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兩朝志傳/01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隋唐兩朝志傳
←上一回 第十四回 李淵奉迎立代王 下一回→


  此時長樂宮留守呂廣,聽知渭北、隰城數郡已歸於淵,不十分提備。當日至私宅,與夫人對坐共飲,妻曰:「近聞李淵兵來,遠近報急,汝無憂色,何也?」廣曰:「大事自有史萬歲、高炯等掌管,於我何憂?」妻曰:「汝留守此宮,不為不重。」廣曰:「煬帝荒游,代王幼衝,國中無主,不久已付他人。唐兵若來,吾實降之。」其妻趙氏哄其面曰:「汝為男子大丈夫,先懷不忠之心,枉受國家爵祿,何面目與汝共立天下乎!」呂廣默然不答。

  忽有人急報,唐將殷開山、世民湧入城門來了。呂廣大驚,慌忙出降,跪曰:「某有心歸順久矣,今幸世子到此,願作前引。」世民曰:「若如此,便升汝一官,封為鄉道人。」報李廣夫人自溢而死,世民問其故,廣以實告,世民憐其賢,俱棺木葬之。世民既得長樂宮,諸將盡在長樂取齊,軍聲湧沸。長安郭外,百姓驚惶,逃走無數。淵遣使入城,招諭隋諸將佐。

  此時內史衛文升年老,聞淵軍至,憂懼成疾。獨將軍陰世師、郡丞骨儀奉代王侑乘城拒守。骨儀見事急,與眾官商議守禦之策。見使來,師古大罵曰:「逆賊匹夫,不能立主安國,報答先帝,尚敢招我降乎!」即斬來使,入見代王曰:「今李淵兵臨郭外,臣荷國重恩,須肝膽塗地,不能補報。臣願領兵出,與李淵決一死戰。」代王計點城兵六萬,與師古出城。早遇唐兵,世民布成陣勢。二人立馬陣前,唐兵布成一陣,名為八陣圖。只見畫鼓三通,旌旗開處,那一邊數十員隋將,隨著師古橫槍立馬大罵:「李淵逆賊,敢以兵來反亂朝廷!」當日世民使殷開山、劉弘基兩兵伏於後,世民自進兵,與師古對敵。兩馬相交,戰了三十餘合,世民詐敗便走,師古趕來。一聲炮響,兩下伏兵皆起,把師古圍在垓心,餘軍四散奔走。世民令亂箭射之,師古中箭下馬,被步軍斬首。城上守將見射死師古,緊閉城門。左僕射梁文彥曰:「事已急矣,城門百姓扶老攜幼,哭聲震野,逃生而去,實不忍見。今內無強將,外無救援,何以待敵?只宜堅守城池,令人星夜江都告急,鞏邑借兵來恢復,此為上策。」度支尚書長孫平曰:「僕射之言非矣,遠水豈能救近火乎?且李密虎狼之輩,引以為援,正所謂除狼而得虎也,亦遭其禍。李淵內蓄兇惡,外施仁義,事宜在目,不如開城引入城內,與之共立代王即帝位,以安人心。然後暗使人江都報急,發檄郡縣,勤王兵至,庶幾隋室可安,人心不搖矣。」文彥曰:「汝真兒戲耳!若入城內,大事定矣,深根固蒂,何以勤王?汝莫非生二心耶?」

  言未絕,傍邊轉過一人大喝曰:「文彥!汝不識天時耳,尚何多言!」手揮一劍,將文彥斬作兩斷。眾皆大驚,視之,乃河東人也,姓蔣名佐,現為殿前都虞侯。佐曰:「以今主上巡遊江都,樂而不返,百僚無主,正宜迎立新君,以安隋室。且今李淵父子行兵,仁義布於天下,咸稱明主。其子世民,英雄無比,關中一路,士民歸之如市。據汝等所言,是逐一飽虎,而引餓虎至矣。」嚇得眾人彷徨失措,面面相覷,皆曰:「惟命是從。」此時世師、骨儀亦默然無語,於是大開四門,迎淵入長安城。麗泉詩云:

    唐兵數萬入關來,幼主代王失自裁。

    將佐終存欺國智,文升空負濟時才。

    全忠義士心同烈,守節大人意可衰。

    過後未期文靜死,一朝功業總無諧。

  初,淵命諸軍攻城之時,禁約毋得侵犯隋之七廟,及代王宗室,違者夷三族。至是入城,城內百姓香燭迎接。是時,代王左右之人俱各奔散,惟侍讀姚思廉侍於王側。淵將士將登殿,思廉厲聲喝曰:「唐公舉義兵,欲匡帝室,卿等不得無禮!」

  眾皆愕然,布立庭下。思廉扶代王至閣下,泣拜而去。是日淵還居於長樂宮,與民約法十二條,悉除隋朝苛禁。時衛文升已死,執陰世師、骨儀等十餘人斬之,餘無所問。

  馬邑郡城李靖,三源人也。少負志氣,有文武才略。其舅韓擒虎每撫之曰:「可與言將帥之略者,獨此子耳。」素與淵有隙,淵令縛至欲斬之,靖大呼曰:「公興義兵,欲平暴亂,豈可以私怨殺壯士乎?」世民進曰:「昔漢高祖封雍齒、斬丁公,忘其私怨,以將士難得;今大人用人之際,不可以殺賢士。」淵怒氣方息,乃舍之。世民因召靖至幕府,與之同議軍情。

  原來代王名侑,乃文帝之孫,封為代王。淵命百官迎至,即皇帝位於天興殿,時年十三,號稱恭帝。大赦天下,改元為義寧元年。以煬帝在江都,遙尊為太上皇。淵至朝堂,望闕而拜。恭帝授淵假黃鉞、使持節、大都督內外諸軍事、大丞相、錄尚書事,進封唐王。以武德殿為丞相府,視事於慶化門。冠冕有十二旒,建天子旌旗,出警入蹕。封建成為唐國世子,封世民為秦國公,封元吉為齊國公。長安已定,淵乃分撥將士,守把隘口。建成曰:「吾留下劉文靜在河東,與屈突通相拒。此人足智多謀,久不能下,可遣兵助之。」淵即命世民領兵二萬,直抵河東,相助文靜。未知勝負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總批:呂妻自縊死節,孰謂女中無丈夫哉!李淵還居長樂而約法,悉除隋朝苛禁,百姓如改觀矣。又迎立代王,以安隋室,其理正,其說長,與長孫子之見一也。至留靜以拒通,此計甚妙、甚妙。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隋唐兩朝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