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兩朝志傳/01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隋唐兩朝志傳
←上一回 第十六回 王世充東都救援 下一回→


  卻說煬帝在江都,各處報急,皆被虞世基隱匿不報。至是得聞大驚,便喚眾臣商議。帝曰:「李淵已陷長安,李密圍逼東都。今淵表奏,欲引兵救援,皆是虛意;稱言救援,實欲取之。朕欲征討二人,汝諸臣以為何如?」盧芳進曰:「李淵入長安迎立代王為帝,尚有尊君之義,外假仁義,其情可恕,宜以緩計圖之。李密,世之豪傑,今又遣徐世勛襲破黎陽,據守其倉,得勝兵三十餘萬,遠近攻陷,實國家之大患也。今圍逼至急,越王朝夕懸望,宜先發兵救之。」帝聞奏大言曰:「誰敢領兵前去?」一人應聲出曰:「臣雖不才,願領兵往。」帝曰:「卿去救援,破密必矣。」帝令整點人馬,急向東都進發。

  此人是留守王世充也。世充字行滿,霸城人。身長七尺,豺聲卷髮,膂力過人。初為民部侍郎,出為江都郡丞。帝數南幸,世充能伺帝顏色,阿意順旨,陰奉遠方珍物,以媚於帝。

  帝以世充有將帥才略,累委之捕賊,所向輒定,由是功高得寵。

  是日世充出班奏曰:「臣舉一將為先鋒,可破李密。」帝曰:「卿舉何人?」世充曰:「臣舉河間鄭州人,姓丘名瑞,現為右將軍。」帝曰:「朕正欲用此人。」撥軍五萬,令二人領去。

  時李密進攻東都,人報江都王世充兵來救援,遂命秦瓊各拒一處隘口,密自拒洛南,以孟讓為先鋒。秦瓊守洛北,夏琦為先鋒,兩邊皆來動兵。王世充兵至黑石,安了營寨,分兵守營,自持兵至渭北。相遇先鋒孟讓,自引軍哨出,正與世充軍相遇。孟讓欲退,手下牙將項钊曰:「今隋兵入此,若不挫其銳氣,何顏見魏公乎?」於是驟馬提槍,來與隋軍搦戰。世充自提刀出馬,與項钊交戰,只一合,斬項例於馬下,乘勢掩殺。

  孟讓大敗,回寨去見李密。密責之曰:「不得吾令,何故輕敵,以致撓敗?」讓言項钊不聽,故有此失。李密曰:「傳下吾令,勿與交鋒,緊守寨口,以老其師。待其糧盡擊之,世充可擒矣。」王世充恐李密有謀,引兵退回下郟。

  卻說丘瑞來見世充,問曰:「將軍既斬將,如何退兵?」

  世充曰:「吾見李密不出,恐有別謀。」瑞笑曰:「彼有甚謀,但欲老吾師,待糧盡自獘之故。若果如此,城中越王豈坐視而不付糧乎?」世充曰:「近聞東都城內正慮無糧,只有布如山積。又聞密新得秦瓊之輩,不可輕敵。」丘瑞曰:「人皆懼秦瓊,吾獨視為小兒耳,此去必擒。」世充曰:「倘有失如何?」瑞曰:「合正軍法。」世充令瑞進兵。原來丘瑞所屯兵三萬,分為三寨,各傍險山:一名天渠寨,二名新羅寨,三名滋石寨。

  三寨軍兵分一半去取洛北,一半守寨。丘瑞進兵前行。

  卻說秦瓊在洛北守寨,報馬到,說丘瑞兵來搦戰。此時瓊已得了密令,遂喚夏琦商議。琦曰:「洛陽地面山險,必有埋伏。將軍引正兵出戰,琦出奇兵,必擒丘瑞也。」瓊撥精兵五千與夏琦,瓊自引兵萬餘,離寨三十里,地名石子河,與丘瑞相遇,兩軍擺開。岸上是一望曠野,好片戰場。秦瓊出馬搦丘瑞戰,瑞亦挺槍驟馬相交。戰到二十餘合,原來丘瑞後軍見背後山中有魏兵旗號,自相驚亂,瑞知便退。秦瓊背後掩殺,前面夏琦殺出,兩下夾攻,瑞兵大敗。秦瓊、夏琦連夜追襲,直趕到天渠山。瑞仍舊分兵守住三寨,多置擂木炮石,堅守不出。

  瓊離石子河十里下寨。次日,引兵挑戰。瑞在山上,與副將石一清、范德大吹大擂,大笑飲酒,並不下山。秦瓊令軍士大罵,瑞只不出,瓊收兵回。次日,令夏琦去山下搦戰,瑞又不出。

  夏琦驅軍上山,山頭擂木炮石打下,折了數十人。夏琦急退,新羅、滋石二寨兵出,殺敗夏琦。秦瓊次日又去搦戰,丘瑞又不出。瓊使軍人百般穢罵,瑞山上亦罵。瓊尋思無計可施,相拒五十餘日,瓊就山前扎住大寨,每日在寨中飲酒至大醉,坐於山前辱罵丘瑞。李密差人來軍前打探,見叔寶飲酒,回見李密,說叔寶飲酒,恐失軍機。密笑曰:「此叔寶之計也。」眾問其故,密曰:「叔寶與丘瑞相拒五十餘日,近聞日飲醉時,只在山前穢罵,旁若無人。此非貪杯,乃賺丘瑞之計也。」遂令程知節解酒到寨中助之。

