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兩朝志傳/01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隋唐兩朝志傳
←上一回 第十二回 唐兵大破宋老生 下一回→


  是年秋七月,李淵遂以子元吉為太原太守,留守晉陽宮,自率甲士三萬,誓眾移檄,諭以尊立代王之意。離了晉陽,望西進發,但見旌旗蔽野,劍戟橫空,人如猛虎,馬賽飛龍。時哨馬往來不絕,報入長安。隋代王侑遣虎牙將宋老生率領精兵二萬屯於霍邑,大將軍屈突通率兵五萬屯於河東,各守險要,以拒淵兵。正值淋漓久雨,平地水溢,軍士不能前進,劉文靜曰:「今天積雨,軍無戰心,不如暫且屯營靈石,按兵不動,以候天時。先使人致書招諭李密,與其結好相合,探其虛實,令彼自安,吾得展其手段,此萬全之策也。」淵喜,即以書去招密。原來李密每自恃其兵強,欲為盟主,乃遣將軍張仁則致書於淵。淵折封視之,書曰:密頓首再拜大將軍仁兄麾下:伏念隋室不幸,而遭群雄之卓立;黎庶凋殘,致使奸臣之秉政。欺君罔上,結黨成群,天下之人無不欲食其肉也。今仁兄仗義討賊,以安隋室,大為有理。迎立新君,以即帝位,則非所獨尊。天下者,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人人得而君之。兄若西行入關之計,可使步騎數千,自至河內面結盟約,愚弟安有不從之理。所望左提右字,戮力同心,執子嬰於咸陽,殪商辛於牧野,豈不盛哉。書不盡言,伏惟照察。

  淵看書畢,大笑曰:「李密妄自矜大;非折簡可致。吾方有事關中,若遽絕之,乃是更生一敵,不如畢辭推獎,以驕其志,使彼為我塞成臯之道,扼東都之兵,我得專意西征。候關中平定,據其險阻,養其銳氣,徐觀蚌鷸之勢,以收漁人之功,未為晚也。」眾然之,遂令記室溫大雅作書以復密。密得書,拆開讀之,書云:

    淵頓首再拜魏公賢弟麾下:天生烝民,必有司牧,當今為牧,非子而誰。老夫年逾知命,願不及此,欣戴大弟,攀鱗附翼,早膺圖箓,以寧兆民。宗盟之長,為籍見容,復附於唐,斯榮足矣。殪商辛於牧野,所不忍言;執子嬰於咸陽,未敢聞命。汾晉左右,尚須安輯,盟津之會,未暇卜期。

  李密看罷甚喜,以書示將佐曰:「唐公見推,天下不足定矣。」房彥藻曰:「淵有雄才,而甚得民心。其子世民與劉弘基、殷開山諸將,皆萬人敵也,並非在於人下者。今日見推,彼方有意關中,恐吾兵襲其後,與之為敵,故如此謙讓,明公何不察之?」密曰:「雖在假做人情,如此謙讓,吾安可拒之?」自是信使往來不絕。麗泉詩云:

    李密矜誇士馬強,何如高祖智優長。

    此番早建西行計,焉使隋朝屬大唐。

  當日唐兵阻於靈石,不能前進。時雨久不止,軍中糧盡,或傳突厥與劉武周乘虛打入晉陽,元吉眾人皆不能守。淵聞之,大驚曰:「似此奈何?武周果有兵至,則根本虛矣,安能自立。不如班師北還,用緩計圖之。」裴寂曰:「吾觀隋兵尚強,未易卒下。李密奸謀難測,武周惟利是視,不如還救根本,更圖後舉。」世民曰:「今禾菽被野,何憂無糧。老生輕躁,一戰可擒。李密顧戀倉粟,未逞遠略;劉武周與突厥外雖相附,內實相猜。武周雖欲遠利太原,豈肯近忘馬邑。吾本興大義,奮不顧身以救蒼生,當先人咸陽,號令天下。今才遇小敵,遂欲班師,恐從義之徒一朝解體。今還守太原一城之地,是為賊耳,何以自全?」建成曰:「世民之言深是有理,大人可從之。」

  淵皆不聽,即催促軍士收拾起行。世民將復入諫,適值天色已暮,淵已寢矣。世民不得入帳,乃號哭於軍門之外,聲聞帳中。

  淵召問之,世民曰:「兵進則克,退則散。眾散於前,敵乘於後,死亡五日,何得不悲!」淵乃悟曰:「軍已發還,奈何?」世民曰:「右軍嚴而未發,左軍去亦不遠,請自追之。」淵笑曰:「吾之成敗,皆在於汝,惟汝所為。」世民乃與建成分道乘夜追之,及至靈石之際,天色已明,太原所運之糧相繼而至。世民大喜曰:「此天佑我也!不因此時殺進,更待何日。」建成曰:「凡人舉事,須要天時。今軍士苦於久雨,輜重皆濕,可移屯於前面山上,徐圖進取。」世民曰:「不可,若移屯,賊必衝突而死戰也。此雨數日必晴,一晴並力攻之,老生可擒矣。」於是隨即請淵傳令軍中,收拾行裝,逕向霍邑進發。

  卻說軍行數日,果然雨霽天晴。宋老生在霍邑閉城不出,建成、世民引數千精銳之士直抵城下,金鼓齊鳴,喊聲大起。

  世民橫槍立馬,舉鞭指麾,若將圍城之狀。老生裨將牛如金忿然進曰:「唐兵臨城而不出戰,是怯也。願借五百軍士,某當決一死戰。」老生從之,令如金出城迎敵。兩陳對圓,如金出馬與殷開山將戰四五合,開山敗走。如金引五百軍一發趕入陣來,被建成指麾五千兵一裹,圍如金於陣內,左右衝突,不能得出。老生在城上望見如金困於垓心,荒使左右備馬,引壯士五百騎出城,拍馬當先,奮力殺入唐陣。長孫順德迎之,不能當面走,老生直至垓心,救出如金,乘勢大呼將士曰:「不就此時殺去,更待何時!」

  忽然喊聲大作,一彪人馬自東殺來,視之乃建成也。老生即向東路迎敵,與建成戰不數合,柴紹從南殺至。老生棄了建成,與柴紹廝殺。建成隨後趕來,如金在陣後拽弓一箭,射中馬足,將建成掀下馬來。如金奔前持刀便斲,殷開山搶至面前,大喊一聲,如金一見,措手不及,被殷開山斲為兩斷,救得建成歸陣。老生見殺死牛如金,刀法便亂,大敗而走。柴紹追之,趕上二十餘里,忽然世民與軍頭段志玄自南原馳下,阻住去路。

  老生進退無計,急下馬投塹,被劉弘基獲而斬之,遂克霍邑。

  淵出榜安民,便欲起行。未知從哪路進發,且看下回分解。

  總批:淵以書去招密,將欲展己之手段,故先令彼之自安耳。密致書云:天下者,非一人之天下,其妄自尊大可知。唐公雖見推,天下豈即歸乎?老生一破,霍邑不難克也。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隋唐兩朝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