

  冬則隱於藏春閣,與后擁爐而坐。宮娥圍繞於側,歌童唱女戲舞於前。每遇霜朝雪夜,帝自著狐裘,令數十嬪御引車尋梅。若遇崎嶇險道,車跡不通之處,然後方返。麗泉詩云:

    梅雪爭春臘正濃,隋皇車出館娥宮。

    美人不惜芙容面,曾向崎嶇冒朔風。

  是時,帝樂而忘返,不理國政,五日不治宮室苑囿。樂地雖多,久而益厭,每於遊幸之際,左右顧盼,無可意之處,不知所往。乃問於群臣曰:「朕於盛夏,每苦其酷烈,欲擇勝地,蓋造行宮避暑,不知何地而可?卿等有可意者,為朕奏之。」時宇文愷筆力尤精,遂將天下山川景致,高下形勢,盡作一圖獻上,指引帝曰:「臣觀天下,分佈九州,地輿不一。論其勝境,無如汾州。汾州地勢坦平,蓋造宮殿,務令高大。若得東西台閣,復道相接,使其四面玲瓏,八風自入,陛下避暑,何所不樂。」帝然之。遂差宇文愷遍告天下,索取材木,俱令納送汾州。復使封德彝帶領良匠二百,蓋造離宮。比及經營一年之力,方能有成。其周圍二百里,前殿東西五百步,南北二十丈。五步一樓,十步一閣,自殿下直抵汾陽之北,平遙之南。其閣道周馳,堪容走馬;瓊樓寶閣,極其華彩,一如始皇阿房之式。比及宮成,雖云避暑,每遇秋冬,帝亦遊樂於其宮耳。史官有詩云:

    始皇荒亂建阿房,煬帝離宮立遠方。

    自是二君皆一體,相傳不久致身亡。

  是時,帝處汾陽之宮,朝夜遊宴,極盡歡樂,全不理其國政,至諸國朝貢者,帝亦不知。但有所事,則皆付之有司。至是累召高麗王元入朝不至,中書侍郎裴矩奏曰:「高麗僻在海隅,箕子所封之國。自漢晉以來,臣伏中國,皆為郡縣。今乃不臣,先帝亦欲征之久矣,恨力不及。今日國富兵強,安可不取。」帝聞奏大喜曰:「卿所言,安邦之志也,甚合朕意。」即與眾臣商議,皆言必須御駕親征,大兵壓境,方能取勝。是日,帝先差使命往幽州,令總管元弘嗣逕往河南、淮南、江南三處,造戎車五萬乘,供載衣甲,河南、河北民夫以供軍需,及於東萊海口造船三百隻,以備水戰。其官吏督役,晝夜立在水中,不得休息,自腰以下皆生蛆,死者計以萬數。調發天下之兵,皆會涿郡。江淮以南民夫及船運於黎陽,其洛口諸倉之米運至涿郡。大小之船,首尾相接,千有餘里。所載兵甲、攻取之具,往來於道。數十萬人,死者相枕,天下騷動,盜賊蠭起。至於諸鎮節度,亦各據其所守之地,互相為亂。其時諸盜往往屯聚山林,侵掠州郡。

  總批:阿房之建,乃始皇荒亂所為。帝遊幸江都,而復創行宮避暑,極其奢麗,是其為亡秦之續矣。矧國政不理,而務征取高麗,以致天下騷動,盜賊蠭起,常能四時遊戲也歟哉?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隋唐兩朝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