  且說秦瓊拜受其酒,馬傳李密令摽賜眾軍訖,吩咐程知節、夏琦各引一支軍馬為左右羽翼,只看軍中紅旗起,便各進兵。

  秦瓊叫將酒擺列於帳前,令軍士大開美酒而飲之。有細作報上山來,丘瑞自來山頂窺望,見秦瓊坐於帳下飲酒,令三軍健兒面撲為戲。丘瑞曰:「秦瓊太欺我耶!傳令今夜下山劫瓊寨,令新羅、滋石二寨軍皆出劫,為左右翼。」丘瑞乘月色微明,引軍從山側而下,逕到寨前。遙望秦瓊大明燈燭,正在帳中飲酒,丘瑞當先大喝一聲,山頭擂木為助,直殺入中軍。但見秦瓊端坐不動,丘瑞騾馬到跟前,一槍刺倒,原來是個草人。急勒馬回,帳後連珠炮起,寨中一將當先,攔住去路,橫眉豎目,乃秦叔寶也。挺槍躍馬,直取丘瑞。兩下〔相遇〕,各自拒定,兩將在火光之中交鋒。瑞只望兩寨來救,原來已被程知節、夏琦兩將殺敗,就勢奪得山頭。瑞與瓊死戰到五六十合,山上火起,原來被秦瓊後軍奪了營寨。丘瑞敗走。秦瓊趕了一程,回守石子河,飛報入洛口城來。李密大喜,方知秦瓊飲酒是計,只要賺丘瑞下山。

  此時東都越王亦發兵接應,丘瑞退守鞏北關,三萬軍已折大半,遣人問世充求救。世充大怒曰:「汝不聽吾言,務要進兵,倒折了緊要寨口。」不肯發兵接應,卻使催丘瑞出戰。瑞心慌,只得定計,分兩軍於關前山僻埋伏,吩咐:「我佯輸詐敗,引過秦瓊,汝等皆出,截住歸路,破之必矣。」次日,丘瑞搦戰,唐將夏琦出馬。戰不五合,丘瑞敗走,夏琦乘勢追之。

  瑞閃過山僻去處,俟夏琦馬過,兩下伏兵齊起,丘瑞後面刺殺夏琦於馬下。敗軍回報秦瓊,瓊自來與瑞戰。瑞又詐敗,瓊不趕,瑞又回,如此者三次。瓊知誘敵,收軍回寨,與程知節商議:「丘瑞用埋伏計殺了夏琦,又要賺吾,何不以計就計。」

  知節問如何,瓊曰:「我明日當先殺去,汝即引精兵後至。待伏兵出,汝可分兵擊之,用車數十乘,各帶柴草,會合小路,用火燒之。吾乘勢擒丘瑞,與夏琦報仇。」知節得了計,次日秦瓊引軍前進。丘瑞兵又至,與瓊交鋒。戰到三十餘合,瑞詐敗走,瓊引馬步軍追趕。瑞且戰且走,引秦瓊過山谷口去。丘瑞後軍為前部扎住,專望兩彪伏兵各出,卻被程知節精兵趕入谷口攔住。其柴草車兩路點起火,沿燒及山上,草木皆著,煙迷其逕,兵不得出。瓊引兵夾攻,丘瑞大敗,奪路走上鞏北關,收聚敗兵,堅守不出。

  卻說秦瓊與程知節引數十隊,自來關兩邊哨探小路。當日忽見男女數人各背小包,於山僻攀藤附葛而走。瓊馬上用鞭指與知節曰:「奪鞏北關,只在這幾個百姓身上,好好喚那個百姓來,用好言以安其心。」百姓告曰:「某等皆是洛陽居民,今欲回鄉,聽知大軍廝殺,今欲過鬆溪,從八聖山出潼溪,入洛陽還家去。」瓊曰:「這條路取鞏北關多少近遠?」百姓曰:「從八聖山小路卻好是鞏北關背後。」秦瓊大喜,帶百姓到寨中,點了酒食,便與程知節商議:「汝便引兵扣關攻打,我親自引輕騎出藍田山襲關後,丘瑞可擒矣。」瓊交百姓引路,選輕騎五百,從小路而行,知節扣關攻打。

  卻說丘瑞為救兵不到,心中正悶,軍報程知節在關下攻打。

  卻說丘瑞披掛了,欲下關,忽報山後四五路火起,不知何處軍到。丘瑞自引兵來迎,為首一將,卻是秦瓊。丘瑞大驚,急走小路,馬不堪行,後面秦瓊追趕甚急,丘瑞等盡皆棄馬上山,尋樵逕而逃。比及走脫,隨行只有十餘人。步行走還東都,來見王世充。世充見丘瑞只剩下十餘人,大怒曰:「吾叫汝休去,汝委下文狀要去,今日折盡人馬,尚不自死?推出斬之!」未知性命如何。

  總批:王世充東都救援,誠有將帥才略,所舉丘瑞亦能與叔寶輩累戰爭鋒,可稱隋之名將者此也。但恐救兵不到,即瑞亦不能保其後來性命如何耳。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隋唐兩朝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